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27 07:23:22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清華學子的鄉野實踐,讓一座小山村改變了模樣

字體:

清華大學“鄉村振興工作站”的學生在高淳開展入戶調研。 受訪者供圖

  天氣時晴時雨,唯一不變的是悶熱,清華大學建築學院2017級學生烏家寧和13位學弟學妹們,不辭辛勞地在高崗村周邊的山林田埂間穿行。他們要抓緊在高崗村暑期實踐的寶貴時間,盡快完成“中國鄉村建設調查”的部分問卷調查。

  高崗自然村隸屬南京市高淳區漆橋街道茅山村,戶籍人口138人,39戶人家,村莊周邊耕地、林田、水塘環繞。在沒被外界關注之前,“空心化”嚴重的高崗村,只剩下約50人留守,三分之一的房屋空置。

  2018年底,清華大學和高淳區在高崗村共建江蘇省首家“清華大學鄉村振興工作站”,高崗村因此成為一批批清華學子了解社會、將專業知識和社會實踐緊密結合的重要窗口和平臺。而原本名不見經傳的高崗村,也完成了蛻變,成了“網紅村”。

  不僅僅是一次“暑假實踐”

  “對我們而言,短期在高崗村停留肯定是一次暑假實踐,但借此我們可以做很多事。”烏家寧説,參加由清華學子設計並改造的高崗村開村儀式,是此次暑假實踐的重要程序,他們的實踐重心,則是“中國鄉村建設調查”。

  參加開村儀式、開展問卷調查,都是想將高崗村建設成校地合作的長期平臺,為更多學弟學妹們打好基礎。“我們能給高崗村帶來什麼?能給鄉村振興帶來什麼?我們邊實踐、邊思考。”多次來高崗村,烏家寧與不少村民都很熟了,尤其是村頭的“春花大姐”。“她想把自家的平房改造成農家樂。我和師弟師妹們,一下子給她提供了十多個方案,包括水電施工圖等,現在,就看村裏統一規劃了。”

  “春花姐家的包子特別好吃,她經常‘投喂’我們。或許,包子會成為她的特色産品。”2019級學生王文達,是此次暑假實踐隊的隊長。他也不是第一次到高崗村了,地方政府和村民一直對清華學子寄予厚望,讓他們不敢懈怠。“高崗村沒什麼特色,當地希望我們能給他們提供發展思路,尤其是設計規劃適合年輕人的産品。”

  王文達説,這幾天他們在高崗村周邊進行的“中國鄉村建設調查”,核心模塊涉及就業、土地、住房、鄉村建設、城鄉關係、文化習俗等,附加模塊涉及村民的日常生活、網絡生活、健康養老等。王文達關心的,是了解村民們使用的數字終端,聚焦鄉村的數字經濟。

  “這種田野調查實踐,在學校裏是根本沒法想象,也是沒法實現的。”2018級的梁爽説,根據航拍或衛星圖片,他們先對每戶人家進行編號,再隨機抽樣。“問卷內容,包括怎麼和村民聊天,調查前都要精心設計好。”

  這些天,他們兩人一組,按照抽樣結果冒著酷暑在高崗及周邊村莊敲門調研。“很多人知道我們在高崗,但對具體村民而言,我們還是陌生人,吃閉門羹被拒絕總是難免的。更麻煩的是,外人很難聽懂高淳的方言,溝通難度可想而知。我們只能硬著頭皮上。”

  在這種自由開放的田野調查中,學生們發現目前建設成的高崗新村,也有村民不滿意的地方。比如,有些村民看不習慣大片綠地,認為綠地中看不中用,不如種菜。比如,村裏原本是清一色的平坦水泥地,現在有些路段用石子嵌成各種花紋,好看是好看了,老人走路卻不方便了……

  “這樣的改造,是不是太過城市化了?是不是限制了村民的活動空間?村民們在鄉村振興中,該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將來留在村裏的,到底是村民,還是市民?……”這些,都在烏家寧等人心裏,留下了疑惑。

  一茬茬“大師兄”

  烏家寧已經是第五次來高崗村了,是學弟學妹們理所當然的“大師兄”。2019年,他第一次來高崗,則是跟著他的“大師兄”們一起來的,參加“清華大學鄉村振興工作站”的啟動儀式。他們要把一棟破舊民房,改造成具備辦公、培訓、會議、展覽等綜合性功能的場所。

  清華大學鄉村振興工作站,是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從2013年開始的社會實踐項目,在全國不同地區針對性布點,設計改造閒置房屋,與地方政府共建實體工作站,組織青年學生駐點開展“鄉村振興”主題實踐。

  韓芳是清華大學建築學院的碩士研究生,在校期間就對鄉村振興工作站有一定了解。到高淳工作後,她慢慢喜歡上了這座城市。經過深思熟慮,2018年4月正式寫信到區長信箱,把為什麼做鄉村振興工作站,怎麼做,以及其他地方的建設情況,做了盡量詳細的介紹。

  她的信很快就有了回應。高淳區政府辦工作人員給她打來電話,希望進一步了解情況。

  雙方都有合作的需要,工作站的建設很快進入實質性操作階段。當年7月,清華大學建築學院組織“鄉村振興”實踐支隊全體成員赴高淳漆橋街道、東壩街道等地開展現場踏勘,最終確定高崗村為“鄉村振興工作站”場地。

  2018年12月,雙方正式簽署“清華大學鄉村振興工作站共建協議”。清華大學建築學院院長莊惟敏表示,鄉村振興不僅僅是吸引人來吃幾頓農家樂,而是要有真正的內涵,讓人留下來,引入新村民,帶動更多的城市文化融入到鄉村。

  一個原本早已不堪的高崗村,因此“結識”了一批又一批清華學子。3年多來,在鄉村振興的大背景下,清華學子像勤勞的蜜蜂一樣,在山野小村採風、調研、傳播“花粉”,希望憑借他們的專業知識,改變這一沒落的小山村。

  曾經沒落的小山村

  “原來這邊空心化現象嚴重,部分村民搬到集鎮上去住了,很多年輕人常年在外打工,造成大批農房閒置,農地拋荒問題突出。”高淳區建發集團總經理田密説,中國東部片區的農村空心化不同于中西部,這也是清華大學選中高崗村建設江蘇省第一家鄉村工作站的重要原因。

  2018年,抓住清華大學鄉村振興工作站建設機遇,高淳因地制宜對高崗村開展閒置農房收儲租賃,引入國資平臺高淳建發集團,從村民手中租賃20幢房屋,總計盤活2966平方米閒置農房,同時對17.3畝集體建設用地進行入市交易,總成交價超1200萬元。通過注入政府資本、國有資本,撬動集體資本、引進市場資本,有效解決了鄉村發展的資金難題。

  “高崗村的天賦資源並不好,我們為什麼選中它?”清華大學建築學院96級校友張海龍是工作站的指導老師,也是高崗村“96耕讀公社運營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他説,正是因為高崗村的特色不明顯,改造起來比較方便。“這對其他沒有特色的鄉村來説,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高淳被譽為中國第一個“慢城”,高崗村地處慢城核心區的門戶。除了地理位置優越外,高崗村別無特色。如何給它注入活力,成為張海龍和他的學弟學妹們必須思考的問題。

  鄉村振興高淳工作站的成立,不僅喚醒了農村沉睡資源,也撬動了清華大學“智囊團”和越來越多的優質資源向高崗村匯聚。“只要有一群有能力的人願意投入,就會産生遠超天生資源稟賦的能量。”張海龍笑著説,“高崗村所在的長三角地區,是中國最發達的地區,短期內必然能集聚大量資源。”聚集資源的前提是,清華學子必須先行一步,用他們的智慧,對高崗村進行“重構”。

  2018年12月以來,已有1000人次10余所國內外高校學生在高崗村開展20余批次的實踐活動,形成超過5萬字的實踐成果。原先村民閒置且損壞嚴重的房屋,通過學生的社會調研分析,改造成為了具備辦公、培訓、會議、展覽等綜合性功能的空間,不僅是師生假期實踐的現場教室,也為當地村民增加了公共文化活動空間。

  清華大學建築學院還發揮自身專業優勢,在經過詳細研究和前期規劃後,著力優化村莊格局,將道路、停車場等交通空間,廣場、綠地等公共空間以及廊院、住宅等私密空間融合打造成花卉觀賞區、農耕體驗區、農田演藝區等6大功能區。

  為了鄉村振興的共同目標,一茬茬清華學子用他們的理想和高崗村的現實不斷碰撞,成功“催生”諸多成果,使高崗村一時成為遠近聞名的“網紅村”。

  7月17日,清華大學和高淳區政府特意為高崗村舉行開村儀式,因為今日之高崗,已非昨日之高崗。

  開村儀式之前,高崗村已悄然“出圈”——大批攝影愛好者、建築發燒友、遊客慕名而來,近距離欣賞拍攝景觀建築,路邊常常停滿了私家車;來自全國各地的研學團隊接踵而至,民宿預約已經排到9月……

  這些熱鬧,對于年輕的清華學子,未必代表了什麼。隨老師過來參加開村儀式,也僅僅是一個儀式。他們內心,自有乾坤。即使調查問卷做完,他們還有大量的案頭工作要做。

  不敢説清華學子啟動的“中國鄉村建設調查”就能成就第二本《江村經濟》,但他們以《江村經濟》為榜樣、致敬費孝通的舉動,已經難能可貴。他們在用心觸摸大地,用實際行動實踐鄉村振興。

  多次來到高崗村的王文達還有其他收獲——村民們提出的一些具體問題,讓他顛覆了在學校裏“閉門造車”式的構想。“聚焦鄉村的現實問題、具體問題,不斷給我們啟發,讓我們在以後的學術研究中,有了更加明確的方向。”(記者 朱旭東)

【糾錯】 【責任編輯:趙文涵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98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