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26 07:41:16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五號線上的“天使”行動

字體:

  李英豪、秦傑林、于逸飛,三個彼此陌生的名字,因一場暴雨被聯係起來。

  7月20日,鄭州遭遇歷史極值暴雨。晚6時左右,鄭州地鐵5號線0501號列車由于積水,在沙口路站至海灘寺站區間內迫停。雨水逐漸漫入車廂,列車乘客被困。

  從18時到次日0時,作為列車上的三名醫務人員,他們在本能安全撤離的情況下選擇留守,和地鐵工作人員、被困乘客一道,在專業救援力量到來之前,組織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自救。

  五號線上,“天使”正在行動。

  7月25日,鄭州地鐵沙口路地鐵站。記者任卓如攝

  18:20

  鄭州地鐵5號線被稱為鄭州市的“生命線”,途經河南省人民醫院、鄭州人民醫院、河南省骨科醫院等多家醫院。

  18點,河南省人民醫院ICU護士李英豪和同事完成了換班,準備下班回家。自19日起,鄭州的雨已經下了整整一天,李英豪和其他人一樣,只是覺得“這雨下得很大,但地鐵還在運行,應該沒什麼危險”。

  列車到站。像往常一樣,李英豪習慣性地走到了1號車廂,“因為乘客較少”。此時的他絕對沒有想到,他的選擇不僅救了他,還讓他救活了更多人。

  18點20分,0501號列車突然停了下來。李英豪的視線剛從手機屏幕前移開,就看到駕駛室的大門被打開,兩名工作人員一邊喊著“讓一讓”,一邊匆忙向車尾跑去。

  “他們要把列車往回開。”李英豪透過駕駛室的玻璃,看到隧道裏不知何時有了積水,而且已經漫過鐵軌。列車很快動了起來,“可只倒退了5米就停了下來,因為後面的水勢更大”。

  18點25分,工作人員又匆匆返回。“快,走安全通道!”列車長一邊打開車門,一邊大喊。

  李英豪很快跟隨人群跑了出去。“列車迫停的位置距離沙口路站只有300米左右,但是通道與站臺間有一處兩三米的空隙,需要先下去再爬上來。那裏的水很深,導致整個隊伍的撤離速度非常緩慢。”李英豪回憶説。

  三名地鐵工作人員沒有猶豫便跳入了水中,其中還有一位女性。李英豪把手機遞給了身前一位女生,“幫我給家人報聲平安”,説罷也跳了進去。

  李英豪在水裏泡了40分鐘,遇到地面不實的地方,他就讓乘客踩著自己的手通過。“後來我的體力實在支撐不下去了,就趴在站臺上拉人。”

  當身邊最後一名乘客被拉上站臺,李英豪覺得這一切應該結束了。

  “地鐵裏還有人沒有出來!”有乘客在這時候呼喊。

  李英豪曾是武漢抗疫河南援鄂醫療隊成員。來源:受訪者供圖

  19:30

  19點30分,原本明亮的車廂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此時,鄭大一附院女醫生秦傑林還在車上。正在有序外出的隊伍突然停了下來。“前面水太大,過不去了!”有人喊道。

  全體人員開始折返。“車窗外的水不停上漲,水不斷漫入車廂,最高的時候基本是一個成年男性的高度。”秦傑林説,自己和身旁的一位孕婦不得不站在座椅上,雙手緊握著扶手。

  更可怕的是缺氧。由于斷電,列車換氣係統已經停止運轉,車廂裏氧氣含量越來越少。秦傑林和周圍乘客不斷鼓勵著彼此:“要保持安靜,保存體力,救援力量很快就會到達。”

  時間一分一秒在流逝,汗水不斷從秦傑林臉上流下。秦傑林身旁的孕婦開始搖搖欲墜,握著欄桿的手也逐漸松動。

  “你一定要堅持住,為了寶寶,我們一定要堅持再堅持!”秦傑林和周圍人大聲安慰著身旁的孕婦,“就怕她暈過去”。

  但很快,秦傑林自己也開始感到意識開始模糊。水已經到了秦傑林腰部,她拿出手機和朋友打了個電話,説了一段“後來自己和朋友都聽不明白”的“遺言”。恍惚中,秦傑林感到有人不知何時喂了她一些食物,“如果沒有吃些東西,可能當時我就死了”。

  20點45分,一聲巨響讓秦傑林回過神來,她感覺到有玻璃砸在自己身上,外面的空氣也在不斷涌入。“先讓老人、孩子、孕婦先走,然後是女士,最後是男士!”一位拿著消防水帶的地鐵工作人員突然出現在車廂裏,大喊著。

  黑暗的車廂裏,一場人肉接力緊張有序地進行著。一個男孩被秦傑林身後的人群用雙手托舉著傳遞過來,緊接著她身旁的孕婦也在周圍人的幫助下被送了出去。“還有沒有老人、孩子和孕婦?”沒有人再回應。隨後,秦傑林也在周圍人的幫助下逃出了列車。

  “車外,消防救援人員、民警、地鐵工作人員陸續來了。那一刻,我知道我得救了。”秦傑林説。

  秦傑林被救出後,立馬投入到了搶救工作中。來源:網絡

  21:00

  鄭州市人民醫院見習醫生于逸飛是幸運的,0501號列車上被困人員中,他是第一批獲救的,但他沒有離開,因為他聽到有人在大喊:“有沒有醫生,有沒有醫生?”

  “我是醫生!”

  “跟我走!”

  于逸飛跟隨地鐵工作人員,又從安置獲救乘客的區域回到了列車站臺。他和周圍幾個獲救乘客一道,先幫忙拉了十幾個人,突然想起書包裏還放著今天第一次穿的白大褂。“我飛快地披上白大褂,身邊乘客立刻喊道‘有醫生在!’”

  于逸飛身上的白大褂瞬間成了一座充滿希望的地標,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被送到他面前。地鐵工作人員看到于逸飛是醫生,趕忙為他送來了血氧檢測儀、心肺復蘇儀等儀器。

  此時,沙口路站負二層站臺上的水已經退到了隧道裏,留出了大片相對幹燥的地面。施救地點安全,醫療救助終于可以進行了。

  但困難,卻剛剛開始。溺水,是整個救援過程中最難救治的一類症狀。于逸飛先判斷被救出的人是否有生命危險,大多數人只是受到了驚嚇,但一些人已經出現了低溫性休克,而且這樣的乘客越來越多。

  21點。“快,這裏有人呼吸心跳驟停,快救人!”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叫響徹站臺。

  在站臺上休息的秦傑林此時剛剛緩過神來,她立馬跑了過去。和她一道的,還有剛把一個受困乘客背上站臺的李英豪。

  “還有沒有醫護人員?這裏有人需要做心肺復蘇!”于逸飛大喊。

  “我是!”“我也是!”

  “人手不夠,需要更多人來幫忙!”幾個身體無礙的乘客也圍了上來。李英豪、秦傑林、于逸飛一邊操作一邊講解,用最簡潔形象的語言指導這些普通人,應該用怎樣的力道和頻率按壓搶救。

  站臺上,施救者們不曾互通姓名,卻自發組成了一個團隊,接力救人。

  于逸飛向記者展示當時穿的白大褂。記者任卓如攝

  0:00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裏,不斷有人被背上站臺。越來越多的救援力量出現,一些體力較好的被困乘客,又重新折返回車廂,主動加入運送傷員的隊伍裏。

  大部分身體沒有大礙的乘客自行走到了站臺負一層休息,那裏有外界帶來的棉被和熱水。一些人則在被背上負二層後就無法行走,甚至失去了意識。李英豪、秦傑林、于逸飛不斷在地鐵沙口路站負一、負二層之間穿梭,他們也記不清自己救了多少人。

  由于腰部受傷,李英豪被送往醫院治療。長時間跪地,李英豪膝蓋出現大面積紅腫。來源:受訪者供圖

  21日淩晨0點,沙口路地鐵站內已集聚了大批消防、武警、醫療等救援力量,救援工作有條不紊。“那個時候我們覺得我們在那已經提供不了太大幫助,也沒有必要佔用有限的救援資源,就悄悄離開了。”沙口路地鐵站外,秦傑林的表哥已經等了她近5個小時。“哥,我還活著。”秦傑林情不自禁抱了抱表哥,突然大哭起來。

  李英豪被送上了救護車,營救時,他的腰不慎扭到,膝蓋也由于長時間跪地出現了大面積紅腫。

  于逸飛的家離地鐵站還有10多公裏,父親工作的醫院相對距離較近,他決定“遊”去父親那裏。他的父親早就在新聞上得知于逸飛還在地鐵站裏救人,一直在雨水中拿著應急燈等他。于逸飛聽到了父親呼喊他的名字,他一邊朝著燈光遊去,一邊説:“我活下來了。” (記者翟濯、任卓如)

【糾錯】 【責任編輯:成嵐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7694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