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26 07:22:27
來源:經濟參考報

央地重拳出擊 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

字體:

  央地重拳出擊 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

  大起底拉網式排查 建整改臺賬清單

  《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節能和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正成為中央和地方環境資源工作的重中之重。中央和地方多層面布局減碳控污和節能降耗,建立整改清單,對企業能耗建檔立卡臺賬管理,全面遏制兩高項目上馬。

  日前,國家發展改革委環資司副司長趙鵬高在2021中國鋼鐵節能減排論壇表示,我國將強力推進産業結構調整優化,把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作為當前工作重點,嚴控增量項目,加快存量項目改造升級,扎實開展鋼鐵、煤炭去産能“回頭看”,嚴防過剩産能死灰復燃。

  “在減排、降碳這件事上政府是極其嚴肅認真的。”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司長劉炳江表示,今年3月8日至13日京津冀發生了長達一周的重污染,隨後相關部門對唐山鋼鐵企業突查,最終多達幾十人被刑事處理,相關違規公司被重罰,環保運維公司和一供應商被逐出市場。

  中央層面對“兩高”項目的態度已愈加明確。國家發展改革委環資司近日召開的2021年年中節能工作視頻會議明確指出,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是當前節能和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當務之急和重中之重。地區要深入開展“兩高”項目大起底、大清查,強化政策舉措,對症下猛藥、下急藥,堅決剎住部分地區能耗猛增的勢頭。

  國務院國資委在對下半年工作進行安排時也要求,嚴控高耗能、高排放和過剩産能項目投資。對“兩高”增量項目,未嚴格履行審查審批手續的要立即停工,擬建項目深入論證,不符合條件的堅決退出。

  在中央指引下,地方紛紛部署行動。山東、河南、遼寧等多地對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做出安排。7月23日召開的山東省生態環境保護大會強調,要迅速啟動新一輪“四減四增”行動,有序開展碳排放達峰行動。該省近日出臺的《關于加強高耗能、高排放建設項目生態環境源頭防控的實施意見》則對“兩高”項目提出具體管控要求。例如,要求各市對“十三五”以來受理、審批環評文件及有關部門列入計劃的“兩高”項目進行拉網式排查,建立“兩高”項目生態環境管理臺賬。要求所有新、改、擴“兩高”項目,必須堅決實行産能、煤炭、能源、碳排放、污染物排放等五個減量替代,對不符合要求的項目一律不批。

  河南省生態環境廳近日發布的《關于加強“兩高”項目生態環境源頭防控的實施意見》也加強生態環境分區管控和規劃環評,從嚴控制“兩高”項目生態環境準入。並要求各地要會同發展改革等部門對轄區內已建成、在建以及擬建“兩高”項目進行梳理排查,摸清項目底數,建立擬建“兩高”項目環評審批情況臺賬。

  呂梁市也召開研究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專題會議暨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反饋問題整改工作,要求全面起底全市能耗總量,對企業能耗建檔立卡臺賬管理,制定出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工作方案,謀劃減碳控污長遠戰略。

  受經濟利益驅使,事實上仍有地方不惜違規推動鋼鐵焦化玻璃等“兩高”項目上馬。7月20日,生態環境部官網發布消息顯示,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于當日向遼寧省委、省政府反饋了督察情況。督察指出,遼寧省一些地方和部門思想認識仍不夠到位。有的地方對綠色低碳發展理解不夠深刻,還存在傳統路徑依賴,對“兩高”項目管控不力。對未完成能耗雙控考核的地市,遼寧省既未按要求實施問責,也未實行高能耗項目緩批限批,能耗雙控考核淪為擺設。

  此外,根據中央第一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山西省反饋督察情況顯示,地方上馬“兩高”項目願望強烈,審查監管責任落實缺位。山西全省計劃上馬178個“兩高”項目,預計能耗5942萬噸標準煤,大幅超出“十四五”新增用能空間。其中,101個在建或已建項目中72個手續不全,比例高達71.3%。《山西省“十三五”綜合能源發展規劃》提出,到2020年煤炭消費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下降至73%。但山西打造全國能源革命排頭兵行動方案又將目標上調至80%,即便如此,由于工作推進不力,相關目標也未完成。晉中、呂梁、運城“十三五”期間多次未完成年度能耗雙控考核目標,煤炭消費量急劇增加。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黨委書記李新創表示,以鋼鐵為例,一些地方出于財政稅收壓力而産生對鋼鐵産能的地方保護主義,限制了部分鋼鐵企業的布局優化調整。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孫傳旺表示,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無疑是當前能耗雙控工作的重點。無論是節能還是降碳都必須遵循一定的原則,不能搞“一刀切”,一方面要助力雙碳目標保障高質量發展,另一方面又要精準科學對症下藥。

  孫傳旺表示,有效防止“一刀切”,要根據不同地區、不同行業、不同領域的差異,摸清家底精準評估,厘清短期成本與長期成本、經濟成本與生態成本之間的關係,在成本低效益好容易做的領域加強管理優先實施。尤其要防控“兩高”項目向政策規制強度較弱、能源稟賦能力較強的地區轉移,造成區域間的“碳泄露”。而且,對有條件的地區,應該選擇通過減小發電機組利用小時數而不是關停拆除的方式來加快煤電的退出,在發展非化石能源的同時,加強傳統能源基礎設施對能源供給穩定的保障能力。(記者:王璐 梁倩 實習生 劉碩)

【糾錯】 【責任編輯:成嵐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7694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