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26 07:18:30
來源:經濟參考報

多地蘋果低價滯銷:拿什麼拯救果農?

字體: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陜西、山東、山西等多個蘋果主産區採訪了解到,受境外疫情蔓延致我國蘋果出口難、國內主銷區市場相對飽和、夏季時令水果陸續大量上市等多重因素影響,本應在近期完成的2020年所産蘋果騰庫清庫工作進展緩慢,蘋果價格持續下跌、乏人問津,部分主産區在庫蘋果出現腐爛。相關人士表示,如果價低滯銷情況持續,不僅會和今年所産蘋果爭奪庫容,也會減少蘋果主産區果農收入,不利于蘋果産業持續健康發展。

  出庫慢于常年 部分果品開始腐爛

  記者在陜西、山東、山西等多地蘋果主産區採訪時看到,與往年此時大量半挂貨車等候運送蘋果的熱鬧場景不同,今年這些地方基本不見果品運輸車輛的蹤影;一些長期堆放在氣調庫內的蘋果,因存放時間較長,已開始腐爛。

  地處渭北旱垣的陜西省白水縣,素有“中國蘋果之鄉”的美譽,因為土層深厚、光照充足、晝夜溫差大,白水縣被世界園藝學會認定為地處世界蘋果最佳優生區。

  陜西省農業産業化龍頭企業——白水聖源果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拴柱説,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白水建起了包括品種選育、果樹栽培、生長管理、農資經營、品牌營銷等在內的蘋果全産業鏈體係,完整的産業結構讓白水成為名副其實的果鄉,帶動當地及周邊縣區果農依靠蘋果走上致富路。

  “聖源果業是一家具有出口經營權的標準化企業,年蘋果銷售量長期穩定在3000萬斤左右,5月底前完成上年所儲蘋果的騰庫、清庫,為即將開始的嘎啦等早熟品種預留出足夠庫容,已經形成慣例。但是今年的情況令人不解:今年以來,還有15%的蘋果儲存在氣調冷庫中,十幾天走不出一輛半挂貨車成常態,而且一斤蘋果的銷售價格已經從去年的4元左右下滑到了不到2元,沒人上門詢問果品價格和庫存數量,蘋果銷售的‘寒冬’似乎提前到來了。”他説。

  在陜西省白水縣合興果業有限責任公司的多個氣調庫內,《經濟參考報》記者看到,已經裝箱的個大、色紅、果型端莊的優質蘋果堆積其間,隨手打開一個包裝箱,發現了兩個已經發白、開始腐爛的蘋果。公司董事長問曉林説,包括自銷和代存,他們企業每年的蘋果庫容在1000萬斤左右。受疫情影響,今年以泰國為代表的東南亞市場進口中國蘋果數量斷崖式下跌,2月以來,公司出口的蘋果只有10條貨櫃總共40萬斤,這與正常年景二十天就可達到同樣水平的出口量形成巨大反差。

  “疫情導致國際海運受阻,貨櫃堆積在進口國港口無法返回,一條貨櫃的運費從正常時的7000元漲到了現在的1.7萬元,為了履行合同,蘋果還必須發出,一條貨櫃虧損一萬元是實情。去年企業收購果品有1250萬元貸款即將到期,而國際市場蘋果銷售遵循的是‘先發貨後付款’規則,終端銷售不暢,企業回款不力,對企業的徵信記錄和今年蘋果收購都産生了較大影響。”問曉林説。

  山東省棲霞市是我國傳統蘋果主産區,記者走訪發現,與往年此時上年所産蘋果基本銷售完畢的情況相比,今年當地蘋果出現滯銷,目前仍有一半儲藏在冷庫內。棲霞市蘇家店鎮榆林頭村黨支部書記陳為忠説,蘋果出庫和銷售旺季一般出現在春節、元宵節以及從清明到五一這段時期,然而,今年的銷售高峰一直沒有到來,果價也出現走低的態勢:“目前這裏的蘋果價格每斤僅為0.8元左右,不僅遠低于2018年同期每斤5元的水平,就是與2019年和2020年每斤2元的同期價格相比,也相差甚遠。更為關鍵的是,現在基本上就沒有買者。”

  在棲霞當地收購蘋果的一位客商介紹,以往他們一天能賣100箱左右,目前一天只能售出20到30箱,市場需求量變小,他們也沒有能力幫助當地消化庫存。

  山西省臨猗縣北景鄉西陳翟村果農周紅星説,他在2016年建起了5個氣調冷庫,總庫容在750萬斤以上,今年以來,他這裏仍有大量蘋果儲存在冷庫內。“最近清庫很慢,每天只能銷售兩萬多斤,而且主要通過電商發貨,線下客商連上門問價的都沒有,更別提購買了。”他説。

  作為山西最大的蘋果生産基地縣,臨猗全縣的銷售形勢更不樂觀:截至7月上旬,當地還有一百多萬斤蘋果沒有出庫,銷售壓力逐日加大。

  品種結構單一 市場供過于求

  今年我國蘋果主産區出現蘋果價低滯銷,既有境外新冠肺炎疫情導致蘋果出口下降的原因,也是近年來我國蘋果種植面積逐年增長但國內消納程度有限的市場反映。

  《經濟參考報》記者發現,大量同質化重復建設導致我國蘋果生産呈現富士“一家獨大”局面,缺少早、中、晚熟相銜接的品種結構,造成同一時間段內大量蘋果集中上市,影響價格和銷售。山西省運城市果業發展中心營銷指導部副部長李少軒説,我國蘋果種植面積年年增長,産量不斷增加,在國內消費市場容量有限的情況下,蘋果早已處于“供大于求”狀態,出現“賣果難”。

  李少軒表示,“雖然每年都會有大量蘋果存入冷庫,但今年待出庫蘋果數量創近幾年新高,主要原因就是春節和元宵節期間銷售不景氣。當前,由于蘋果庫存偏高,價格持續疲軟,市場拋售甩賣已成必然,加速時令水果上市的衝擊,消費需求也在下降,最終引發蘋果滯銷。”

  陜西蘋果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楊細訓説,經過多年發展,中國蘋果面積已佔世界蘋果種植總面積的50%左右,年産量達到4000萬噸以上,其中80%是晚熟紅富士品種。“從山東到陜西,絕大部分庫存蘋果是紅富士,缺乏適應不同時期、不同人群的新品種,讓産量逐年遞增的蘋果市場面臨激烈的國內競爭,在市場基本飽和的情況下,按期按價銷售已很艱難,降價去庫存更加艱難。”

  隨著時間推移,蘋果滯銷已對果農造成了影響。當前正值蘋果套袋時期,棲霞市蘇家店鎮榆林頭村村民范慶光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現在生産價格不斷上漲,如果雇人給蘋果套袋、收獲時摘袋,人工費用是每個蘋果0.2元,加上紙袋本身0.04元,一個蘋果僅套袋一個環節,就增加了0.24元。“我家種了7畝果園,每年要用13萬個袋左右,今年蘋果效益不好,我準備和妻子自己動手,完成所有種植環節。”

  蘇家店鎮果樹站站長牟日敏説:“這是一個惡性循環:蘋果賣不出去,果農就不舍得在種植上多投入,沒有投入,蘋果品質會變得更差,更加賣不出去。”

  “一句話,中國蘋果還是老問題:好的不多,多的不好。”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園藝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趙政陽説。

  長短舉措相結合 促産供銷有機銜接

  相關人士建議,採取長短結合的有效措施和機制,解決庫存蘋果量大、價跌、銷售難等問題。

  記者了解到,目前包括中石化陜西分公司在內的中央企業地方分支機構,已經出臺了“加油送蘋果”等實際舉措,助力降低庫存。楊細訓建議,動員和調動中央企業優勢,將“加油送蘋果”舉措進一步推廣,同時郵政等快遞物流企業,也可以出臺降費等舉措,幫助農民解決當下困難。

  當前蘋果産能過剩,而我國果園種植方式多為喬化稀植,品種多為傳統富士。“需繼續加強矮化密植技術的推廣力度,擴大以‘煙富1號’、‘白水一號’為代表的易管理、産量高、品質好品種,加大成熟于9月中旬適應中秋、國慶市場需求的‘雙節’蘋果供應力度,解決單一紅富士蘋果早採的難題。”牟日敏説。

  李少軒認為,一家一戶的小生産明顯滯後于市場需求,且不具備抵禦市場風險能力,要改變現有的“小農戶、大市場”格局,大力提高蘋果生産組織化程度,實行規模化生産,産業化經營,完善蘋果流通鏈條,解決生産不問市場、不管市場要求的弊病。

  楊細訓説,我國蘋果主産區多位于“一帶一路”沿線省區,而陜西是中國蘋果生産第一大省,可借鑒荷蘭打造世界花卉之都的成功經驗,利用陜西省白水縣等多地地處蘋果産業核心區的優勢,建設“一帶一路”蘋果産業集散中心,解決營銷、物流等環節不暢通、不對稱的矛盾,以此帶動中國蘋果物暢其流、産業高質量穩步發展。(記者 劉彤 張武岳 王飛航)

【糾錯】 【責任編輯:成嵐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7694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