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21 07:34:47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廈門房租“一路上漲”背後究竟為什麼

字體:

  同比漲幅達15.89%,“領漲”國內二線城市

  廈門房租“一路上漲”背後究竟為什麼

  廈門某房屋中介公司在門前張貼“出租”字樣。 受訪者供圖

  “我朋友住在廈門海滄,去年房租還是每月2000元,今年已漲到3200元。”“剛剛大學畢業還在實習,工資到手還不夠交房租”……近期,“廈門房租上漲過快”成為社交平臺上網民吐槽的熱點問題。

  為何這裏的房租在短時間內大幅上漲?是市場波動還是另有隱情?後續還會繼續漲嗎?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為此展開了調查。

  “聞風而動”的漲租潮

  “2008年我剛到廈門時,一室戶隔斷的‘自建房’一個月租金是180元,到今年初租金是260元,12年才漲了80元。但今年4月份,房屋轉手給‘二房東’後,租金一下漲到了600元。”在廈門市海滄區新陽街道,某工廠的一線産業工人朱先生這樣向記者描述近期廈門房租的漲幅。

  朱先生現在月收入約為4000元,加上水電費,夏天房租開銷可達1000元左右,佔收入比接近四分之一,與自己剛到廈門時房租佔收入比不到十分之一相比,確實貴了不少。

  “現在‘二房東’也不願跟我簽合同,房租漲不漲就是一句話的事。”和朱先生的情況類似,廈門一些租客也向記者反映了“‘二房東’不願與其簽訂合同”的情況。

  有別于其他城市,廈門由“島內”和“島外”兩部分構成,島內的思明和湖裏是“老城”,相較于島外的海滄、集美、翔安和同安四區,社會資源和人口更為集中。

  記者在廈門島內暗訪時發現,去年在一些地段以每月1000余元的價格很容易租到的一室戶“自建房”,也悄然漲到了1600元至1800元左右。

  記者調查還發現,廈門此輪住宅租金上漲並不局限于中低端市場。廈門某房屋中介公司的李先生説,受何厝地塊拆遷影響,他所代理的“海峽國際社區”今年迎來了租金大漲,一居室的住宅租金從每月6000元左右漲至7500元左右。此外,廈門島內的高端小區“城立方”和“羅賓森廣場”在6月的同比漲幅,分別達到了43.63%和30.64%,其他高端小區的租金也以“肉眼可見”的幅度快速上漲。

  中國房地産業協會的數據顯示,今年6月,廈門的住宅租金價格漲幅緊隨“北上廣深杭”,“領漲”國內二線城市,租金達到每月每平方米53.46元,同比漲幅達15.89%。從中國房地産業協會的統計情況看,今年6月“領漲”廈門住宅租金的動力,主要源于廈門島內,漲幅排名前十的小區均位于廈門島內的思明區,房租同比上漲7.08%至43.63%。

  房租為何短時期內大漲?

  記者調查了解到,廈門此輪房租異動的原因,並非單純的市場波動,其中既有“舊改”步伐加快、租賃住房供需關係失衡因素,也有政府部門政策性租賃住房投入滯後、對産業工人和靈活就業人員等對房租變動敏感群體照顧不足的原因。

  大規模“舊改”致使供需失衡,為住房租賃市場留下炒作空間。廈門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的徵遷文件顯示,2020年下半年以來,廈門島內湖邊水庫、湖濱片區、蔡塘社區等多個居民聚居區超100萬平方米集體土地的地上房屋陸續開展舊村改造項目。上述地塊的農村自建房由大量一線産業工人和靈活就業人員承租,短時間大規模的“舊改”徵遷讓房屋租賃市場快速失衡。

  “一些人員專門以此為生意,整棟整棟地租下房源,在房屋租賃市場供應緊張時加價出租。”廈門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下稱“廈門市住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家族式”整租房屋的“二房東”群體,在房租上漲中起到了推波助瀾作用,並引發了“一房東”要求漲價、周邊租賃住房漲價等連鎖反應。

  地方政府對租房市場異動早有預判,但租賃市場關鍵信息缺失影響應對效率。“去年八九月份,我們會同公安部門在島內拆遷地塊進行調研,就預判了拆遷可能導致租金大幅上漲的風險,並提出加速提供保障性租賃住房、及時監測市場信息等意見。”廈門市住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在租房市場出現異動以後,他們曾聯係有關部門對此進行幹預,但對方表示要先提供相關市場主體信息。而在住房局的備案係統中,相關信息基本處于缺失狀態。

  此前,廈門市住房局曾按上級文件指導要求,下發文件指導轉租住房10套(間)以上的自然人,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但由于缺乏強制性,相關經營主體落實上述要求意願不大。4月份以來,在廈門市有關部門牽頭下,住房局聯合多部門對重點區域“二房東”進行集體約談,並對他們的房源和租賃信息等進行了採集。

  政策性租賃住房分配“僧多粥少”,對産業工人和靈活就業人員等群體照顧不足。今年5月,廈門市面向環衛工人、公交司機、公安輔警、城管協管員等基層一線公共服務人員和新就業本科畢業生,投入1013套租賃住房,租金為市場價的七折。“我們的收入也不比這幾類人員多,為什麼政策卻照顧不到我們呢?”部分一線産業工人和靈活就業人員認為,他們對房租變動也很敏感,但廈門市投放的租賃住房資源卻沒有真正惠及他們,且投入數量也無法滿足現實需要。

  從嚴打擊惡意炒房、驅趕租客等行為

  近期,廈門市有關部門加大力度增加租賃住房的房源供給。7月1日發布的《廈門市存量非住宅類房屋臨時改建為保障性租賃住房實施方案》提出,在滿足相關要求的情況下,允許商業、辦公、旅館、廠房、倉儲、科研教育等非住宅類存量房屋改建為保障性租賃住房,以期在短時間內迅速緩解房屋租賃市場供需矛盾。

  此外,廈門市住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未來還將加大房源定向精準供應,重點保障包括“不能或近期不宜轉移至島外的制造業和城市服務業的中低收入從業人員”等六類人員。

  與此同時,廈門市還將綜合運用行政、司法、金融、信用、稅收等手段,從嚴打擊惡意炒房、惡意推高租金、驅趕租客等行為;加強對串通、抱團漲價等擾亂租賃市場秩序行為的處罰力度,引導房東、“二房東”合理定價。

  近年來,除廈門外,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都曾出現過短時間內的房租異動問題,如何在尊重市場供求規律的基礎上,盡可能照顧城市新市民的切身利益,考驗城市管理者的施政智慧。

  福州大學人文社科學院社會學係主任甘滿堂認為,廈門此輪漲租潮,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島內優質資源過度集中、人口群居或聚居于島內的問題。城市局部地區資源過于集中,形成對人口的“虹吸效應”,會導致局部問題的集中化和擴大化,並帶來連鎖反應。他建議,長期積累下來的問題需各地高度重視,加快速度綜合施策,合理疏散發展資源,逐步實現城市均衡發展。

  “‘舊改’工作是當前不少城市面臨的重要課題,一方面要保證工作推進速度,同時也要把握推進的尺度。”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副院長黃璜認為,房租普漲等問題折射出城市中的新市民在政策制定中缺乏話語權,這就需要城市管理者在公共政策制定前做好風險評估。“要建立理性多元的對話機制,尤其是對接城市弱勢群體的對話管道,讓更多社會主體參與基層治理。”黃璜説。(記者秦宏、顏之宏)

【糾錯】 【責任編輯:谷玥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3112767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