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14 08:00:41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英雄禁毒民警張從順張子權父子皆英烈,用生命踐行使命

字體:

  “怕危險就不會幹警察,怕死就不會幹禁毒”

  英雄禁毒民警張從順張子權父子皆英烈,用生命踐行使命

張從順生前照片。(雲南省公安廳供圖)

張子權生前照片。(雲南省公安廳供圖)

  張子權(右一)三兄弟跟母親的合影。(雲南省公安廳供圖)

  “不要管我,先救其他重傷同志!”1994年,張從順在禁毒一線英勇向前,倒在毒販手榴彈下。

  “怕危險就不會幹警察,怕死就不會幹禁毒。”2020年底,他的兒子張子權在專案偵辦中,因過度勞累突發疾病,告別了他熱愛的公安事業。

  全國公安係統二級英模張從順與兒子張子權,相繼用生命踐行了為國為民的諾言。

  “一門兩忠烈,英雄父子兵”“他們在守護著我們,而我們卻只能在這樣的時刻認識他們是誰”“現在,子權也為我們獻出了生命”……雲南臨滄市公安局這對英雄民警父子的事跡令人動容,成為鑄就在人們心中永恒的豐碑。

  父輩的旗幟

  “咯吱,咯吱……”已過零時,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吊橋上,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來了!”正等待抓捕毒販的臨滄市鎮康縣公安局軍弄派出所所長張從順警覺起來,準備帶著戰友們出擊。

  1994年8月31日下午,張從順接到舉報:一名境外毒販欲攜帶毒品經過,身上帶有手榴彈。

  張從順帶著民警火速趕到伏擊地點。“我們當時靜靜地趴在草叢中,忍受蚊蟲叮咬,身上奇癢無比。”張從順生前戰友、現任鎮康縣公安局督查大隊大隊長的魯玉軍,那天第一次參加圍捕行動,主要負責警戒。

  腳步聲響在耳邊,毒販進入伏擊圈,魯玉軍的心也提到嗓子眼。

  説時遲,那時快!張從順和戰友們一躍而起將毒販按翻在地。正要銬住毒販雙手的一剎那,突然有人大喊:“有火藥味!”

  “轟!”一聲巨響,民警們倒地,不同程度受傷。張從順左小腿血肉模糊,鮮血直流。他顧不上自己,用手臂支撐起身體挪到路邊,指揮大家搶救重傷員。

  “不要管我,先救其他重傷同志。”張從順的這句話,深深印在魯玉軍腦海裏。增援隊伍趕到後,張從順忍著劇痛兩次將負傷戰友送上車。傷員送走後,張從順的臉色更加蒼白,呼吸微弱。在趕往縣醫院的路上,他的手越發冰涼,最終因失血過多犧牲。

  “這次行動,2名戰友犧牲,3名戰友不同程度負傷。繳獲毒品19公斤,手榴彈一枚。”魯玉軍説。

  張從順生于1949年。1969年,他如願入伍,次年加入中國共産黨。“我是一名革命戰士,一定要把熱血灑在黨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他始終牢記入黨申請書上的這句話,並全力踐行著這句話。

  1975年,復員的張從順主動要求到艱苦的邊疆工作;1982年,鎮康縣公安局選調民警,他辭去供銷社主任職務,申請調入公安隊伍;1983年,局裏要組建邊境派出所。“我對那裏的情況熟悉,就讓我去吧。”他主動請纓。

  剛組建時,派出所只有3名民警。為解決語言不通問題,張從順帶著同事和群眾交朋友、學民族語言。他們翻山越嶺,風餐露宿,走遍全鄉70多個寨子。

  上世紀90年代初,縣裏準備調張從順到局機關工作,他拒絕了。

  在同事黃涌(現任臨滄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副支隊長)印象中,所長張從順總帶著一個本子,誰家有困難,哪裏有糾紛,群眾有什麼意見,他都一一記下。遇到困難群眾,他就給予幫助,有時連路上吃飯的錢都沒了。“漸漸地,老百姓不管大事小事都愛往我們這裏跑,哪裏有糾紛,村裏來了陌生人,我們都能很快知道。”黃涌説。

  抓捕盜竊嫌疑人時,嫌疑人妻子剛做完手術,生活困難,他就幫著到民政部門申請補助;村民李紹明腰受傷,一躺半個月,收不了稻谷,心焦不已,他帶人連幹3天……

  只要群眾一個電話,他就第一時間趕到現場。1992年5月,偏遠山寨有人報案,張從順和同事騎著三輪摩托連夜趕路。大雨傾盆,道路中斷,他説:“早到一分鐘,報案人就早一分鐘心安。”隨即,拆卸摩托車、翻越塌方路段,然後重新組裝摩托車繼續趕路,只為保證案件及時偵破。外甥參與賭博,他依法處理;親友偷竊財物,他依法處罰……靠雙腳長途跋涉、偵查破案、追回贓物的事例數不勝數,群眾稱他為“鐵腿公安”。

  在處理一個境內外勾連的家族惡勢力案件時,張從順被揚言報復。他説:“我是為國家和老百姓工作的,既然穿上這身警服,就絕不會怕你們!”經過半年整治,當地社會治安環境顯著改善,他被老鄉親切地稱為“山鄉守護神”。

  軍弄鄉是跨境販毒的主通道之一。面對毒魔,張從順和同事毫不退縮。1990年4月,張從順接群眾舉報,有兩名毒販途經當地。他放下手中碗筷,拿著手電筒,徒步十多公裏追堵。當時,一名毒販手持匕首企圖奪路逃竄,他衝上去一把將其制服,另一名毒販也被趕來的戰友當場擒住,查獲精制毒品1400克。

  “爸爸,為一頭牛那麼拼命,值得嗎?”

  “人民警察就是服務老百姓的,找回耕牛就為他們找回生活的希望。”

  為追回村民被盜的耕牛,張從順曾在山裏奔波數日,到家時滿身污泥,雙腳磨出血泡。這個場景深深刻在二兒子張子兵的腦海中。他説,父親總是忙,有時吃著飯,聽到有人叫他,放下碗筷便走。

  他犧牲後,辦公室抽屜裏還裝著831元的未報銷單據。“父親留給我們的財産,就是三張木板床、一個舊衣櫃和一堆未報銷的發票。”張子兵説。

  一有時間,張從順就會帶著孩子去邊境走走。他指著界碑説:“你們看,‘中國’兩個字這邊是我們的國土,我們生活在這裏,就要守護好中國的土地。”當時,孩子們並不真正理解家國情懷,但“中國”兩個字深深地印在了心中。同時,父親身著警服、佇立在界碑旁的威武形象,如豐碑一般,刻在孩子們的腦海裏。

  1994年9月1日,張從順犧牲的噩耗傳來。正在地裏幹活的妻子彭太珍,一路小跑趕到現場,看了丈夫最後一眼。

  後來,當被問及今後3個兒子的職業選擇時,彭太珍説,老張為國犧牲,他太喜歡當警察了,就讓兒子們接著做吧。她承受著巨大悲痛,省吃儉用把兄弟三人拉扯長大。

  “我們要像您要求的一樣,做一個好人。”2020年清明節,彭太珍領著張家三兄弟為父親掃墓,他們身著警服,在墓碑前敬禮宣誓。

  血染的豐碑

  “哐當!”

  臨滄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四級警長張子權一頭栽倒在地,臉色發白,呼吸微弱。

  2020年12月3日深夜,連續奮戰多日的專案組民警正研究抓捕方案。看到突然栽倒的張子權,大家一下子驚呆了。在救護車上,同事拉著他的手,不停呼喚他的名字。醫生説,張子權身體嚴重透支,大腦長時間缺氧缺血,心臟已累到跳不動了……

  12月15日晚,張子權離開了這個世界。“我們等了12天,還是沒等到他醒過來,他太累了!”戰友唐海峰哽咽著説。

  2020年11月4日,張子權請戰參加邊境重大涉疫專案偵辦。此前,臨滄警方公開緝查中,在一輛由邊境駛來的商務車上,查獲一名可疑外籍女子,後被診斷為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經查,警方挖出一個以田某為首的跨境犯罪團夥。這名女子曾與田某生活多日,還到過耿馬縣孟定鎮多地。

  若不盡快破案,後果不堪設想。市縣兩級公安抽調警力組成專案組。張子權等人于11月8日連夜趕往孟定鎮,審訊主要犯罪嫌疑人,獲取犯罪團夥的上下遊信息。

  室外氣溫30多攝氏度,為防交叉感染,審訊室不能開窗、不能開空調,張子權和同事戴著護目鏡,穿著防護服和紙尿褲,每天要連續工作七八個小時。同事楊鑫説,出來時,衣服能擰出水來,身體就像被蒸熟了一樣。

  就在犯罪團夥的關鍵案情一一浮出水面時,張子權的身體卻亮起了“紅燈”。11月22日晚,結束審訊後,張子權臉色發白,直冒虛汗,同事們勸他休息幾天。“這案子一直都是我跟,等結束了再説。”他沒停下來休息。

  12月3日,張子權和同事輾轉多地抵達藏匿有8名涉案人員的安徽蕭縣。他像上緊的發條,一心想著案子,沒有考慮過身體。當晚回到酒店,張子權考慮到仍有2名涉案人員不知去向,決定繼續梳理線索,直至栽倒在地。

  多少次身陷困境,都能全身而退,但這一次,他卻離開了。

  1994年,年僅10歲的張子權在父親的追悼會上,含淚緊握拳頭。從此,“做一個像父親那樣的人”成為他的人生追求。

  2003年,張子權考入雲南警官學院;2007年,畢業從警。2011年2月,張子權對張子兵説:“二哥,我已申請調到禁毒隊工作了,你不要告訴媽!”張子兵吃驚問原因。張子權説:“父親倒在了禁毒戰場,當緝毒警察是我從小的心願。”2011年9月,張子權加入中國共産黨。他在入黨申請書上寫道:“我要接過父親未竟的事業,為黨奉獻自己的一切。”

  出差多,加班勤;抗擊疫情,他按紅手印參加抗疫戰毒先鋒隊;脫貧攻堅,他申請到偏遠艱苦的村寨;單位評先評優時,他將榮譽讓給戰友……別人覺得不理解,張子權説:“我是英雄的後代,絕不能給父親丟臉!”

  村民馬銳家庭貧困,40多歲還娶不上媳婦。駐村的張子權常到他家做工作,馬銳擔心還不起貸款,不願拆除危房重建。經張子權勸説,馬銳改變了觀念,在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蓋起了新房,種起了茶葉和甘蔗,脫了貧摘了帽,還娶了媳婦;村民李麗的丈夫正服刑,她帶著孩子和婆婆,生活困難。張子權連續20余次上門走訪,自己出錢為孩子解決入學問題,四處奔走幫助她們一家辦理低保、申請貸款,尋找適合的養殖業,最後李麗也找到門路致了富,建起了新房……

  在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張子權走遍37個村、58個村民小組,走訪1000余名群眾,參與破獲黑惡勢力案件90余起。

  ……

  跟父親一樣,張子權在禁毒路上英勇無畏。參加工作以來,他常化裝偵查,臥底在毒販身邊,有時還冒險周旋在歹徒的槍口下。

  “緊急任務,迅速歸隊。”2017年4月的一天,張子權和同事接命令秘密抵達邊境,搜尋一個有武裝分子把守的毒品加工廠。他們在氣候濕熱、漫無邊際的原始森林裏搜尋10多天裏,不能生火做飯,餓了吃幹糧,渴了喝溪水。晚上會聽到野獸嚎叫,身邊不時有毒蛇爬過。

  一天晚上,他們突然發現不遠處有微弱的燈光。準備靠近時,對方胡亂開槍,子彈“嗖嗖”飛過。專案組根據偵查到的情況,迅速實施抓捕。隨後,張子權帶著戰友在工廠外設伏。

  這時,一輛車突然從工廠衝出,張子權鳴槍示警,連開數槍逼停車輛,隨即一步衝上去,死死按住毒販。民警們緊隨其後,從毒販身上搜出一把子彈上膛的手槍。最終,警方成功搗毀了這個制毒販毒窩點,繳獲毒品、制毒配劑及手槍。事後,面對怕不怕的問題,張子權説,怕危險就不當警察,怕死就不幹禁毒!

  接過父親接力棒,投身禁毒事業後,張子權用生命和毒販交鋒,與戰友們共繳獲毒品27.7噸,參與破獲制毒物品案件46起,繳獲制毒物品1100余噸。他對戰友説:“幹禁毒非常危險,但我很喜歡這份職業!”

  “感覺自己就是要當警察,這份職業相當神聖,一定要做好。”張子權生前接受採訪時説,幹禁毒這個工作,必須義無反顧。

  閃耀的光輝

  “在支隊榮譽室,有一面英烈墻,上面挂著犧牲戰友的照片。”黃涌説,臨滄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是全國第一批專業禁毒隊伍,1982年至今,為禁絕毒品,20多名戰友先後倒下,百余名戰友負傷。

  2020年12月18日,張子權的骨灰盒送回家鄉時,妻子李蓮超早已在機場等候,當看到那張灰暗的黑白照片時,她拼命地衝上去,抱著骨灰盒,不停地撫摸。

  張子權犧牲後,有網友留言:前一段時間看過他父親事跡的紀錄片,當時還打著馬賽克採訪他。沒想到是以這樣的方式見到了真容。他們在守護著我們,而我們卻只能在這樣的時刻認識他們。

  一位同事看到張子權5歲女兒可愛的小臉後,回想起當年第一次見到張子權時的情景,多年前送別老所長的一幕又浮現在眼前。他發了條朋友圈:子權,從今以後你不用再遮著臉了。

  在送別儀式現場,很多人戴著的口罩被淚水浸濕。張子兵説:“侄姑娘還小,只是問,為什麼會有一張爸爸的大照片?我們瞞著她,説爸爸出差去了。”

  該怎樣把張子權犧牲的消息告訴母親?26年過去,母親彭太珍還未能從丈夫犧牲的悲痛中走出來,這次,她還能否經受得住打擊?猶豫再三,張子兵還是説出了實情。當時,母親臉色變白,自言自語地説:“子權啊,跟你爸爸一樣,還是出事了。”

  兩代禁毒警,父子皆英烈。這背後,彭太珍付出了太多太多。

  張從順犧牲後,同事多次去看望慰問彭太珍,她總是強忍悲痛,不提要求、不講困難。日子雖過得清貧,但彭太珍從不在孩子面前表現出委屈,她含辛茹苦把三個兒子拉扯大,先後將他們送入公安隊伍。

  老大張子成留在老家鎮康縣,在最基層的鳳尾派出所一幹就是20多年;老二張子兵成為一名交通警察,刮風下雨堅守在大街小巷;老三張子權,追隨父親足跡,主動申請調入禁毒支隊,一年300多天在外出差。

  “尤其是子權,我們喊他‘小寶’,從小看著他長大。自從做了禁毒警察,就變得更成熟穩重了,有他父親當年的影子。”黃涌説。

  “公公犧牲了,您怎麼還舍得讓他們三兄弟當警察,您不怕嗎?”

  “老張跟我説過,沒有警察,哪來的安寧?沒有安寧,哪來的家?老張沒做完的,讓他們接著做吧。”

  這是張子權妻子李蓮超和婆婆彭太珍的對話。

  2012年,李蓮超與張子權相識。當時,張子權是駐村扶貧隊員,辦公地點在她家隔壁。李蓮超經常看到他在地裏忙得大汗淋漓,給群眾講政策講到口幹舌燥……他的真誠感動了村民,也打動了李蓮超的心。

  慢慢地,李蓮超才知道,張子權是禁毒英雄張從順的兒子,大哥和二哥也都是警察,李蓮超為能成為這個警察之家的一員感到自豪。但沒想到,結婚後一家人聚少離多,8年裏,跟子權在一起的時間屈指可數。

  每次産檢,他都不能陪伴;女兒出生,他在執行抓捕任務;春節團聚,他去外地辦案……李蓮超説,丈夫經常缺席母女生活中的重要時刻,卻從不會缺席他心中至高無上的事業。

  禁毒警察特殊,槍林彈雨、隱姓埋名、你死我活是這個職業的真實寫照,被稱為“刀尖上的舞者”。在禁毒支隊,甚至找不到一張完整的支隊全家福,這是因為每時每刻都有人戰鬥在一線。

  “最怕聽到‘我要出差了’這句話。”李蓮超説,結婚以來,張子權幾乎總在出差,為不影響他的工作,她一般不主動聯係他,只能在忐忑不安中等待他報平安的信息。

  她曾勸他,能不能換個崗位?張子權卻説,“毒品害了無數家庭,父親為禁毒付出了生命,接過父親的使命是我一生的追求。”

  結婚時,張子權貸款在臨滄市區買了套70平方米的房子。只要一有空,他就早早回家陪伴妻子和孩子。他們家客廳的一面墻上,挂滿了一家三口的合影照。看著張子權和女兒在沙發上玩耍,李蓮超覺得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我們還沒吃飯,還在等人,這邊天黑好久了。”

  “你要按時吃飯,照顧好自己。”

  這是夫妻倆相互發的最後一條微信。李蓮超告訴記者,張子權此前答應她和女兒,出差回來就帶著她們一起去旅遊。為此他還專門給女兒辦了身份證,想帶她坐飛機去北方滑一次雪。

  “爸爸,你這次出差好久了,你要什麼時候回來?”5歲多的女兒還以為爸爸在出差,拿著手機給他發語音。

  今年清明節,彭太珍再次帶著孩子們掃墓。在張子權墓碑前,老人家撫摸遺像的手不停地顫抖。彭太珍説:“子權是我疼愛的兒子,也是警察的兒子,他走了我很心痛,但如果重新選擇,我仍會支持他當警察!”

  “公公和子權都是為國家犧牲的,他們是我們全家的光榮。”李蓮超説,像子權一樣流血犧牲的警察有很多,像自己一樣失去丈夫的警嫂也有很多,像女兒一樣失去父愛的孩子也有很多,正是有了他們的付出和犧牲,才換來了一方平安和萬家燈火的團圓。

  (村民馬銳、李麗為化名)(記者王長山、嚴勇)

【糾錯】 【責任編輯:谷玥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3112765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