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變相從事網約車?嘀嗒哈啰被提醒式約談
2020-12-09 07:32:2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12月8日,交通運輸部官網消息顯示,12月7日,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組織對嘀嗒、哈啰等順風車平臺公司進行了提醒式約談。

  順風車到底是不是網約車?如何防范平臺以順風車名義從事非法網約車業務?

  嘀嗒出行回應稱,順風車和網約車存在諸多本質不同,但部分産品功能在公眾認知中也容易發生混淆,將“附近訂單”功能修正為更能精準反映順風車本質特徵的“臨時路線”功能。哈啰出行則表示,啟動了部分産品的優化相關動作,優化後的産品將于近期上線。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當前順風車行業制度法規還不夠明確,行業健康發展離不開相關部門、行業、用戶的共同監督。

  追問1

  “順風車”是不是“網約車”?

  交通部:不屬于,無需辦理相關許可

  作為共用經濟的典型代表,順風車有助于環保節能、減緩交通壓力。

  但2018年,滴滴順風車因安全事件下線之後,順風車行業迎來大變局,越來越多出行平臺加入順風車市場,包括高德順風車、哈啰順風車、曹操順風車。此外,還有一些區域性順風車玩家,比如拼客順風車、阿爾法順風車、一喂順風車。

  實際上,順風車發展這麼多年,用戶對其認知不盡全面。11月份,有網友向交通運輸部詢問:“順風車算不算網約車,要不要辦網約車資格證等?像我上班路程三十公里,要是能順個車費,能減輕不少生活壓力的。”

  當時,交通運輸部回應稱,私人小客車合乘,也稱順風車,是由合乘服務提供者事先發布出行資訊,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乘坐合乘服務提供者的小客車、分攤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費互助的共用出行方式。這裏所稱的合法的私人小客車合乘與網約車經營性客運服務有很大區別,不需要辦理網約車相關許可。

  “但應當符合以下要求:一是應以車主自身出行需求為前提、事先發布出行資訊;二是由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合乘車輛;三是不以盈利為目的,分攤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費互助;四是每車每日合乘次數應有一定限制。”交通運輸部強調。

  2018年以前,順風車領域就只有滴滴、嘀嗒兩大玩家。2018年滴滴順風車發生兩起安全事件之後,順風車行業全面進入整改階段,相關規則也日益清晰明確。若是按照各地監管部門最新的要求,車主在合規的順風車平臺上每日接單次數有所受限,大部分在2-4單。

  “提醒式約談表明,作為新生業態,順風車和網約車存在諸多本質不同,但部分産品功能在公眾認知中也容易發生混淆,因此,平臺的産品和功能設置應更加精準反映順風車本質特徵,並及時向公眾做好普及和溝通。”嘀嗒出行在回應中強調,堅決抵制非法營運,不把順風車做成廉價網約車。

  事實上,國內順風車仍處于初級階段。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中國順風車市場的交易總額預計將由2019年的人民幣140億元增加至2025年的人民幣1139億元,復合年增長率將為41.8%。

  追問2

  如何防范順風車變相從事網約車?

  分析:限制接單數、規范順風車合乘價格

  此次約談指出,近期媒體多次報道嘀嗒、哈啰等順風車平臺公司産品有關問題,主要是“附近訂單”功能偏離順風車本質,涉嫌以順風車名義從事非法網約車業務。

  對此,嘀嗒出行表示,已將“附近訂單”功能修正為更能精準反映順風車本質特徵的“臨時路線”功能。嘀嗒出行介紹,“臨時路線”和“常用路線”一起,共同受到平臺每日接單次數及合乘價格限制,合乘價格為當地商業運營車輛定價50%左右的一口價,在嘀嗒平臺上,任何順風車主都無法實現以營利為目的。

  “限制每日接單次數為2-4單,再規范順風車的合乘價格低于運營車輛定價50%,如果這個規則能夠落實,想在順風車平臺上從事網約車業務獲利是不可能的。”一位出行行業人士介紹。

  除“附近訂單”功能偏離順風車本質,涉嫌以順風車名義從事非法網約車業務安全風險隱患外,此次約談還提到,一些平臺還存在“用戶頭像顯示性別”、“開展長途城際服務”等方面安全風險隱患。

  對此,嘀嗒出行回應,會通過“淩晨1點-5點停服”、“長距離出行僅限800公里之內”、“虛擬頭像不顯示性別差異”等“場景限制”進一步確保運營安全。

  哈啰出行表示,在11月底關注到交通運輸部關于順風車行業的4點要求後,第一時間對照檢查,並積極啟動了部分産品的優化相關動作,優化後的産品將于近期上線。

  12月8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登錄數個順風車平臺APP,發布行程之後,哈啰順風車出現一些順路度較高的車主行程,可供邀請。滴滴順風車、與嘀嗒順風車則未出現上述功能。此外,哈啰順風車可全天候發布行程,滴滴順風車、嘀嗒順風車暫停午夜服務。

  “借順風車之名,行網約車之實”、出行社交化曾是順風車行業發展的亂象。經過一番整頓之後,行業發展趨于規范。此前,不少出行平臺大力發展順風車業務,由于有接單限制之後,不少出行平臺不再重點關注順風車領域。

  此前曹操出行董事長劉金良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目前順風車行業制度法規還不夠明確,要達到一定規模推廣也需要不小投入,曹操出行對于順風車業務發展相對比較謹慎。”

  作為交通出行新業態,順風車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平臺出現打擦邊球現象也屢見不鮮。前述業內人士表示,“這次只是提醒式約談,説明相關平臺只是存在風險隱患,還沒達到違規的程度,對于平臺來説也有警示作用,合規運營才是根本。行業健康發展離不開相關部門、行業、用戶的共同監督。”

  交通行業專家徐康明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以順風車之名,行非法網約車之實”的現象,不可能長期被平臺企業隨心所欲地實施“監管套利”,但確實是一個值得擔憂的狀況。一些企業存在打擦邊球的情況,但交通部有能力辨別哪些是真正順風車平臺。(記者 陳維城)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載入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837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