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234個社區醫院已建發熱篩查哨點
2020-12-07 07:16:0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北京發熱門診“升級”:增加PCR實驗室、負壓病房等“硬核裝置”;完善空間布局、診療流程,避免交叉感染

  234個社區醫院已建發熱篩查哨點

  在德勝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一個6平方米的方艙近期啟用,承擔了原本需要80平方米才能實現的發熱門診功能。

  在北京世紀壇醫院剛啟用的感染樓內,剛好能躺下一個成年人的負壓轉運艙和4間負壓病房,都是今年加入的“硬核裝置”。

  北京地壇醫院新增了300張負壓床位,單獨形成一個病區。

  發熱,是人體抵抗病原體的最常見反應,發熱門診因此成為傳染病防控前沿。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北京大量醫療機構迎來改造。大醫院蓋起新樓,將門診、住院、檢測功能集于一體;社區則新增發熱哨點,承擔“首診負責”制,以實現對發熱患者的閉環管理。

  截至11月30日,北京33所醫院發熱門診改造完畢,234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發熱篩查哨點完成建設。改造仍在繼續。

  多家醫院發熱門診“升級”

  北京世紀壇醫院西門,一棟新的感染樓近日啟用,迎來首批發熱患者。

  五個月前,這裏還是一片平房。

  今年6月,北京新發地聚集性疫情暴發,經歷新冠肺炎疫情的多輪衝擊後,北京各醫院的硬件改造加速。這片有著14年以上歷史的建築物被推倒,又很快以三層樓的體量重建,成為醫院最年輕的樓宇。

  11月20日,一位老年女性患者因發熱前來就診,在一樓的發熱門診測溫、分診、登記、挂號、測量血壓,之後進入醫生診室。在二樓,改造仍在進行,醫院感染科副主任張捷和護士徐亦敏穿梭在病房與走道間,身邊是正在接受調試的呼吸機、用于放置心電監護儀等設備的移動置物架和各類建材,他們商量著病房外的電子門禁是否應挪入內側,這是最後的調整,幾天後,整棟樓就會全部啟用。

  疫情到來,各大醫院的發熱門診成為傳染病防控的“前哨”。6月10日,“西城大爺”唐敬之就是在北京宣武醫院發熱門診確診新冠,並在流調中點出了新發地這一關鍵信息。

  為加強防控,北京市衛健委要求三甲醫院對原有的發熱門診進行改造或重建,以備疫情常態化防控,隨後,不少醫院開始破土動工。

  早在今年2月,北京市衛健委的官網就開始不斷挂出相應批復,有的醫院需要暫停開診,有的需要延期,有的則取消,其中既有北大醫院等三甲綜合醫院,也有豐臺醫院、門頭溝區醫院、密雲區婦幼保健院等區屬醫院。北京14家市屬醫院的17個院區發熱門診,納入了“一院一策”提升改造項目。

  幾個月後,改造後的發熱門診相應開診。

  市屬醫院中,最早啟用新發熱門診的是安貞醫院,時間為11月13日。10天後,北京兒童醫院發熱門診提升改造完畢,之後是北京胸科醫院、北京友誼醫院、北京積水潭醫院回龍觀院區、北京清華長庚醫院等。

  一位參與改造工程的醫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各家醫院情況不同,所謂“一院一策”,就是在既有建築條件的基礎上,選擇不同的改造或新建方案。其中,有的醫院直接新蓋一棟感染樓,如北京世紀壇醫院;有的搭建了臨時建築,如北京兒童醫院;還有的在原有建築基礎上進行改擴建,如北京安貞醫院。

  記者了解多家醫院改造方案後發現,新發熱門診的規模略有差異,但內部功能設計大同小異。

  “這三層樓蓋起來,就像一個小醫院,可以實現閉環管理。”張捷介紹。此前,世紀壇醫院感染科所在的平房病區診室與留觀病房不足,防控標準達不到最新要求。新樓集中了更為綜合的功能。一樓門診,設有四間發熱門診診室、兩間腸道門診診室、四間門診隔離觀察室,配備常規檢驗項目化驗室及單獨CT檢查室;二樓用于住院,共有八間隔離病房;三樓以檢測為主,配備大型的生化檢驗設備和用于病毒核酸檢測的PCR實驗室、醫生辦公室和休息室。每一層均劃出“三區兩通道”,即污染區、緩衝區、清潔區、清潔通道、污染通道,用于防范院內感染。

  增加診室、CT、PCR實驗室,完善空間布局、診療流程……改造完畢的其他幾家醫院都有這些變化。新的發熱門診中,患者可以就診檢查,也可以留觀住院,咽拭子可就地取樣、送檢,人與標本的流動被控制在固定的區域內,盡可能縮小影響范圍。

  12月1日,在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80場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衛健委新聞發言人高小俊介紹,截至11月30日,北京33所醫院發熱門診全部改造完畢,經院感專家組驗收合格後即可開診,屆時發熱門診將達到101所。

  負壓病房2022年增至700間

  幾乎與此同時,北京負壓病房顯著擴容。

  這是在傳染病防控中起獨特作用的“高端”病房。負壓病房的氣壓值比外界更低,由于空氣中飄浮的物質只會從高壓處流往低壓處,因此,病毒會停留在低壓的室內,不會“逆行”到室外,杜絕了污染擴散到外界的可能。

  北京地壇醫院感染管理處主任盧聯合解釋,病原體的傳染力和致病力迥異,在空氣中的存活時間也不同,並非所有傳染病都要用到負壓病房,但當陌生傳染病來襲,負壓病房可以確保環境的安全性,降低院內感染風險,因為從中排出的氣體要經過機器多重消毒,是完全清潔的。

  或許正因如此,北京地壇醫院規定,所有新發呼吸道傳染病患者,首站必為負壓病房。今年1月12日,北京首批兩位新冠肺炎患者,就被深夜收入北京地壇醫院ICU的負壓病房;2019年,從內蒙古進京的肺鼠疫患者,也在地壇醫院負壓病房中接受救治。

  “氣壓壁壘”靠的是單獨的新風裝置和空氣凈化裝置,一旦病房啟用,這些機器就要不間斷運轉,每一分鐘都在消耗電力。高成本加上低需求,使得負壓病房的普及率並不高,新的傳染樓啟用前,北京世紀壇醫院沒有負壓病房,在具有傳染病專科優勢的地壇醫院,負壓病房也只有8間。

  今年,各大醫院改造後的發熱門診,負壓病房都得到了重視。北京安貞醫院、北京友誼醫院、北京清華長庚醫院、北京胸科醫院、北京老年醫院等均增設負壓病房,世紀壇醫院感染樓的8間病房中,4間為負壓病房。北京地壇醫院則一口氣新增了300張負壓床位、單獨形成一個病區。

  負壓病房長什麼樣?記者在世紀壇醫院看到,該病房內部與普通病房一樣,放置病床、置物架、各類醫療設備,僅在病房外墻壁設有小型電子屏,顯示內部氣壓情況。張捷介紹,病房內部也有氣壓分區,衛生間氣壓最低、病床區較高、外部最高,可以進一步控制氣溶膠傳播。曾在負壓病房接受治療的“西城大爺”唐敬之回憶,沒有感覺“空氣”不同,也不曾覺得不舒服。

  新建的負壓病房還融合了一些巧思。病房內的攝像頭24小時運作,多功能平板可以隨時呼叫醫護、發起視頻通話,配有紫外消毒裝置、一次只能開一側門的傳輸箱讓污染區和清潔區之間的物品遞送更容易。這些現代化的設計,讓醫護的操作更為便捷。

  曾經歷武漢疫情的張捷和徐亦敏有切身的體會。今年上半年,兩人在武漢協和醫院西院支援65天,這家醫院的隔離病區由普通病房臨時改造而成。除了查房、檢查、照護,送藥、交流都要穿上三級防護,進入隔離區內才能進行;大小防護裝備有十來件,需要遵循特定的步驟穿脫和消殺,每在隔離區和清潔區往返一次,都意味著時間和物資的消耗。因此,他們進了隔離區,幾乎不會輕易出來。

  而在新改造的病房,醫患間無接觸的語言交流和物品遞送更簡單,既能提高安全性,也讓醫生更實時地掌握患者的情況。

  目前,地壇醫院的負壓病房用于收治確診患者和入境篩查者;世紀壇醫院的負壓病房,則為疑似患者、其他較重的呼吸道傳染病患者準備。

  盧聯合告訴記者,沒有新冠肺炎患者時,負壓病房不會空置,可作為普通病房使用,不過也要進行日常維護和測試,空氣係統也需定期更換。

  根據今年6月發布的《加強首都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係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到2022年,北京負壓病房要增至700間,其中地壇醫院、佑安醫院、朝陽醫院等醫院負壓病房累計提高至300間,其他市級綜合性醫院不少于160間,區級醫院不少于160間,確保每個區不少于10間。新建、改擴建二級以上綜合性公立醫院須按照建設標準配備一定數量的負壓病房。

  社區醫院發熱哨點建設“提速”

  不少市民曾因發熱在社區醫院碰壁,理由是“沒有發熱門診”,這樣的情況有望改善。記者從北京市衛健委了解到,北京正在推進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發熱篩查哨點建設,以發揮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探頭”作用。

  社區的發熱哨點,既要承擔患者篩查任務,也要完成分流工作。

  患者進入中心就診前,首先要接受非接觸測溫儀或紅外測溫儀的體溫測試,大于37.3℃時,需通過專用通道進入發熱篩查哨點,接受體溫復測、信息登記及流行病學史與症狀問詢。其中,流行病學史的詢問包括兩周內旅居史、與其他發熱或有呼吸道症狀患者的接觸史、工作生活場所的聚集性發病史,疫情期間,還包括中高風險地區旅居史、與確診患者的接觸史等。

  這是後續分流的關鍵標準。患者無流行病學史,臨床表現和檢查結果不符合新冠肺炎等傳染病診斷標準,將進入獨立診室接受後續診療;如有流行病學史、臨床表現及檢查結果符合或部分符合新冠肺炎等傳染病診斷標準,則由接診醫師引導至哨點觀察區就地隔離並立即報告,通過120或專用車輛轉診至指定的發熱門診。

  根據要求,每個哨點至少配備有3年以上工作經驗的醫師和護理人員各1名,醫護人員必須掌握相關傳染病的發病特點、診斷標準、治療原則、防護措施以及消毒隔離措施等。出現發熱患者,哨點不能拒診、拒收,要做到首診負責。

  與發熱門診改造一樣,社區的發熱哨點也要有“三區兩通道”。但實際情況是,由于建設用地難以協調,一些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無法實現這一防控設置。

  有的社區醫院另辟蹊徑。

  在西城區德勝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現代科技提供了破題思路——一個方艙整合發熱門診功能,其中開辟出醫生端(清潔區,3平方米)、患者端(污染區,3平方米),醫生端和患者端分別安裝感應式電動門,形成兩個獨立通道,和室外區域(半污染區)一同形成基本的三區兩通道。

  方艙從中一分為二。患者進入患者端,醫生端的醫護人員可以通過亞克力透明板及對講裝置與患者交流,完成流調;透明板上附有操作手套,醫護可進行核酸檢測取樣,樣本放入鑲嵌在患者端方艙墻壁上的污染試管傳遞箱內,從室外取走。醫生端的一鍵通可視電話能夠呼叫120派車轉診,平板電腦可進行信息報送、開具轉診單。

  患者轉出後,醫生端的醫務人員可遙控清風係統、空氣消殺係統、紫外線燈消毒等,對患者端進行消毒。

  這一經驗已被整理為方艙式發熱哨點建設標準(試行),且進一步提出了量化指標,如醫患兩端空間應存在氣壓差,患者端低于醫生端、醫生端低于外界大氣壓,以進一步控制感染風險。北京市衛健委表示,建設用地難協調、現有機構難實現“三區兩通道”等功能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可採用方艙式發熱篩查哨點形式進行建設。

  根據《加強首都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係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2022年底前,北京應建設189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發熱篩查哨點。記者從北京市衛健委了解到,截至11月30日,北京已完成234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發熱篩查哨點建設。

  發熱門診是2003年“非典”以來形成的一個經驗和做法,它可以在傳染病監測預警和哨點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在疫情常態化期間,當前發現的病例主要通過兩個渠道,一個是發熱門診,像北京、大連、上海等地,第一個病例都是在發熱門診發現的。另一個則是冷鏈食品,通過主動監測、檢測和篩查發現病例。 ——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焦雅輝12月3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答記者問

  發熱門診的早期發現,説是“生命線”也不為過。無論是北京的新發地,還是大連、雲南、新疆,包括此次上海浦東的病例,無一例外都是在發熱門診發現的。因此,要想跑到病毒的前面,發熱門診、哨點門診的布局還需進一步加強。 ——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11月21日以視頻連線形式在“讀懂中國”國際會議(廣州)研討會發言 (記者 戴軒)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6828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