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犯罪手段“玩出了花” 稱霸十余年終落網——山西朔州朱強黑社會組織覆滅記
2020-12-01 15:19: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太原12月1日電(記者王皓 孫亮全)除了敲詐勒索,還開設賭場、組織容留婦女賣淫、發放高利貸;從重點工程、煤炭行業逐漸擴展到商業、婚姻家庭、事故處理、徵地拆遷等領域;從山西朔州到大同、呂梁、太原甚至延伸到北京、天津等地。

  朱強黑社會組織將獲取經濟利益的犯罪手段“玩出了花”,“犯罪版圖”越來越大,逐漸成為朔州當地危害最大的黑社會組織。

  “侵害對象多是地方黨政一把手、公安機關幹警、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和煤礦、房地産企業主等有身份和地位的人,受害人不乏縣委書記、鄉鎮黨委書記等。”山西省委政法委案件督辦處副處長郭建崗説,這是該案件區別于其他涉黑案件的顯著特點之一。

  該犯罪組織敲詐勒索的數額特別巨大,直接獲取的犯罪金額就達4733萬余元,單筆敲詐數額在100萬元以上的就有10起。其中對企業主吳某某的單筆敲詐達1000萬元,實屬罕見。

  朱強是晉北“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1996年其23歲時就因毆打公安幹警在朔州市山陰縣出名。2008年前後,隨著喬海、張小兵等人的加入,朱強團夥實力大增。到2018年6月該犯罪組織被打掉,審判查實的犯罪事實多達52起。

  然而,在該犯罪組織十多年的發展壯大過程中,竟沒有受到當地執法、司法部門的打擊和處罰。

  這不尋常。

  2018年1月,房地産企業董事馬某某在離開山陰縣華臣賓館時,被蹲守一夜的4名男子襲擊毆打。朔州市山陰縣公安局掃黑辦負責人閆嘉君説,警方在太原將涉案人員抓獲,這起故意傷害案成為掃除朱強黑社會組織的“導火索”。

  起初案件由朔州當地公安機關偵辦,但難以取得突破。隨著案件調查深入,朔州公安機關發現,當地保護傘阻力較大,給犯罪分子通風報信、打探案情、尋求開脫,造成犯罪線索難以查實,很多受害人不敢配合公安幹警講實情。

  “面對這種情況,山西省委政法委和省公安廳研究決定提級管轄、異地用警,移交忻州市公安局偵辦,山西省公安廳從多方面提供辦案保障,短時間內將包括朱強在內的59名犯罪分子一舉抓獲,使案件取得重大突破。”郭建崗説。

  隨著案件偵辦進入深水區,專案組共研判梳理出59條公職人員涉嫌違法違紀線索,涉及100余人,全部移送紀委監委。

  專案組相關負責人介紹説,號稱“軍師智囊”的原朔州市國稅局副局長李生雙,與朱強黑社會組織長期密切交往、沆瀣一氣,在該組織部分成員被抓後,仍積極出謀劃策、打探案情、商討對策、通風報信、妨害作證。

  調查還發現,原朔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員康某,利用自身特殊身份為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提供幫助,甚至不惜妨害公安民警執行公務。

  2019年10月,山西省忻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朱強等59名被告人涉黑案一審公開宣判。朱強、喬海、張小兵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數罪並罰分別被判處25年、25年、24年有期徒刑;劉興兵等35名組織成員別被判處19年至3年6個月不等有期徒刑。

  李生雙犯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被判處8年有期徒刑;其余20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14年至1年6個月不等有期徒刑。朱強等7名被告人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朱強組織長期插手我們的工程項目,多次威脅、毆打企業負責人,敲詐勒索數百萬元。”朱強案受害人馬女士説,黑惡勢力被打擊後,停滯多年的項目得以恢復,當地的營商環境也明顯改善。

  山西省委政法委綜治督導處處長劉寧介紹説,這起案件的復雜情況,也促使各級政法部門積累了許多行之有效的辦案辦法,如提級偵辦、異地用警、一案三查、組建專班、綜合治理等,有效推動掃黑除惡工作不斷深入。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808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