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醫用耗材集採風暴壓境 行業生態面臨重構
2020-11-25 08:31:19 來源: 證券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近期,高值醫用耗材領域帶量採購方案頻出。首批冠脈支架國家層面集採落地後,中標支架從萬元降至百元級別。隨後,山東七市聯盟開展骨科領域集採,骨科相關單品砍出“骨折價”,降幅最高超過90%。

  自2018年“4+7 城市帶量採購”開始,醫藥行業已歷經藥品、高值醫用耗材等領域的多輪帶量採購。對藥企來説,帶量採購的影響並非一兩次中標與否所能完全體現,市場各方對集採的“殺傷力”仍心有余悸。

  11月20日晚間,凱利泰披露取消定增,高瓴資本與淡馬錫戰略入股公司 “告吹”。11月23日,凱利泰股價應聲下跌4.3%。“集採利空公司業績”成為市場對高瓴等“剎車”行為的主要解讀之一。

  在集採走向常態化的背景下,醫用耗材行業生態將面臨重構,而企業內部對集採態度的調整,也將深刻影響今後的發展道路。

  耗材集採走向常態化

  “全國性的集中採購還沒有涉及骨科産品,目前對公司業績沒有影響。”凱利泰證券事務部人士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他否認定增終止是受集採的負面影響。

  “比如公司Elliquence産品,大部分不進醫保,加上創新程度比較高,不可能參與集中採購。涉及骨科集採可能性比較大的就是關節類産品,實際上國家政策還沒有出。我們主營産品沒有關節類産品,只是參股了天津經緯醫療器械公司,參股比例25%,本來就沒有貢獻收入。”該人士稱。

  不只是骨科板塊龍頭凱利泰,從近期醫療器械行業的市場表現來看,此前冠脈支架全國集採的余震未了。自10月16日啟動冠脈支架集採至今,Wind醫療器械指數累計跌幅達13.53%。申萬醫療器械板塊超八成公司股價下跌。其中,偉思醫療下跌約40%,賽諾醫療下跌35.71%,凱利泰跌近31%。此外,天智航-U、大博醫療、普門科技、凱普生物、萬孚生物等跌幅超過20%。

  “帶量採購風起雲涌,目前有20多個省市在開展帶量採購,降幅基本在50%左右,有的甚至高達80%~90%,預計未來3年帶量採購在醫用耗材領域會實現常態化,企業市場格局也會發生很大的改變。”知名醫療器械領域專家王強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

  國家醫保局11月13日發文指出,按照《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的要求,醫保局堅持招採合一、量價挂鉤,全面實行藥品、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2019年7月醫保局積極指導和推進安徽、江蘇實現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破冰,今年4月指導京津冀等北方9省市開展人工晶體聯盟採購。4月重慶等4省市開展了吻合器、補片等耗材聯盟採購,在高值耗材領域探索完善採購方式,為更大范圍內開展集採積累了經驗。同時,山西、福建、陜西、浙江等地也進行了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的探索。

  冠脈支架全國集採為醫用耗材集採的裏程碑事件。11月5日,首批冠脈支架國家集採在天津開標。8家企業的10款冠脈支架産品中選。其中涉及吉威醫療(藍帆醫療旗下企業)、微創醫療、樂普醫療等在內的6家國産企業,以及美敦力、波士頓科學2家外資企業。

  此次中標價格引發行業震動。中選産品單價區間為469元~798元,較2019年價格降幅均超過90%。根據醫保局公布的數據,按意向採購量計算,預計節約109億元。

  高值醫用耗材是指對安全性有嚴格要求,直接作用于人體、嚴格控制生産使用的消耗型醫用材料和價值相對較高(單價500元以上)的消耗型醫用材料。上述最低報價甚至突破了高值醫用耗材與低值醫用耗材的價格分界線。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在醫用耗材的帶量採購議題上,無論是擴展進度,還是價格降幅,都已超出預期。未來醫用耗材全國集採常態化的行業趨勢已相對明確。

  “各省基本上具有獨立或者聯合開展耗材帶量採購的能力。從省級方案啟動日到擬中選公布日的執行時間看,平均為31天,意味著大部分省份能夠在一個月內組織一場耗材帶量採購,大部分省份對耗材集採的理解有助于後續全國范圍內的耗材帶量採購的實施和各省耗材常態化集採的開展。”西南證券研報指出。

  骨科眼科集採或是下一站

  自2018年起,我國先後進行了“4+7 城市帶量採購”“第二批集中帶量採購”“第三批集中帶量採購”等藥品集中帶量採購。與醫療器械領域的集採相似,藥品歷次帶量採購的中標藥品降價較為明顯。不過,醫用耗材帶量採購的執行難度相對更大。

  “藥品集採與醫用耗材集採的最核心區別在于,藥品可以通過一致性評價來把握藥品質量,但醫用耗材沒有一致性評價,沒有明確標準去衡量醫用耗材是否合格。其次,藥品分類相對簡單,但醫用耗材至少涉及高值耗材、低值耗材、醫療設備和體外診斷(IVD)等多個領域。高值耗材比如骨科,有很多組件、套件,規格復雜,單價高,後期的服務也很重要。所以藥品跟耗材的區別還是比較大的。”王強介紹。

  “現在實施帶量採購的高值醫用耗材基本上屬于低端産品,市場已經很成熟。”有業內專家告訴記者。

  “這次全國集採的心臟支架就是一個標準化程度比較高的産品,在國內臨床驗證多年,而且國産化程度很高,技術産品也非常成熟。”一位上市公司人士也向記者表示。

  據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統計,各省市醫用耗材帶量採購試點執行一年多以來,已涉及的品種主要包括心血管(冠脈支架、介入球囊等)、骨科(骨科脊柱類、骨科關節類、人工髖關節、創傷類等)、眼科(人工晶體)等類別。

  稍早前,11月20日,淄博醫保局公布“淄博-青島-東營-煙臺-威海-濱州-德州”七市採購聯盟部分醫用耗材集採中標結果。這也是繼冠脈支架國家集採之後,全國最大規模的高值耗材聯盟採購。此次中選的骨科創傷類、血液透析相關耗材同樣經歷了“靈魂砍價”,其中骨科單品最高降幅94%,平均降幅近70%。而在七市採購聯盟試水集採後,骨科類高值耗材的全國性集採或將臨近。

  此外,根據《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思路,對于臨床用量較大、採購金額較高、臨床使用較成熟、多家企業生産的高值醫用耗材,按類別探索集中採購。業內普遍預計,骨科植入物、人工晶體、起搏器等單價較高、資源消耗佔比較大、易于標準化的醫用耗材品類,後續或逐步納入國家集採體係。

  “打碎了牙

  往肚子裏咽”

  作為醫療設備龍頭股,邁瑞醫療近期密集接待了數百家機構的調研。就集採影響,邁瑞醫療表示,目前集採主要針對藥品和高值耗材領域,公司三大業務線的産品均不涉及藥品和高值耗材,其他産品當中的骨科耗材,因為收入佔比極小,因此目前對公司業務基本沒有影響。如從未來潛在影響的角度分析,醫療設備是醫院的成本項而非收入項,醫院又是自然的控費降本實施主體,因此醫療設備並不屬于國家醫保局實施集採的對象。

  在集採背景下,對于耗材生産企業,市場主要有兩方面的擔心:一是如果公司主要産品被納入集中帶量採購目錄,可能面臨無法在實施集採地區中標的風險;二是即便中標,可能面臨銷量提升不足以彌補價格下降的風險。兩種情形均將對公司的業績産生影響。

  多位受訪專家表示,盡管低價中標可能帶來業績衝擊,但總體要好過落標的影響。並且,除了少數知名企業有能力去爭奪剩余的20%醫院自主採購部分的市場,其他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可能會被市場淘汰。

  “預計高值耗材降價以後,國産中選企業的量提升空間極大。同時中選以後,廠商入院工作、貨款結算、規模化成本下降等利好因素較多,耗材帶量採購對廠商的影響總結而言為‘低降價中選>高降價中選>不中選,中選是最好的結果’。”西南證券在研報中指出。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注意到,在首批冠脈支架集採中中標的A股公司總體表現“淡定”。如此次集採以最低價中標的藍帆醫療回應,根據集採規則,分配數量除了醫療機構報的意向採購量之外,未中選量的至少10%直接分配給公司,公司還有機會在集採外市場進行自由競爭。對公司來説,在銷量上是有顯著提升的。同時相當于供需直接見面,把中間銷售費用省下來了;並且縮短了支付時間,運營效率提高,將會促進企業內生能力成長。

  此外,樂普醫療稱,公司中標的鈷基支架産品國內銷售收入佔今年預計公司總收入不足3%,佔預計總毛利額不足5%,影響十分有限,總體可控。對于未來集採步入常態化後的應對之道,“踏踏實實做好業績,做好創新,給股東創造持續回報才是正事。”樂普醫療董秘郭同軍向記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企業産品未參與全國集採並不代表“高枕無憂”。據賽諾醫療介紹,公司在售的主要産品BuMA冠脈藥物洗脫支架係統採用不銹鋼支架平臺、完全可降解藥物涂層及獨家專利涂層技術,國內市場份額約11%。該産品雖不在首批冠脈支架全國集採范圍內,但隨著此次集採中選支架大幅降價,未參與集採的支架産品價格預計也將聯動大幅下滑。2018年公司支架平均出廠價為1933元/個,不排除下降到集採的平均價格700元,下降幅度可能超過50%,考慮公司現有支架産品營收佔比較高,大幅降價將對公司産品市場份額、營收、利潤産生重大不利影響。

  在王強看來,“帶量採購的影響太大了,由于帶量採購會持續推進,涉及品種越來越多,一些公司認為影響小可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裏咽’”。

  此外,他認為,明年1月1日冠脈支架全國集採執行後,將給廠家帶來三項變革,包括:砍掉推廣費、招待費等費用;砍掉代理商;砍掉銷售人員。在他看來,目前代理商的報價是拿貨價格的6倍,以現在的中標價,代理商很難生存下去,廠家也沒有利潤空間支付銷售人員的薪酬。

  “短期來看,政策會驅動醫療器械流通領域進行一次大洗牌,一些小的代理商會逐漸淘汰退出市場,長期來看,還要看未來政策的走向。”凱利泰董秘也在調研活動中談及集採對代理商的影響。

  近年來,從“兩票制”,到陽光採購、帶量採購,一係列醫改政策體現出醫保控費的整體趨勢,目的即大量縮減銷售渠道,有效減少流通環節。這一過程中,中小型經銷商“沒有差價賺了”,將逐步被淘汰。而資金充裕、實力深厚、渠道廣布的經銷商或不斷兼並與整合中小型經銷商,轉型升級為供應鏈整體解決方案綜合服務商。

  倒逼藥企戰略調整

  經歷藥品、醫用耗材帶量採購後,藥企如何生存與發展,這是當下行業與投資者最關注的問題。

  “集採的影響不是單純的某一次中標與否,企業內部對集採態度的調整,可能影響今後的發展道路。”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學副教授孫海舒向記者表示。

  藥品集採的先行經驗或許能提供參考。面對集採衝擊,調整銷售策略、加大對零售端的投入,成為倣制藥企的主要應對之策。

  今年初,華東醫藥的拳頭産品之一阿卡波糖片在第二批國家集採中落標,但是從三季報業績看,集採落標的影響已逐漸消退。

  “受疫情影響,慢性病人多去藥店零售終端買藥。阿卡波糖片作為慢性病藥,病人必須吃。藥店不會賣進集採的藥,因為價格太低。所以,華東醫藥這類沒進集採的企業銷售回升。類似的例子還有北京嘉林藥業的‘阿樂’降脂藥。”徐州經開區招商局局長史周華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

  “集採之前對我們的壓力也蠻大,之所以現在財報影響不是特別明顯,主要是我們通過市場、策略等調整,把集採的影響逐步消化。比如我們在做基層、院外、OTC(非處方藥)這些非集採的市場,這些市場我們原來有一定的基礎,但拓展並不深入,帶量採購實際上倒逼我們去尋找增量市場、潛在市場,也包括互聯網線上市場。”華東醫藥董秘陳波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

  談及集採的深遠影響及應對之道,陳波表示:“集採是行業發展中的裏程碑事件,對于原來倣制藥企業的發展模式,包括未來發展戰略的影響,都是非常深遠的。集採其實首先是觀念上的影響和衝擊,再到經營管理各個層面的理念、發展模式上的影響。未來企業的出路在哪裏,還是要回歸藥品的本源,以患者為中心,以在臨床有應用價值為中心,這才是未來醫藥企業最核心的追求目標”。

  此外,信立泰在2019年年報中也表示,行業變革持續加速,醫藥企業轉型升級迫在眉睫。集採顛覆了既有的競爭模式,倣制藥受到國家帶量採購政策影響,將越來越不需要銷售推廣,輔助用藥亦將被醫保政策限制管控,創新産品及專利産品或競爭不充分的高門檻倣制藥將成為未來企業的主打産品。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注意到,部分藥企已悄然調整公司發展戰略。如即將登陸A股的科興制藥,據招股説明書介紹,受“帶量採購”政策變動對化學倣制藥領域的影響,公司進行了戰略調整,從2019年開始縮減化學藥研發投入,同時中藥也作為輔助業務。未來公司主要重心在于發展生物藥業務。

  “醫用耗材集採現在針對的是高值耗材,這塊産品的競爭格局還是比較激烈的,因為單價高,降幅比倣制藥更大,對廠家的衝擊同樣巨大。集採短時間來看影響會比較集中,但從長遠來看,還是能夠克服和消化的。”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記者 李曼寧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00112678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