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捕成風,有的一只賣數萬元——禁令之下仍有人捕販野生鳥
2020-11-17 20:18: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石家莊11月17日電 題:網捕成風,有的一只賣數萬元——禁令之下仍有人捕販野生鳥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李繼偉

  今年初,多部門出臺措施禁止獵捕、交易、運輸、食用野生動物。然而,“新華視點”記者近日在河北、北京等地採訪發現,正值候鳥遷徙季節,獵捕野生鳥類的行為仍十分猖獗,非法交易活躍。

  專家表示,遷徙的候鳥來源于世界各地,存在攜帶傳染性病毒的可能,捕獲流入市場後將帶來不少隱患。

  在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營房村旁的玉米地裏,一只鳥被捕鳥網“粘”住,已經死亡多時(10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繼偉 攝

  網捕成風,野生鳥慘死風化成“幹屍”

  “那邊又有一張捕鳥網!”在河北省承德市雙橋區大石廟鎮秋窩村的一處玉米地,野生動物保護志願者邢世傑一邊喊,一邊向前衝去。

  循聲望去,只見一張高約4米、長約20米的捕鳥網,正靜靜地佇立在不遠處的玉米地裏,在逆光下現出灰白色。記者走近,眼前的景象慘不忍睹:捕鳥網上懸挂著已經慘死的20多只小鳥,部分已風化成“幹屍”,另有兩只小鳥正在掙扎逃命。

  在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營房村旁的玉米地裏,一只鳥被捕鳥網困住,奄奄一息(10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繼偉 攝

  天氣轉冷,候鳥開始翩翩南飛。因為地處世界候鳥遷徙通道之一的東亞—澳大利亞候鳥遷徙大通道,京津冀地區境內的沿海地區、內陸濕地和燕山—太行山山脈,成為候鳥重要停歇地和集中活動區域。

  連日來,記者走訪發現,利用捕鳥網等工具非法獵捕後販賣野生鳥類行為仍十分猖獗。

  在河北省秦皇島市海港區杜莊鎮平山營村附近,28張捕鳥網纏死50余只野生鳥類,當場在網上解救下來的野生鳥類裏還有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東方角鸮;在北京市豐臺區南苑鄉和義街道大泡子濕地區域,15張捕鳥網組成的網陣上懸挂著包含藍喉歌鴝、雲雀等“三有”(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保護鳥類在內的數十只野生鳥……

  還有村民在自家院落中架設捕鳥網非法獵捕野鳥。在河北省承德縣岔溝村兩戶村民家中,記者發現一張約15米長、3米高的捕鳥網架設在院落中,死亡及殘存的野生鳥共有50余只,另有20余只已被剝皮待吃的鳥兒放置在冰箱中。

  野生動物保護志願者劉懿丹擔心,盜獵者在候鳥遷徙通道上捕獲的都是遷徙的候鳥,多數來源于世界各地,存在攜帶傳染性病毒的風險。

  在河北省承德市雙橋區大石廟鎮秋窩村旁一塊玉米地裏,一張捕鳥網上懸挂著已經慘死、風化成幹屍的20多只野生鳥(10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繼偉 攝

  非法交易活躍,有的野生鳥在黑市賣數萬元

  記者發現,一些村民家中有大量捕鳥網、誘捕機等捕鳥工具。有村民反映,被捕獲的野鳥多被帶到花鳥市場進行交易。

  近日,在有多年鳥類交易歷史的承德市雙橋區碧峰門民俗文化街,記者發現有人公開叫賣繡眼、普通朱雀、金翅等野生鳥類。在河北省保定市蓮池區東金莊村花鳥市場,也存在售賣費氏牡丹鸚鵡等國家二級保護鳥類的現象。

  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岔溝村一戶非法捕鳥者家中架設在院落的捕鳥網(10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繼偉 攝

  在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岔溝村一戶非法捕鳥者家中,20余只野生鳥被剝皮待吃(10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繼偉 攝

  禁令之下,一些公開叫賣轉為暗地交易。在承德市一家已經被整頓過的賣鳥店,記者詢問店主是否可以買到野生鳥,對方仔細打量四下張望後,回復稱可以1600元一只的價格買到鷯哥。記者查詢得知,鷯哥目前屬于“三有”保護動物。另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他的一位朋友最近通過熟人購買到了同樣屬于“三有”保護動物的畫眉鳥。

  此外,借“救護”之名行“買賣”之實的現象也值得關注。

  野生動物保護法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組織開展野生動物收容救護工作,禁止以野生動物收容救護為名買賣野生動物及其制品。

  記者在承德市一家動物科普遊樂園了解到,該樂園也是當地一處野生動物救助站,其中有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雕鸮、紅隼等。負責人告訴記者,救助站中的國家保護動物,來源于當地林業執法部門送來救助的受傷野生動物以及其他渠道。問及可否購買他們救助的雕鸮時,對方説,如果有相關的馴養證件即可以當地的市場價5000元購得;另外,他還有購買其他野生鳥類的渠道。

  “有些鳥在黑市上的利潤很高。以‘三有’保護動物紅喉歌鴝為例,品相好的一只能賣到數萬元,所以總有不法分子鋌而走險。”野生動物保護志願者朱寶光告訴記者,商販從捕鳥者手中買鳥後,有些流往各地花鳥市場賣做觀賞,有些是催肥後銷往廣東用于食用,另有一小部分被獵捕者留作食用。近年來,他們舉報破獲的非法獵捕野生鳥類犯罪案件,都是附著在完整的交易鏈條上的。

  在網絡電商平臺上,捕鳥網以“防鳥網”的名義公開出售(10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繼偉 攝

  電商平臺公開出售捕鳥網,生産銷售宜嚴管

  日前,公安部食藥偵局下發通知,要求各級公安食藥偵部門採取有力措施,依法嚴厲打擊非法獵捕、殺害候鳥等野生動物,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候鳥等野生動物及其制品,以及為非法交易禁用的獵捕工具、候鳥等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發布廣告或提供服務等犯罪活動。

  河北省唐山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林業執法大隊大隊長荊信波介紹,捕鳥的工具和方法多種多樣,有投毒、彈弓、獵夾等,其中以捕鳥網最為“流行”。

  在網絡電商平臺上,捕鳥網以“防鳥網”的名義公開出售(10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繼偉 攝

  記者在網絡電商平臺搜索“鳥網”等關鍵詞,發現有單價6元至30元之間的海量産品,並伴有“買二送一”等促銷活動。部分捕鳥網以“防鳥網”的名頭出現,但購網者在買貨後的網絡評價中,卻配上了捕鳥的圖片。

  “這些所謂‘防鳥網’絕大多數實際上是捕鳥網。”野生動物保護志願者楊涵介紹,果園、菜園防止鳥類侵襲的“防鳥網”網線更粗、顏色更亮麗、網格較大、沒有兜狀結構,不會對鳥類産生致命危害;捕鳥網的網線則細若發絲、顏色幾乎透明、網格細小、有兜狀結構,鳥類撞上“插翅難逃”。

  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草案已公布,目前正在公開徵求社會公眾意見。北京林業大學生態法研究中心主任楊朝霞認為,野生動物保護法禁止使用網捕等方法進行獵捕,但光禁止使用還不夠,應全鏈條禁止生産、運輸、銷售、購買、利用捕鳥網、電擊器、電子誘捕裝置等獵捕工具。對電商平臺公開出售捕鳥網等行為,相關部門應該加強監管;電商平臺應主動屏蔽相關關鍵詞,刪除、下架相關違法商品。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51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