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田老漢“變形記”
2020-11-04 16:33: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銀川11月4日電 題:田老漢“變形記”

  新華社記者何晨陽、靳赫

  66歲的田文斌將帽子一摘,右手在花白的頭髮上梳了兩把,一個跨步走上舞臺。待到舞臺正中,他抱拳向兩側的鼓樂手示意。

  “五臺山困住了楊老將……”在吼出“五”字的那一刻,一秒鐘前還無處安放的雙手已緊貼褲腿放好,他平時微駝的背也挺得筆直。

  田文斌不是專業演員,他是寧夏固原市原州區中河鄉黃溝村一名地地道道的農民,而固原市地處素有“苦瘠甲天下”之稱的西海固地區。

  田文斌“吼戲”的舞臺,位于中河鄉廟灣村的梁雲文化大院。

  一大早,他和老伴蘇琴香騎電動車趕了10多裏路前來,參加在這裏舉辦的一場鄉村票友會。由于方圓十幾裏能説會唱的村民來了不少,為讓大家中午吃好,應票友會發起者、老友梁雲之托,田文斌利用上臺前的間隙和老伴到梁雲家廚房幫廚。

  取圍裙、搬板凳、添柴生火,田文斌熟練得像是進了自家廚房。除了老伴“指揮”他端碗、拿面時偶有交談外,他很少説話。蘇琴香了解老伴性格,盡量不去打擾。

  “他愛唱秦腔,可以前真沒閒心唱。”蘇琴香説,老兩口年輕時種了30多畝地,小麥、胡麻、馬鈴薯、玉米都種過,就為了能讓孩子們吃飽飯。現在日子越過越好,孫子也上大學了,老兩口終于有功夫搞搞業余愛好。

  柴火炙烤下,大鐵鍋裏油呲呲啦啦地響,蘇琴香倒入打好的雞蛋。“別糊了,勤炒著”,蘇琴香話音剛落,田文斌立馬從小板凳上起身,用一把小鐵鏟翻炒著雞蛋,依舊沒有言語。

  但一談起秦腔,田文斌就興奮起來。“我喜歡唱《金沙灘》困山選段,很有氣勢。”田文斌説。

  説話間,屋外來人通知“該上臺了”,田文斌趕忙安排好手裏的活,略一收拾,便快步走出廚房奔向舞臺。

  從唱腔到姿態,田文斌幾乎與專業演員無異。唱到精彩處,臺下爆發出陣陣掌聲和喝彩聲。看著田文斌臺上臺下的“反差”,一位村民悄聲問蘇琴香:“這是你老漢麼?”蘇琴香笑瞇瞇地點了點頭。

  “以前生活苦,過了60歲就很顯老了,現在你看我們60多歲,精神頭都還不錯。日子好了,可要好好過。”蘇琴香在臺下跟人聊著天,眼神卻從沒離開臺上的老伴。

  臨近中午,田文斌這邊剛收聲,在臺下已等了多時的蘇琴香趕緊接他下來。牽著老伴的手,步入廚房拿出搟好的麵條下鍋,田文斌又變回了話不多時的樣子。

  蘇琴香有時想,如果沒有文化大院這個平臺,老伴兒能説會唱的這一面,可能很少會展現出來。

  在寧夏固原市,鄉村文化能人不缺舞臺。

  除了大力扶持以梁雲、戴天福等文化能人名字命名的文化大院外,面對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當地還按照一個文化活動廣場、一個文化活動室、一個簡易戲臺、一個圖書閱覽室、一套文化器材、一套廣播影視器材及一套體育健身設施的“七個一”標準配套建設了村級綜合文化服務中心,目前,固原市村級綜合文化服務中心已實現全達標全覆蓋。

  “文化活動場所的人氣狀況是農村發展的晴雨表,農閒時節,這裏是農村人氣最旺的地方。一些農村藝人在唱老戲的同時,還根據當下的紅火日子自編自寫出一些新唱段。”中河鄉文化站站長簡福祥説,西海固群眾的腰包鼓了,這裏的“文化莊稼”長勢正旺。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載入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697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