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疆柯坪縣:告別“苦鹹水” 種出“長壽果”
2020-10-31 16:35:3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10月31日電 題:新疆柯坪縣:告別“苦鹹水” 種出“長壽果”

  新華社記者李志浩

  在家中接上一壺自來水,對許多人來説是每天很尋常的事,但對阿巴白克熱·阿衣甫來説,卻是盼了多年的夢。

  處在天山南麓支脈黑爾塔格山南麓的新疆柯坪縣,是阿巴白克熱的家。這是新疆南部一個人口不足6萬的縣,地廣人稀,水卻彌足珍貴。

  荒漠、戈壁、山區面積佔據柯坪全縣總面積72.4%。與南疆多數地區的幹旱氣候類似,柯坪縣年蒸發量是降水量的近40倍。

  水少,味道還極為苦鹹。柯坪全縣的地下水、地表水硬度高、礦化度高,硫酸根離子、硫化物超標,屬“苦鹹水”。水利部門經多次勘探,給出了“柯坪全縣無好水”的結論。

  為了解決“苦鹹水”難題,柯坪縣盡管財政緊張,但從1995年就開始了此後長達20余年的改水工作,累計投入4667萬元,先後建成3座水廠,終于基本解決縣城內居民飲水問題。

  然而,因為水廠供水水量不足、水質不達標、水處理設施運行成本高,廣大農村地區飲水問題仍未完全解決。

  轉機發生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之後。2014年,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國家24個部委專題到柯坪縣調研飲水安全問題。之後不久,柯坪縣城鄉飲水安全工程列入2015年中央文件。

  2016年,柯坪縣有史以來投資最大的城鄉飲水安全工程動工。工程批復概算總投資6.1億元,水源地確定為100公裏外的溫宿縣恰克拉克鄉。

  阿巴白克熱記得,2018年10月的一天,家裏來水了。那天下午,放學回家的小女兒喝了剛剛燒開的水,舔著嘴唇説:“水的味道和商店裏賣的礦泉水一樣。”

  “我一嘗,過去那股苦鹹味確實沒了,水裏還帶著一絲甘甜。”阿巴白克熱説。

  這一天,柯坪縣城鄉飲水安全工程正式通水試運行。從此,柯坪縣群眾正式告別了喝“苦鹹水”的歷史,喝上了“衛生水”。

  但“苦鹹水”並未被柯坪“拋棄”。志在擺脫貧困的柯坪群眾發掘出“苦鹹水”的獨特價值,讓水的“劣勢”成為“優勢”。

  鹽鹼地、“苦鹹水”,雖然不適合棉花、小麥等農作物種植,卻適宜一種鹼性植物——恰瑪古生長。這是一種在新疆很多地區廣泛種植的農作物,在《本草綱目》中名為蕪菁,富含有機活性鹼和多種人體必備元素,被譽為“長壽聖果”。

  借助鹼性土壤和富鹼水質等自然稟賦,柯坪縣阿恰勒鎮近年大力發展恰瑪古種植,逐漸成為南疆恰瑪古主産區。

  記者了解到,柯坪縣的恰瑪古品質雖高,但因缺乏組織化的銷售渠道,一直難賣出好價格。農民收獲恰瑪古後,只能以鮮果出售,價格8毛錢一公斤,收益有限。

  為幫扶群眾脫貧解困、夯實基層基礎,2014年,新疆啟動“訪民情、惠民生、聚民心”駐村工作,大規模選派各級幹部扎根基層。當年,中國石化西北石油局的工作隊入駐蓋孜力克村駐村幫扶,變化由此發生。

  經過充分調研,工作隊決定啟動恰瑪古産業項目,幫助村民成立果蔬專業合作社。

  不久,全村2100畝恰瑪古土地首次跨入了連片種植、集約經營的發展模式。通過統一機耕、統一種植、統一管理、統一採摘,全村的生産成本大幅降低。

  合作社的成立也讓全村形成恰瑪古初級産業鏈。不只出售鮮果,合作社的加工廠還能生産恰瑪古幹、恰瑪古粉、恰瑪古口服液等産品。

  作為合作社的理事,村民艾塔洪·提來克每年不僅將自己10畝地收獲的恰瑪古以1.8元一公斤的價格賣給合作社,還到合作社務工,參與合作社年終的分紅。

  “以前喝的水苦,恰瑪古也賣不了幾個錢。”艾塔洪説,現在不僅水變甜了,工作隊到來之後,恰瑪古也比往年多賣了近4萬元,明年家裏能添輛新車了。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68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