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石家河遺址 持續見證長江中遊文明進程
2020-10-31 07:29:44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湖北天門石家河遺址位于長江中遊腹地、大洪山山脈南部的山前開闊平原,長江以北、漢水以東,東河、西河自北向南流經遺址後注入漢水的支流天門河,匯入長江。該遺址持續時間長,跨度為距今5900年至3800年,這一時期正是中華文明形成的關鍵期,考慮到其在詮釋中華文明尤其長江中遊文明進程中的重要地位和價值,自上世紀50年代便開始進行考古,迄今已60余年。這60年中,有兩個重要的考古階段,一是上世紀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另一個便是2014年至2019年。兩個階段大量艱苦細致的科學考古一步步深化了我們對于長江中遊史前文明的認知。

  尤其是2014年至2019年,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湖北省天門市博物館三家聯合組成考古隊,對石家河遺址群及外圍9平方公裏的區域進行了係統勘探,發現、確認了譚家嶺城址、印信臺大型祭祀區、譚家嶺高等級玉斂葬、三房灣專業制陶作坊等重要遺址區,為深入了解石家河遺址群的宏觀結構與組織分層提供了堅實的支撐,進一步揭示出長江中遊地區新石器時代晚期生産專業化與社會分層化的總體趨勢。

  長江中遊的中心聚落和都城

  綜合這些年的考古及研究,我們可以初步勾勒出石家河遺址的時空框架。我們將其分為中心聚落初步形成、文化持續引領與輻射、融入中原文明三期。

  第一期是中心聚落初步形成期,經歷了距今5900至4800年近千年的緩慢發展,建成了中心聚落譚家嶺城,故也稱譚家嶺城時期。

  譚家嶺城位于石家河遺址的中心,平面大體呈圓角方形,城垣內總面積17萬平方米,城壕內總面積則達26萬平方米,遠大于同時期同文化性質的城頭山二期城址及其他遺址,是石家河遺址作為長江中遊文化中心的重要開端,也是後來的石家河古城形成的重要基礎。城垣由較純凈黃土堆築而成,城垣頂寬約14.5米、厚約3.1米。城墻外有環繞一周的壕溝,壕溝內有附屬的木構建築。該木構遺跡位于城垣外側壕溝,由一排與城垣平行的長木欄構成。

  譚家嶺城一直沿用至屈家嶺早期。

  第二期為石家河文化的強盛期,是引領與輻射長江中遊的重要時期,以石家河城的建成為標志,也稱石家河城時期。

  石家河城遺址主體位于東西兩河之間,總面積達8平方公裏,是長江中遊地區目前發現面積最大、等級最高的史前聚落遺址群。這一時期石家河城建成並沿用,城內面積達120萬平方米,城外有寬闊的護城河、印信臺祭祀建築等配套建築,是同時期長江中遊的中心聚落和都邑性城市。

  在石家河城的正西方,考古人員發現了人工堆築的方形臺地以及大量的套缸遺存。這處遺址被稱為印信臺遺址位,南北長110米、東西寬130米,面積14300平方米。目前在臺地發掘面積1475平方米,祭祀等遺跡位于3層下,文化層堆積局部揭露至第六層,主要分布在人工堆築的臺基之間的低洼處。

  文化層堆積中包含大量陶缸、陶杯等碎片及少量人骨殘骸,年代屬于石家河文化晚期。5座人工堆築的臺基中,臺基2長35米、寬12米、高1.1米。沿臺基邊緣分布100余套甕棺類(蓋鼎、扣碗、立缸等)遺存。臺基之間有些廢棄的紅陶缸還呈現排列有序、相互套接的狀態。部分套缸之間存在明顯的疊壓關係。陶缸均為夾粗砂紅陶,器形以寬折沿深腹小平底缸為主,上有刻劃符號。

  專家推測,在印信臺遺址,每一次祭祀都留下了套缸等遺跡,套缸有疊壓關係,表明曾經有多次祭祀,有早晚關係。對套缸成分進行分析顯示,這些套缸來自于大約5個不同的生産場所,而且從形制、紋飾及套缸上的刻劃符號可作大致區分,表明祭祀活動是不同的人群共同參與的結果。

  在石家河城內南部偏西處考古人員發現一處三房灣遺址。目前發掘面積200平方米,文化層揭露至第六層,在第三層下,出土數以萬計的厚胎紅陶杯殘件,還發現與制陶有關的黃土坑、窯、燒土面、洗泥池等遺跡。其中發現的一個小型陶窯,僅存底部,但結構清楚,同時還發現數個紅陶杯疊燒在一起的現象,表明三房灣遺址曾經作為專業制陶作坊存在,並持續使用至石家河文化晚期。

  位于石家河城內中部的譚家嶺遺址,繼1989年揭露出厚達八九十厘米的墻體外,2016年又在石家河文化晚期文化層下面,發掘出一座殘存的石家河早期的面積達144平方米的建築臺基。這些大型房屋建築為確定譚家嶺為石家河城的中心,以及在譚家嶺一帶尋找宮殿性禮儀建築提供了重要線索。

  石家河遺址的第三期又被稱為肖家屋脊文化時期,距今4200—3800年,也是該文化的突變與衰落期,遺存數量減少。完全不同于前期的甕棺葬開始流行,説明曾經的石家河城已經不再使用。不過肖家屋脊甕棺葬、譚家嶺甕棺葬、嚴家山甕棺葬,以及羅家柏嶺遺址均出土了大量文化內涵豐富奇特的玉器。

  2015年發掘的譚家嶺高等級玉斂葬等級最高,玉器組合中包含了神人頭像,填補了過去在玉斂葬等級劃分上的缺環。從玉器的類型可以看出等級的不同,發現神人頭像玉器的顯然為最高等級,僅有虎、蟬等動物造型的為第二等級,而僅見少量邊角料的等級最低。

  嚴家山遺址出土了一些玉料與制玉工具,為肖家屋脊文化的部分玉器是本地制造提供了重要依據,説明即使在最後的衰落期,依然存在著發達的手工業。

  逐步融入中原文明的懷抱

  六十余載的石家河考古陸續勾勒出石家河遺址群宏觀聚落格局的演變進程。石家河遺址在距今約5900至3800年主體時段內,經歷了初興、強盛、突變及衰落的階段性變化。

  譚家嶺古城興起,城垣的發現,將石家河遺址作為長江中遊文化中心的年代提前至距今5500年。距今4800年石家河聚落發展開啟了新一輪高峰,面積達120萬平方米的石家河城出現,遺址分布范圍也有明顯的擴大,形成了以石家河古城為中心的8平方公裏分布的核心區域。此時的長江中遊地區已經形成文化面貌高度相似的文化統一體,存在10余座規模不等的城址,構成一個聚落等級與社會階層明顯分化的網絡體係。

  一個聚落遺址考古遺存如此豐富,既擁有同時期長江中遊地區規模最大的城址,又有大型的居住址,同時還有印信臺這樣的大型祭祀遺址和三房灣遺址大型的制陶作坊。正是從聚落功能的專門分區和出土遺物的等級及豐富等多方面分析,石家河遺址被視為長江中遊地區文明的中心,具有文化引領與文化輻射的重要地位。

  距今約4200年至3800年的肖家屋脊文化階段,石家河文化明顯受到中原龍山文化(主要是王灣三期文化)的強烈影響。與石家河文化第二期相比,堆積整體偏薄,遺存數量減少。而東南部遺址數量的增加,是石家河城廢棄後,遺址中心區域向東發生位移的表現。大量精美玉器的發現,顯示這裏仍然存在發達的手工業,玉器的神人圖案以及玉牙璋的出現,説明與中原文明的交流日益增強,尤其是進入夏紀年,逐步融于中原文明的懷抱。(方勤 向其芳  作者單位: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68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