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守護長城四十載
2020-10-31 07:30:17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張鶴珊在查看長城。

  “天氣不好,今天你就別上長城了,這麼大歲數了。”清晨5點,天剛亮。老伴王悅霞探探頭,見天空有些陰沉,轉頭勸張鶴珊。

  “那可不中。我這一天不看,心裏就放不下。”張鶴珊麻利地穿好衣服,推開門,快步踏上山路。

  這條守護長城的崎嶇路,張鶴珊已經走了42年。一把鐮刀、一個蛇皮袋、一瓶二鍋頭、一包花生米是隨身的標配:鐮刀開路,蛇皮袋裝垃圾,二鍋頭解乏暖身,花生米下點小酒。

  張鶴珊65歲了,是河北秦皇島市海港區駐操營鎮城子峪村村民。他從23歲開始守護長城,呼嘯的山風,將青絲吹成了白發。

  “那時很多人去長城放羊、挖草藥、翻磚抓蝎子,把長城都給弄壞了,看著心疼。”生在長城腳下,對長城的情結從小在心裏扎了根。從1978年開始,年輕的小夥張鶴珊自發上山去守護長城,勸走放羊倌、説服挖蝎人、趕跑偷磚賊。

  2003年,他有幸成為當地第一批長城保護員,守護董家口、平頂峪一帶長達10公裏的長城。

  守長城的日子,累且苦。每日往返20公裏,一趟下來就六七個鐘頭,風吹日曬,蚊蟲叮咬,孤單寂寞。

  冬天,他踩著積雪上山。一腳蹬空,從山梁滑到山溝子裏,虧得被一棵樹卡住。山裏沒有人煙,他咬著牙爬出來,滿身傷口。

  夏天,他在山路上遭遇野蜂,蟄得臉腫得像個饅頭,眼睛擠成了一條縫。回到家,妻子看著他,笑著笑著,又流下眼淚。

  而更讓他覺得為難的,是村裏鄉親們的不理解。

  到長城去捉蝎子、挖草藥、放羊,是當地很多人的習慣,張鶴珊這一攔,擺明了是要斷人財路。“長城是你家的啊?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老管這個幹啥。”有鄉親很生氣。

  “老頭子你圖啥啊,也不掙錢,受苦受累的還被指責,快別幹了!”王悅霞時常委屈地抹眼淚。

  “長城雖不是我家的,但誰要動長城的一塊磚也不行。”張鶴珊半天憋出一句話,就又上山去看長城。

  42年寒來暑往。張鶴珊爬過足以繞地球赤道幾圈的山路,磨破200多雙膠鞋,記下20多萬字長城筆記和長城故事。他看護的這段長城,保持了明長城的原始風貌,被專家稱讚為“原汁原味”的長城。

  如今,長城在得到保護的前提下開發成景區,逐漸熱鬧起來。鄉親們依托著人氣,開起農家樂,賣上土特産,日子眼看富起來了,這才明白人家老張做得對啊!

  “放羊、採藥、翻蝎子的,都見不著了。原來反對我的村民,現在都站在我這邊了。”張鶴珊樂了,他著實很欣慰。

  一面守長城,一面講長城。他從十裏八鄉的老人口中,收集整理了20多個長城民間故事,出了一本《長城民間傳説》。每天,他拍下長城美景發到朋友圈,還定期在網上發視頻講述長城故事,大家親切地叫他“長城活地圖”。再後來,他成為“中國長城學會”的農民會員,還有很多外國友人慕名而來,站在長城上,聽他講述長城故事。

  “我老張,以長城作證,我的堅持,不後悔!”張鶴珊説,“只要我還挪得動,我就要一直守著它!”記者 史自強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68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