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千年大埔茶如何突圍?
2020-10-26 09:00:01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村莊在萬畝茶園環繞之中,茶葉是當地村民致富之寶。袁群華 攝

  村民在西岩山茶場採茶。袁群華 攝

  走進西岩萬畝茶文化産業園,“茶”的元素隨處可見。袁群華 攝

  工人們正在制茶。袁群華 攝

  秋高氣爽,站在海拔近千米的西岩山上,微風習習帶來秋日的清爽。極目遠眺,萬畝茶園無邊無際,層層疊疊的茶田拾級而上一直延伸至山頂。這裏綠油油的茶樹冒出了新芽,帶著草帽的人們在茶田間或採茶,或除草。

  西岩山萬畝茶文化産業園是大埔縣茶葉現代農業産業園核心區。

  茶葉是大埔縣重要的傳統優勢産業,是農民增收致富的一大支柱産業。近年來,大埔縣以抓好省級茶葉現代農業産業園的建設為契機,在標準化、産業化、品牌化等方面進行探索,促進三産有機融合,讓茶葉在農民致富中扮演更有分量的角色。

  大埔茶葉産業的發展雖然取得了一定成績,但業內人士分析,目前大埔縣茶葉産業仍存在著諸如市場佔有率不高、機械化程度不夠、以家庭作坊為主的農戶技術有待提升等問題,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茶葉産業的健康發展。如何進一步擦亮“中國名茶之鄉”的名號,實現“突圍”,提高市場佔有率?筆者連日來採訪了多位專家、學者,為大埔茶葉産業發展建言獻策。

  ●張柳青 劉招迎 羅文燕

  問題

  品牌化標準化機械化程度較低市場佔有率難提升

  素有“山中山”之稱的大埔縣是典型的“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山區縣。

  高山秀水産好茶。大埔群山環繞,林木茂密,山高多雲霧,富含硒元素的土質十分肥沃,非常適合茶樹生産。

  有史料記載,早在唐代末期,大埔已生産茶葉,至今超過千年。“我家三代制茶,也可以説是茶葉世家了。”走在大埔縣楓朗鎮西岩村,隨處可見“茶葉銷售”“茶葉加工”等招牌,每家每戶都能説出豐富有趣的茶葉生産史。

  西岩山與潮州的鳳凰山一脈相承,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給予了茶葉優渥的生存環境。

  大埔縣總面積2467平方公裏,其中山地面積298萬畝,具有亞熱帶季風氣候的特徵和具有較長時間的慢反射光照。“這裏非常適合茶葉生産。”廣東省茶葉研究所副所長、廣東省茶葉産業技術體係創新團隊首席專家唐勁馳博士説,西岩山與鳳凰山相比,還具有海拔更高的特點,“高山雲霧出好茶。”

  上世紀90年代初,大埔縣委、縣政府根據該縣優越的地理環境和人民群眾的生産習慣,確定了“東茶西果南瓷北煙中蔬菜”的産業格局,重點打造以西岩山麓為中心,輻射東部周邊地區發展茶葉的“東茶”區域生産布局。

  大埔縣的茶葉發展迎來了一輪發展機遇,種植面積不斷擴大。截至2019年底,全縣茶葉種植面積10.8萬畝,産量0.78萬噸,成為梅州市最大的茶葉主産區之一,被授予“中國名茶之鄉”“全國重點産茶縣”“中國茶業十大轉型升級示范縣”等名號,大埔烏龍茶也被農業部登記為國家地理標志保護農産品。

  隨著量的提升,大埔縣走上了茶葉産業品質化的發展道路。但目前而言,大埔縣茶葉産業要實現高質量發展仍存在著一些制約因素。

  “機械化的程度還不高。”提到大埔茶葉産業的發展瓶頸,農業農村部茶葉專家指導組成員、廣東省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所長操君喜首先提到了生産的機械化程度。“作為廣東省內茶葉種植面積較大的縣之一,大埔縣茶葉産業的機械化程度相對落後。”

  有同樣憂慮的還有唐勁馳,她認為,信息化、機械化的手段是實現規模化、標準化生産的必然路徑。“有些人擔心機械化會影響茶葉的品質,實際上並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按照標準化推進機械化,能提升茶葉品質。”唐勁馳説特別是像大埔縣茶葉種植面積較大,機械化程度低,導致採茶、産茶不及時,可能會影響品質。

  目前,大埔縣正在推進生態化茶園的建設。在西岩茶廠,筆者看到,大量的除草工人穿梭在茶園中間除草。“我們採用人工除草,避免使用除草劑傷害茶葉。”西岩茶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高級評茶員黃萬增介紹,雖然成本提高了幾十倍,但是生態化生産茶葉,讓茶葉的品質更好。

  雖然大埔縣部分茶廠已有意識地採取生態化種植茶葉,但大部分小規模的茶廠或農戶,依舊會使用除草劑,甚至有部分地方火燒田地重新開墾種植,既影響生態環境,又影響茶葉品質。

  茶葉專業人才的缺乏,也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茶葉産業的發展。人才的缺乏,導致茶葉新産品的研發創新能力不足。目前,許多種植的農戶仍以老經驗制茶,缺少對傳統加工工藝的提升。

  品牌化的問題也一直困擾著大埔縣茶葉産業的發展。雖然近年來,大埔縣涌現出了“西岩”“凱達”“飛天馬”等知名品牌,但沒有形成強有力的競爭力。“龍頭企業數量少,品牌的影響力就難以形成。”操君喜説。

  建議

  把握“生態特色高效”原則推動茶業發展多元開花

  現存的制約因素,成為了“攔路虎”,影響了大埔茶葉市場的佔有率,知名度也難以進一步提升。

  實現産業高質量發展,要對症下藥、有的放矢地解決相關問題。

  操君喜認為,大埔縣的茶葉産業發展已逐步由量向質轉變。實現品質提升,可以遵循“生態、特色、高效”六字原則。

  “生態就是要做好生態茶園的建設。”操君喜説,實現生態茶葉除了不使用化學農藥,包括除草劑、植物生長調節劑等外,還要注意茶園的生物多樣性。“在茶園裏不應只有茶,還應有其他植物,形成良好的生態係統,對病毒有自動調控能力。”

  生態化的種植方式,不僅能改善區域生態環境,更能潛移默化地提升茶葉品質。唐勁馳認為,標準化、機械化的方式也可以進一步推動茶園生態化發展。“許多地方已實現茶葉種植、生産管理信息化,這是大埔可以學習的地方。”唐勁馳説,茶葉在標準化種植過程中進行嚴格的管理,對茶葉種植的原料質量進行嚴格的檢測和檢查,能夠及時解決茶葉在種植過程中出現的質量問題。

  生態茶園的建設需要的資金量比較大,操君喜認為大埔縣可以有計劃地、循序漸進地推進。“可以先定個目標,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的茶田實現生態化種植和生産。”

  隨著近年來大埔縣茶葉産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外出務工人員回到家鄉務農,今年34歲的賴怡科就是這支隊伍中的一員。

  賴怡科曾在廣州工作了幾年,2015年看到大埔茶葉産業的發展前景,毅然決然回到家鄉楓朗鎮大王坑村成為茶農之一。如今,他家裏種植了近50畝茶田,去年年收入超過了20萬元。“我們村裏有許多年輕人都回來種茶了,在家鄉賺的可不比外面少。”

  年輕人回到家鄉種茶激活了大埔縣茶葉産業的活力,但賴怡科等年輕人也發現,茶農們不願意接觸新鮮事物,依舊採取著傳統的種植方式,成為了茶葉産業發展的隱患。

  “技術上難以突破,品種上缺少創新,導致地方特色不明顯。”華南農業大學園藝學院副院長、茶業科學研究所所長曹藩榮也注意到了大埔縣茶葉産業發展中的技術短板。

  如何提高制茶工藝?專業人才的培養是關鍵。

  梅州市農林科學院茶葉研究所所長、高級農藝師黃海英建議,要有針對性地進行人才培養,對于小農戶來説,首先要加強在種苗選育、種植管理技術方面的培訓,對于企業來説,要加強制茶師傅加工工藝等的培訓。

  此外,加強與高校、農科院等技術支撐單位的緊密合作,充分利用他們的科技力量,積極開展茶葉科技攻關和推廣工作,也是提升茶葉産業創新的路徑之一。“和科研機構合作來改良茶葉品種,從而形成大埔縣獨有的特色品種。”操君喜説,大埔縣目前缺少主導品種,科研力量是加速實現茶葉産業特色發展的一個關鍵性因素。

  作為“世界長壽鄉”,大埔縣擁有良好的生態環境、悠久的文化歷史和豐富的農特産品。操君喜認為,茶葉産業不應孤立發展,要結合本地特色,實現多元開花。“比如打造成長壽健康食品。”操君喜説,他們在清遠正在研制“速溶茶”的制作,方便攜帶,利于推廣。“大埔也可以照著這個思路來做。”操君喜建議,還可結合中藥材、大埔蜜柚等做成養生茶産品推向市場。

  探路

  講好大埔茶葉故事實現三産有機融合

  一山千行綠,阡陌茶飄香。正值秋茶收獲的季節,沿著西岩山茶田旅行線路向頂攀登,沿路的茶田梯田景觀蔚為壯觀,村居民宿中不時飄來陣陣茶香,玻璃棧道上站著賞景的遊客,品讀著周圍茶葉品種、茶葉故事的介紹,好一幅秋日茶園風光。

  事實上,近年來,大埔縣也意識到茶葉産業面臨著茶園老化、基礎硬件設施落後、茶農經濟效益低等問題。一場圍繞茶葉産業三産融合高質量發展的“突圍戰”正在悄然打響。

  為進一步提升茶産業品種、品質、品牌,2019年,大埔縣充分整合資源,籌措2億元資金投資建設茶葉現代農業産業園,並以“一核一軸兩翼多園區”空間布局,把西岩萬畝茶文化産業園打造成為三産融合示范區及紅色黨建引領綠色發展示范帶,以點帶面,加快推進茶葉現代農業産業園建設。

  為了補齊制約茶産業發展的交通短板,依托鄉村振興發展的布局,大埔縣楓朗鎮建設了一條串起崗頭、南坪、崠頂湖等多個特色園區的旅遊線路。全長22公裏,連通大埔縣、潮州市饒平縣新豐鎮等3鎮20余村,同時完善民宿、停車場、遊人步道等基礎服務設施。

  旅遊路線已喜迎八方客,周圍的配套設施正在逐步完善。

  以茶為媒,大埔縣大力發展茶具、茶點、茶文化旅遊産業,把茶園變公園、農副産品變旅遊商品,西岩萬畝茶文化産業園的建設成為大埔縣經濟發展新增長點和農民群眾增收新亮點。目前,茶葉現代農業産業園茶葉種植面積7.31萬畝,佔全縣茶葉種植面積的67.7%,年産量4933噸,年産值4.86億元。

  “自從大埔縣提出打造茶葉産業園以來,茶葉的品質明顯提升,之前茶青的平均價格在5元每斤左右,現在已可達到15至18元每斤。”賴怡科説,茶葉價格成倍增長,讓茶農們看到了致富的希望。“産量有了,茶農們也希望能不斷提高種植、制作技術。”

  為了提升茶農的生産技術水平,大埔縣積極依托龍頭企業做好技術培訓工作。廣東凱達茶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賴法衛介紹,該公司每年會舉行多場針對茶農的培訓活動。

  “我們正在謀劃出一本《茶葉栽培和加工技術》的書,作為培訓教材。”賴法衛説希望借此推出標準化推進茶葉産業的建設理念,提升茶農的生産技術水平和科技含量。“從而提升整個區域的茶葉品質。”

  大型茶葉産業大會的落地,也有力地提升了大埔茶葉産業的品牌效應。第三屆廣東茶葉産業大會暨廣東(梅州)茶業産品展銷會將于10月31日—11月2日在大埔舉行。

  大會期間將進行茶業産品展銷會、茶葉營銷與品牌發展峰會、2020年廣東春茶品鑒活動、茶葉産業發展成果展示、世界客都茶文化空間展示、中國青花瓷之鄉——大埔青花瓷茶具設計創意大賽、梅州大埔茶園觀摩等內容。

  “我們要利用好此次茶葉産業大會,講好大埔茶葉故事。著力加大茶産業、茶園等方面的宣傳,把大埔茶歷史講清楚、把大埔茶文化講透徹、把大埔茶故事講生動,讓大埔茶文化立得住、叫得響。”在近日召開的第三屆廣東茶葉産業大會籌備工作推進會上,大埔縣委書記朱漢東説,大埔將利用此次大會的契機,進一步吸收茶葉行業“大咖”們的意見建議,推動茶葉産業高質量發展。

  屆時,與會人員將會到西岩萬畝茶文化産業園進行參觀。距離大會召開不足一周,茶農們心情激動,期待著茶葉産業得到質的飛躍。“我們對大埔茶葉産業的未來充滿希望。”賴怡科眼泛星光地説。

  ■聲音

  農業農村部茶葉專家指導組成員、廣東省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所長操君喜:

  大埔縣茶葉産業想要進一步提升發展,要遵循“生態、特色、高效”的六字原則。“生態”是基礎,“特色”是“密鑰”,而“高效”則是路徑,缺一不可。

  廣東省茶葉研究所副所長、廣東省茶葉産業技術體係創新團隊首席專家唐勁馳:

  大埔縣許多茶農採取的是傳統的生産技術,嚴重制約了茶葉産業品質化發展。現今的信息技術和機械化水平都得到了良好的發展,但大埔縣在這方面的運用上還比較落後。建議由政府引導,推動信息化和機械化的發展,從而實現茶葉産業提效增質。

  華南農業大學園藝學院副院長、茶業科學研究所所長曹藩榮:

  大埔縣發展茶葉産業具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但也存在著特色不明顯,龍頭企業不足,品牌效應不高等問題。中國茶葉品類繁多,在競爭中大埔茶更要突出差異化發展。深入研究茶樹品種、生長環境、加工工藝和茶葉品質的關係,加強與科研單位的合作,開發出具有大埔特色的茶葉品種。

  梅州市農林科學院茶葉研究所所長、高級農藝師黃海英:

  大埔種茶歷史悠久,可以借助“中國名茶之鄉”“世界長壽鄉”等做賣點,加強品牌宣傳。同時,大埔還是中國青花瓷之鄉、中國小吃名縣、中央蘇區縣,可以把茶具、茶點與茶葉結合起來做大茶葉産業文章,豐富茶文化內涵,挖掘、講好大埔的茶葉故事。

【糾錯】 責任編輯: 馮孔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56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