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國風電發展或將進入“倍速”階段
2020-10-26 08:43:41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在日前舉行的“2020北京國際風能大會暨展覽會”上,400余家風能企業代表聯合發布《風能北京宣言》,一度帶動風電板塊集體上漲。

  根據我國提出的碳中和目標,這份宣言提出,“十四五”期間,須保證風電年均新增裝機5000萬千瓦以上,到2060年,風電裝機至少達到30億千瓦。相比“十三五”時期我國風電的年裝機水平,若宣言提出的目標實現,意味著我國風電發展將進入“倍速”階段。業界提出的這一目標底氣何來?風電産業鏈準備好了嗎?記者就此採訪了多位業內人士。

  綜合能源、智慧能源成發展方向

  風電作為一種綠色能源,是全球綠色低碳轉型的重要方向。經過30年發展,已成為推動全球能源轉型的重要力量。特別是2020年以來,在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的背景下,我國風電開發依然保持著“穩步擴大”的態勢,裝機規模不斷增長。

  “今年1月至8月,我國風電新增並網容量超過1000萬千瓦,總裝機超過2.2億千瓦,穩居全球第一。”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長任育之在會上表示。

  與此同時,我國風電利用水平進一步提升,風電投資有力支撐穩投資穩增長,風電布局不斷優化。

  據任育之介紹,今年1月至8月,全國風電發電量同比增長14.5%;風電利用率達97%,同比提升1個百分點;新增並網風電已完成投資超過800億元。從風電空間布局來看,三北地區新增裝機與中東部和南方地區新增裝機持平,風電布局進一步均衡優化。

  此外,記者從會上了解到,智能機器人、遠程監控平臺、大數據挖掘診斷等技術,正被廣泛運用在當前的風電産品中,風電運維也正走向“無人值班、少人值守”。新技術、新模式的推廣應用,令風電發電效率快速提高,成本不斷下降。

  遠景科技集團首席執行官張雷告訴記者,目前在三北不少地區,遠景科技集團的風電度電成本已經降到1毛6左右。遠景計劃到2023年,在三北地區將風電、發電側儲能度電成本均降至1毛錢。即以“風電+儲能”模式規避波動性缺陷後的“穩定風電”度電成本降至2毛錢。

  “物聯網和數字孿生技術的推廣應用,是推動風電成本下降的關鍵所在。”遠景能源有限公司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王曉宇對記者表示,遠景的超感知技術讓每一臺風機均可根據特定工況,優化載荷分配。未來,風機壽命將突破目前的20年時限,甚至超越30年,在更長運行生命周期內實現發電效率優化,持續推低度電成本。

  在此次展會上,包括遠景、金風科技、聯合動力等在內的多家風電企業,都發布了最新的智能化風電産品。而就在展會開幕前兩天,國家電投江蘇濱海南H3海上風電項目首臺風機順利並網,標志著國內首個數字化、智慧化海上風力發電場進入並網運行階段。

  在業內人士看來,我國風電正全面挺進平價時代,以智能化為代表的技術創新正成為風電降本增效的必選項。

  “風電公司要向綜合能源、智慧能源方向發展,這是行業未來發展的保障。”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原理事長石定寰説。

  將更大力度推動風電規模化發展

  我國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業內人士認為,這一目標的提出,讓國內零碳發展從“論述題”走向“數學題”,下一步是確定每個區域、每個時間段的發展目標問題。

  “每個省、每家企業都要依據我國提出的碳中和時間表,制定自己的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中國能源研究會可再生能源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李俊峰説。

  事實上,記者從會上了解到,不少企業有關負責人、業內分析人士都已著手根據我國提出的碳中和時間表,倒算未來10年、40年的可再生能源年電力需求,據此制定下一步發展規劃。

  張雷就是其中之一。他認為,要實現2060年碳中和目標,到2060年我國電力需求會是目前的三倍以上,預計超過20萬億度電,這些電力將主要由可再生能源發電供應。如果按照2000小時年發電量計算,屆時需要有100億千瓦左右的新能源裝機量。未來40年中,平均每年的可再生能源新增裝機要達到2億千瓦以上。

  據記者了解,對于未來40年平均每年的可再生能源新增裝機,也有業內人士預計約在1億千瓦左右。基于不同的假設條件,業內的預測結果差異較大。

  《風能北京宣言》提出,為達到與碳中和目標實現起步銜接的目的,在“十四五”期間,須保證年均風電新增裝機5000萬千瓦以上。2025年後,中國風電年均新增裝機容量應不低于6000萬千瓦,到2030年至少達到8億千瓦,到2060年至少達到30億千瓦。

  根據國家能源數據,2019年全國風電新增並網裝機僅為2574萬千瓦。截至2020年上半年,全國風電和光伏發電累計裝機量分別為2.17億千瓦、2.16億千瓦。

  參照上述數據,若宣言提出的目標實現,意味著我國風電裝機即將進入“倍速”階段,這對于尚處于搶裝潮中的風電産業鏈,無疑又是一大利好。

  以風塔制造為例,“風塔制造存在明顯的規模效應,企業産量提升後成本將快速下降,提升盈利能力和競爭力。”國信證券分析師王蔚祺説。

  那麼,宣言提出的每年5000萬千瓦風電新增裝機目標,是否符合當前風電發展的實際?這關係到這一目標能否最終實現。

  根據這份宣言,全球風能資源技術開發潛力約為當前全球電力需求的40倍,絕大部分資源尚未開發利用,中國已開發風能資源不到蘊藏量的5%。在當前技術水平下,僅三北地區風能資源儲量就超過40億千瓦,通過本地消納與跨區平衡,可提供最低成本的電力供應;而中東南部風能資源儲量近10億千瓦;並且在未來五年,海上風電有能力實現規模化、平價化發展。

  換言之,宣言認為,我國巨大的風能儲量可以為未來每年5000萬千瓦裝機提供可靠資源支持。

  “中國風電、光伏技術開發量沒有天花板。”國家氣候中心高級工程師王陽説,到2050年,如果風電裝機25億千瓦、光伏裝機26.7億千瓦,按照全國小時級的風光發電和需求側電力電量互動平衡,不用儲能和需求側響應,僅靠風光就可以提供全國67%的電力電量需求,同時棄風棄光比率不到8%。

  “當前,我們正在組織開展可再生能源發展‘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結合應對氣候變化中長期目標,大力推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高比例、高質量發展。初步考慮,更大力度推動風電規模化發展。”任育之説。

  迎接“倍速”發展 仍存多重挑戰

  風電規模化發展加速,對于業內來説固然值得欣喜,然而挑戰和壓力也不容小覷。

  “作為風電開發商,在新形勢下,我們的開發方式要有所調整。”龍源電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濱泉説,未來風光等可再生能源上網比例提高後,電網的消納能力能否同步跟上,還存在很大不確定性,限電交易以及電價競爭加劇,可能會倒逼企業重新審視一些項目的投資價值。

  北控清潔能源集團有限公司投資開發總監馬鎖明認為,在新一輪可再生能源發展過程中,各方都要做好規劃,地方政府、相關政府部門,以及企業自身的規劃要與電網規劃做好銜接,避免出現因新能源規劃與電網規劃脫節而導致的高限電率問題。

  此外,業內人士認為,風電更大規模集中上馬,對風電設備的可靠性以及功率性能等方面的要求會大大提高,這將對設備供應商提出更高要求。

  “風電經過多年高速發展,在設備故障率等方面,還沒有建立起統一的標準。”張濱泉説。

  據了解,相比火電、水電、電網等,風電行業發展時間較短,在行業標準體係建設方面要落後一些。

  “在迎接下一輪大發展的關鍵期,我們要把過去風電發展的經驗教訓,梳理總結出一些標準,以保證我們未來可持續發展。”馬鎖明建議。

  石定寰認為,風電企業除了滿足國內電力需求以外,也要積極開拓國際市場,要提高我國風電企業的國際競爭力,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一些基礎原材料、關鍵技術還沒有過關,設計水平、運行水平還有較大差距,技術創新的工作不能放松。

  對此,任育之表示,國家能源局將更大力度推進風電技術進步和産業升級。加大風電主軸承、葉片材料等關鍵零部件制造技術“補短板”力度,推動構建適應風電大規模發展的産業體係和制造能力。

  在後期運維環節,協合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陸一川坦言,今年的風電搶裝潮已暴露出我國風電運維服務能力的不足。這一問題,在未來行業加速規模化發展中可能會越來越尖銳。

  “車賣得太多了,4S店的夥計難免不夠用。”他比喻説,在風電大規模發展時期,要增強主機商的服務能力,加強對運維人才的培養,確保運維服務能力與行業發展速度相匹配。

【糾錯】 責任編輯: 張世祥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56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