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幾代人讀過的那些課文,由新華社記者在朝鮮戰場寫就
2020-10-23 15:04:0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70年前,朝鮮戰爭爆發,在這場二戰結束後最大規模的國際戰爭中,新華社作為唯一在中國人民志願軍中建立分支機構的國內新聞單位,共派出了100多位記者、編輯及工作人員赴朝

耳邊是隆隆的炮聲,頭頂是美軍偵察機,手中的筆仍在紙上沙沙作響。通過設在“水簾洞”裏的前線編輯部,新華社發出大量的消息、通訊和述評,國內民眾得以了解戰爭形勢,國際社會得以聽到來自中國的聲音

志願軍戰歌歌詞是他們“發現”的;羅盛教、邱少雲、黃繼光等“英雄兒女”是他們“發掘”的;有記者甚至還臨危指揮了戰鬥……

他們記錄報道那段氣壯山河的英雄史詩,將生死置之度外。他們有的入朝24小時就犧牲了,有的在停戰協議剛簽署後不久倒下了。7位新華社新聞工作者永遠留在異國的土地上

70年彈指一揮間,追思從未遠去,讓我們走近朝鮮戰場上這群塑造“最可愛的人”的新聞工作者,走近這支以筆為槍保家衛國的“筆墨勁旅”

  在朝鮮北部成川郡石田裏寺洞山的南山坡上,有一座新建的墳墓。一個多月,凡是在這座墓前經過的軍民人等,都懷著崇敬的心情走上墓基,憑吊這位埋葬在朝鮮土地上的中國英雄——中國人民志願軍某師偵察連文書羅盛教同志。

  ……

這些文字,幾代中國人都不陌生。

這就是後來被節選入小學語文課本的長篇通訊《不朽的國際主義戰士羅盛教》,記述了一名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士舍身搶救落水朝鮮少年的英雄事跡。

1987年人教版小學《語文》課本中的《羅盛教》一文。

這篇電文是新華社記者戴煌于1952年2月4日從朝鮮前線發回的報道。

“1952年1月26日下午,正在平壤附近一個山村裏的志願軍某部駐地採訪的戴煌,接到普金的電話,要他趕往一百幾十裏外的成川郡石田裏,去採訪志願軍戰士羅盛教的犧牲事跡,要求越快越好。”多年前,萬京華曾經在北京寓所採訪了當時健在的戴煌老人。

新華社記者戴煌1952年冬在朝鮮前線。

“這匹馬老實,你就騎它!”戴煌當年回憶,接到報道通知正是嚴冬,到處冰天雪地,路非常難走,部隊又派不出車。團政委劉玉堂讓戰士牽來一匹不起眼的老白馬對戴煌説。

就這樣,在經歷了從馬上跌落拖行、徒步翻越雪山,連夜穿行滿是積雪的陡滑山路,這位在抗日戰爭時期就參加革命,曾參加過淮海戰役和渡江戰役採訪報道的新華社記者,在27日夜抵達羅盛教烈士生前所在部隊的駐地。

採訪期間,戴煌看到,村民們在羅盛教的墓前豎起了一塊五尺多高的墓碑,用朝鮮文寫著:“……生長在朝鮮土地上的人民,都應該永遠地牢記著我們的友人羅盛教同志,學習他偉大的國際主義精神。”

朝鮮人民寫給羅盛教父母的感謝信。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劉小草攝

在翻閱羅盛教生前的日記書信時,戴煌更被烈士生前的一首短詩深深打動,“當我被侵略者的子彈打中以後/希望你不要在我的屍體面前停留/應該繼續勇敢前進/為千萬朝鮮人民和犧牲的同志報仇!”這些生動的素材都被記者引用到稿件中。

後來,這篇通訊經志願軍總分社編輯朱承修初編,又經過普金改定,用特急電發往北京總社。《不朽的國際主義戰士羅盛教》的報道經新華社播發後,很快在國內外引起強烈反響。

像《不朽的國際主義戰士羅盛教》一樣,抗美援朝戰爭中,新華社很多新聞報道在國內外産生了重要影響,上甘嶺等戰役的殘酷和志願軍戰士的忠勇;黃繼光、楊根思、邱少雲、羅盛教等志願軍戰士的英勇事跡,就是通過戰線上新華社記者的一條條生動的電文,一篇篇鮮活的報道,傳回國內抵達讀者而家喻戶曉的。

  1951年和1952年,總社特派記者華山曾先後三次到朝鮮前線採訪。

  燈光又一閃亮。我也來得及看清了:布滿大炸彈坑的稻田,炸裂的冰棱,黑壓壓一片忙碌的人影:揮鋤的,挑土的,扛著土袋的,……深陷的車轍穿過奔忙的人叢。汽車又在黑暗中顛簸起來。“這是敵機的重點封鎖區。”團長安靜地説。濫炸政策失敗以後,敵機最近又來一套“重點轟炸”,幾架“B二九”一早一晚,集中一點扔下幾百顆大炸彈,硬把周圍的地皮掏爛,炸飛,連路基也給抬跑了。可是汽車來往,只要丈把寬的一條路面。

  工兵一陣突擊道路又通了。

  ……

這是1952年5月26日播發,由華山採寫的通訊《萬裏縱橫到處家》。

1938年就到延安參加革命的華山,是新華社著名的軍事記者,曾任新華社社長的穆青這樣評價華山:“他的才華超過了我們同時代的許多人。”他的短篇文學《雞毛信》和新聞特寫《英雄的十月》分別入選小學和中學語文教材。抗日題材的作品《雞毛信》還被改編為同名電影,影響了幾代國人。

電影《雞毛信》海報

華山的戰地通訊非常善于從整個戰局著眼,通過細致化的文學描寫,以及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使人們既能看清戰爭的形勢,又有很強的可讀性。

“抗美援朝期間,總社和總分社要求前線記者要多寫短小精悍的作品,多寫事實,多寫典型,能精確及時大量地報道,還要加強調查研究,及時發現新情況新問題,採取多種新聞形式進行報道。”萬京華説。

在1952年10月下旬到12月下旬上甘嶺戰役報道中,由記者石峰、王玉章採寫的《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黃繼光》和通訊員鄭大藩採寫的《偉大的戰士邱少雲》兩篇稿件,分別報道了黃繼光用身體堵住敵人正在發射子彈的槍眼和邱少雲為執行潛伏任務在熊熊烈火中犧牲的事跡,感動了億萬國人。

1952年上甘嶺戰役期間,新華社全面、生動地報道了中國人民志願軍英勇頑強、機智靈活的戰鬥情景,極大地鼓舞了全國軍民“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鬥志。圖為國內報紙刊登的新華社部分報道的版面。

而“楊根思英雄排”的事跡報道,無疑是新華社記者華敏“抓住採訪時機,掌握戰報特點,積極完成採寫任務”的一篇出色報道。

“作為新四軍老戰士,楊根思在解放戰爭時期就曾接受過新華社膠東分社記者華敏的採訪。”萬京華説,楊根思犧牲前,當時華敏正在其所在部隊採訪,兩人還曾交談過。當聽到楊根思壯烈犧牲的消息時,悲痛之余,華敏意識到應該馬上投入採訪報道。他曾説:“如果不抓緊時間採訪戰場目擊者,等傷員轉移後,可能就根本來不及了解詳情,那會貽誤報道時機。”

新華社記者華敏在朝鮮前線。

華敏當即找到並採訪了戰鬥中負傷的幾位傷員,“他們都是親歷者,目睹了楊根思最後犧牲的壯舉和戰鬥的經過。”

很快,中國人民志願軍某部三連連長楊根思,抱著炸藥包與敵人同歸于盡的英雄事跡,被華敏寫成了一篇1000多字的通訊。

  敵人的反撲持續著,一次接著一次,倒下的屍體迅速增加。楊根思的一排人也因英勇傷亡而逐漸減員。敵人多次反擊無效,集中了重炮和B二十九型重轟炸機,將爆炸彈、燒夷彈,甚至汽油,都倒向這座小山頂,他們用成噸的鋼鐵來對付這一排人。

  ……

  當他打出最後一顆子彈時,四十多個敵人已經爬近山頂。在這危急的時刻,楊根思握起了一包十斤重的炸藥,拉響導火索,向敵群衝去。

1950年12月24日,新華社發自朝鮮北部的通訊《不朽的楊根思英雄排》播發,在國內外傳播開來,這是中國媒體在朝鮮戰場上首次對外報道楊根思英勇犧牲的事跡。

後來,電影《英雄兒女》在拍攝時,導演和編劇在對志願軍英雄王成犧牲的細節進行具體構思時,部分取材于楊根思的事跡。

電影《英雄兒女》海報

華敏曾告訴萬京華一個細節:

在楊根思犧牲前的那幾天,華敏正在以楊根思為連長的某部三連採訪,並與戰士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一天晚上,連隊忽然接到戰鬥命令,大家馬上進入作戰準備。根據有關規定,打仗時記者不能直接上前沿陣地。一些戰士來跟華敏道別,“華記者,這一去我們可能就回不來了!”華敏忙鼓勵説:“你們一定要活著回來,我還要報道你們的戰鬥事跡呢。”華敏和楊根思以飯碗相碰,為他和戰士們壯行。隨後,楊根思率領連隊冒著風雪翻山越嶺急行軍前往前沿陣地。

“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覽”中,展出的楊根思遺物。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劉小草攝

“報道發出後,連楊根思所在團都還不完全了解他犧牲的具體情況。”萬京華説,“如果不是記者身在前線,和志願軍戰士同甘苦共患難,是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將這一消息準確報道出來的。”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載入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648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