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歷史告訴未來
2020-10-15 16:30:17 來源: 瞭望東方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較之于田園城市、園林城市、花園城市和山水城市等城市理念,公園城市相承于園、著眼在人、落實在城、更顯于“公”。

文/匡曉明    編輯黃琳

9月7日,四川成都,位于新都區的七一城市森林花園小區,因家家戶戶的陽臺擁有超大的私家花園而走紅,被網友們譽為“垂直森林”小區

城市既是人類文明的搖籃,也是人類進步的結晶。自工業革命以來,現代城市伴隨著城市化在快速擴張的同時,也在不斷自省、修正和演進。

不同于自然界遵循“自然法則”被動式適應的演進模式,人類社會的演進表現出對發展規律的思考,並通過自身實踐對演進方向進行能動性的智慧調整。因此,我們可將城市演進理解為在人類文明的發展進程中,人類基于不同階段社會和經濟水平對城市空間的理性自省和方向識別,從而驅動城市同步演進的過程。

城市每一步發展都會産生新的問題,城市演進的意義就在于通過集體智慧的理性克服“城市病”。

回望

回顧現代城市的發展歷程,各種城市理論是城市演進的思想源泉。

1898年,霍華德提出的“田園城市”思想是在工業革命推進的快速城市化過程中城市出現用地緊張、污染嚴重和貧富差距等問題的背景下,以社會改良為城市規劃的目標導向,希望通過建設田園城市的辦法來解決土地私有制和城市急劇膨脹的問題,建立一種城鄉一體化的社會城市。

1943年,沙裏寧為緩解城市過于集中所産生的弊病,提出了“有機疏散理論”。他認為城市是一個有機體,應該“對日常活動進行功能性的集中”和“對這些集中點進行有機的分散”。有機疏散理論對其後的新城建設、舊城改建等工作産生了重要影響,但也因過度疏散帶來了能源消耗、中心城衰退等新問題。

上世紀60年代,為應對快速工業化和城市化背景下人口增長和城市擴張導致的自然生態收縮和退化,時任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提出了“花園城市”設想,不僅通過植物綠化美化城市,還注重生態自然的保護並使城市綠色空間網絡化和係統化。

上世紀70年代,伴隨全球生態危機,人類開始反思人與自然的關係,同時受益于綠色經濟和綠色技術發展,“生態城市”概念應運而生。生態城市涵蓋了自然、社會、技術、物質、生活方式等各種因素,強調城市社會、經濟發展和生態係統的協調,是城市規劃和建設領域思想演化的又一個重要階段。

上世紀90年代,我國著名學者錢學森先生提出了“山水城市”概念,將中國的山水詩詞、古典園林建築和山水畫融合在一起,目的在于建設人工環境與自然環境相融合的人類聚居環境。

21世紀初,為應對能源危機和溫室效應,“低碳城市”概念出籠,它主要關注全球氣候變化與能源消耗,致力于減少能源、交通、基礎設施、建築等領域的碳排放量,提高碳匯。“低碳城市”的推行為城市空間發展模式和人類生活方式的優化轉變提供契機,也為全球生態環境的改善帶來轉機。

可以看出,現代城市發展理論與建設實踐都是在特定時代背景以及社會發展階段下的人類整體理性再反視、再反思、再創造的産物,體現了各個時代人們對城市建設理想的追求。

展望

較之于工業文明時期,生態文明新時代的城市發展理念發生了重要轉變。城市發展由徵服自然轉變為順應自然,由機械組織轉變為有機融合,由物質追求轉變為品質提升。

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城市不再是簡單的功能組織與效率追求,而是進一步關注如何滿足市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城市不再是快速擴張的機器,而是人與社會和自然融合發展的生命共同體。城市應該是人民的精神家園,在這個人民向往的家園裏,美好的生活已不僅僅是簡單的物質居住的“硬需求”,而是應該更多地關注獲得感、安全感和幸福感等精神方面的“軟需求”。

2018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四川天府新區視察時提出“突出公園城市特點,把生態價值考慮進去”。

理解公園城市不僅要立足于生態文明新時代進行思考,也要全面梳理2015年底中央城市工作會議提出的“一個尊重、五個統籌”發展思想,以及2019年國土空間規劃體係建立等相關城市發展戰略要求。

由是觀之,公園城市是未來城市演進的戰略性思考,蘊含著深刻的生態價值觀和空間治理現代化的豐富內涵,揭示並回答了在資源與環境雙重約束下,城市發展在由工業文明步入生態文明的新階段時,要建設什麼樣的城市以及城市如何讓人民生活更美好這一命題。

公園城市作為城市演進的高級形態,是以生態文明為引領,以人民為中心,將公園形態與城市空間有機融合,是生産生活生態空間相宜、自然經濟社會人文共進相融的復合係統,是人、城、境、業高度和諧統一的現代化城市。

較之于田園城市、園林城市、花園城市和山水城市等城市理念,公園城市相承于園、著眼在人、落實在城、更顯于“公”。世界上第一個城市公園是英國利物浦的伯肯海德公園,城市公園的出現是城市文明進步的重要標志,這代表著城市告別了皇家園林和私家園林,進入了城市的公共性時期。當然城市的公共性不僅僅體現在公園的概念上,這種公共屬性將更多地表現在城市為市民提供更豐富且高品質的城市公共産品,比如公共廣場、公共交通和公共服務設施等諸多方面。“公”的屬性,是公園城市最為深刻的本質特徵,也是對當下社會問題與人民期待的有力回應。

“九天開出一成都,千門萬戶入畫圖”,這是唐代詩人李白對“錦繡天府、理想家園”的美好期許。如今成都又被賦予“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的歷史使命,這不僅是成都的城市發展和精進,也是進入生態文明時代中國城市在新發展理念背景下的先導和示范,更是在現代城市迭代演進中凝聚全球經驗和中國智慧的生動實踐。(匡曉明 :同濟大學教授,上海同濟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城市設計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天府新區成都管委會總規劃師)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讓歷史告訴未來-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615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