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成都:公園大城,雪山同框
2020-10-15 16:30:17 來源: 瞭望東方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根據中共成都市委第十三屆七次全會確定的奮鬥目標,到2025年,成都初步建成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高雪梅,特約撰稿吳梓溢  編輯黃琳

  6月24日,夕陽下的成都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丹景臺核心景區——“城市之眼”

  在成都人購買的戶外用品清單上,滑雪用品銷量可觀。在這座推窗即見西嶺雪山的千萬級人口大都市,親近雪山是市民的一種本能。

  亙古不變的雪山,見證了成都從眺望雪山的城市,正逐步變身為雪山下的公園城市。

  從實踐地到示范區

  作為遠離大海,也不鄰大江大河的西部城市,成都卻因水而興。2000多年來,從遠眺的雪山上流下的融水,在都江堰的約束下,成就了成都的“水旱從人,不知饑饉”,也造就了成都人骨子裏的優雅和浪漫。

  同樣是因水而興的,還有成都人對美好生活和生態價值的孜孜追求。從雪山流下的融水,造就了興隆湖。

  成都天府新區規劃館可以俯瞰興隆湖的部分“湖景”。從空中看,這個狀如開關按鈕的建築物放置在湖畔的小山頭上。

  兩年前,就在此地,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突出公園城市特點,把生態價值考慮進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長極,建設內陸開放經濟高地。”

  兩年後,2020年1月,成都又有了新的定位——“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

  從“公園城市”到“公園城市示范區”,是更精準的定位,也是更清晰的行動指南。

  在成都看來,“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這個定位對于成都意義重大,體現了發展理念上的變化,其中最重要的有兩點:一是體現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價值導向,二是牢固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人是城市的根本”。

  理解這個邏輯之後,成都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的內涵、意義和路徑呼之欲出。

  2020年4月24日,在成都市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成都市提出,黨中央賦予成都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的歷史使命,是對成都戰略目標和發展方向的充分肯定,是成都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中最重要、最獨特的國家定位。

  示范區建設是前期公園城市建設實踐的全面深化,蘊含著農耕城鎮的鄉土守望、工業城市的標準高效、生態城市的綠色低碳、世界城市的開放包容。其邏輯起點在于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價值取向在于以人為本、美好生活,根本動力在于轉變方式、持續發展,責任擔當在于先行先試、積累經驗。

  示范區建設是一項面向未來探索城市發展新路徑的係統工程,成都要站位全局、主動地試、大膽地闖,當好“試驗田”、走出新路子,努力形成更多可復制、可推廣的制度成果和實踐經驗。

  一步一個腳印地創新實踐再創新,秉承這樣的共識,就如何建設現代化城市,建設什麼樣的現代化城市這樣的宏大命題,兩年多來,成都圍繞服務“人”、建好“城”、美化“境”、拓展“業”等方面,積極構建美麗宜居之城,將生態價值努力轉化為發展動能,並進行了豐富的探索和實踐,為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打下了厚實的基礎。

  成都市發改委的工作人員告訴本刊記者,在“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中,“新發展理念是內在靈魂,公園城市是外在形態,示范區是新發展理念和公園城市的物化承載,三者彼此關聯、互為表裏、辯證統一,共同昭示了城市建設發展的時代方向”。

公園就在家門口——美麗的桂溪公園(張全能/攝)

  從“未知”到“興隆”

  公園城市是什麼?是城市裏建新公園,還是公園之中有城市?是簡單的公園+城市,還是全新的營城模式?兩年前的成都,這些答案都是未知。

  然而,在從“公園城市”首提地到“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的兩年多時間裏,在公園城市這一全新的城市發展模式探索中,成都逐漸找到答案。

  2019年12月,在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清華大學中國發展規劃研究院、國家信息中心等機構共同發布的《中國人類發展報告特別版》中,成都公園城市建設案例被選為最具代表性的中國城市發展典型成功經驗。

  成都市在實踐中找到了公園城市的定位:公園城市不是在城市中建公園,而是秉持公園城市理念營造城市新形態、探索發展新路徑,推動生態價值創造性轉化。兩年多來,成都秉持“創新”和“智慧”,持續推進城市在營城理念、發展方式、建管模式等全方位的探索和變革,並堅定不移推動生態價值創造性轉化。

  如今在成都,公園城市創造性轉化的場景千姿百態,遍布這個城市的不同角落。從“未知”到示范場景的“興隆”,短短兩年多的時間,成都做到了什麼?

  從公園城市形態上看,宜居成都的大美公園城市形態彰顯並持續進行。

  在位于成都主幹道天府大道和繞城高速邊的桂溪生態公園,本刊記者發現園區的道路旁種植了大量樸樹。園裏的工作人員介紹,這是因為樸樹對多種有毒氣體抗性較強,吸滯粉塵的能力也較強。“我們現在位于園區的一級綠道,有2.3公裏。”除了一級綠道,園裏還有5.5公裏長的二級綠道。

  桂溪公園的綠道只是成都天府綠道體係的滄海一粟。在成都,綠道以旺盛的姿態延伸,穿過繁花盛景,跨過碧水淺丘,走進林蔭大道……完美融入到成都人的日常生活中。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向本刊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6月,成都市綠道總裏程超過4000公裏。

  該局工作人員介紹,目前成都正在統籌推進天府綠道、錦城公園、錦江公園、成都熊貓國際旅遊度假區、“百個公園”示范工程等重大生態工程,將在2021年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前整體呈現。

  2020年5月底,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楊小廣介紹公園城市成效時説:“經過兩年的創新實踐,公園城市已成為成都最顯著的品牌標識。”

  他介紹了部分情況,比如,從生態環境看,成都深入推進“三治一增”,打好“三大保衛戰”,空氣優良天數達287天,較2017年增加52天;在公共交通方面,成都加快構建了“軌道+公交+慢行”綠色交通體係等,“家門口”的綠色福祉可感知可觸及;在社區治理方面,整治提升背街小巷2059條,改造老舊院落600個、棚戶區17434戶,完成“拆違建拆圍墻增開敞空間”點位3270個,打造特色精品街區121個、公園小區70個,實現公園形態與社區生活有機融合,基層治理能力和宜居生活品質同步提升……

  在營造公園城市示范場景方面,公園城市新興消費場景和時尚生活場景已成為城市可持續發展的賦能力量。本刊記者獲悉,截至2020年8月底,成都實施“老公園·新活力”提升行動計劃,加強了綠色開敞空間場景策劃、景觀設計,因地制宜植入高端消費場景、宜居生活場景、新興業態場景260多個,同時升級人民公園“鶴鳴茶社”“百花潭公園”“書香園林”等50多個消費品牌,並建設“小農夫”體驗活動中心、華僑城農博園等30多個科普教育場景。

  隨著眾多場景的落實,成都公園城市生態基石繼續夯實,城園相融的大地景觀亦漸漸呈現。據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工作人員介紹,僅全域增綠行動這一個方面,成都已實施增綠項目1477個,引導42萬人次參與義務植樹,完成龍泉山、龍門山營造林3.16萬畝,建成一二環路沿線及建築立體綠化示范點位36個,打造社區花園53個。“2020年上半年,成都新增綠地面積283公頃,新增立體綠化面積4.41萬平方米。”

成都錦江與沙河交匯處(王熙維/攝)

  探索和創新一直在路上

  2020年9月3日,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公園城市研究中心在成都挂牌成立,這意味著在努力推進公園城市建設規劃的前瞻研究方面,成都又邁出重要一步。

  實際上,作為“公園城市”首提地,成都的探索和創新一直在路上。

  本刊記者從成都市發改委獲悉,2020年3月,成都成立了由市委主要領導任組長的成都市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領導小組,負責統籌協調成都市貫徹落實國家戰略部署,研判示范區總體方案、改革措施、重大規劃、重大政策、重大項目及年度推進計劃等工作。

  90後女孩鄧靜就職于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綠化處。5年前,她作為選調生從武漢碩士畢業後到這裏工作時,單位的名字叫“成都市林業和園林管理局”( 即成都市林業園林局)。 如今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她的單位已換了新名: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

  2019年1月14日,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挂牌成立。與此同時,成都市區兩級公園城市建設管理機構相繼組建。

  鄧靜告訴本刊記者,隨著所在單位的職能變化,她的工作內容也隨之擴展和更新。在原來以綠化園林管理為主要職能的基礎上,增添了以生態環保為主導理念下的新職能,是集規劃、建設和管理等公園城市建設的全階段職責,打破原有的單一職能和職能分散制度,機構設置扁平化。

  “這樣的轉換打開了城市建設思路,而不是簡單的改名換牌。”鄧靜説,盡管具有城市規劃和風景園林學兩個專業背景,但在參與公園城市的建設中,她切實感受到新的變化和挑戰,“跳出了技術行業的局限,更關注刺激城市活力的再生”。比如,以人為中心來考慮整體的係統化方案,讓自己從“我”,即一個市民的感受來設計舒適便捷宜居的城市空間。

  作為成都公園城市建設的先行者,天府新區的動向是媒體“追逐”的焦點。當地媒體在2020年4月的一篇報道中援引了天府新區管理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天府新區成都黨工委書記劉任遠的介紹,稱“兩年來天府新區已初步形成了‘1個發展范式、4個時代導向、3個實踐路徑、6個價值目標’的‘1436’公園城市建設總體思路”。

  在成都人的網紅打卡點上,天府新區的鹿溪智谷是“新秀”之一。站在高處的觀景平臺上,鹿溪智谷核心區清晰可見,河流、綠道交織其間,宛如畫卷,“出門即公園 處處皆場景”就在眼前。

  天府新區成都管理委員會自然資源和規劃建設局的工作人員向本刊記者介紹,獨角獸島、成都超算中心等代表著未來産業的一大批重大項目和國家級創新平臺都分布在這片綠色之中。無論産業項目大小,每個項目在規劃建設時,都設置一條面向公眾開放的綠道,並形成連貫的綠道體係,提升公園城市的體驗感。

  本刊記者發現,鹿溪智谷在打造公園城市示范樣板的過程中,一邊探索一邊總結,既有成果轉化,又有方法論。用工作人員的話,要有打造公園城市未來樣板的“價值層”,即體現公園城市的生態文明思想和生態價值轉化;要有“物理層”,即著重于空間形態方面的體現和構建;還有“數字層”,如西部科學城、科研項目轉化等,同時把新科技運用到公園城市建設中,如無人駕駛,清潔能源等。

  成都建設公園城市的兩年多時間裏,最鮮明也是最獨特的創造是對生態價值的創造性轉化,並以此來推動城市的可持續發展。

  2020年9月,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書記范銳平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當被問及“面對疫情衝擊,成都如何推動經濟社會秩序加快全面恢復”時,范銳平表示,成都正在全力打造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我們依托近年來重點打造的公園綠道體係,開展‘公園城市體驗消費季’‘遊綠道公園、品時令佳果’等活動,大力發展戶外消費。特別是針對餐飲商戶等,我們創新出臺了允許臨時佔道經營等措施,新創造的10萬多個就業崗位,迅速重現了城市的煙火氣。”

  本刊記者在採訪中,獲悉了不少鮮活的案例,如夜遊錦江項目自2019年春節推出以來,已接待遊客達200萬人次;“綠道+美食”的沸騰小鎮年營業收入近1000萬元;“綠道+鄉村旅遊”的竹藝村靠生態和人氣發展竹林經濟及竹制品加工業,2019年僅竹制品經營收入就有2040萬元。

  生態資源轉化帶動經濟發展和當地就業。轉化背後,是成都營城理念的轉變。

  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的工作人員告訴本刊記者,成都在公園城市建設中,秉承“政府主導、企業主體、商業化邏輯”的原則,提前謀劃生態投資和價值的多元轉化,保障了生態建設投入的可持續性。

來成都過冬的海鷗 (呂甲 / 攝)未來可期,未來已來

  探索,創新,示范……兩年多來,成都已勾勒出公園城市的大致輪廓。

  現實和藍圖的結合,在天府新區公園城市展示廳實現了無縫銜接。這裏已經于2019年4月對外開放,成都市民通過預約可以隨時來此參觀和體驗。

  總面積約600平方米的展示廳,位于天府大道西側的山丘高處,視野開闊。

  初秋的陽光映照下,遠處龍泉山連綿起伏,像一幅巨型扇面展開。在天府新區公園城市展示廳,工作人員向本刊記者重溫了成都建設公園城市的緣起。

  公園城市是什麼樣?工作人員放映了一部360度全包裹式的沉浸影片,讓人深度體驗了“人城境業大美統一”的新成都。影片以“公園裏的一周”為故事線,通過小女孩媛媛的視野,體驗她和父母在一周裏的學習、工作和娛樂生活。

  本刊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影片裏部分場景已變成現實。

  實際上,對于“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的建設,成都已有係統性的謀劃和目標。

  成都市發改委向本刊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根據中共成都市委第十三屆七次全會確定的奮鬥目標,到2025年,成都將初步建成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到2035年,成都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成為全國樣板,國家中心城市綜合實力邁上新臺階,建成國際門戶樞紐城市、世界文化名城,進入現代化國際都市行列,成為引領高質量發展的活躍增長極和強勁動力源,助推成渝地區形成實力雄厚、特色鮮明的雙城經濟圈。

  目前,按照市委、市政府統一部署,成都市發改委正在推進成都“十四五”有關研究編制工作。其中,公園城市示范區建設作為一項統領性的重大工作將在“十四五”時期積極推進。

  在回復本刊記者書面採訪中,成都市發改委表示:“成都將以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為統攬,推動高標準規劃、高品質建設、高質量發展、高水平開放、高效能治理,努力讓創新成為動力源泉、協調成為內生特點、綠色成為鮮明底色、開放成為基本路徑、共享成為價值導向,加快形成發展方式轉型、城市能級提升、治理體係重塑、美麗宜居公園城市示范,在新時代中國特色新型城鎮化道路上創新突破,推動天府文化和生態價值轉化,厚植高品質宜居優勢,探索形成踐行新發展理念的經典范例、生態文明實踐的城市標桿、新型城鎮化的新型形態,全方位提升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中心城市的引領輻射示范能力。”

  “和城市一起生長。”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管委會的工作人員告訴本刊記者。從人出發,和公園城市一起成長,才能真正實現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在公園城市成都,未來可期,未來已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成都:公園大城,雪山同框-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615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