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坐著高鐵看中國|走成昆,感受闖過禁區的光影記錄
2020-10-04 19:15:5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成都10月4日電 題:走成昆,感受闖過禁區的光影記錄

  新華社記者謝佼、丁怡全

(坐著高鐵看中國·圖文互動)(1)走成昆,感受闖過禁區的光影記錄

  9月28日,5633次“小慢車”抵達月華站,彝族旅客背著孩子出站。  新華社發(李鍇 攝)

  坐上列車,沿成昆鐵路在西南橫斷山脈群山中快速穿行,它忽而扎進隧道,忽而駛過橋梁。車廂裏斑駁光影不斷流動,倣佛帶我們走進了穿越歲月的光影記錄。

  這裏曾被外國專家稱為修築鐵路的禁區。川滇交界地區山高谷深,地質結構極為復雜。“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絕壁。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數千年來,人們只能走著馬幫南行。

  這一切都被闖過禁區、1970年建成通車的成昆鐵路所改寫!在大渡河畔的關村壩火車站,列車短暫停留。站長劉富軍引我們來到隧道邊,“這裏沒有一寸平地,當年用388噸炸藥,一次爆破395萬立方米土方,炸開山頭,好不容易在兩座隧道間建成了火車站。”

  距離關村壩火車站不遠,就是著名的“一線天”。這是兩座絕壁間的縫隙,成昆鐵路以一座石拱橋連起兩座隧道,從橋往上看,天空僅在山谷露出一線。遙想當年,一條條繩索從懸崖上蕩下,築路戰士吊在半空中,工具只有鋼釬和鐵錘,一錘一錘艱難鑿出炮眼,山石隨時可能垮塌,他們何等危險,又何等英雄!

(坐著高鐵看中國·圖文互動)(2)走成昆,感受闖過禁區的光影記錄

  9月27日在5634次“小慢車”上拍攝的窗外風景。  新華社發(李鍇 攝)

  1083公裏,30多萬人參建,2000多人犧牲。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檔案室幹事王福永説,成昆鐵路平均每公裏大約有兩名築路者犧牲,橫絕之地得以開出坦途。極盡蜿蜒之姿的成昆鐵路,讓一個個與世隔絕的部落走出深山。

  在大小涼山,每隔十數公裏就有一個小站,身披“察爾瓦”羊毛披氈的彝族老鄉三三兩兩排隊候車,他們有的抱著雞鴨,有的牽著山羊,前往各個縣城交易。開行這一線路的列車被他們親切稱作“小慢車”。

  “小慢車”彝族車長阿西阿呷是名“75後”,她一會兒替老鄉在特制車廂裏拴好豬羊,一會兒替年邁大媽安排座位,忙得不可開交。“成昆鐵路就像大涼山的公交車,從燕崗經西昌到攀枝花,根本閒不下來,每天一看手機,呀,列車上都走一萬多步了,遇上假期走兩萬步。”

  成昆鐵路上喜事也多,這不就碰上了結婚送親的隊伍。一位位頭戴銀飾、身穿盛裝的彝族婦女,在車廂裏就唱起了送親歌。

(坐著高鐵看中國·圖文互動)(3)走成昆,感受闖過禁區的光影記錄

  9月28日,在普雄開往攀枝花的5633次列車上,彝族老鄉乘坐“小慢車”帶著土雞前往縣城交易。  新華社發(李鍇 攝)

  列車飛馳,沿線山村正在追上發展的速度。樂山市金口河區勝利村黨支部書記王勇説,這個村在懸崖上已有300多年。之前,空有青花椒、老鷹茶等特産,卻無路運出,山民挨餓受窮。後來有了鐵路,特産搭上火車基本不花運費,人們自發向火車站附近搬遷。黨委政府順勢整村搬遷下山。“現在我們摘掉了貧困村的帽子,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成昆鐵路自己也在變。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喜德縣冕山鎮外,新成昆鐵路小相嶺隧道和老成昆鐵路兩兩對望。中鐵隧道局小相嶺隧道項目“90後”調度主任鄭冬冬抹著汗説:“我爺爺修過老成昆鐵路最長的沙馬拉達隧道,我們即將建成新成昆鐵路最長的小相嶺隧道,全長21.775公裏!”

  新成昆鐵路是新建的一條鐵路,與老成昆鐵路大致平行,全長850公裏,設計時速160公裏。目前,昆明經攀枝花至米易段已通車,峨眉至米易段正在加緊建設。

(坐著高鐵看中國·圖文互動)(4)走成昆,感受闖過禁區的光影記錄

  這是5月19日拍攝的成昆鐵路一景(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發(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有限公司供圖)

  27歲的D789次列車車長趙丹玉覺得昆明到攀枝花已經變得很近。她所值乘的復興號動車“綠巨人”只需兩個多小時就能抵達。而過去綠皮車需要開行7個多小時。“過去為了爬坡不得不繞大回環,人走路都能超過列車,現在截彎取直特別快。”

  在被譽為“火車拖來的集鎮”雲南省祿豐縣廣通鎮和“金沙江邊的菜籃子”雲南省元謀縣等地,新成昆鐵路帶來了新機遇。

  元謀縣副縣長張榮説,當地幾十萬噸蔬菜瓜果靠火車外送,新成昆鐵路全線建成後客貨分開,進一步加強沿線的客貨運能力,高鐵網北接我國西北和中原,南接東南亞,昔日西南邊陲將邁向更廣闊的未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坐著高鐵看中國|走成昆,感受闖過禁區的光影記錄-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574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