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堅果奇遇記——雲南臨滄與澳洲堅果的故事
2020-09-30 20:58:2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昆明9月30日電 題:堅果奇遇記——雲南臨滄與澳洲堅果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嚴勇

  澳洲堅果,又名夏威夷果,原産于澳大利亞。如今,通過近30年的試種、改良和擴繁,澳洲堅果在位于中國西南邊陲的雲南省臨滄市又多了一個主産區,且規模效益正在逐步顯現。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百城千縣萬村調研行”·圖文互動)(1)堅果奇遇記——雲南臨滄與澳洲堅果的故事

  雲南省臨滄市永德縣大雪山鄉興塘村村民畢家富在加工廠內翻曬澳洲堅果(2019年10月23日攝)。新華社發

  有人把這個過程叫做“堅果奇遇記”,可種了近30年澳洲堅果的畢家富卻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偶然。他説:“在具備‘天時’和‘地利’條件的基礎上,‘人和’因素起到了更為關鍵的作用。”

  畢家富年過七旬,是雲南省臨滄市永德縣大雪山鄉興塘村人。論澳洲堅果的種植技術,他稱得上是一把好手。不僅勤勞能幹,他還愛鑽研品種改良,種出來的澳洲堅果總是皮薄、殼軟、果仁大。

  今年,畢家富近60畝堅果地有三分之一進入豐産期,最終收了6噸堅果。這在受前期幹旱影響堅果樹長勢不好的情況下,已算是不錯的收成,可他心裏還是不太滿意。“管護上應該更細心些,要不然不止這個産量!”

  實際上,畢家富對堅果樹比任何人都上心。剛收完鮮果沒幾天,他就拿著剪刀往堅果地裏跑,守著那些需要嫁接修枝的果樹,一待便是大半天。針對退化的堅果品種,他還要進行改良。在村子裏,畢家富是這方面的專家。

  有著大雪山鄉“堅果之父”稱號的他,是全鄉第一個種植澳洲堅果的人。

  據《永康鎮志》記載,1991年,分為五個品種的404株澳洲堅果苗在永德縣永康鎮紅旗山開始試種。臨滄市林業科學院堅果研究所所長白海東表示,這是澳洲堅果在臨滄市種植史上的最早記載。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百城千縣萬村調研行”·圖文互動)(2)堅果奇遇記——雲南臨滄與澳洲堅果的故事

  雲南省臨滄市永德縣大雪山鄉興塘村村民畢家富在自家地裏給澳洲堅果修枝(2019年10月23日攝)。新華社發

  當時,畢家富是南汀河農場的負責人,正領著鄉親們種甘蔗。1996年,正在地裏幹活的他打聽到一個消息:紅旗山種下的這批堅果樹開始挂果。這讓他有些好奇,沒過多久就去了現場,摸到了這個他原先只在一本刊物上見到的果實。

  “和書上看到的一個樣!我都沒敢剝開。”畢家富回憶,從那次回來後,澳洲堅果便在他心裏生了根發了芽。通過查閱資料,他了解到澳洲堅果管護成本低、經濟效益高,是可以讓人增收致富的“懶漢莊稼”。

  “我們鄉和紅旗山海拔相當,而且日照條件更好,不可能種不好澳洲堅果!”下定決心後,畢家富跑到市裏,找農業部門要到了100株苗,隨後在一片挨著水溝的甘蔗地裏偷偷種了下來。

  2000年前後,存活下來的70多棵澳洲堅果樹開始挂果,很多村民跑來看熱鬧。畢家富後來摘了40多斤果子,還賣到了20元一斤的好價格。“這東西市場大,有搞頭!我想領著鄉親們一起幹。”

  不過,對于從來沒有種過的澳洲堅果,大多數村民都還持觀望態度。“與甘蔗帶來的穩定收入相比,他們不敢冒風險。”大雪山鄉時任鄉長李志忠説。

  當時,縣裏創辦了糖廠,需要穩定供應甘蔗。畢家富只能邊幹主業,邊發展澳洲堅果種植,這讓他一度面臨不少困難。“家人反對,村民也不看好。但我清楚,要想發展好一個新産業,就得付出艱辛。”

  2002年,大雪山鄉開始實施退耕還林示范項目。澳洲堅果因屬于常綠樹種,迎來了規模化種植的機會。第二年,畢家富就開始自主育苗,還把它們分發給周邊村民。很多人紛紛跟著開始種植。

  10多年過去,在大雪山鄉,當初畢家富種下的100株苗已經發展到15余萬畝,逐漸成為帶動當地群眾脫貧致富的重要産業。螞蟥箐村的種植大戶楊文柱説:“我家今年收了12噸左右的澳洲堅果,明年挂果會更多。”

  畢家富還辦了一家澳洲堅果加工廠,今年採摘季收到了附近村寨送來的近200噸鮮果,經去皮、烘幹、開口等程序後,包裝成1斤一包的小袋。“一盒裏面裝5袋,能賣到200元。”他説。

  截至目前,臨滄市的澳洲堅果種植面積已超過260萬畝,居雲南首位。“依托即將挂牌成立的澳洲堅果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我們將和有關科研院所加強合作,為廣大種植戶提供科技支撐,實現澳洲堅果生態價值和經濟效益的最大化。”白海東説。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564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