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限塑令能否管住“白色污染”
2020-09-28 09:33:16 來源: 法治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多地禁止或限制使用塑料制品強調回收處置推廣替代品 記者調查

  新限塑令能否管住“白色污染”

  ● 早在2007年,我國就展開了大規模的針對塑料袋的整治,但10多年過去了,非環保型塑料袋仍然隨處可見,甚至成為人們的“生活必需品”

  ● “限塑令”難落實還有一個原因是執行難,需要相應的執法支持。如果沒有嚴格的執法,對一些違規使用超薄塑料袋的商家則缺乏震懾力,並且有償使用塑料袋只是給商家增加了收入

  ● 推進“限塑令”實施需要強化多方主體的法律責任。從生産者、銷售者、使用者著手,不僅要強化法律上的約束,還要增強生態倫理教育。多方發力,才能使法律條文上的宏大目標真正落地

  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自9月1日起正式施行,多地相繼推出新版“限塑令”,全國各地掀起一股新的“限塑風”。

  其實,早在2007年,我國就展開了大規模的針對塑料袋的整治,但10多年過去了,非環保型塑料袋仍然隨處可見,甚至成為人們的“生活必需品”。

  此次新固廢法明確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堅持減量化、資源化和無害化原則,整治范圍更是擴大到了一次性塑料制品,除了禁止、限制使用塑料制品,還強調了回收處置、推廣替代品等。那麼,新“限塑令”推行以後各地的具體實施情況究竟如何?9月8日至11日,《法治日報》記者針對這一問題展開了調查。

  替代産品價格高出許多

  外賣多用一次性塑料袋

  9月8日一大早,在河南省某地級市一家早餐店內,一位身穿藍色工作服的某外賣平臺工作人員急匆匆衝進店裏,取走了顧客的餐食。《法治日報》記者注意到,打包流食胡辣湯、豆漿的包裝為塑料透明盒子,油條、油餅、火燒等食物則使用了白色塑料袋進行包裝。在塑料碗、塑料袋上並無任何環保標志。《法治日報》記者按照袋子上提供的電話打過去,詢問是否能購買環保型塑料袋時,電話那頭的廠商表示:“環保型的成本高,售出價格肯定也比普通袋子要高,如果想要是可以預定的,不要環保的現在就有貨。”

  《法治日報》記者隨後又走訪了幾家提供外賣的早餐店,發現無一例外。其中一家早餐店的員工表示:“不管是否環保,反正都是打包用的,特別是沾了油的袋子,大家也不會反復使用。而且環保型的袋子價格高,老板肯定是怎麼節省成本怎麼來。”

  中午正是烈日當頭,知了在樹上不停地叫著,馬路上不時有穿著橘色、藍色工作服的外賣騎手穿過。在北京一家壽司店的門口,騎手在焦急地等待老板打包食物。與從前許多外賣店使用一次性透明塑料盒不同,這家店用的是紙質盒子打包,裝訂盒子的也再不是訂書釘而是可以反復使用的橡皮筋。對此,這家店的王姓老板表示,該店開業八年了,以前打包都是用塑料盒子,去年在成本允許的情況下店裏就開始使用紙質打包盒了。

  “這類紙質打包盒的成本相比過去翻了不止一倍,但是大家都在提倡環保,習近平總書記也説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限塑我覺得是很必要的,我們以前裝封都是用訂書釘,但是訂書釘也是一次性的,用在書本上我覺得是物盡其用,用在外賣盒上真是有點浪費,所以也換成了可以反復使用的橡皮筋。限塑不能只靠政策推動,我覺得要從自己做起,從小事做起,小人物也是可以作出大貢獻的。”上述這位王姓老板補充道。

  北京另一家老牌快餐店同樣是使用紙質盒子、橡皮筋的搭配,店內工作人員表示這家店從2010年起就開始用紙質盒子打包了。

  不過,《法治日報》記者又走訪了北京幾家小吃店、熟食店、面食店、水果店、便利店,發現這些店鋪打包所用的仍是生活中常見的非環保型塑料袋、塑料盒裏面還附有塑料盒、塑料叉。對此,幾家店鋪老板的統一回應都是“成本高”。在眾多外賣食物中,《法治日報》記者發現使用外賣盒最多的就是火鍋外賣,一位裴姓外賣員透露,“火鍋外賣,一個菜一個盒子,湯底、小料這些加起來,點一頓火鍋基本要用掉三四十個盒子,這還不包括塑料袋呢”。

  《法治日報》記者問及商家現在在打包時相較以前是否更多採用環保制品,他表示送外賣拿到最多的還是塑料袋、塑料盒包裝的食物、飲品,只有個別店鋪會使用紙質袋子。“説到底還是為了賺錢,價格相同的情況下,大家怎麼會不願意用環保袋子呢。關鍵是使用環保制品多出來的價錢最後還是要顧客來出,顧客更不願意了,同樣的東西大家都願意選價格低的。”

  為了解外賣行業的塑料制品使用情況,《法治日報》記者分別在北京、河南以及山東等地的多家外賣平臺上多次購買了不同店家的商品,發現每戶商家或多或少都使用了塑料制品,包括塑料袋、塑料吸管、塑料勺等。在多筆訂單中,餐飲類依然是塑料制品使用較多的行業,絕大多數食品類外賣均採用“包裝盒+塑料袋”的打包形式,其中,不止一戶商家在點單環節規定必須將打包盒加入購物車,否則無法下單。此外,在《法治日報》購買的炸雞外賣中,盡管使用了用紙質打包盒代替塑料打包盒,但依然使用塑料袋進行外包,且店家隨單贈送了4個一次性塑料手套,塑料制品依然是其打包過程中的必需品。

  農貿市場非環保袋味重

  超市生鮮袋子利用率高

  9月9日,在河南省某地級市一家農貿市場的生鮮區,一家販賣鮮魚的店鋪,店老板一邊為顧客介紹不同品類的魚,一邊熟練地為結賬了的顧客打包,那是一個約30厘米長20厘米高的黑色塑料袋,袋子上沒有任何文字、數字,裝進去的魚約10斤重。據老板介紹,開店以來一直都是用這種袋子打包,關鍵是能承重,別的都不重要。

  在離這家魚店約5米遠的一家售賣雞肉的店內,《法治日報》記者看到了同樣的袋子,黑色塑料袋的旁邊還挂了一串規格相同的紅袋子。《法治日報》記者在該店內購買了一公斤雞脯肉,打包時,店主拿出了相比黑色袋子、紅色袋子小一號的白色塑料袋,袋子上依舊沒有任何標識。湊近一聞,有一股未消盡的化工原料味道撲來,頗為刺鼻。當《法治日報》記者質疑袋子安全性的時候,店老板稱袋子是剛拿回來的,散散味道就好了。“買回去的肉大家都會清洗的,也不會直接就吃了。高溫蒸、煮、炒都是能殺毒殺菌的,盡管放心好了。”雞肉店老板説。

  在農貿市場的各類肉店、生鮮店、蔬菜店、鹵肉店,《法治日報》記者都見到了這類無標識的塑料袋,只是規格大小略有不同。有販賣海鮮的店老板表示,市場內幾乎所有的袋子都是同一家訂購的,而經《法治日報》記者進一步核實,這一廠家是不生産環保類塑料制品的。當《法治日報》記者問及有無其他替代産品時,海鮮店老板坦言:“農貿市場大都是賣肉、賣海鮮的,用什麼袋子並不影響食用,畢竟拿回去都是要加工的。而且我們都習慣跟這家廠子打交道了,大家都熟悉價格,沒有換的必要。”

  在北京和山東省某地級市的農貿市場,《法治日報》記者看到無論是在蔬菜攤還是生鮮類攤位,幾乎所有攤販身旁都放著大量塑料袋,在市民買菜時免費提供。一商販表示:“來買菜的人又不帶塑料袋,你沒有塑料袋,人家怎麼拿?”同時,另一位生鮮類商販表示:“我們也知道用塑料袋不好,但是沒辦法,你不用塑料袋也沒有能用的,紙袋子成本高就算了,像這種海鮮類的東西裝進去,不用半小時,袋子就全濕了。”

  這樣的説法也得了受訪民眾的認可。

  採訪中,《法治日報》記者隨機詢問了多地數十位買菜的市民。市民們表示,由于農貿市場的蔬菜等常帶有泥或水,如果自帶帆布袋或菜籃容易弄臟,因此便直接使用商販提供的塑料袋,並有多位市民提到,這些塑料袋帶回家後,大多也會用于裝垃圾等,並不會直接丟掉。

  與農貿市場相比,大型超市的塑料制品情況則相對較好,除超市蔬菜水果、散裝食品等區域外,絕大多數超市均不提供免費塑料購物袋。《法治日報》記者在多地的大型超市生鮮、肉類、蔬菜水果區均看到包裝的袋子上印有“為保護環境和節約資源,廢棄後建議回收再利用”的藍色字樣,藍字旁印有生産許可的標識圖案,圖案右側寫著食品用塑料包裝袋,並標注材質是聚乙烯。對此,超市生鮮區負責人表示:“不僅在塑料制品上要盡可能使用環保的材料,顧客們多次使用塑料袋也是一種環保。”

  據山東省某超市工作人員説,超市已經很多年不允許免費提供塑料袋了,盡管塑料袋很便宜,但索要塑料袋的顧客明顯減少了。

  “以前大家來超市,不管買多少東西,都會要一個塑料袋提著回家,自從幾年前塑料袋開始收費,有些買得少的人就不用塑料袋了,直接用手拿著就走了。有些顧客盡管買的東西比較多,但也會自帶購物袋。有時候還經常能看到有客人拿著我們超市的購物袋來買東西。塑料袋收費以後,明顯感覺大家開始循環利用了。”上述超市收銀員張女士説。

  盡管超市提供的塑料袋使用情況有所改善,但有超市的管理人員向《法治日報》記者介紹,超市蔬果及散裝食品區域提供的連卷袋的使用量則大幅上升。在無人監管的情況下,經常出現市民一次連撕幾個塑料袋,將多余的袋子塞進口袋的情況。且經走訪發現,許多超市都有類似現象發生。

  冷飲包裝催生大量垃圾

  影響口感美觀不用紙杯

  2020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部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規定到2020年底,全國范圍餐飲行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吸管。7月17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部等9個部門聯合印發《關于扎實推進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至2020年底,全國范圍餐飲行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這一政策頒布後,首先受到影響的當屬餐飲行業。

  早在2018年,星巴克就宣布將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在其全球所有公司運營和許可的商店中禁止使用塑料吸管,並且鼓勵消費者自帶杯子喝星巴克。據媒體報道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中國的4000多家門店已經全部實現了塑料吸管的禁用。

  在河南省某地級市的星巴克裏,《法治日報》記者見到櫃臺上給出的吸管已經全換成紙質吸管,店員表示全部換成紙質吸管已經將近一年了。“去年年初店內還有塑料吸管供顧客選擇,大家都更願意選擇塑料吸管,導致紙質吸管無人問津,但現在已經採用紙質的了。”

  不過,在很多其他的連鎖飲品店內,《法治日報》記者並未看到紙質吸管的身影,無論是店內就餐還是外帶,店裏提供的都是塑料吸管。大部分水果茶、奶茶都使用塑料杯裝盛,但有些奶類飲品使用的則是紙質杯子。有店員表示:“使用紙質吸管還不如紙質杯子,一個杯子的體量能做很多吸管了。有些水果飲品實在沒辦法用紙杯,一是可能會影響口感,二是看起來也不美觀。”

  比如,在山東省某地級市,在《法治日報》記者走訪的一些飲品店,只有當顧客所點的飲品為熱飲時,才會使用紙杯,其余飲品大多使用塑料杯。對此,某飲品店店員也表示:“塑料杯是透明的,有些飲品顏色比較好看,更有吸引力,而使用紙杯,就看不到飲料本身的顏色和樣子了。”

  但在塑料袋的使用方面,飲品店的塑料袋使用情況相對而言較為好一些。在一些連鎖奶茶店,店員通常會主動詢問顧客是否需要打包,得到肯定答復時才會用塑料袋進行打包。當問及為何選擇塑料袋而非其他替代性産品時,一家連鎖奶茶店的店員表示,“這是總部統一配送來的,我們所有的店面都是統一的包裝袋,也不存在成本高低的問題”。

  對一些出品量大的飲品店來説,除了堂食以外,還有大量的外帶訂單,而外帶容易出現潑灑。在上述商家中,多數採用固定托盤加封口膠帶,雖然除一家飲品店使用塑料托盤外,其余提供托盤的商家均選擇紙質托盤,但為了封口而消耗的塑料膠帶數量仍然可觀。

  值得注意的是,並非所有飲品店都全部依賴于塑料包裝袋。在北京一家飲品店,《法治日報》記者發現,收款臺處擺放了大量的紙袋與塑料袋。被問及原因時,店家表示,與塑料袋相比,紙袋更為環保也更好看,顧客帶走後也可以二次使用,但出于成本原因,只能提供給購買了價格更高的水果撈的顧客,而對于買飲品的顧客,則只能提供塑料袋。

  “我們的飲品價格相對較低,紙袋的成本實在比較高,還要印字,這樣成本就更高了,只能給買奶茶、果汁的顧客塑料包裝袋。”上述店家説,與紙袋相比,塑料袋的成本極低。

  店家説:“在淘寶上,9.9元能買幾十個塑料袋,還是那種印字的、質量好的,普通透明的塑料袋就更便宜了,和紙袋的成本比起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隨後,《法治日報》記者在某電商平臺搜索發現,絕大多數單杯700ml的飲品塑料袋價格集中在5元到15元50個,在部分店家甚至可以2元錢買到50個無印字的塑料袋。至于質量較差的塑料袋,在部分電商店鋪,不到5元便可以買到500個普通厚度的最小號塑料袋。而紙袋,大多則需要50元左右才可以購買100個,在成本上遠高于塑料袋。

  執法不嚴難束違規商家

  落實限塑令須多措並舉

  同期,《法治日報》記者也走訪了多地的早市、夜市小吃攤,發現塑料制品的使用情況與農貿市場相似。

  比如,在山東省某地級市的夜市小吃攤,《法治日報》記者發現大多數商販會給盤子和碗套上塑料袋,將食物或熱湯等盛進碗中端給顧客,當顧客離開時,服務員會直接將塑料袋扔進垃圾桶並套上新的塑料袋備用。對此,某早餐攤攤主坦言:“早上來吃飯的人大多數都趕時間,直接套上袋子,顧客吃完後就可以直接丟掉塑料袋,省去了洗碗的時間。”另一位早餐攤攤主也表示:“最開始我們也沒用塑料袋,直接把湯盛碗裏,但是顧客覺得這樣不幹凈,要求套袋子,沒辦法,別人用塑料袋你不用,有些介意的客人自己就走了,誰也不想失去顧客,就只能用袋子。”

  至于塑料袋的質量,攤主紛紛表示,自己選購塑料袋的主要標準為價格,只要價格便宜,塑料袋質量好壞都無所謂。除在店內或攤位吃飯外,顧客將食物打包帶走時也離不開塑料袋的使用。據觀察,無論是早餐還是晚餐,商家均適用塑料制品進行打包,部分店家採取塑料盒加打包袋的情況,大多數商家或攤販則直接使用塑料袋進行打包。

  我國目前塑料回收市場上主要廢塑料類型主要有6種。分別是廢聚乙烯、廢聚丙烯、廢聚苯乙烯、廢聚氯乙烯、廢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廢丙烯晴-丁二烯-苯乙烯共聚物。塑料的廉價、易生産、化學性穩定等這些優點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便利,但缺點就是難以降解和回收。

  因此,尋找具有高性價比的替代性可降解制品成為“限塑令”順利推行的關鍵。

  然而,《法治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受市場規模等影響,目前可生物降解材料的成本仍然較高。中國合成樹脂協會塑料循環利用分會常務副會長王旺説:“當前還缺乏與一次性塑料制品一樣便利、廉價的替代品。”

  目前,市面上許多環保材料大都才投入到實際應用階段,且這類制品生産成本高昂。

  有業內人士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如果要進一步普及環保材料,從原材料收集到工廠設備更新再到宣傳推廣都需要大量花費。另外,一些環保材料屬于天然植物材料或者廢物材料再利用,其實這些“原料”的産量相比于傳統塑料制品的需求量差距較大,無法滿足大規模普及所需要的量。就塑料而言,一般聚乙烯塑料的合成技術成熟且高效,而天然的環保材料根本替代不了。

  據了解,可降解塑料袋的價格是普通塑料袋的兩三倍,到達消費場所價格又會翻一番。

  不過,一些商戶反映,可降解塑料袋質地太軟,使用體驗遠遠比不上普通塑料袋。

  業內人士認為,“限塑令”難落實還有一個原因是執行難,需要相應的執法支持。如果沒有嚴格的執法,對一些違規使用超薄塑料袋商家則缺乏震懾力,並且有償使用塑料袋只是給商家增加了收入。

  同時,盡管已有市民開始意識到減少塑料制品使用的重要性,但仍有市民對此依然持漠不關心的態度,認為自身的方便等更為重要。(記者 趙 麗   實習生 邢懿銘 孫一菲)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6550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