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環保“整改銷號”不能流于形式
2020-09-27 08:53:3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一個地方的監管部門這般集體“失語”對應的作風生態問題,可能比企業違法生産帶來的環境生態被破壞問題更嚴重。

  千瘡百孔的山體,幾乎看不到一棵樹,只有被挖開的黃土層和灰黑色的岩石,以及一個個深三四十米的礦坑……實際上,早在3年前,這家企業的污染問題已作為2017年中央環保督察交辦信訪件,交由地方政府處置,當地政府上報辦結銷號。但3年來,問題依舊。日前,湖南省生態環境廳將衡南縣車江鎮採石場的虛假整改問題,作為2020年首批省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首起典型案例,進行曝光。

  不嚴不實,敷衍應對,整改銷號流于形式;採礦與安全生産許可證到期,長期非法生産;無有效污染防治設施,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嚴重……3年前中央環保督察交辦的案件,在地方上報“辦結銷號”後,企業問題依舊,這確實是一起“惡例”。從被查處情況來看,其背後的問題,還不僅是企業“膽大妄為”,除了“企業污染防治主體責任不落實”之“惡”,更伴隨著“部門監管流于形式,為企業非法生産大開綠燈”的監管失守之“惡”。

  比如,涉事企業採礦許可證到期後,曾多次以長合採石場名義向當地公安部門申請購買火工産品,僅2020年就獲批18次共計35.86噸。而長合採石場自2015年後就已停産,其所購火工産品實際是用于鴻發石業的生産。面對如此明顯的違規操作,相關部門居然一直“照批不誤”。

  除此之外,當地自然資源、應急管理、林業、生態環境、供電等部門,都被點名存在不同程度和形式的監管失職行為。可以説每一個本該扮演“守門人”角色的職能部門,都在為企業的“長期違法生産”大開方便之門,如此也就難怪“問題依舊”了。就此來説,當地主官明確指出,“以刀刃向內的決心,徹底抓好生態環境突出問題整改”,可謂切中要害。

  更進一步,當地那麼多相關職能部門都對這家在中央環保督察那裏“挂號”的企業“照顧有加”,背後除了監管失職,是否還有某些不正當的利益勾連,有違“親清政商關係”的要求,也須徹查。可以説,一地監管部門這般集體“失語”對應的作風生態問題,或比企業違法生産帶來的環境生態破壞問題更嚴重。當地要求“結合幹部作風、政治生態建設,對全縣採石採砂行業進行集中整治”,非常有必要。

  此外,湖南生態環境廳的通報中還特別指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問題——平時不作為,臨時搞突擊。通報指出,當地曾下發開展砂石土礦專項整治行動方案,而其出臺與實施時間與督察組進駐時間基本吻合。由此可見,突擊治理的嫌疑非常大。更值得警惕的是,當地的整治方案還要求,對被投訴存在生態環境問題的礦山企業“一律停業整頓”,而這與禁止環保“一刀切”的規定明顯抵牾。

  而這其實也是現實警示。一些地方將環保與經濟發展對立起來,表面看是為了地方經濟著想,但要知道,對違規違法行為的“不作為”,最終往往會以“亂作為”收場。長遠看,這將給地方生態環境和經濟發展帶來雙輸。唯有真正依法依規,落實日常的監管職能,形成常態化治理,給企業帶去準確、健康的預期,才能實現“金山銀山”與“綠色青山”的雙豐收。

  對中央督察交辦的案件陽奉陰違、敷衍以對,這樣的表現足夠惡劣卻並非孤例。如日前,第二輪第二批7個中央環保督察組的反饋中,也包括“核實了一批不作為、慢作為,不擔當、不碰硬,甚至敷衍應對、弄虛作假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對此加以嚴肅處理無疑是必要的,但另一方面或也應思考,如何把縱向的環保督察效力拓展到橫向的環保監督中來。唯有縱、橫向的監督共同發力,弄虛作假的整改,欺上瞞下的“不作為”,或才能早日“無處遁形”。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載入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6545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