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開封城摞城:見證黃河兒女精神氣質
2020-09-23 12:00:1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鄭州9月23日電 題:開封城摞城:見證黃河兒女精神氣質

  新華社記者王丁、桂娟、雙瑞

  沒看過城摞城奇觀,就不算真正到過開封。

  比起聲名遠播的開封鐵塔、小吃,乃至活色生香的《清明上河圖》,城摞城遺址才是了解七朝古都的正確打開方法。它用層層疊壓的道路、城門和院落,構成了漫漫兩千年歲月的年輪,銘刻著一座城市的前世今生,蘊藏著黃河兒女的精神氣質。

  開封順天門城摞城遺址考古發掘現場,層層疊壓的地層剖面清晰可見。在這裏,時間是立體的,通過上下位置,一眼就能分辨出年代的遠近。考古人員説,在地下0米至14米處,自下而上疊壓著戰國、五代、宋金、元、明、清等不同時期的6座城池。

  熙熙攘攘的中山路是開封市舊城區的中軸線,在其地下8米處,就是北宋國都東京城南北中軸線上的通衢大道——禦街。二者之間,還疊壓著明、清兩代的路面。這意味著從古至今,雖歷經洪水、戰亂和政權更疊,開封城的南北中軸線沒有絲毫變動。

  “6座城址像塔一樣層層疊壓,特別是城市的中軸線千年來沒有變化,這不僅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頑強向上精神的典型代表,也是世界文明史上的一個奇跡。”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程民生説。

  城摞城的奇特景觀,其實是一次次災難的見證。輝煌的文明無數次被黃河泥沙衝毀掩埋,災難過後,人們就地站起,城市一次次涅槃重生。

  開封因水而興。早在戰國時期,有志稱霸的魏惠王就修浚了國都大梁(今開封)的水利工程,開鑿人工運河——鴻溝,分黃河水向東南流,與濟水、泗水等河流相連,構成溝通中原地區宋、鄭等故地交通的水運河網,大梁也成為各諸侯國中最繁華的城市。

  到了唐代,開封因“漕渠穿城”而成為重要的運河節點城市。北宋時,更是“四水貫都”,糧食、軍隊等全賴發達的水路運輸,成就了“人口上百萬,富麗甲天下”的繁華盛況。

  這座黃河岸邊的城市,在受惠于黃河及運河之水的滋養時,也注定要面對母親河的另一面。2500年間,黃河下遊決口1593次,其中三分之二發生在河南;26次改道也有20次在河南,開封往往首當其衝。

  西元前225年,秦將攻魏,“引河溝灌大梁,大梁城壞”,這是開封城第一次遭受滅頂之災。此後,被黃河水患反覆毀城。據《祥符縣志》和《開封黃河志》記載:從1180年到1944年,黃河共決溢338處,開封城7次被淹。

  “綜觀中國古代都城發展史,大多數知名古都在不同時期城址位置是不同的,因為戰亂、國亡等因素,往往拋棄舊址或位移營建新城。只有開封,屢淹屢建,即使城市級別和規模不同,但中軸線和城址卻沒有改變。”程民生説,這種執著和堅韌的精神令人肅然起敬。

  直到今天,黃河仍是懸在開封上方的大水缸。由于泥沙淤積,這段懸河最高處比地面高出十幾米。新中國成立以來,以水患著稱的黃河,在實現歲歲安瀾的歷史性突破後,人們不斷尋求與之更好的相處之道。

  最近,通過水係綜合治理,開封不僅逐步再現“水中有城、城中有水”的歷史風貌,還打造了21千米長、多種植物景觀點綴的沿黃生態廊道,並設自行車道及慢行係統,人們穿行其中,心情怡然。今日黃河,多了溫柔可親的氣息。

  記者了解,在沿黃生態廊道內正規劃建設黃河文化展示區,其中一個重要項目就是黃河懸河城摞城展示館,當地以這種方式,為世人講述彰顯中華民族精神氣質的黃河故事。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載入更多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53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