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自救再出發,他們有辦法
2020-09-21 07:56:24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受疫情影響較重的旅遊、酒店和電影院行業從業者們想方設法突圍求生

  自救再出發,他們有辦法

  閱讀提示

  受疫情影響,旅遊、酒店和電影院等行業陷入低谷,且因建立在出行和聚集的基礎上,被迫暫停的時間比其他行業更久一些。對從業者而言,復工復産沒有想像中簡單。好在,他們想方設法努力自救,“撐過去”“活下去”成了他們給自己打氣的口頭禪。

  8點,張夢妍來到辦公室。開完早會,她拿起客戶資料、掏出手機,給客戶打電話推薦房源……她做房地産銷售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15點,策劃視頻選題、練習視頻拍攝和剪輯、學習直播提升人氣和帶貨轉化的技巧,這些成了“酒店人”趙潤宇近來的新日常。

  19點,看著電影影廳裏,在售的座位上坐滿了觀眾,在現場巡視的孫鵬飛激動地説道:“總算能看到人了”。

  這是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後,旅遊業、酒店業和電影院從業者們尋常卻可貴的一天。當前,這些行業陸續復工復産,從業者努力創新“自救”。此前從事旅遊業並熱愛旅遊的張夢妍説:“等疫情結束,我還會回來繼續出團的。”

  旅遊從業者:多一個辦法,就多一條生路

  張夢妍原本在北京一家旅行社做國際遊領隊。從業多年,春節對她來説,意味著不停歇地忙碌。但是今年全球疫情防控的嚴峻形勢,讓出境遊曾火熱的景象化成泡影。

  在家呆到第二個月,她開始感覺沒有著落,焦躁和擔憂席卷全身。

  同樣感到焦慮的還有深圳一家旅行社國際業務負責人王宇。王宇所在的公司是旅遊行業的“上游批發商”,負責開發不同路線的産品,平臺則從他們手中購買産品,再轉售給消費者。

  疫情發生後的一個月裏,王宇和同事都在忙著處理旅遊團取消的事宜。那時他每天焦頭爛額,一方面要給取消訂單的客戶退款,另一方面公司合作的境外地接社、航空公司要經歷一段周期才能退款到賬。直到4月底,他才徹底把退團訂單處理完。“最多的一天退了幾十萬元。”他説。

  疫情期間,出境遊業務全部停擺。最難熬時,王宇所在公司的全國6家分公司全部關停,員工每月只拿2000元的保底工資。7月14日,文化和旅遊部發布通知,恢復跨省團隊旅遊。但境外遊市場復蘇遙遙無期,壓力如同鉛雲壓在從業者的頭上。危難之下,他們開始嘗試各種方法“自救”。

  為了走出困境,王宇所在的公司開發了一個線上電商平臺,銷售境外旅遊目的地的特産。“土耳其的玫瑰水、格魯吉亞的紅酒,能賣一點就賺一點。”

  除了線上賣貨,王宇説公司正在嘗試拓展旅行社的業務半徑,售賣國內酒店套餐,通過客戶資源深挖房地産行業,拓展企業盈利空間。

  “等全球疫情結束,我們再重新起航。”王宇期待著。

  酒店從業者:轉戰線上,“花式”自救

  “從春節停業到6月。”在北京從事酒店管理的董晨明告訴記者,這家由他管理的酒店由于位置偏遠,不具備正常營業的條件,只好關停。而另一家由他管理的位于商務區的酒店,則只保留了三四十間的常住客房。“雖沒有完全停業,但也不再接收新的客人。”

  董晨明告訴記者,疫情給酒店業務帶來不小的衝擊,往常的商務訂單和線下會議,要麼取消,要麼改為線上舉行。“商務區酒店減少了40%以上的商旅客戶,承接會議的營收幾乎為零。”

  監測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有超過4萬家酒店相關企業注銷、吊銷。

  為了活下去,酒店行業從業者們想盡了辦法。趙潤宇在天津一家酒店從事市場行銷工作。疫情發生後,他們在時下受熱捧的幾家短視頻平臺注冊賬號,結合當地旅遊資源,拍攝一些有趣的視頻,並制作一些不被人們所熟悉的行業“小秘密”視頻,吸引客源。

  視頻號“養”了幾個月後,積攢了近兩萬名粉絲,這時,趙潤宇和同事想到了通過直播促銷、儲值房券、住1送1等方式,回籠資金。“這樣一來,不僅為酒店減少了損失,也保住了我們工資的60%。”

  與趙潤宇的“自救”辦法不同,董晨明想到了開拓餐飲業務:“我們是星級酒店,配廚師傅手藝精湛,疫情防控期間人們多在家做飯,我們可以借助這個優勢條件拓展業務。”

  説幹就幹,一方面,董晨明和同事線上上平臺為粉絲傳授廚藝,另一方面,他們推出了包月早餐券,將原價每餐198元的早餐降至每月198元售賣,同時上線外賣小程式,以星級品質、親民價格為周邊職場人士提供訂餐服務。

  董晨明坦言,疫情剛爆發時,他和同事的收入受到較大影響,扣除五險一金後,到手僅有1000多元。想辦法“自救”後,他們重新忙活了起來,不僅沒那麼焦慮了,收入水準也恢復了到原有水準的七成左右。

  影院從業者:復工是好的開始,復蘇需要過程

  眼下,各地影院陸續開放營業。9月初,記者在北京北三環一電影院內看到,工作人員為前來觀影者測量體溫,引導他們有序入場。

  在這家影城擔任影院副總經理的孫鵬飛清楚地記得,此前電影院空無一人。受疫情影響,全國1萬多家影院同時按下暫停鍵,28部影片緊急撤檔,影院歇業178天。

  “疫情期間,影院雖然暫停營業,但仍然要面臨巨大的成本問題。”孫鵬飛告訴記者,影院是嚴重依賴現金流的行業。停工後,賣品、廣告等非票房收入被直接切斷,房租水電、設備維護等運營成本壓得他喘不過氣。

  他的收入也因此受到了影響。停工期間,公司停了績效工資,只發兩三千元的基本工資。隨著停業時間的拉長,他和同事不得不考慮做兼職,緩解經濟壓力,同時堅守著影院的工作,等待復工。

  孫鵬飛介紹,和他們一樣,很多影院從業者積極尋找生存之路,有的做起了外賣、網約車或直播等副業,有的通過電商賣出影院和電影的周邊産品,也有一些影院和從業者通過預售影票實現資金流動。

  經歷了上百天的停業後,7月20日起,各地電影院陸續開始復工。“上座率不能超過30%,且場次減半,可以預見影院復工後票房收入不會太高,還要為此增加運營和防疫成本,復蘇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孫鵬飛坦言。

  “不過,能復工就好。”在孫鵬飛看來,復蘇需要一個過程,他期待著到年底,電影市場能夠恢復生機。(記者 肖婕妤 雷宇翔)

  (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載入更多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18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