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海上“漂流記”——探訪渤海灣上“漁政人”
2020-09-13 17:28: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天津9月13日電 題:海上“漂流記”——探訪渤海灣上“漁政人”

  新華社記者王井懷、梁姊

  夜幕降臨,一艘船悄悄離開海港,駛向渤海深處。船上,是三位漁政幹部:張希旺、季晨、曹先路。

  為保護漁業資源,張希旺等3名“漁政人”,早出晚歸,守護著渤海灣的平靜。

  “休漁期間,每當有大批魚苗放流時,非法偷捕的情況就容易發生。”天津市濱海新區農業農村委員會綜合行政執法支隊漁政科科長張希旺分析説。

  有一次,一直忙到清晨5點,他們三人才在茫茫海面上找到非法捕魚的蛛絲馬跡:11艘偷捕船只,在清晨的薄霧中正準備進港。張希旺駕駛從漁政船上卸下的小快艇,追上最前面的漁船,橫在40多米的鐵船前。季晨和曹先路則駕駛漁政船將船隊攔腰截斷。最終,11艘偷捕船全部被查處。

  “人上岸一跑就不好抓了。”多年來,張希旺遇見了形形色色非法捕魚的漁民:把四五歲孩子綁在船上的年輕夫妻,在海上對抗整整一宿的中年人,打著釣魚幌子乘船出海的遊客等等。

  今年7月,一位小夥子被抓時揚手扔到漁政船上一疊百元大鈔。“錢收下,放我們一馬。”張希旺一指胸前的執法記錄儀,把錢拋了回去。

  有時候,不法分子會派人“潛伏”到漁政船周圍“盯梢”,有什麼風吹草動,隨時向偷捕漁船匯報。

  為了“反偵查”,“漁政船只能在海上不停地‘漂’,不能讓他們摸到規律。”工作15年的張希旺説,今年休漁以來的4個多月,他和同事在海上“漂流”了上百天。

  這樣的海上“漂流”沒有浪漫,只有辛苦。

  曹先路從事漁政工作7年,談起海上生活時只説了兩個字:熱、濕。

  “漁政船就是一張鐵皮,一兩天就曬透了。”曹先路比較胖,怕熱。“船艙成了蒸籠,開了空調艙內也得30多攝氏度。”

  不少“漁政人”會得濕疹。曹先路的胳膊上、手上患有濕疹,皮膚有許多顯眼的紅色斑點,“治也治不好,一癢了就抹點藥。”

  天天在海上跑,家裏便顧不上。張希旺從沒參加過自己孩子兒童節的活動,“孩子的老師總問,怎麼從來沒見過你爸爸?”張希旺遺憾地説。

  令張希旺難以釋懷的還有對父親的虧欠。60多歲的父親今年6月因腦梗兩次住院時,張希旺正在海上“漂”,只能請護工照看父親。

  “漁政人”都是這樣忙起來就顧不了家。去年底當上爸爸的曹先路説:“直到現在,孩子都是妻子一人照顧。”季晨也插話説:“平時工作太忙,家人都習慣了。”

  多年的海上奔波讓他們三人所在的“中國漁政12016”船在渤海灣上有了“威名”。在剛剛結束的休漁季,當地漁政累計出海巡航135次,航行約8100海裏,查獲非法捕撈船只116艘。“中國漁政12016”船貢獻不小。“天津、河北、山東、遼寧沿海的漁民都知道‘12016船’執法嚴。”曹先路言語中透著自豪。

  開海以後,張希旺和兩位同事還要繼續“漂”在海上,重點巡查使用違禁網具的漁民、檢查海上養殖場……

  “有什麼是不辛苦的呢?只要穿上這身制服,我們就會在海上堅守。”張希旺説。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87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