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爛壩”變身記——大涼山扶貧産業掠影
2020-09-13 14:56:3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成都9月13日電 題:“爛壩”變身記——大涼山扶貧産業掠影

  新華社記者吳光于、戴小河、李力可

  午後的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灑拉地坡鄉艷陽高照,氣溫卻微微泛涼。九如生態草莓種植園的車間迎來一年中最忙碌的時節,紅彤彤的果實在20多位彝族婦女的手中被熟練地分揀、打包。

  灑拉地坡鄉位于大涼山腹地,曾因氣候惡劣、環境艱苦被當地人稱為“爛壩”。如今,這裏是佔地面積3000畝的高山夏草莓種植園。“這裏海拔2560米,常年平均氣溫11攝氏度,是培育夏草莓的絕佳環境。”九如生態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德賢説。

  “以前這裏只能種苦蕎和土豆,夏天大雨一衝,土豆跟著泥土全衝走了。最好的年景一畝地種苦蕎的收入也就400塊錢。”彝族婦女莫色阿過一邊忙著分揀、包裝手裏的草莓,一邊告訴記者。

  種植園2019年5月開建,當年8月6日就開始採收。截至當年12月,280畝草莓産量300多噸,銷售額突破400萬元。自從將家裏3畝地流轉給種植園,加上每月2000多元的工資,莫色阿過一年收入能達到2萬多元。“過去頓頓吃土豆,現在糧食隨吃隨買,掙的錢還有富余,足夠養活3個小孩。”她説。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督戰未摘帽貧困縣·圖文互動)(1)“爛壩”變身記——大涼山扶貧産業掠影

  這是9月2日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普格縣拍攝的甲甲溝新村(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在大涼山,憑借許多像這樣的特色農業項目,群眾走出了貧困。

  2008年,來自普格縣特補鄉甲甲溝村的沙馬子呷在成都高職畢業後,與仁壽姑娘羅丹相戀。兩年後,他決定帶心愛的姑娘回家鄉看看。二人從成都出發,坐了11個小時火車到西昌,又換了班車、小三輪,最後走過一座破爛的鐵索橋,站在離沙馬子呷家不遠的山梁上羅丹哭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高的山,難道這就是我們要生活一輩子的地方?”當時家裏靠種水稻、玉米為生,房子是個土坯壘成的窩棚。他們的婚事起初遭到了女孩父母的反對。

  2018年,甲甲溝村依托四川省煙草專賣局和三峽集團幫扶,整合各類幫扶資金和縣級財政資金5944萬元,在村裏建新房、興産業,將沒有技術和勞動力家庭的土地流轉出來給大戶種植煙葉,全村共種了300畝。村民們不僅可以收土地流轉金,還能到煙田裏就近務工。

  兩年來,甲甲溝新村建起了煙葉烘烤工場,種上了150多畝冬桃,農戶養雞、養豬……通過煙葉銷售、土地流轉、勞務用工、集體經濟分紅等,全村村民一年增收100多萬元。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督戰未摘帽貧困縣·圖文互動)(2)“爛壩”變身記——大涼山扶貧産業掠影

  這是8月31日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喜德縣拍攝的鐵騎力士實業標準化繁育場(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如今的沙馬子呷夫妻倆已經搬進了130多平方米的新居,鎮上的服裝生意也慢慢邁入正軌。“丈母娘曾説什麼時候我家有了像樣的房子他們什麼時候過來,今年年底他們終于要來了。”沙馬子呷開心地説。

  2017年4月,國家級農業産業化重點龍頭企業——鐵騎力士集團現代生豬養殖項目在“彝族老家”喜德縣安家落戶,總投資金額達1.5億元的項目覆蓋了11個鄉鎮26個村。建設所需資金分別來自財政撥款、東西部協作資金、貧困村産業發展資金以及企業自籌。除了企業的繁育場外,還為群眾提供代養場,由公司負責統一設計豬圈,統一提供豬苗、藥品疫苗、飼料,統一管理和回收,解決了過去養殖戶怕“瘟”不敢養、缺錢不能養、沒技術不會養、愁銷路不願養的後顧之憂。

  目前,繁育場實現常年存欄能繁母豬1.5萬頭,年産仔豬30萬頭;代養場存欄1.9萬頭,已代養出欄3.2萬頭,産值達到1.12億元。如今已有5個代養場分紅,共計分紅17.2萬元。

  如今的大涼山,一片片昔日的“爛壩”正變身希望的田野,老鄉們的好日子挂滿枝頭。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87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