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致敬!抗疫中的班主任
2020-09-10 07:33:39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2020年6月,溫州市實驗中學的“班主任節”上,同學們把與丁琪老師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畫成漫畫,並做成“通關卡”讓丁老師解鎖。受訪者供圖

  清晨7點左右到校,淩晨一二點回家,一天完成N項瑣碎任務,時刻關注孩子們的身心健康……在第36個教師節來臨之際,新華社記者採訪聆聽四位一線教師的經歷,向“抗疫中的班主任”致敬。

  無論身處三尺講臺還是下沉到基層社區,在電話那頭或是屏幕彼端,他們都努力成為孩子們的“守護者”。“真正的好老師往往能以愛與智慧走入學生內心,所幸我遇到了。”一位孩子在寫給班主任的教師節賀卡中這樣寫道。

  “幼兒園是一個家,迷路不用怕”

  “從來沒想過,今年春天會這麼晚才遇見我的‘寶貝們’。”浙江省寧波市寧海縣梅林中心幼兒園教師周佳蓉説。2020年5月11日,浙江疫情穩定的部分區縣幼兒園開學復課。那天上午,周佳蓉戴著口罩,特地穿了一件孩子們熟悉的衣服,早早地站在了校門口。

  她發現,第一天復園有的孩子蹦蹦跳跳地進了學校,但有的孩子帶著怯怯的眼神三步一回頭,身後的家長眼中也滿是焦慮。“幼兒年齡小,要讓寶寶們安心,必須先讓家長們安心。如何幫助家長消除負面情緒呢?”周佳蓉在思考著。

  直到有一天,一個“背影”感動了她。

  “那是一個小班的小朋友,他背著五顏六色的雙肩包,脊背挺得筆直走進幼兒園,幼小而獨立的身影忽然啟發了我該怎麼給大家信心。”周佳蓉説,她決定用視頻的方式,記錄下孩子們每天的入園時刻。

  在周佳蓉的鏡頭中,一個個瘦小的背影,一個個堅定的腳步走進教室、穿過走廊,“這是一條求學之路,更是一條漫漫人生路。”片子末尾,周佳蓉和家長們分享了自己作為班主任教師的感悟。而這種真實的記錄,感動了家長們。

  “看到孩子們的背影就想流淚”“看了周老師的片子才明白,孩子的成長之路,終將需要我們放手”……這是家長們在班群裏寫下的留言。自此之後,校門口多了不少鼓勵孩子獨立進園的家長,擔憂焦慮的眼神也比之前少了許多。

  2020年9月秋季學期開學後,幼兒園依然實行嚴格的防疫門禁制度。周佳蓉和同事們設計了一份特殊的“教室地圖”,試著讓幼兒在教師的引導下獨立探索自己的學習場地。這份不尋常的“開學禮物”引起了孩子們的興趣,不過也有一些“小故障”發生:有的孩子不認識地圖圖標,有的把地圖拿倒了、拿錯了,有的一時找不到老師和同伴……

  “小朋友們,幼兒園是一個家,迷路了不用怕!”看到這些,周佳蓉在一旁大聲説。

  慢慢地,遲疑的孩子們又邁開了腳步,最終全部順利探索完成。

  “面對疫情,幼兒園班主任教師該用什麼來教育我們的孩子呢?我想,這個時候更重要的就是回歸教育本源:學習怎樣生活,學習如何成長。”周佳蓉説。

  “在他們身上花的時間多,他們也會親近你”

  “老師,我是不是影響到班裏其他同學了?”

  “沒事的,你放松了同學們也會放松下來,老師會一直陪著你。”

  2020年4月,浙江中小學開學復課沒多久,浙江省教育廳教研室附屬小學204班班主任駱雨倩,就遇到了棘手事件。上午測溫中發現,班裏有個孩子嗓子疼還發了燒。學校立馬啟動疫情防控應急預案,通知學生家長,孩子所在班級整班隔離。

  在等待父母到來的時候,時間倣佛變得特別漫長。在一個單獨開辟的教室裏,發燒的孩子戴著口罩,低頭默默地看著標注拼音的故事書。從一些動作細節裏,駱雨倩感覺到了孩子的緊張、害怕和愧疚。于是她走到了孩子身旁,和她肩並肩坐在一起,默默地陪伴與守護。

  “很快,孩子排除了被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48小時後,就退燒回到了學校。”駱雨倩説,“如果説這個教師節有什麼特別的心願,我就是希望帶班的孩子們,身體可以更健康。”

  作為“90後”的年輕班主任,駱雨倩喜歡和孩子們“泡”在一起,“我始終相信,在他們身上花的時間多,他們也會親近你。”突如其來的疫情曾一度阻斷她與孩子們相見,除了做好線上日常的家校溝通外,她還主動報名去社區當一名志願者。

  “每天在社區巡查,定時定點慰問隔離戶,收取快遞,幫忙運送物資——以前不知道社區工作那麼辛苦,這次真的感受到了。”駱雨倩説,社區工作人員守護著千家萬戶,班主任守護每個孩子。盡管“守護”對象不同,卻同樣都需要非常大的責任心、耐心和溝通協調能力,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時刻不忘人文關懷。

  如何讓班主任工作做得更細致一點?這是抗疫經歷帶給她的成長。“對一個人的成長來説,小學階段是打基礎的,打好了基礎才能走得更遠。作為班主任,要更多地從細節處抓好孩子們的行為習慣,培養他們的責任感和安全意識。”駱雨倩説。

  希望孩子們每天感覺到一點“小美好”,多發現一點“小確幸”

  7點到校,檢查衛生,早讀管理;上午:測溫、上課;中午:陪餐、測溫、答疑、批改作業;下午:上課、測溫、課後整理、監督鍛煉、備課組會議;5點半開始放學,督促值日、社團排練;晚上:備課、打卡、家長群提示……

  溫州市實驗中學初三年級班主任丁琪的記事本上,一天要做的事情滿滿當當。“我除了是初三年級班主任,還是一名語文老師,經常看到半夜12點以後的校園。因為白天事情多,只好利用晚上跟教研組的同事一起討論。”

  當了12年班主任,她總是提醒學生們不要熬夜,自己卻很少在半夜12點前入睡。“用我老公的話説,晚上我要麼電話要麼微信,和學生家長溝通説的話,遠遠超過了跟他和自己孩子説的話。”

  更令家人想不通的是,丁琪每天要完成的“規定動作”已經那麼多,她還會去搞些“自選動作”,想盡各種方法,只為讓孩子們心中因疫情帶來的“陰霾”早日吹散。

  “疫情期間長時間宅在家裏,孩子們心裏是有不安的。我們就通過網絡‘宅播報’這樣的形式,每期選擇不同主題,讓孩子們分享自己制作的美食、學會的新技能,在緩解壓力的同時,也讓他們感受到學校老師、同學們從未離開,引導他們培養應對挫折的能量和精神。”

  丁琪所帶的班裏有個孩子,父母都是醫護人員。2020年初溫州疫情最吃緊的三個月裏,父母都衝在最前線,這個孩子便總是一個人在家,吃飯靠叫外賣。

  “5月份返校的時候,她心理測評中有些指數不太好。她跟我説,總是感覺情緒低落,晚上也睡不好。我就一直跟她聊,請她的同學朋友也幫忙多跟她交流。我跟她講,新學期老師給你個小任務,以前你笑起來特別好看,所以現在希望你每天到學校來也都能笑一笑。她聽完後,就朝我笑了一笑。”

  丁琪説,不能給這些孩子定太高要求,也不能一定要怎樣,這些都可能成為新壓力。“我只是幫助他們從力所能及的改變開始,每天感覺到一點‘小美好’,發現生活中的‘小確幸’。”

  “他們的擔心、困難在哪裏,我的工作就做到哪裏”

  2020年,是朱黎俊在浙江省寧波市鎮海中學任教的第10個年頭。他説,這一屆高三畢業班是讓他最“不省心”的。

  “原定的開學計劃因為疫情原因一延再延,對于高三師生而言,‘史上最長’的寒假可能也是‘史上最難’的寒假。”朱黎俊説,為了不耽誤高考復習進度,學校想了不少辦法幫助學生提高在家學習的效率與質量。“作為高三(2)班的班主任,我要隨時和同學們保持聯係,了解他們在想什麼、做什麼,他們的擔心、困難在哪裏,我的工作就做到哪裏。”

  每一顆心都需要愛和理解,沒有人有理由“掉隊”——朱黎俊給自己設立了這樣的目標。疫情期間,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跟學生們打電話交流。班裏42名學生,每人一聊起碼20多分鐘,每打一輪就是十幾個小時。朱黎俊笑言,交流帶來的最明顯變化有兩條——學生的疑惑直線下降,他的“電話費”大幅上漲。

  由于春季線下開學時間較晚,部分學生在正式返校後似乎在心態上還沒有很快適應。“朱老師,我還是想回家學習”“朱老師,我想再玩玩遊戲”……面對這些在過去畢業班中不太常見的“任性”訴求,朱黎俊有兩個“法寶”:一是正面回應,不輕易否決學生要求;二是建立互信制度,老師給學生承諾放松時間,學生也得給老師承諾“到點歸隊”。

  “今天可以在家學習一天,下次試著來學校半天,行不行?再下次,允許學生在家睡個懶覺,直到讓不適應的學生通過循序漸進的方式回歸備考的正常節奏。”朱黎俊説,在今年的班主任工作中,心理建設顯得尤為重要。

  朱黎俊的付出沒有白費。在今年的高考中,鎮海中學高三(2)班42名學生中有21人考上了清華、北大,所有學生的成績均高于浙江大學在本省的投檔分數線。

  “不平凡的高考季,鍛造了不一般的逐夢人。”朱黎俊説。

  朱黎俊的“孩子們”在畢業之前,自發制作了一組明信片。在版式設計中,特意把朱黎俊平時的簽名摳了下來,和鎮海中學校徽緊緊依靠在一起。(記者俞菀、顧小立)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474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