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涉黑組織何以野蠻生長 四川饒拾元案透視
2020-08-23 08:07:12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由全國掃黑辦挂牌督辦的四川省宜賓市饒拾元、饒孟源等30余人被控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上訴一案,于2020年5月29日上午由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進行二審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饒拾元、饒孟源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其余30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至十九年六個月不等。圖為二審宣判現場。(資料圖片)

  8月12日,四川省宜賓市檢察機關召開警示教育大會,剖析饒拾元涉黑案背後的檢察人員違規違紀問題,兩名受到處理的檢察人員現身説法、以案明紀。宜賓市及珙縣的法院、檢察院、公安、司法行政機關,因成為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單位而備受關注。

  發生在當地的饒拾元黑社會性質組織案,是全國掃黑辦挂牌督辦的重大涉黑案件。該組織盤踞基層近20年,攫取巨額經濟利益,腐蝕大量公職人員,在一定區域、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截至目前,包括自貢市原副市長曾明全在內,紀檢監察機關查處該案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86人,涉及多個領域、不同層級。盤根錯節的“關係網”,層層撐起的“保護傘”,正是該組織長期以來野蠻生長的原因所在。

  與縣長結“幹親家”

  饒拾元涉黑犯罪問題浮出水面,源自2017年2月發生在珙縣的一起尋釁滋事案。

  事發當晚,30余名社會閒雜人員持砍刀、鋼管等器械闖入珙縣雙三水泥廠,砍傷6名保安和工作人員後揚長而去。通過梳理排查,與饒孟源、饒拾元兄弟有關的2起強迫交易案以及20余起陳年積案進入辦案人員視野。

  經查,自上世紀90年代起,饒拾元以開設賭場為早期經濟積累,網羅骨幹成員,逐步形成了以饒氏兄弟為首、參加者超過30余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國家工作人員的包庇、縱容下,該組織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安排組織成員在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任職,稱霸一方,對珙縣的礦山、水泥、煙花爆竹等行業及基層政權産生重大影響,嚴重破壞了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

  記者注意到,饒拾元案長達700多頁20多萬字的裁判文書中,曾明全的名字118次被提及。

  據饒孟源供述,他和曾明全于1992年在珙泉煤礦認識,“關係一直都可以”。此後,曾明全先後調任宜賓市經貿委副主任、珙縣縣長,雙方交往也越來越密切。由于珙縣職能部門知道他和曾明全關係好,饒孟源辦起事來順利得多,“沾了曾明全不少光”。

  在該組織內部,饒拾元主要負責以暴力手段排擠打擊競爭對手,以黑護商;饒孟源則負責與政府部門打交道,為組織尋求非法幫助,其主要對象就是曾明全。除了送款送物,饒孟源還于2009年初與時任珙縣縣長的曾明全結為“幹親家”,讓女兒拜他為幹爹。

  據檢察機關指控,曾明全明知饒拾元受過刑事處罰、有違法犯罪前科,仍與饒氏兄弟建立深厚的私人交往關係,互認“幹親家”,並在珙縣相關執法部門領導中,蓄意宣告其對饒氏兄弟的關照和重視,致使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行為多年來未得到查處。在得知饒拾元涉嫌違法犯罪後,曾明全還通過向有關執法人員打招呼,企圖幫助饒拾元逃脫法律制裁。

  曾明全的能量有多大?宜賓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曾明全收受賄賂後,以給珙縣相關職能部門領導打招呼、重新調整小煤礦關閉方案等方式,為饒孟源經營的煤礦保留採礦權;以給珙縣公安局領導打招呼的方式,幫助饒孟源的同學調整工作;以給巡場鎮鎮長打招呼的方式,幫助饒孟源的合夥人當選芙蓉村村委會主任;以給江安縣規建局領導打招呼的方式,關照饒孟源堂弟等人承攬保障性住房項目。

  以雙三水泥廠尋釁滋事案為例,根據曾明全的證言,案發後,饒孟源請他幫忙打聽情況,已擔任自貢市副市長的他便找人關照饒拾元,幫忙協調。曾明全打過招呼後,饒孟源便根據他的授意,直接與對方聯係。

  饒孟源與曾明全“鐵”到何種程度?據他供述,就連自己同學的工作調動,曾明全都竭盡全力。2008年,他請曾明全關照自己的同學遊某,曾明全向時任珙縣公安局政委打招呼後,遊某便調到了刑警大隊;2009年,同樣在曾明全幫忙打招呼後,同學龔某很快提拔為派出所副所長。

  “饒孟源和曾明全關係非常好。當年,煤管辦的工作人員來檢查時説煤礦問題多,饒孟源開會時就明説,整個珙縣除了縣委書記、縣長,哪個不懂事找他企業的麻煩,他就要收拾哪個。”知情人士這樣介紹。

  為派出所所長提供“運作經費”

  紀檢監察機關查處的22名“保護傘”中,時任珙縣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隊大隊長何森“作用”不小。

  不同于曾明全與饒孟源發端于同事關係的交往軌跡,作為警察的何森與長期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的饒拾元,本應水火不容,卻始終沆瀣一氣。

  何森出生于1980年,比饒拾元小9歲。2004年至2013年,何森先後任珙縣公安局底洞鎮派出所副所長、所長,2013年至2017年5月,任珙縣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隊大隊長,之後改任芙蓉派出所教導員。

  根據何森的證言,他和饒拾元很早就認識,聯係很密切,饒拾元及其手下有時做了違法犯罪的事,他或多或少地“給予了一些幫助”。

  據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何森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工作紀律,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以及受賄犯罪。

  早在2005年,三江水泥廠負責人找到時任底洞鎮派出所副所長何森,稱饒拾元要砍殺自己,希望何森幫忙引薦並給予饒拾元財物“買平安”。何森身為人民警察,本應履行法定職責,對饒拾元危害社會治安秩序的行為予以制止,卻在徵得饒拾元同意後,安排二人會面,最終以饒拾元收取對方現金6萬元的方式達成“和解”。

  在何森的從警生涯中,類似行為多次發生。2017年,雙三水泥廠尋釁滋事案發生後,何森甚至帶著饒拾元找時任廠長“私了”,要求其“不再盯著不放、不將事情鬧大、不向上級反映”,意圖將該案作為普通治安案件或尋釁滋事個案予以化解,避免擴大影響。

  更為荒唐的是,何森為了調到縣城工作,考慮到饒拾元和時任縣長曾明全關係不錯,便讓饒拾元幫忙運作。饒拾元向其提供了30萬元“運作經費”,在何森調到治安管理大隊後,饒拾元再次“支持”了30萬元。此外,何森還先後以調動工作和“競爭”珙縣公安局副局長職位為由,向企業主索要、收受相關“經費”。

  2018年3月7日,宜賓市紀委監委將何森涉嫌收受賄賂問題的案件線索,指定翠屏區紀委監委辦理,徹底拔掉了這一經營十余年的“保護傘”。

  “何森身為黨員領導幹部,理想信念喪失,紀律意識淡薄,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在他的違紀違法事實中,還存在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行為,性質惡劣,情節嚴重。”翠屏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層層打通“關係網”

  饒氏兄弟涉黑組織形成和發展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其中,1999年至2001年為初期,因非法經營賭場引發多起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案件;2002年至2010年為成型期,通過巧取豪奪、私挖濫採的方式涉足當地水泥、煤礦、煙花爆竹等行業,組織勢力和經濟實力得以迅猛發展;2010年至2017年,以開設公司為掩護,以商養黑、以黑護商。

  記者注意到,該組織在不同發展階段均有公職人員提供不同程度的庇護,使其得以逃脫法律制裁,從而愈演愈烈。除依靠曾明全、何森等主要“保護傘”外,還有一張涉及多個領域、不同層級的“關係網”。

  2001年3月,在一起嚴重暴力事件後,宜賓市公安局以饒拾元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賭博罪、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私藏槍支彈藥罪立案偵查。之後,將該案交由珙縣公安局辦理。其間,饒孟源為幫助饒拾元開脫罪行,請托了珙縣公安、司法機關相關辦案人員,最終饒拾元僅以賭博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2年,逃避了應有的刑事處罰。

  據當年在珙縣公安局預審科工作並負責該案的一名證人所述,饒孟源先後通過珙縣法院刑庭庭長、原芙蓉礦務局公安二分局局長、原芙蓉礦務局副局長等三人找他替饒拾元説情,並組織縣檢察院起訴科科長、副科長以及縣公安局民警等負責人員一起吃飯。最後,饒拾元非法持有槍支罪沒有被認定。

  上述珙縣法院刑庭庭長證實,當年饒拾元的案子到了公安局法制科環節的一天中午,饒孟源叫他參加一個飯局,有縣檢察院和公安局的人,都是請來給饒拾元説情的。在接受饒孟源請托後,他在偵查階段讓工作人員關照饒拾元,只起訴了賭博和敲詐勒索兩個罪名。後來,饒孟源又找了他兩次,最終只判了緩刑。

  據了解,宜賓市紀檢監察機關從公安機關轉交的線索入手,查處了市安監局煤炭安全監督管理科原科長周世政,珙縣安監局原副局長詹星武、張小軍等人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一步挖出曾明全以及珙縣公安局原局長王正元等人腐敗問題。在22名“保護傘”受到查處的同時,針對案件暴露出來的監督管理責任落實不力問題,對珙縣縣委、縣政府和縣法院、縣公安局、縣檢察院等10個單位相關責任人員進行追責問責。

  掃黑除惡與“打傘破網”同頻共振

  饒拾元涉黑案的順利辦結,是紀檢監察機關與政法機關同步上案、掃黑除惡與“打傘破網”同頻共振的結果。

  以查辦該案中的“保護傘”曾明全為例,四川省紀委監委抽調政治可靠、經驗豐富的辦案人員組成專班,針對其接受調查初期極力否認相關問題的情況,採取迂回策略,以經濟問題為切入點,逐步消除其畏罪心理、打消其僥幸念頭,促使其在較短時間內全面供述了充當“保護傘”問題。面對饒孟源被公安機關審訊多次仍是“零口供”的困局,通過持續的政策攻心,促使其在留置一周後開始交代向曾明全行賄以及曾明全為其撐腰站臺、謀取利益問題。

  “辦案過程中,專案組還發現了時任省病犯監獄黨委副書記、政委李躍輝的涉黑腐敗問題,及時指定、指導綿陽市紀委監委對其立案並採取留置措施。此外,還將發現的宜賓市司法係統6名幹部的涉黑腐敗問題線索,及時移交宜賓市紀委監委處理。”四川省紀委監委第十二紀檢監察室有關負責人表示。

  在宜賓,針對該案涉及人員眾多、時間跨度長且主要犯罪人員對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交代較少的情況,市紀委監委從加大線索收集研判破題,建立健全線索收集移交機制、問題線索研判機制,每周與掃黑辦、公安局等單位分析研判問題線索,提出處置和分辦意見;加強與政法機關的協作配合,嚴格落實“一案三查”和線索快速移送反饋等工作規定,深挖“漏網之魚”。該市還聘請13名法學界知名學者作為市監委法律專家咨詢委員會常設專家,提供智庫支持。

  “政法係統一些違紀違法行為的産生,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管黨治警責任落實不到位、監督管理不嚴、權力制約失衡,也有政法幹警理想信念缺失、貪心私欲膨脹等因素。”宜賓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

  今年5月29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對饒拾元案作出終審宣判。饒拾元、饒孟源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其余30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至十九年六個月不等。

  在饒氏兄弟認罪服法的同時,隱藏其後的“保護傘”們也將陸續受到紀律和法律的懲處。(記者 瞿芃)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涉黑組織何以野蠻生長 四川饒拾元案透視-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401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