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扶貧農産品陷入“包銷”怪圈 消費扶貧依賴症得治!
2020-08-13 09:18:07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作為脫貧攻堅的重要手段,幫扶單位帶頭參與的消費扶貧切實推動了貧困地區産銷對接,給鄉親們的脫貧吃下了定心丸。然而,部分扶貧農産品過于依賴幫扶單位“包銷”,自身缺乏市場競爭能力,還可能被無良商家“薅羊毛”。全面脫貧在即,“照顧式”消費扶貧逐步退場,扶貧農産品銷售應創新思路,開拓穩脫貧需要的産品銷售之道。

  500元慰問金=半斤茶葉?

  “喏,500元的慰問金,只買回半斤茶葉,口感還很一般,家人沒一個願意喝的。”中部一高校老師説,5月份工會為老師採購慰問品,選擇的是學校定點幫扶貧困地區的茶葉,“雖然大家都覺得價格虛高,但也都知道這是為了扶貧嘛……”

  今年春節前,東部某公司為員工發放慰問套餐,採購自北方某貧困地區。有員工比價發現,套餐總價及其中多款農産品單價比市場價高出不少。例如2斤小米套餐價35元,某電商平臺售價19.8元;茶樹菇75元1斤,在網上買35元1斤。

  機關企事業單位的福利採購,如今已是消費扶貧的重頭戲。很多有對口幫扶任務的單位,大家對慰問品的採購來源與組成更是熟悉到可以背出來。不過,有事業單位員工透露,一些扶貧農産品擺在網上的照片看著光鮮,自己領到手的外觀和質量卻和宣傳對不上:“唉,誰都知道這些農産品不要也得要,遇上質量問題也沒法退貨,就當獻愛心了吧。”

  價高質次,甚至可能是“三無産品”,似乎已經是不少人心中對扶貧農産品的刻板印象。不過,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這樣的農産品,其實未必真是扶貧農産品。一些中間商鑽政策空子、薅扶貧羊毛的算盤,已經響了很久。

  某電商平臺相關負責人表示,近年來扶貧農産品關注度高,幫扶單位採購量大,還有人專門買扶貧農産品獻愛心。正因其商機巨大,一些原本只賣普通農産品的商家也打起扶貧農産品的旗號,借此把價格定得更高,銷路還穩穩擴大。基層幹部透露,做禮盒生意的商家尤其得利,庫存都趁此“良機”消化得差不多了。

  華南一位駐村第一書記告訴半月談記者,其實扶貧農産品也沒有嚴格界定,有些商家拉上一兩個貧困戶入夥,或者從他們手中收購一點農産品,就敢大肆宣傳自家賣的都是扶貧農産品。

  一方面是幫扶單位只能“願打願挨”,另一方面是無良商家可以“予取予求”,扶貧農産品銷售為何陷入“包銷”怪圈難以自拔?

  鄉親的賺頭還不夠運費?

  扶貧農産品到底是怎麼得上“包銷依賴症”的?半月談記者在基層聽到了幹部群眾帶著苦楚的分析。

  沒標準也沒渠道,著了中間商的“道”。西部某扶貧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部分貧困地區農業種植現代化、集約化水平低,農産品標準難以統一,加上深加工能力缺乏,産品在市場競爭中不佔優勢,打不開銷售渠道,只能依賴中間商。

  “再實惠的便宜貨,經過三四層中間商倒手,也成了‘天價貨’。”這位扶貧幹部一語道破。

  想外銷卻沒通道,收入沒有運費高。某電商平臺相關工作人員介紹,一些貧困地區有優質農産品,卻沒有良好的道路,好收成拉出去都犯愁,更別提冷鏈運輸物流調度了。就算磕磕絆絆運出去,時間、運費、損耗,都已搭進去不少。這也使得貧困地區無力在“包銷”之外蹚出自己的路。

  今年春節前後,華南一名扶貧幹部給內蒙古的朋友寄了一箱當地有名的貢柑,運費高達209元;後來又給浙江的同學寄了20斤貧困戶試種的奈李,運費花了146元。“要是鄉親們賣貨都像我一樣包郵,賺頭都不夠運費的!”回想起來,這名幹部滿是無奈。

  跟風種植特色少,上了電商也難搞。華北一名扶貧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不少貧困地區的農産品還是大路貨居多,到處都賣大米小米雜糧菌類,缺乏區分度,難以形成品牌。

  某電商平臺相關負責人表示,如果貧困地區農産品打不出特色種植的旗號,就算上了電商平臺,也很難打開銷路。不過他也坦承,現在貧困地區青壯勞力外出務工的不少,留守田園的老年人也實在缺乏發展特色種植的條件。“商品同質化、價格又不親民,只能依靠平臺引流量、政府發補貼來維持銷量。”該負責人説。

  轉思路才有真出路

  全面脫貧收官在即,産業扶貧正是快馬加鞭之時。不過,專家提醒,即將脫貧和已經脫貧的貧困地區應盡早將産業扶貧的發展思路調整至市場頻道,在提升農産品附加值,打造農産品品牌方面下真功夫。

  採訪中,多名扶貧幹部認為,扶貧農産品認證體係規范化建設是一大急務。半月談記者了解到,目前相關部門已在推進該項工作,不過標準仍顯模糊。專家建議,為求貧困地區脫貧後仍可保有長久發展動力,可考慮將扶貧農産品認證與綠色農産品認證、有機農産品認證等體係對接,有效提升扶貧農産品信譽與美譽。

  全國政協委員劉延雲建議,政府應提供資金和政策傾斜,引導更多物流企業在貧困地區關鍵物流節點新建、改建現代化倉儲流通體係,提升物流能力,減少貧困地區生鮮農産品在運輸過程中的損耗,有效提升品質和價格競爭力。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霍學喜建議,推廣“農戶+經銷商+消費者”超短供應鏈模式,促進生産者與消費者精準對接,在産地完成農産品集聚、分級、加工、包裝,並引導電商平臺進一步下沉,直接發貨至消費者。同時,還可以依托銷售地直營店、前置倉、融合體驗店等多元新渠道,將扶貧農産品推廣至更廣闊的消費者群體中間。

  在扶貧産品展銷會上,扶貧企業代表(右)向採購者介紹扶貧農産品 陳鐘昊 攝

     打破扶貧農産品“包銷”怪圈,技術因素要緊,人的因素同樣要緊。不少扶貧幹部認為,摘帽之後的貧困地區首先要考慮千方百計引有能力有技術有資源的“新農人”返鄉,重塑鄉村發展生態,激活鄉村市場化發展前景,從種植技術培訓到銷售平臺技術,新型經營主體等鄉村穩脫貧新興力量的帶動作用不可小覷。

  半月談記者:鄭生竹 陸華東 李雄鷹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6361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