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翻山越嶺 為你守護這條“路”
2020-08-04 07:32:29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西藏墨脫縣移動分公司經理阿旺堅守16年,保障通信安全

翻山越嶺 為你守護這條“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行走“三區三州”探脫貧)

阿旺背著光纜在查找線路斷點。本報記者 徐馭堯攝

  核心閱讀

  西藏自治區墨脫縣,曾經幾乎與世隔絕,只能依靠背夫把山外的物資背進大山。直到通信基站在這裏扎根,墨脫才真正與外面的世界聯係起來。

  墨脫縣移動分公司經理阿旺,是參與墨脫基站建設的第一批工作人員。堅守通信崗位16年,他見證了當地通電話、通網絡的歷程,同時也在守護著這些線路的安全,讓墨脫通向更美好的未來。

  混合著泥水,西瓜大小的石頭不停向下滑落。從地上的積水中捧起一把,西藏自治區墨脫縣移動分公司經理阿旺往臉上一抹,洗去污泥。拎起鏟子,狠狠一掘,撬動山石,他和同事幾人合力搬開。滂沱大雨中,這個門巴族漢子一臉堅毅。

  阿旺已經不記得這是今年第幾次塌方了——他只知道,每次塌方都會威脅通信光纜。在這座萬余人的小城裏,作為通信從業人員,守護這條線路,是他最重要的工作。

  這條通信線路,是阿旺16年來的奮鬥和守望。

  一張白紙,一只號角,閉塞落後的曾經

  生于墨脫縣背崩鄉,在阿旺的記憶裏,20多年前,當地通信最常用的載體,是一張小小的白紙。

  每當假期快結束,鄉裏小學的老師都會把家在學校附近的孩子叫到學校,給他們每人分發一張寫了字的白紙,讓他們送到鄉裏每個村莊的村幹部手裏。

  紙上寫的是開學時間。孩子們拿到這張紙,便衝向各個村,把通知轉交給村幹部。

  收到學校的通知後,村裏的海螺號角隨即響了起來。小阿旺和他的同鄉都知道,不同號角聲的意思不同,這次是讓大家集合開會。

  “鄉裏通知大家,孩子們該回鄉小學上課了!”看著村民們集中起來,背崩鄉背崩村村支書永偉東提高了嗓門,“上學重要啊,大家不要想著世世代代當背夫。”

  在背崩鄉,背夫承擔了最重要的體力活——墨脫縣還沒有通公路時,人們大多數時候只能把山外的物資背進大山。單程4天,來回一趟8天,背著幾十斤的貨物翻雪山、過樹林,最終按貨物重量收費。正因為出入極其困難,墨脫的物價也相當高,阿旺記得——“一大瓶啤酒要四五十元,因為酒瓶子重,每次背得少。”

  説起過去,阿旺言語中充滿感慨。那已經是上世紀90年代後期,國內大多數地區經濟發展迅速,墨脫與外界幾乎隔絕,阿旺和小夥伴們只能通過背夫背進大山的物品了解世界的變化,這些勾起了他對外面世界的向往。

  那時候,他也隱隱約約發現,除了當背夫,其實還有別的方法和外界打交道。小時候的他經常困惑——為什麼人們甘願在鄉政府等幾個小時,就為了和一個“盒子”説話?為什麼跟“盒子”説完話就能知曉遠方親人的生活?那個東西究竟有什麼魔力?

  阿旺好奇的“盒子”,是鄉裏唯一一部有線電話。那時,阿旺與通信事業還未有交集,他更不會知道,這個“盒子”和它背後的工作會成為自己以後的事業。

  一座基站,一個賬本,終于打開的大門

  阿旺與通信事業的交集,要從把衛星電話“基站”背進墨脫説起。

  2004年,中國移動準備在墨脫開設基站,而18歲的阿旺作為背夫和第一批工作人員,加入了墨脫基站的籌備工作。他們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怎麼把衛星電話基站運進墨脫。

  位于喜馬拉雅山南麓的墨脫,山高谷深,江水橫絕,交通極其不便。彼時,這座小縣城還沒有通公路,大多只能靠背夫手提肩扛將物資送進墨脫。海拔4000多米的多雄拉雪山,沿途茂密的原始森林,蜿蜒的雅魯藏布江,都是阻礙大型機器進入墨脫的一道道障礙。

  沒有路,建設者就用雙腳走出一條路。從林芝市米林縣出發,阿旺和同事們把4噸多的設備拆卸開,用馬馱肩扛的辦法翻過雪山——一手扶峭壁,一手牽騾馬,還要擔心可能降臨的雪崩。100多人和70多匹騾馬忙活了兩個月,才把這座移動基站運進了墨脫。之後的八九年間,他們又用相同的辦法把其余9座基站運了進來。

  2004年8月6日下午6時許,這是阿旺終生難忘的時刻。那一刻,被他們搬進墨脫的基站正式啟用,多年的向往在此時成真。拿起手機,阿旺把第一個電話打給了身在林芝的高中老師——

  “喂,我是阿旺,墨脫的阿旺!”

  “啊?阿旺!這是你的電話?”老師的語氣中透著驚喜。他還記得,這個孩子在林芝讀高中時,為了和家裏聯係,每個周末都要到位于林芝市區的墨脫駐八一辦事處,看能否遇到來林芝辦事的墨脫老鄉,幫忙把消息傳回家。沒想到,阿旺如今竟也有了自己的手機。

  電話那頭,阿旺不知還該説些什麼,早已淚流滿面。

  不僅是阿旺,對當地很多基層幹部來説,移動通信為他們開展工作提供了極大幫助,短信等取代了海螺號角,他們可以採用更快捷便利的方式向村民傳遞信息。

  營業廳很快就被圍得水泄不通,前來咨詢和辦理業務的人絡繹不絕。對阿旺來説,這意味著新的難題。雖然有了基站,老百姓可以打電話,但還沒通網絡,辦理的業務信息無法及時回傳。阿旺只能用手抄的方式,把信息記在“賬本”上,到了中午和晚上,再打電話向中國移動林芝分公司匯報,請他們錄入係統。

  一根網線,一根能承載阿旺和墨脫居民對外網絡通信需求的網線,成了他的新期盼。

  一根光纜,一段險路,翻山越嶺的堅持

  2012年,在墨脫正式通公路前,阿旺和同事們把一根光纜拉進了墨脫,成功用上了寬帶和3G網絡。

  但沒想到,網絡不僅給他帶來了便利,也帶來了新的挑戰。

  一腳踏進仍在緩緩流動的泥石流中,淤泥淹沒了小腿肚,但阿旺無所畏懼。穿行山林,蹚過淤泥,阿旺要找的是損壞的光纜。每年雨季,墨脫縣地質災害頻發,一旦出現塌方、泥石流,不但會阻隔交通,還會破壞光纜。

  曾經,雪山阻隔了工作人員架設基站,如今,密林則成為光纜鋪設和維護的障礙。中國移動林芝分公司工作人員李綢介紹,在墨脫,網絡檢修人員都需要攜帶開山刀,以便在森林中劈開障礙。而密林裏的毒蛇、毒蟲、毒草,無時無刻不在威脅檢修人員的安全,考驗著他們的意志力。

  2016年7月,墨脫連續下了兩個月大雨,光纜線路出現了多處斷點。阿旺帶著同事沿路檢修,一走就是5天。夜晚寒冷,露宿野外的檢修人員靠點燃車上的腳墊等物品取暖;路遇塌方,連續兩天被困,檢修人員只能劈開路旁的竹子取水止渴,幾個人吃一盒餅幹充饑……

  盡管工作很苦很累,他總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這細細的光纜,其實就是長長的路,墨脫在這頭,外面的世界在那頭。”阿旺感慨,“光纜雖細,但連著咱們縣老百姓的生活和希望啊!”

  就在墨脫移動公司對面,墨脫縣特色産業銷售中心廳堂明亮。駐足不多時,幾位遊客走進大廳,挑選了幾件墨脫茶葉——掏出手機,掃碼、付款,“支付寶到賬”的聲音響起,對老板來説又是一筆入賬。

  “3年內,墨脫茶葉的網絡銷售額從120萬元增長到500萬元,這離不開通信的支持。”佛山市援藏幹部、墨脫縣委常務副書記葉敏堅説,“下一步,我們將引進和種植好來自廣東的優質茶種,提升墨脫茶的網絡知名度,讓墨脫茶銷得更廣。”

  記者走入墨脫的那天,正是阿旺大女兒的生日。看著女兒,阿旺總會想起自己的小時候。那時自己最大的願望是上大學,但未能實現。如今,在網絡通信技術的幫助下,孩子有了更好的學習條件,也許能去更遠的地方讀大學。

  “或許到時候,我要靠這根網線和孩子交流,不知道到時候是電話?是視頻?還是其他什麼方式呢?”阿旺對未來充滿期待。(記者 徐馭堯)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20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