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輪椅上的高考追夢人
2020-07-10 08:28:0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父親在圖書館工作的時候,陳穎心會在一旁默默看經典名著。 記者陳旺攝

  那個扎馬尾辮的女孩通常坐在教室的後排,一點也不起眼,除非有人注意到她放在輪椅踏板上微微腫脹的腳,以及寬松褲子下瘦弱的雙腿。

  她叫陳穎心,是2020年高考生,來自福建省福州外國語學校。

  五歲時的一場意外,穎心雙下肢截癱,從此開始了輪椅上的求學生涯。她説,“如果把人生比作一個旅途的話,病痛可能是人生路上的絆腳石,只要你跨越了這些,你就可以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堅強樂觀的她,被同學們稱為“小張海迪”。

  病床上的“課堂”

  在福州外國語學校的一間教室裏,講臺上裝著一個小小的攝像頭。老師們已習慣授課時將自己的活動范圍控制在攝像頭可以拍攝的范圍內。而學生們也從最初的“驚奇”變成了習以為常。

  攝像頭的設置,是為了讓課堂的畫面實時傳輸到穎心的手機上。

  高中期間,穎心經歷了五次褥瘡手術。嚴重時,她還曾休學一年接受住院治療。

  而在醫院裏,穎心會堅持用手機上“網課”,以便跟上進度。

  事實上,過去的十幾年裏,由久坐或久躺壓迫引起的褥瘡就一直折磨著她。

  2011年的元旦,10歲的穎心便是在醫院裏度過。一只手插著輸液管,一只手仍然做著習題為期末備考。

  “最難熬的是高中。”穎心説,“大半時間都是在醫院裏面度過的。”

  由于褥瘡,她“上課”或做作業時都要趴在床上,不得不用肘部支撐上半身。時間久了,手肘被磨成了黑紫色。

  這些爸爸陳勇都看在眼裏,一個人的時候,他會到屋外嘬上幾口煙——過去的幾年裏,他曾多次試圖戒煙但都以失敗告終,因為看到“孩子在醫院心裏難受,抽煙排解一下。”

  在高中最艱難的時候,陳勇想到過勸女兒放棄學習。在他眼裏,畢竟女兒“身體才是第一位的”。

  沒有想到,穎心非但沒有同意,還給校長寫了一封希望盡早復學的信,“沒有學習,我活著就如同死了一般”。

  于是,學校拿了考卷給她試了試。考試結果顯示,成績不錯,可以排在全年段的前幾名。

  “她成績一直不錯。”高三年段長陳文勝説,“雖然我沒見過她講多少話,但是她骨子裏面透出一種堅毅。”

  陳勇強忍著心痛,由“放棄”變為“更多的支持”。女兒癱瘓後,陳勇毅然辭去工作,專門照顧自己生命中唯一的孩子。

  除了女兒的堅持,他對女兒的深愛也打動了校方。福州外國語學校特意為陳勇安排了高中圖書館的工作。就在圖書館的旁邊,學校還為陳勇父女準備了一間宿舍。非住院期間,穎心可以在校住讀,避免了來回的奔波。

  小學時,穎心所在班級的教室都被特意安排在了一樓,方便父親陳勇接送。

  初中時,孩子們的力氣大了。每天早上,穎心的同學都會輪流到學校大門口接她,然後把她推到教室裏。學校實驗樓沒有電梯,男同學們會徒手把她抬到樓上,幾年下來,抬輪椅的孩子力氣漸長,幫忙的人從四個變成了兩個,但這個習慣一直沒變。

  人們常常用“一晃而過”來感嘆生命如梭。十幾年,對于父女倆來説,卻是異常艱辛。

  盡管面對著疾病和學業的雙重壓力,父女倆還是覺得,如果穎心放棄學習就會辜負那些曾經幫助過他們的人們。

  “看到她努力的樣子,我很心疼,也很欣慰。”陳勇説。

  作品中的“愛與感動”

  由于行動不便,大部分時間,蜷在輪椅上的穎心通過閱讀與寫作“和世界對話”。當父親在圖書館工作的時候,穎心會在一旁默默看經典名著。

  寫作對她來説,既是最大的愛好,也是最重要的精神支柱。

  一個人的時候,她會觀察身邊的人和事,會將目光聚焦在城市的邊緣和弱勢群體,這些都被她寫進了作品中。

  她説,藝術來源于生活,因經歷和常人不同,她對生活有更多的感悟,希望通過她的文字記錄,將內心的愛與感動傳遞出去,激勵更多的人。

  《舞在虹上——輪椅上的陽光女孩》是穎心第一本公開出版的書籍。那時,她就讀于福州市晉安區第三中心小學。

  這本書由學校的老師、同學們一起合著,記錄了穎心生活的點滴日常。

  “那次不堪回首的意外事故讓我從此與輪椅為伴,爸爸在生活上無微不至地照顧著我,不離不棄。還有一個人,也像爸爸一樣,為我的學習和未來成長費盡心力,他,就是姚校長……”

  在這篇名為《校長“爸爸”》的文章裏,穎心將一份感恩之心深深埋藏在了她的文字裏。

  穎心也為自己的班主任老師寫過一篇文章。她説,“劉老師的善良,卻似一把愛的雕刻刀,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記憶深處……”

  2012年,在被評為福建省首屆海西勵志先鋒時,穎心也為自己寫了一篇文章。她這樣鼓勵自己,“這僅僅是一個暫時的終點,它還是一個新的起點。今後的路上,還會有更多困難和挑戰,我一定會微笑面對,成為生活的強者……”

  她總説,現在回過頭來看那些時光,雖然是伴隨著苦難的時光,但也是很美好的,很幸福的,“經歷了這麼多,我身邊有很多熱心人幫助我渡過難關,讓我在困厄的時候不覺得孤獨,不覺得無助。”

  因為這番經歷,她的文字裏沒有悲涼,而且顯得那麼溫暖有力。

  讓老師同學們都沒有想到的是,家庭並不富裕的她,堅持將自己的稿費分文不留,捐贈給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穎心的家是一個45平方米的小房間,爺孫三代五口人擠在逼仄的空間裏,連轉身都稍顯困難。“原先的房子在六樓,孩子大了,抱不動了,我們就搬到了這裏。”陳勇説。

  低矮的床沿邊是一整面的書櫃,上面密密麻麻地擺滿文學詩集,簡易的支架在書的壓力下有些變形——房間雖然不大,為了讓女兒能有閱讀的機會,陳勇精心布置了這面書櫃。在一家人看來,物質條件的匱乏可以用知識來填補。

  談及孫女這些年獲得的榮譽,穎心爺爺如數家珍,“這是海西勵志先鋒、這是宋慶齡獎學金……”他搬出滿滿一摞獎狀,邊數手邊哆嗦,黯淡的眼神裏因為激動也有了光。

  穎心計劃未來根據自己的經歷為原型寫一部小説,希望能給更多人帶去力量,並讓人們關注到像她一樣的脊髓損傷疾病患者。

  “偶像”與“夢想”

  穎心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成為楊絳那樣的作家和翻譯家。楊絳不僅寫作過劇本和小説,還翻譯了《堂吉訶德》和《吉爾·布拉斯》等作品。

  讓穎心有此想法的是,她無意中看到了楊絳作品中的這句話:“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堅強,于是乎,在假裝堅強中,就真的越來越堅強。”

  “那時大概是高一。”她説,“內心有很強烈的共鳴,突然間,一位素未謀面的作家,戳到了你內心深處的那根弦,你就覺得特別觸動。”

  穎心覺得楊絳是一位淡泊寧靜的人。當她的惆悵和傷心無處安放的時候,這些充滿力量的文字,可以讓心情得到排解。

  由于身體原因,再加之學業繁忙,上學後的穎心很少出遠門。在她的記憶中,五年級時,曾去香港參加過為中國骨髓損傷基金會籌款的公益演出。那時,她表演的是葫蘆絲。

  這是她最長的一次旅途。此後她便沒有離開過福州。

  穎心特別希望在上大學時,可以到國外去看看。福州外國語學校的六年學習,讓她有了更多出國的可能性。

  去年,穎心通過考試獲得了德語DSD二級證書。有了這個證書,如果她在今年的高考中取得一定分數,就可以申請去德國的大學學習。她的理想專業是德語翻譯。

  陳勇説,穎心趴在床上挑燈復習時,他沒哭;看著她一個人走入考場,用趴姿完成數小時考試的時候,他也沒哭;但當得知女兒拿到證書那一刻,他還是沒忍住,到屋子外偷偷抹了淚。

  多年來,他沒少經歷過灰暗絕望的時候,最困難的時,三百塊的醫藥費都無力承擔。但這些都沒有讓他掉淚,唯獨這一次,他止不住眼淚。

  高考是人生的十字路口,對于這位父親來説,同樣是一道抉擇的關卡。

  他深知女兒最大的夢想是到德國念書,但是想到未來,女兒一個人在國外無依無靠,又放不下,“希望我能申請陪讀,繼續去德國照顧她。”

  “等她有了自己的本領,能養活自己,我們就可以放手了。畢竟,我們沒辦法永遠照顧她,我們的期待就是她能夠獨立生活,自己照顧自己。”陳勇説著,流露出五味雜陳的眼神。

  對于女兒的未來,他沒有過多奢求,只希望她“獨立且快樂”地生活著。

  9日,高考結束後的穎心回到學校,和同學們做最後的告別。“她的執著、她的堅韌,她那常常挂在臉上的笑,她永遠是我們心中最美的一道風景。”一位同學説。

  同學們將她稱作“小張海迪”,“她的堅強樂觀感染了我們,心疼她,也祝福她有更好的未來。”

  在面對病痛時,在面對學業的壓力時,穎心也會將張海迪作為自己的榜樣。她常説,“張海迪曾説過,一個追求奮鬥的人,力量往往來自自身,光靠別人的鼓勵是沒有辦法長久的。”

  她説,身體不健全沒有關係,而思想可以通過自己不斷努力學習,飛往更遼遠的天空。

  “不用在意眼前一時的阻礙,目光要放得長遠。因為人生還很長。”穎心説。對她而言,浩瀚徵途剛剛開始,而未來的舞臺,絕不僅僅只是在這張輪椅和這間45平方米的出租屋內。(記者孟昭麗、吳劍鋒、章博寧)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219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