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方第一文化巨族之宅”的傳奇往事
2020-07-10 07:54:1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縱橫歐亞九千裏,稱雄商場五百年”的晉商活躍在歷史舞臺之前,山西的經濟中心出現在東南部沁河流域

  明清易代之際,災荒連年,豪族富戶為了自保,不得不築堡自防,他們修建了大量以防禦為先的宅院村落。這些文化遺存古堡群,現今被稱為沁河古堡群

砥洎城一角(5月27日)。記者孫亮全攝

  早在先秦時期的《左傳》中,山西這片地域就被形容為“表裏山河”,內有高山,外有大河,山河天險作為屏障。

  地處中國第二級臺地黃土高原東部的山西,其最東部是從東北方向延綿而來又向南延伸的太行山脈,西部是由北往南的呂梁山脈,“左手一指是太行,右手一指是呂梁”。在這兩條山脈之間是一連串從東北向西南伸展的斷陷盆地,汾河自北向南順流而下,呈現“兩山夾一川”的獨特地貌,而環護著這“兩山一川”的即是奔騰洶涌的黃河。

  山西狹長的地塊,自北向南孕育出截然不同的文化積淀。北出雁門關屬常年戰亂、胡漢交融的雁北,孕育出邊塞文化。幾與寧武關、雁門關、偏頭關“三關”同緯度的五臺山,其佛教文化也以藏、漢融合著稱。中部太原盆地則以晉商的大院文化出名。南部臨汾盆地、運城盆地地處黃河中遊流域,氣溫高、土地肥沃,孕育出黃河文明,成為中華文明的“初曙地”。

  除了這些人們熟知的文化歷史外,鑲嵌在晉東南太行山區的一顆明珠卻經常被人忽略。在“縱橫歐亞九千裏,稱雄商場五百年”的晉商活躍在歷史舞臺之前,山西的經濟中心出現在東南部沁河流域,當地商人被稱為“澤商”,挖煤冶鐵、種桑養蠶,簪纓世家、貨殖豪族屢見不鮮。

  明清易代之際,災荒連年,豪族富戶為了自保,不得不築堡自防,他們修建了大量以防禦為先的宅院村落。這些文化遺存古堡群,現今被稱為沁河古堡群。

  皇城相府、郭峪古城、天官王府、砥洎城、湘峪古堡、柳氏民居、竇莊古城……這些散落在沁河水係的獨具東方風韻的明清古堡,歷經數百年滄桑,歷經輝煌與衰落,再度被人們珍視,轉型再生,散發光芒,和居住其中的人們一起訴説著歷史變遷。

  皇城相府

  今年62歲的于小介在1998年搬出舊村時,一直住在祖輩相傳的舊屋。舊屋是陳廷敬相府的南書房,建于清朝。

  陳廷敬即是那個擔任過清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康熙的老師,《康熙字典》的總閱官,輔佐康熙朝達半個世紀之久的一代名相。

  陳廷敬的故居,如今是5A級旅遊景區皇城相府。這個位于山西省晉城市陽城縣北留鎮皇城村的旅遊區年接待遊客200多萬人。

  這是一處集明清兩代城堡式官宦住宅的建築群,原名“中道莊”,清代由康熙賜名並親筆禦書“午亭山村”,後來因康熙皇帝兩次在此下榻,故名皇城相府。

  皇城相府建築群面積為6萬平方米,分內城、外城兩部分,內城是陳家人的居住地,始建于明崇禎五年(公元1632年),由八個互相聯通又相對獨立的四合院組成;外城是在內城基礎上擴建的,完工于康熙四十二年(公元1703年),共有院落16座,房屋640間。依山就勢,層樓疊院,十分壯觀,被專家譽為“中國北方第一文化巨族之宅”。

  入皇城正門,首先看到的是一座石牌坊。古時牌坊的種類有很多,常見的有貞節牌坊、功德牌坊及裝飾牌坊等。這座牌坊是用來記載功名祿位的功德牌坊,它真實地向人們展示著明、清時期陳氏家族的榮耀和輝煌。

  正門上方刻有“冢宰總憲”四個大字。“冢宰”是百官之首的吏部尚書,“總憲”是都察院左都禦史的別稱,負責監察百官。

  在“冢宰總憲”最下方一格文字,從右往左下依次為:“戊戌科賜進士正一品光祿大夫、經筵講官、吏、戶、刑、工四部尚書,都察院掌院士左都禦史陳廷敬。”

  這是陳廷敬當時所任官職的具體名稱。清朝設有吏、戶、禮、兵、刑、工六部,陳廷敬曾在四部擔任最高職務尚書,並在禮部擔任左侍郎。清朝漢人不掌兵,陳廷敬在六部中的五部擔任要職,朝中的大小官職幾乎做遍,最後拜相入閣,足見其聲名顯赫。

  而陳氏家族,也是科甲鼎盛,冠蓋如林,在260年間培育出41位貢生、19位舉人、9位進士、6位翰林、呈現“父翰林、子翰林、父子翰林,兄翰林、弟翰林、兄弟翰林”和“德積一門九進士,恩榮三世六翰林”的文化盛景。

  皇城內的相府是一處三進的院子。相府前院為陳家的迎客廳,也是康熙下榻時接見文武百官的地方。相府中院的東房是陳廷敬的起居室,在他長達53年的京官生涯中,只回家三次,這裏就是他曾經居住的地方。相府後院原為陳廷敬的居所,康熙下榻後,正房成為皇帝下榻的行宮,因為皇帝住過,陳家人不再居住,到民國時期坍塌,陳氏後人翻新。

  走到這裏,一個疑問不時冒出:是因為陳家人歷代做官,才修建了這麼大的宅子嗎?答案是否定的。陳家宅院從明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修到了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歷經了兩個朝代、近300年。陳氏家族歷經從農到工、工到商、商到學,逐漸積淀而來。

  晉城古稱澤州,陳氏祖先世居山西省澤州永義都天戶裏,以牧羊耕田為生,耕讀傳家。二世陳林,遷至陽城縣郭峪村東北定居,陳林起初在窯上給人做長工,因腦子聰明被東家提升為賬房先生,發展到一定階段,陳家開始經營自己的“家族企業”。

  積累財産之後,陳林終于將兒子培養成一個未入流的九品官,“陜西漢中府西鄉縣尉陳秀”。持續教育之下,陳家五世終于出了一個大官,明嘉靖年間(公元1522年-1566年),陳廷敬高祖父做了四品官,這是他們家的第一位進士,第二位進士則是陳廷敬的伯父,但這兩人之間又差了整整90年。

  “澤商”和古堡

  皇城村位于一個三面環山的小谷地,前面的樊溪河蜿蜒注入沁河。

  沁河是山西省的第二大河流,發源于山西省沁源縣,自北而南,切穿太行山,于河南武陟匯入黃河。作為黃河流域中段兩端的水係,沁河流域也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之一。

  在沁河兩岸,聳立著一座座古堡民居建築,氣勢恢宏,雄偉壯闊。由皇城相府、郭峪古城、天官王府、中莊布政李府、砥洎城、湘峪古堡、柳氏民居、竇莊古城等組成的沁河古堡群,集中分布在沁河流域中段,地跨沁水、陽城、澤州三縣,大多依山而建,氣勢雄偉,形制獨特,功能齊備,展現了明清之際官宦豪宅和古城堡的建築特色。據考證,在這20公裏的沁河兩岸就有古堡54座之多,現在保存完好的尚有10余座。

  陽城縣析城山研究會的石永樂介紹,晉東南太行山、中條山一帶,煤、鐵資源豐富,這些地區很早開始冶鐵,澤州是生鐵冶煉的發祥地,澤州鐵器,至今聞名。

  陽城縣旅遊服務開發中心主任郭樹基説,明中後期,隨著明朝政府開放民間冶鐵,富藏煤鐵的澤潞地區冶鐵業規模迅速擴大,一大批農民從土地生産中分離,從事貿易和手工業生産,鐵器、潞綢、琉璃等物品遠銷大半個中國,以及印度、不丹等國家,這裏成為山西省乃至中國最富裕的區域之一。“澤商”遠近聞名。

  行走在當地,可以看到民間建築多為二層,二樓就是專門用來養蠶的蠶房。晉城曾是盛産絲綢的地方,明清時,幾乎家家養蠶。在古稱獲澤的陽城縣,前些年逐漸沒落的桑蠶養殖近幾年在寺頭鄉、次營鎮等鄉鎮逐漸恢復。在寺頭鄉返鄉能人張建軍的繅絲廠,去年生産了上百噸蠶絲,大部分出口到意大利。

  “獨特的資源稟賦和發達的商貿經濟,讓澤州富戶大賈雲集,為沁河古堡群的出現奠定了經濟基礎。”石永樂説。

  “富”為“學”奠定基礎。明清兩代山西籍進士數量是以往各朝代山西籍進士總量兩倍之多,其中十分之一來自晉城,有專家稱:“晉城的進士都是鐵鑄出來的。”

  位于山西省陽城縣城東7公裏處的潤城鎮,早在戰國時期已是韓趙相爭的重鎮。古稱“少城”“小城”,因冶煉業興旺曾稱“鐵冶鎮”。作為古代陽城四大鎮之一的潤城鎮,元、明以來,手工業和商業頗為發達,富商大賈迭出,文風鼎盛,科舉入仕人數冠于全縣,人口多而集中,曾是陽城縣首屈一指的文化、商貿重鎮。

  上莊村的明代尚書王國光故居“天官王府”、中莊村的布政李府、砥洎城等有名的古堡民居就在潤城鎮。

  “明朝布政使李豸的李家大院位于潤城鎮下莊村,共有院落60座,按當時物價,修建一座院落大約需要白銀200兩,而當時全縣的‘財政收入’每年大約260兩白銀。”潤城鎮黨委副書記王衛軍説,李家作為當地豪商,富庶可見一斑。

  石永樂介紹,沁河古堡發展曾出現三次高峰。古堡的由來最早可追溯到戰國時期,陽城本屬韓國,至長平之戰時,已是秦國的“前沿陣地”,秦趙對壘,堡寨林立,陽城成為許多秦將屯兵之地,至今仍有屯城的地名。

  第二次高峰出現在宋金“拉鋸戰”時期。南宋抗金時期,“太行忠義保社”作為抗金的北方民間義軍團體,根據地位于當時南太行山的澤州府、隆德府、平陽府一帶,後隊伍日益壯大,曾擴大到4000多人。這支抗金隊伍在太行山修建了許多防禦工事。

  而第三次高峰則出現在明末。動亂的社會環境,財富不僅為建設提供了堅實保障,也使這裏成為搶掠目標。明末李自成等領導的農民起義,為晉城傳統鄉村社會帶來“滅頂之災”,由此民間真正形成防禦意識,開啟大規模築堡。

  河山樓又叫避難樓

  沁河古堡出現的原因,奠定了其防禦的屬性。

  在皇城相府,有嚴謹的防禦體係,包括村莊、城墻、堡樓三道防禦線,裏面最高的建築河山樓就是為防禦而建。

  明朝末期,陳廷敬這個富裕的家族經常遭受流寇、土匪,甚至農民起義軍侵襲,陜西王嘉胤、李自成都圍攻過這個家族。實在沒有辦法,在明崇禎五年(公元1632年),陳氏修建了河山樓,取大好河山之意,又叫避難樓。

  河山樓長三丈四尺,寬二丈四尺,高有十丈。樓分七層,層間有墻內梯道或木梯相通,底層深入地下,備有水井、石磨等生活設施,一應俱全。並有暗道通往城外,是當年全村800多口人的保命樓。

  但光躲著不行,還得自己防禦,河山樓修建的第二年,陳氏加蓋了城墻,並修建了依山而建的藏兵洞。藏兵洞分為上下兩個部分,有125間房子,最上面一層設有炮眼對著外面,既可發射火器,又可觀察敵情。下面的三四層主要用來供家丁居住,最下的一二層用來儲備物資。

  沁河古堡群中防禦的典范則屬砥洎城。砥洎城原來叫小城寨,現在當地年紀大的老人,仍稱呼為小城寨,直到2002年當地準備開發砥洎城,這個名字才叫起來。

  砥洎城的名字也頗有來歷,整個城建在一塊大石頭上,砥有中流砥柱的意思。古代的河除了黃河叫河,其他河流只能叫水,沁河古稱洎水,在春秋時稱少水,又叫沁水。

  通俗講,砥洎城就是為了抵擋滔滔沁河水而修建的城。站在城墻上往下看,砥洎城三面環水,整體輪廓像一只烏龜,內部分為上中下三層。

  砥洎城最獨特的就是它的坩堝城墻,城墻是由一個個圓筒澆築而成,狀如蜂窩。這在全國是獨一無二的,2007年又被古建築專家鑒定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城墻。從城墻上不僅看出古人的聰明智慧,也折射出當地明清時期經濟繁榮的景象。

  當時冶鐵鑄造業非常發達,僅在陽城、澤州出産的鐵就佔到全國百分之七八十的分量,城墻上的一個個圓筒就是坩堝,坩堝即是煉鐵時鐵水融化倒出後廢棄的鐵筒。將廢棄的坩堝變成最佳的建築材料,並利用沁河水衝下來的河卵石壘起來,中間則用煉鐵的廢渣、石灰和到一起形成的鐵埽黏合加固。

  在精妙的化學作用下,時間越長,城墻反倒越堅硬。砥洎城下邊比較粗糙的部分已經有400多年的歷史了,仍是名副其實的銅墻鐵壁。

  砥洎城是誰修的呢?據傳,崇禎年間,流寇匪患很多,經常騷擾當地百姓,曾任北京大興縣的知縣楊樸就出資、動員當地的富戶、百姓修建城堡,但不幸的是,據説城堡修好後的第二年楊樸就去世了。

  砥洎城內部道路也不同于其他地方,最寬處不超3米,窄處僅容單人穿行,它們縱橫交錯,相互連通。然而不管進了哪條街巷,都感覺前方似乎沒路,像是進了死胡同,只有走到頭才會發現原來是可以轉向的。這當然也是為了防禦。

  在沁河古堡,人們還會發現一個頗為奇特的地方,在道路拐角的地方,直楞楞的房角多會被抹去,當地人稱為“拐彎抹角”。古堡人口多、道路狹窄,為了增加馬車和轎子通行和拐彎的方便程度,只好犧牲自家房間,開拓公共空間。

  相府新生

  隨著歷史變遷,當地工商業開始衰落,山區河谷的交通優勢也變成劣勢,沁河古堡逐漸沒落,這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皇城相府。

  從明朝修到清朝,隨著皇城相府的逐漸沒落,生活在其中、約佔七成的陳家後人,一度經歷困頓的生活。

  從小在皇城村長大、72歲的郭太剛説,至上世紀50年代,古城墻還能上去,但上面雜草叢生,隱約已經荒廢了。“‘大躍進’時,村裏修食堂,把城墻拆了一部分,好在根基沒動。”

  當時,“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的皇城村人,人均只有一畝多點的山地,産的糧食還糊不了口。“農業學大寨”時,他們把山上的樹全砍光,開出土地,還是不行。每個月“前十天吃啥有啥,中十天有啥吃啥,後十天吃啥沒啥”的皇城村,成了遠近聞名的窮村,甚至一度有“有女不嫁皇城男”的説法。

  山西是産煤大省,特別是晉城地區盛産無煙煤。上世紀80年代,在“有水快流”背景下,皇城村開始上馬村辦企業,逐漸有了兩個村辦小煤礦,靠著挖煤,村集體積累了“第一桶金”,煤礦被村民稱為“命根子”。

  賺到錢後,皇城村做了兩件事。除了解決村民溫飽問題,村裏在附近的荒山上栽了十多年樹。到1997年,皇城村已經成了富裕型小康村,“吃穿不愁,出門還有小轎車”。

  但皇城村裏的帶頭人們越來越強烈地感到,煤炭這種不可再生的資源,總有挖完的一天,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皇城的子孫後代們靠什麼生存和發展?而且,當時的採煤技術也比較落後,用的是炸藥,人坐在屋子裏,經常能感到下面的爆破聲,村子裏也到處是“灰頭土臉、黑乎一片”,對環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壞。

  皇城村開始尋找新的出路,辦過服裝廠、小鐵廠、養殖場,但都沒有成功。上世紀末,正逢國內旅遊業剛剛起步,經過一番討論和思考,皇城人最終把眼光瞄準了村裏那座有著400年歷史的陳廷敬故居。

  連續一個多月,支村兩委、全體黨員、村民代表不斷地開會討論。幹還是不幹?這畢竟是事關全村幾代人利益的“百年大計”,稍有閃失,靠煤炭積累起來的集體財富便會打了水漂。

  村裏的帶頭人們想幹,但擺在他們面前的是重重困難:居住在皇城裏的村民不相信外面的人會拿上錢來一個小山溝裏看老房子,他們也不想搬遷。

  此外,陳廷敬故居的大量老房子因裝修、改建、擴建已面目全非,不少有價值的文物或隨便亂扔,或人為破壞,有的村民竟然把康熙皇帝親筆禦書的楹聯“春歸喬木濃陰茂,秋到黃花晚節香”聖碑壘到了堆放煤炭的煤池子裏。為此,原中國詩學會副秘書長王澍還專門寫了一首詩:“康熙重道復尊師,晚節黃花禮讚之。我為山村悲不肖,春歸喬木折煤池。”

  “內城外城,加上城外各景點,需修復修繕的面積達20萬平方米,絕大多數院落、近千間房屋、60%以上的城墻需重新修繕,需要資金上億元。”皇城村黨委副書記樊進朝説。

  為了統一思想,村委帶著村民上北京、去浙江、下深圳,參觀學習、“洗心換腦”。搬遷難題由黨員幹部帶頭。資金缺口大就“借雞下蛋、借水行舟”,由工程隊先行墊資。最多的時候,皇城相府有五六十支工程隊。

  在國家古建專家羅哲文、山西省古建專家柴澤俊指導下,投資上億元,按照“修舊如舊、保持原貌”原則重修的陳廷敬故居出現在皇城村。

  1998年皇城相府景區開放了,但因地方偏加上宣傳不到位,第一年的遊客還不到3000人,一人一塊錢的門票,年收入不到3000元。直到2000年,村裏聽説有人要投資拍攝“康熙王朝”電視劇,就去北京找導演談合作,拿出了當時全部的280萬元收入,除了冠名讚助外,要求電視劇來村裏取景,並增加了一些陳廷敬的戲份。2002年電視劇開播後,皇城相府一炮而紅,當年景區僅門票收入就達到了700萬元。

  小康村帶後富

  皇城村人又富了,如今家家住小別墅。郭太剛48歲的兒子郭興勝在村裏的酒廠工作,26歲的孫子大學畢業後也回到了村裏,如今在村裏藥廠工作。“現在過的是好日子,水電暖等所有的開支都由村集體負責,村民們按人頭每年還有幾萬元分紅。”

  如今,皇城村已是中國十佳小康村,經過“煤炭工業、文化旅遊、高新技術”的“三步走”,發展起生物制藥、新能源汽車、蜂蜜釀酒等企業,皇城相府集團成為一個擁有20個企業、80億元總資産、6000名員工的村企集團。

  以皇城相府作為開端,當地開始打造旅遊産業。有了“中國歷史文化名村”“中國傳統村落”等頭銜的沁河古堡成了當地的“名片”和“搖錢樹”。陽城縣的全域旅遊有聲有色,每年遊客上千萬人次,旅遊總收入140多億元。

  皇城村富了,但周圍的村子還沒富裕,即便有郭峪古堡等“寶貝”。“現在的思路是先富帶後富,抱團取暖。”樊進朝説。

  山西省晉城市委副書記、陽城縣委書記姚遜介紹説,山西省近年致力于打造“長城、太行、黃河”三大旅遊板塊。晉城市和陽城縣開始做“大景區、大産業、大品牌、大旅遊”。2018年開始,皇城村與周邊的郭峪村、大橋村、史山村、溝底村開始聯合,進行環境、文化、布局、運營、基礎設施“五村一體”,打造皇城相府大景區。

  “其他村基本沒有集體收入,他們有旅遊資源但是缺發展資金。皇城村的發展也遇到一定瓶頸,做大做強需要更廣闊的空間和資源。大家幹脆資源共享、抱團取暖。”樊進朝説。

  他們成立由鎮黨委書記任組長、相關村主要負責人為成員的協調議事機構,四個村的黨支部書記擔任皇城村黨委副書記,促進組織共建、黨建引領。

  五村百姓如今享受一樣的公共設施、相同的集體福利。五村目前整合出皇城相府、郭峪古城、蟒河、海會書院等6個景區。

  目前正在開發的郭峪古城,是一座唐初建置的城堡式村落,也是一座典型的防禦性城堡,建于明崇禎年間。陳廷敬祖先遷至陽城時,最初即在此居住,後來逐漸在附近的中道莊建設發展。

  皇城相府集團董事長王天亮介紹説,隋唐至明清,這個地方叫郭峪裏,相當于一個鄉鎮,民國時期才成為村。目前村裏仍然有百姓生活,還有保存完好的“陳府”管家院,及“連升三級”真實人物陳好古的故居。如今,管家院已經被改造成了民宿客棧。

  潤城鎮的旅遊産業也有聲有色。走進上莊村明朝刑部尚書王國光的天官王府,或者中莊村的李家大院,在歷史的時空中漫步,感受古人的生産生活智慧。吃一頓萬歷年間流傳至今的“八八宴席”,或在按原貌改造出的臥室中休息一晚,感受古今穿越的恍惚,真是一種別致的享受。(記者孫亮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219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