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降價就解約,長租公寓再起風波
2020-07-04 07:49:14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傳統旺季北京租賃市場卻遇冷

  不降價就解約,長租公寓再起風波

  “要麼降價,要麼解約。”端午小長假最後一天,業主王偉(化名)收到了自如管家的電話,要求他從7月開始自降房租。受到疫情影響,在6月這個傳統旺季,北京租賃市場卻罕見遇冷,以自如、蛋殼公寓為代表的長租公寓運營方和業主之間,也陷入了一場誰該承擔違約責任的爭執之中。

  被要求自降1900元月租

  按照一年前簽署的資産管理服務合同,王偉的房子委托給自如代管4年,從第二年起,每一年自如將按照3%的幅度給王偉漲租金。7月1日,正是第二年租期開始的日子,然而,6月27日,王偉卻接到了自如管家的電話,要求其下調租金。

  “管家告訴我,每月租金至少下調1900元,不同意就要解約。”王偉轉述自如的方案,解約的話,自如將賠償他2個月的房租約2.4萬元,但同時,他得支付自如裝修和家具的費用總計5萬元,“換句話説,他們違約了,我還得倒貼3萬元。”

  在溝通中,管家反復表示受疫情影響,近期房子不好租,希望作為業主的他能共擔風險。可當王偉提出可以在疫情結束前承擔租金差價,但仍希望能按原來的合同繼續履行時,對方卻拒絕了他的提議,只説要麼降價,要麼解約。

  被要求降價的長租公寓業主不止一位。業主鄧女士兩天前也收到了自如管家的電話,同樣表示因為疫情影響租賃市場不景氣,要求她把目前每月4400元的租金下調到3510元。“租金上漲的時候,業主的收益是沒有變化的,現在虧損了,卻要業主來分擔,這不符合契約精神。”

  租賃市場遇冷是外因

  “長租公寓在2020年開了個壞頭!”這是2020年2月,蛋殼公寓要求業主減免租金時,租房人對其的評價。然而,誰也沒有想到,4個月後,自如也陷入了逼著房東降價的輿論漩渦。自如在給媒體的回應中稱,目前所有業主都在按時打款,確有個別合約在和業主友好協商溝通優化,也是受疫情影響房屋空置、商區變更等因素,出現了收出倒挂的趨勢。

  從短期看,自如所言非虛。受疫情影響,6月北京租賃市場罕見遇冷。研究機構報告顯示,6月前三周,北京住房租賃交易量較5月同期下滑5.78%,較2019年6月同期下滑3.17%。同時,即使在需求明顯回升的4月、5月,北京整體租金仍差于去年。其中4月份北京租賃住房平均租金為80.8元/平方米·月,環比下降1.1%,同比下降6%;5月份平均租金水平為84.33元/平方米·月,環比上漲4.2%,但同比仍下跌2.7%。

  華菁證券研報也顯示,疫情之下,民營長租公寓面臨的資金壓力較大,企業會以多種方式開源節流,包括對銀行、房東等提出貸款延期、免租等要求,對租客進行漲租,對虧損的房源強制退房等。

  “二房東”模式下的盲目擴張

  “疫情只能算是導火索,長租公寓風波頻頻的背後,反映出長租公寓盲目擴張的模式是扭曲的、不可持續的。”中國房産經紀公義聯合會主席胡景暉談到,長租公寓是個回報周期較長的市場,目前主流的長租公寓運營方採取的都是“二房東”模式,即從個人或機構手中獲取房源後再統一裝修、出租。也因此,從業主手裏收房到將房子出租之間的時間差,以及收房價格和出租價格之間的價格差,是這種模式下運營方獲取利潤的最主要來源。

  “2018年,因為惡性競爭,許多長租公寓運營商以高出市場價30%到40%的價格囤房,再降價出租。之所以敢高進低出,是默認大城市的房租每年上漲5%到10%。可現實是,包括北上廣在內的很多城市這兩年的租賃市場是趨穩並略有下降。”胡景暉認為,長租公寓應該是個“慢”市場,可隨著大量資本的無序進入,讓其陷入了野蠻式增長,如果不改變盲目擴張的激進模式,市場一遇冷業主就被要求降價的情況還會出現。(記者 趙瑩瑩)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9201126194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