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直播産業步入監管時代
2020-06-25 09:28:44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國家網信辦約談10家直播平臺 專家建議建立黑名單制度、信用評價制度

  直播産業步入監管時代

  疫情催熱了直播,萬物可直播,人人能帶貨。前有薇婭、李佳琦等網紅主播“出圈”,後有董明珠、丁磊等企業家輪番登場。然而,在直播儼然成了今年最熱鬧風口的同時,亂象日漸暴露。近期,國家網信辦指導屬地網信辦依法依規約談10家直播平臺企業,視違規情節對相關平臺分別採取停止主要頻道內容更新、暫停新用戶注冊、限期整改、責成平臺處理相關責任人等處置措施,並將部分違規網絡主播納入跨平臺禁播黑名單。專家建議建立黑名單制度、信用評價制度和投訴監管制度,讓直播産業結束“野蠻生長”,實現精耕細作。

  調查:

  帶貨主播收入分化明顯

  七成從業者月薪不過萬

  近日,“鐘美美拒絕百萬元簽約”的話題引發熱議,一些網友開始質疑MCN(注:是一種多頻道網絡的産品形態)消費流量,只想賺快錢。“為什麼非要做網紅?這麼小當網紅,難道要讓現在的孩子們都去做網紅夢嗎?”

  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今年新增直播相關企業近6000家,同比增長251%。“成為薇婭、李佳琦和辛有志”是許多主播的夢想。招聘平臺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直播經濟”業態主要崗位的人才需求量達到去年同期的3.6倍,涌入行業的求職者規模也達到去年同期的2.4倍。多家MCN機構也反映,網紅不夠用了。

  主播真的那麼“吸金”?“2020年上半年,帶貨主播的平均月薪為11220元,盡管同比下降了近2000元,在全行業所有崗位中,這個平均薪資仍然處于高位水準。並且,這個領域中收入兩極分化現象嚴重,大型MCN機構主播的收入顯著拉高了平均值,71%的主播月薪收入在1萬元以下,每天工作10~12個小時是常態。”BOSS直聘數據研究院負責人告訴記者。

  對于眾多企業總裁們紛紛登場直播,艾媒咨詢集團創始人兼CEO張毅表示,在電商直播的風口上,企業董事長、高管們親自帶貨,表明公司正跟著年輕人喜愛的方式與時俱進。不過,這只是疫情下的特例,未來並不會成為常態。“老板們帶貨,關鍵不是在于賣了多少産品、賺了多少錢,而是為了給企業做形象廣告。但直播的頻次高了,還能吸引到多少人看呢?”

  國家網信辦:

  直播平臺普遍存在內容生態不良現象

  近期,國家網信辦會同相關部門對國內31家主要網絡直播平臺的內容生態進行全面巡查發現,“虎牙直播”“鬥魚直播”“嗶哩嗶哩”“映客直播”“CC直播”“瘋播直播”“歡樂直播”“花椒直播”“西瓜視頻”“全民小視頻”等10家網絡直播平臺存在傳播低俗庸俗內容等問題,未能有效履行企業主體責任。

  國家網信辦有關負責人表示,結合群眾舉報及核查情況表明,國內31家主要網絡直播平臺普遍存在內容生態不良現象,不同程度地存在內容低俗庸俗問題。其中一些平臺企業經營態度不端正,自身利益至上,有的借助免費“網課”推廣“網遊”,有的利用色情低俗內容誘導用戶點擊瀏覽並充值打賞,有的利用“抽獎”“競猜”“返利”等方式涉嫌組織網絡賭博。

  在國家網信辦通報後,地方網信辦也隨後披露了具體的整改措施。北京網信辦宣布,針對“花椒直播”“西瓜視頻”“全民小視頻”平臺存在的傳播低俗庸俗內容、未能有效履行企業主體責任問題,責令3家網絡直播平臺自6月23日0時~7月8日0時限期整改。截至昨日下午發稿,“嗶哩嗶哩”(B站)、西瓜視頻、花椒直播等平臺依然在照常運作,未在首頁提示“正在整改”,也沒有對相關頻道進行停更。鬥魚、虎牙的推薦頻道均已停止更新,恢復時間暫未公布。

  分析:

  直播為何亂象多?專家建議盡快出臺法規

  不可否認,“田間”“地頭”直接發貨,沒有中間商賺差價,席卷各行各業,直播帶貨為中國經濟全面開啟了“雲上經濟”的鑰匙,讓受疫情影響嚴重的衣食住行娛樂等各行業看到了新機遇。當直播帶貨成為各路玩家爭搶的“高地”,頻繁翻車、假貨不斷、刷量造假、品質存疑、售後無門……種種亂象也漸漸浮出水面。

  記者在電商平臺搜索“直播觀看”“粉絲”等關鍵詞,出現不少刷數據産品,成交量也十分可觀。與賣家詳聊後可以看到,有的宣稱為抖音新賬號刷1000個粉絲大約可以賣到200元左右,有的120元能買到1萬個淘寶直播機器粉,還有專門組織真人粉絲觀看直播刷數據的商家。

  “直播亂象違背了社會的公序良俗,帶來了非常不好的社會價值導向,有些行為甚至已經構成刑事犯罪。對于行業本身來説,這種亂象會使用戶流失,政策變得嚴苛,長久來説影響行業的長遠發展。”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股權高級合夥人黃偉説。

  怎樣讓直播行業遠離“開播賣貨,下播甩鍋”的困局?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未來應盡快建立以市場監管部門、商務管理部門和網信管理部門為核心的跨部門監管模式,盡快出臺相關法律法規。

  朱巍建議,直播經濟要想走得遠,需建立黑名單制度、信用評價制度和投訴監管制度。並且,行業標準應充分參照國家網信部門和市場監管部門關于黑名單制度的規定,要做到一次違規、終身禁業,並做到消費者投訴應收盡收,規定時間內予以處理。

  8部門聯手整治 行業將迎來洗牌

  5月份人社部發布的公告中,“互聯網行銷師”位列10個擬新增新職業名單中,帶貨主播即將迎來“官方認證”。近日,中國商業聯合會發布了《中國商業聯合會關于下達2020年第二批團體標準項目計劃的通知》,文件要求,由中國商業聯合會媒體購物專業委員會牽頭起草制定行業內首部全國性社團標準《視頻直播購物運營和服務基本規范》和《網絡購物誠信服務體係評價指南》等兩項標準(以下簡稱《標準》)。業內認為,首部全國性直播電商標準將出臺,預計將于7月正式發布執行,“直播帶貨”將有規可循,有據可依。

  6月5日,國家網信辦、全國“掃黃打非”辦、最高法、工信部、公安部、文旅部、市場監管總局、廣電總局等8部門表示,將啟動為期半年的網絡直播行業專項整治和規范管理行動,其中包括對網絡直播帶貨管理規則的探索實施。這也意味著直播經濟在快速運作的賽道上擁有了更重要的“剎車”管控。(倪明)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福建東山:全力打造全域生態旅遊海島
福建東山:全力打造全域生態旅遊海島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159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