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能否告別“一放就亂、一收就死”?——成都地攤經濟觀察之三
2020-06-04 22:10:1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6月4日電 題:能否告別“一放就亂、一收就死”?——成都地攤經濟觀察之三

  新華社記者 葉含勇、張海磊、李倩薇

  臨近傍晚,位于成都市高新區的天仁路逐漸熱鬧起來,一個賣冰粉、涼糕的小推車引來不少食客駐足。“感覺這種形式既方便附近居民的日常生活,又能幫到需要就業的人。”市民龐宇説,希望“路邊攤”可以持續下去。

  近日,地攤經濟成為熱門話題。今年3月中旬,成都推出“五允許一堅持”,率先“試水”鼓勵“地攤”“夜市”。隨後,成都打出建立攤點攤區設置引導機制、商販攤主清潔衛生責任機制、群眾投訴現場快速處置機制等“組合拳”,推動地攤經濟向常態化、規范化發展。隨後,地攤經濟也在北京、西安、青島、重慶等多地火起來。

  “地攤”“夜市”在讓城市重新找回煙火氣的同時,也帶來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的社會成效。記者從成都市城管委了解到,截至5月28日,一係列“柔性政策”使就業人數增加10萬人以上,中心城區餐飲店鋪復工率超過98%。

  北京安博(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陳軍觀察認為,成都推出的這些引導城市有序復蘇的創新舉措有上位法的依據,是政府部門在疫情防控狀態下探索城市管理方式創新的具體體現,既堅持了依法行政又兼顧了合理行政。

  “最早的商業就是地攤、遊商遊販和集市,現代工業社會和信息時代的到來,也不會消滅‘地攤’這種商業形態。它們彌補了大型超市和網上購物所不能滿足的某些功能。”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劉業進説。

  在成都,“柔性執法”深受市民追捧。“現在政府讓擺攤,確實對我們下崗職工有好處,最起碼一家五口人有了生活保障。”成都攤販郭曉三下崗後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年紀較大的他抓住政策利好,利用自己的涼拌菜手藝,開起了小吃攤。對于今後的日子,他説:“以後一家五口人的生活反正會好一點。”

  但環境衛生、噪音擾民、産品質量等也成為繞不開的話題。“有時候路兩邊的小推車一字排開,正常車輛根本無法通行。”成都市民吳先生説,“最怕半夜家人都睡了,樓下燒烤店外面還有人喝酒、大聲交談。”

  劉業進認為,發展地攤經濟必須遵守公序良俗,即不得損害公共和私人利益,把可能産生的負面效應降到最輕程度。除了改變“臟亂差”的刻板印象外,政府有關部門有必要探索透明、規范、制度化的解決辦法。

  “以往,我們對非門店經營這種業態管理不足且容易激化矛盾。此次疫情從另一個程度上打開了城市管理的‘政策之窗’,相關部門應該抓住這次契機,對傳統的管理理念、手段和方式做出調整,徹底改變‘一放就亂、一收就死’的管理方式。”華東政法大學政治學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任勇認為。

  對此,成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總隊總隊長劉踐介紹,地攤經濟的發展,正在推動城市管理的執法方式由嚴格禁止向規范引導轉變,由簡單驅趕向宣傳教育轉變。當地在兩個多月的實踐中,不斷調整、完善政策和機制。比如對佔道攤區分類分時管理,即城市主幹道、重要交通節點、醫院、學校等周邊不允許擺攤,中小街道、背街小巷、居民區等允許有序擺攤;在交通高峰時期錯峰擺攤等。

  作為促進就業保障民生的創新之舉,地攤經濟往何處去,這成為城市管理者、臨街餐飲店、流動攤販等參與方最關心的問題。

  四川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羅哲認為,目前的“地攤”“夜市”還處于初級階段,如果未來要成為長久存在的經營業態之一,還需要往規范化方向發展,但這絕不僅僅是城管一個部門的事情。“食品安全、安全隱患排查等涉及市場監管、公安、應急管理等部門。以後也有可能將流動攤位固定下來,向場地經濟發展。”羅哲認為。(參與採寫:蕭永航、楊進)

  相關新聞:

  關上一扇“門”,就會打開一扇“窗”——成都地攤經濟觀察之一

  “精細化治理”玩轉“馬路上的生計”——成都地攤經濟觀察之二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75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