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戴村再現“映山紅”
2020-05-21 08:09:08 來源: 農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戴村再現“映山紅”

  ——來自浙江杭州市蕭山區的一場數字化鄉村治理實驗

蕭山區戴村鎮大石蓋村美麗菜園一角。

  一園紅艷醉坡陀,自地連梢簇蒨羅。進入盛春之後,在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戴村鎮的雲石群山上,千畝野生映山紅似火綻放,與滿目翠綠相映成趣。過去村民上山砍柴,每遇花叢,都會不由放慢刀速,生怕誤傷了“紅花娘子”。

  然而近年來,人們痛心地發現,不少映山紅慘遭“盜花賊”,徒留一個個土坑。去年,幾位村民自發上山巡查,沒想到一呼百應,衍生出了一支“護花隊”。今年,山間層林盡染,又見燦爛紅霞。

  重現的又豈止是美景。借著全民護花的熱情,去年,戴村鎮因勢利導,在“自治、法治、德治”的基礎上,融入“智治”,嫁接時下最為熱門的區塊鏈技術,來了一場鄉村治理的“數字化實驗”,取名“映山紅計劃”。

  戴村鎮為何要發起這樣一場計劃?在數字化鄉村大行其道的今天,其探索有何不同?“高大上”的區塊鏈,到了最基層的農村,會水土不服嗎?為此,記者前往目前唯一試點大石蓋村,試圖領略另一番“映山紅之景”。

  保護映山紅帶來的思考

  記者老家就在蕭山。猶記兒時,搭橋修路,祈福納瑞,或每逢天災,各家出錢出力,成為一代人記憶。可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農房越蓋越好,福利越添越多,日子越過越富,卻倣佛丟失了集體精神,很多事變成了“政府幹、群眾看”,老百姓還牢騷一堆。

  鎮長金聰是名“80後”,本科學的計算機,研究生讀的管理學,從省裏下到基層已有七年。在他看來,要重新喚回老傳統,並非簡單的“時光倒退”,必須遵從經濟社會發展規律,建立一套新的運行規則。他的基本邏輯是,通過村民對村莊的貢獻積分,決定其從村莊獲得的利益。

  很快,金聰的構想就有了清晰構架:“基層黨組織的核心地位不動搖,但從原來的直接管理者、直面矛盾者,轉變為治理規則的制定者和維護者,營造群眾相互監督、相互促進的公開環境,再建立相應的激勵制度。”

  別看村莊巴掌大,但各項事務、各種利益錯綜復雜。如何科學評價每位村民對鎮村的貢獻,還必須讓眾人信服?金聰想到了區塊鏈,通過數據採集為村民畫像,既公開透明,又便于執行。

  帶著具體運行的種種問題,金聰向浙江大學計算機學院的院長陳剛求教。陳剛一聽,興趣陡增。在這位“學術大咖”看來,區塊鏈是一種技術沒錯,但也是一種生産關係,社會治理就是其重要的實踐場。

  雙方一拍即合,立馬啟動“映山紅鄉村治理數字平臺”的研發。按照最初的設計邏輯,以貢獻論收益,那麼收益點何在?金聰認為,除了農村的各種公共服務,關鍵還在市場效益,只有讓治理與發展“雙螺旋”演進,才具備內生動力。

  2019年夏日的一個晚上,金聰在微信發了一條朋友圈,講述了他的觀點:農村可盤活的資源有三,閒置農房,閒置耕地,閒置勞動力。點讚不少,而其中有位“80後”異常興奮,甚至夜晚難以入眠。

  區塊鏈“種”進菜地裏

  第二天,孫國柱走進金聰辦公室時激動萬分,這是他自2015年擔任大石蓋村黨委書記以來從未有過的。

  與鎮長的高學歷不同,孫國柱幾乎沒讀多少書,8歲下地種田,14歲赴滬打拼,後來從事裝修行當。在事業幹得風生水起時,他于2013年選擇進入村委班子,擔任副書記,從此開啟另一段人生軌跡。

  大石蓋村2100多人口,論各項成績,只能排在全鎮中上水平。這幾年,通過“三改一拆”和全域整治,村裏拆出了8.4萬平方米的新空間。然而,本應收歸集體的土地,大部分仍被原戶主佔用,或堆砌雜物,或棄之不顧,成了天然垃圾場。

  去年,村裏啟動美麗鄉村提升工程。這些清理出來的閒置空地、房前屋後的零散土地,還有農戶的自留地該怎麼辦?躊躇不定之時,金聰的謀劃,猶如一道閃電,使孫國柱恍然大悟。對,打造美麗菜園!

  孫國柱測算了一下,這些閒置土地大概有600多畝,若全部種上景觀苗木,至少花上兩三百萬元,後期還需每年二三十萬元的養護費。盡管看著美,卻是個“包袱”。若變空地為菜地,變綠植為農植,變景觀樹為瓜果,不光省錢,還能“生錢”,只要阡陌分明,管理得當,其實不難看,反而多了鄉味。

  最關鍵的是,菜地正好為數字平臺的線下治理提供絕佳舞臺。隨著討論的深入,一紙方案浮出水面:所有菜園實行有償認領制和末尾淘汰制,讓農戶“競爭上崗”,誰種得好,誰就有優先選擇權,還有優先售出權;對于品質管控,數字化追溯係統也有用武之地。

  孫國柱先從孫家自然村入手,一邊收歸集體的閒置土地,四周砌好石坎,看起來美觀整齊,另一邊則搞個地塊做試驗。前四個月免費種,此後按照1550元每畝“承包”。至于種多少、種什麼、怎麼種,專門組建映山紅服務中心,都有詳細計劃和規定,並提供種苗、化肥、薄膜等農資供應,最後予以統一收購包銷,老百姓只管按標種植即可。

  58歲的周田娟就是最早試水的,去年9月開始,種了幾畦蔬菜,沒想到才收了一茬,毛收入就達到3000元。這不,試種結束後,首批200多畝土地公開“招標”,周田娟主動認領3畝,按計劃全部種上芋艿。她估算,一年下來,刨去租金等成本,每畝收入可達近萬元。

  走進孫家自然村,記者看到,13個分散地塊,個個插著鐵牌,上標組長和二維碼。手機一掃,菜地整潔、作物長勢、病蟲害情況、種植、用肥等信息一覽無余,人人可以打分評價。

  疫情期間試牛刀

  為了讓更多老百姓參與和監督,戴村鎮將種菜變為互動環節,發起“初心菜園大比拼”。與之對應的,還有個活動叫“平安家庭大比拼”,前者掃的是地頭鐵牌,後者則掃門頭銘牌,同樣可打分,但比的是平安參與、鄰裏和睦、家庭和諧、衛生整潔等。

  除了這兩個長期活動,通過手機小程序,任何一個村民還可以點擊“我要發起”或者“我要參與”。而每一次的參與,都會變成不可篡改的積分,記錄下對村莊的貢獻。“紅花榜”上實行每周、每月排名,還有總排名,誰都能看到。

  疫情期間,積分制就發揮了獨特作用。村裏總共設置了6個出入口,實行三班倒,每班3個人,一天就需要54個人。別的村莊很多靠花錢請社工,可大石蓋從頭到尾沒花一分錢,大家還搶著來執勤。

  1998年出生的張余潔,就發起了一個活動,半夜給志願者們送熱水、送點心。結果集合了一幫小夥伴,都是村裏在讀的高中生、大學生。“我原來以為志願者活動只是城市社區或校園的産物,沒想到也能為村莊出一份力,我們都覺得特別有價值。”

  孫國柱告訴記者,起初村裏還擔心,後半夜找不到志願者,可近三個月,基本都是半小時內召集完畢。“參與卡口執勤的,不少還是回鄉的‘大老板’。若是村裏花錢招社工,他們肯定不會來,而有了這種氛圍後,大家都主動報名。”

  “歸根到底,群眾與數字平臺係統的紐帶,並非行政命令,而是市場機制,再以技術手段進行加固。”戴村鎮黨委書記俞國燕告訴記者:“‘映山紅計劃’剛起步,通過前期運行,讓大家有了不少信心,接下來,除了不斷優化治理結構,向更多村莊進行推廣,還需做好發展文章,推動可持續治理。”(記者 朱海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