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疾控機構成為公共衛生“守門人”
2020-05-18 07:43:57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 我國疾病防控體係仍然存在不少短板和不足,疾控體係建設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 疾病防控體係作為一項係統工程,要在整個大衛生、大健康環境中打磨“四梁八柱”

  當前,我國已經進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態化階段。回顧4個多月來的抗疫行動,全國近千名疾控和公共衛生人員組成36支防疫隊馳援湖北。他們參與分析研判、流調、檢測、消殺、安撫等多項任務,與病毒展開了圍追堵截的賽跑。他們深入一線調查,對新冠肺炎病毒的潛伏期、傳染性、傳播途徑、感染來源等作出了較為準確的判斷,為中央正確決策提供了科學依據,起到了參謀部、預警機、偵察兵、戰鬥隊的重要作用。

  在公共衛生體係中,如果説醫護人員的主要作用是減少存量,那麼疾控人員的作用就是減少增量。正如國家衛生健康委主任馬曉偉評價:“疾控工作者雖然人數不多,但好鋼用在刀刃上,自覺承擔起‘最大限度控制感染者增量’的職責,成為防控工作的中堅力量。”

  自2009年“新醫改”實施以來,公共衛生服務均等化改革進展顯著,疾控體係建設也有了新發展。當前,在看到各級疾控機構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發揮了舉足輕重作用的同時,也要看到我國疾病防控體係仍然存在不少短板和不足,疾控體係建設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疾病防控體係作為一項係統工程,要在整個大衛生、大健康環境中打磨“四梁八柱”。

  疾控部門是公共衛生的“守門人”。按照現行法規規定,疾控機構負責係統地收集信息,為決策者提供決策依據;地方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負責發布信息。從我國各級疾控機構的歷史沿革來看,疾控部門大多是由科研機構和基層衛生防疫站發展而來的。只有理順疾控部門和地方衛生行政部門兩者之間的管理體制,做到職責明確、能級清晰、運轉順暢,才能承擔起國家公共衛生安全應有的管理和技術支撐職責,實現決策科學、信息發布及時。

  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統一高效的聯防聯控機制發揮了關鍵作用。由此可見,包括疾病防控體係在內的公共衛生事業,不能限于某一個部門,更涉及國家衛生健康委、發改委、工信部等更多管理部門。如何高效作出決策、如何權衡一項決策的利弊得失,需要相關部門群策群力,形成合力。對此,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郝旭光認為,疾控體係建設要從整個管理體係上協調,對整體利益通盤思考,形成抗疫阻擊戰的統一合力。

  長期以來,以預防為主一直是公共衛生事業的基本方針。在健康中國戰略中,更是把預防放在了突出地位。對此,江蘇省鹽城市疾控中心原主任、流行病學主任醫師沈進進表示,各級政府應當更加強化疾病防控理念,把預防工作落到實處,堅持防與治結合,應當走融合發展道路,形成以疾控機構為中心、醫院為支撐、基層衛生服務機構為網點的大衛生、大健康體係。

  我國不少地區正在基層衛生工作中初步創立“醫防融合”工作模式,也值得借鑒。他們以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管理為切入點,依托縣、鄉、村一體化信息係統,強化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促使以疾病治療為中心向以健康管理為中心轉變,讓醫療下沉到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中,形成“未病早預防、小病就近看、大病能會診、慢病有管理、轉診幫對接”的防治體係,群眾享受到了更優質的醫療和公共衛生服務。

  我國進入疫情防控常態化階段之後,專業機構防控工作常態化是疾控體係現代化建設過程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説,疾控體係建設一定要做到寧可備而不用,不可束手無策,科學劃定防控區域的最小單元,果斷採取精準“圍堵”,實現對散發病例或者聚集性疫情精準施策,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中發揮我國疾控力量的優勢。(記者 敖 蓉)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997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