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出懸崖記——四川涼山“懸崖村”貧困群眾走下“天梯”搬新居
2020-05-13 16:55: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5月13日電(記者吳光于 王迪)13日清晨,51歲的某色達體比往常起得早些。陽光斜斜地照進他家坐落在獅子山海拔1700米的半山臺地上的小院,鑽進了門縫,照亮黑洞洞的堂屋。

  他掃凈了火塘中的灰燼,輕輕拉上院門,走出幾步後又回頭看了一眼100多歲的老屋。今天,他和妻子就要下山了,在這個被人們稱為“懸崖村”的地方,他家已經生活了五代人。65公里外,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移民安置點裏,一座100平方米、設施齊全的新居正等著他們,懸崖之上的半個世紀生活將成為家族的永恒記憶。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1)出懸崖記——四川涼山“懸崖村”貧困群眾走下“天梯”搬新居

  5月13日,在四川省昭覺縣阿土列爾村的懸崖鋼梯上,村民沿著鋼梯下山(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桃花源”的煩惱

  被稱為“懸崖村”的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的人居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元代。

  這裏日照時間長、土地肥沃,有著優良的小氣候。在戰亂紛爭的年代,易守難攻的地勢保護著居民免受侵擾,人們在此過著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的生活。

  然而,“桃花源”裏並非只有詩意的棲居。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3)出懸崖記——四川涼山“懸崖村”貧困群眾走下“天梯”搬新居

  5月13日,在四川省昭覺縣阿土列爾村的懸崖鋼梯上,村民沿著鋼梯下山。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4)出懸崖記——四川涼山“懸崖村”貧困群眾走下“天梯”搬新居

  5月13日,在四川省昭覺縣阿土列爾村的懸崖鋼梯上,村民沿著鋼梯下山。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買一包鹽巴,來回要走一上午。背100斤苞谷下去,山下的人可以賣100塊,我只能賣90多。因為知道我是從山上下來的,不可能再背回去。”某色達體説。

  出行困難,一直是“懸崖村”的“死穴”。過去,人們進出村莊靠的是藤條和木棒編成的“天梯”,有的地方能下腳的空間還不到半個腳掌大,上山一趟要耗費兩三個小時。由于藤梯長期風吹雨淋,朽得很快,摔下去輕則斷手斷腳,重則一命嗚呼。

  17歲的某色拉作是某色達體最疼愛的女兒,11歲之前都與課堂無緣。山上沒有學校,下山的路又太危險,直到長高、長壯一些後,家人才放心讓她下山上學。

  修路,曾經一直是村民們的渴望。然而經測算,通村路需要高達4000萬元資金,對于全年財政收入只有2億多元的昭覺縣來説實在無力負擔。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5)出懸崖記——四川涼山“懸崖村”貧困群眾走下“天梯”搬新居

  5月13日,在四川省昭覺縣阿土列爾村的懸崖鋼梯上,村民沿著鋼梯下山。山腳下停放的是即將幫助他們搬家的車輛。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懸崖新生

  是否搬下懸崖村,曾經是困擾某色達體很久的一個問題。

  十多年前,他也曾去山東打過工,卻因為水土不服只幹了兩個月就回了老家。

  過去十來年,村裏有些腦子活絡的人舉家外遷。不用再爬“天梯”,上學、看病都方便的生活讓人著實羨慕,但他一直沒有勇氣告別山上的好收成和祖祖輩輩習慣的生活。

  直到2015年,變化悄然降臨。

  由于長期患病,某色達體家被認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2016年5月,為改善“懸崖村”艱難的出行條件,涼山州和昭覺縣共撥款100萬元,將藤梯升級為鋼梯,出行條件大大改善。鋼梯修好不到4個月,就有6位來自外村的新娘嫁進村來。

  慕名而來的人也越來越多,某色達體開始做起生意,先是開小賣部,後來幹脆辦起了民宿,最多的時候住過十位客人。

  村裏的年輕人也紛紛在網絡直播平臺上當起主播,陡峭的“天梯”、大涼山腹地的風光吸引了很多人。一時間,旅遊成為“懸崖村”的新支柱。

  在最近開展的脫貧驗收預評估中,村民每人平均年收入近9000元,其中84戶貧困戶的每人平均年收入超過了6000元,遠高于脫貧標準。

  2019年4月,又有好消息傳到“懸崖村”——貧困戶將通過易地扶貧搬遷,遷入縣城的集中安置點。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2)出懸崖記——四川涼山“懸崖村”貧困群眾走下“天梯”搬新居

  5月13日,在四川省昭覺縣阿土列爾村的懸崖鋼梯上,村民某色拉吉一邊直播一邊沿著鋼梯下山。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走下懸崖

  5月12日至14日,阿土列爾村84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共344人,陸續搬遷至位于昭覺縣易地扶貧搬遷縣城集中安置點的新家。

  下山的路,某色達體走得很慢。清晨的山間鳥語陣陣,蜥蜴、松鼠不時出來和人們打個招呼。

  “下了山,就沒有這樣的風景了。”他的眼裏掠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惆悵,但很快被旁邊的歡聲笑語衝淡。

  他的身後,21歲的村民某色拉吉換上了一身新衣,一邊走著鋼梯,一邊做著直播。“這是我們村的大日子!”他興奮地告訴直播間的“粉絲”。

  村民某色拉洛和妻子帶著兩個孩子,一個背著,一個牽著,也慢慢地向下走著。過去兩個孩子都在山上的幼教點上學,搬家以後,將轉到安置點的幼兒園。

  他們的行李很簡單,只有一個鋪蓋卷和一些衣服。“新家裏什麼都有,拎包入住就行了。”

  下山後,人們坐上了等候已久的汽車。65公里,不過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這條路,某色達體卻走了半個世紀。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6)出懸崖記——四川涼山“懸崖村”貧困群眾走下“天梯”搬新居

  5月13日,在四川省昭覺縣南坪社區安置點,村民某色達體(左)和妻子在新家陽臺上遠眺。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未來充滿希望

  昭覺縣城邊的集中安置點,一排排六層高、有著土黃色外墻的嶄新樓房拔地而起,超市、小廣場、學校、籃球場、活動室等設施一應俱全。卡車邊,人們從車上不斷搬下嶄新的沙發,戴著頭巾的老婦人在陽光下安靜地紡著羊毛。

  按照計劃,昭覺全縣92個邊遠山村的18000多人都將在14日前遷到這裏,開始全新的生活。

  某色達體的新家位于4號安置點,100平方米的房子有三個臥室,家裏只花了1萬元,其余全部由政府補貼。女兒拉作終于有了自己的房間,新家離她的學校步行只需要半個小時。

  鋼制衣櫃、鋼制碗櫃以及一套鋼制桌椅,大小兩張床。在某色達體的新家,這些設施都由政府免費提供。

  隨著“懸崖村”的搬遷,截至目前,四川省總規模達136萬人的易地扶貧搬遷工作已接近尾聲。

  按照計劃,安置點還將對貧困戶開展培訓,選擇具有穩定性、長期性、持續性的産業,完善扶貧小額信貸等政策,幫助貧困戶通過土地、林地等資源參股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讓貧困群眾得到更多收益。同時,將發展馬鈴薯、苦蕎、燕麥等特色産業,引進項目、資金、技術進行深加工,拓展産業鏈,促進特色産業轉型升級。

  “懸崖村”老屋中,家人的照片和女兒的獎狀依然挂在墻上。“安頓好了新家,我還會回來。”某色達體説。

  按照易地扶貧搬遷的政策規定,遷居到新居之後,舊房將被拆除。但幸運的是,按照村裏發展集體産業的計劃,他家的老屋將被保留下來並加固。

  “將來可能會以向村集體租用的方式,和老婆輪流回來搞民宿接待。”他説。

  據了解,下一步阿土列爾村還將通過土地“增減挂”等方式,讓更多人搬下懸崖。未來,充滿挑戰和希望。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北京:抗疫一線護士的一天
北京:抗疫一線護士的一天
遠眺來古冰川
遠眺來古冰川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8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