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昔日荒山垃圾場 今日萬畝生態園——新疆博樂市以生態建設助力脫貧
2020-05-07 14:09:07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昔日荒山垃圾場 今日萬畝生態園

  ——新疆博樂市以生態建設助力脫貧

  新疆博樂市新城區西郊有一座小山,爬到山頂,整個博樂市就展現在眼前,遠處是巍峨的阿拉套山,近處是開滿鮮花的萬畝生態園。

  一位被陽光曬黑的中年人笑瞇瞇地走到我們面前,他指著腳下小山説:“這是我們博樂市最年輕的山,叫青山。4年前,這裏沒有山,它是由城市建築垃圾堆出來的山。當時這裏是博樂市最荒涼的地方,沒有人願意來這裏居住,自然條件太惡劣。”

  他叫巴依卡,博樂市林草局幹部,現在負責萬畝生態園建設的技術工作。説起自己現在的工作,他笑著説:“我親眼見證了這裏荒山變綠洲的奇跡,見證了城市面貌的蝶變,更見證了這裏助力脫貧發生的巨大改變。”

  垃圾場變身生態園

  4年前,這裏是個堆滿建築廢棄物的垃圾場。風一吹,廢舊塑膠、紙張碎片、沙土粉塵全往市區跑,荒涼又高低不平的戈壁灘沒有一絲綠色。

  為了根治博樂市的城市環境,經過多次認真調研與科學分析,博樂市決定在這裏建設萬畝生態園,並選擇抗寒、抗旱、耐鹼,還有觀賞價值的海棠樹作為主栽樹種。

  盡管海棠樹有一係列優點,可巴依卡看到這裏灰黃泛鹼的土地時,心裏不禁犯起了嘀咕:海棠樹能順利種活嗎?

  巴依卡回憶説:“剛開始最難的問題是怎麼種樹。這裏地表下全是石頭,只能用機械方式打洞。因為土質根本不適合種樹,我們就採取換土的辦法,前後共換了幾十萬立方米。同時每年在樹坑裏撒羊糞,才可能保證樹木的成活。”

  土壤有了肥力,總長度約100公里的水利灌溉係統全面鋪設,至此,種樹的前期準備工作才算完成。2016年秋天,這裏栽下了第一批海棠樹。之後3年,博樂市每逢春秋兩季,都組織社會各界人士植樹造林,成千上萬的幹部群眾在這裏挖樹坑、卸樹苗、培苗土,幹勁十足,確保栽一棵活一棵,植一片綠一方。

  如今,巴依卡和另一位工作人員每天都會仔細地巡視萬畝生態園裏的每一棵樹,檢查滴灌口是否出水,樹木有無遭受病蟲害,一旦發現,及時處理,盡最大努力保證樹苗成活。“我們沒有辦公室,我們的辦公室就是皮卡車。加一箱油兩天就跑沒了,整個生態園跑一圈,要用3天的時間。”巴依卡説。

  經過4年的建設,博樂市萬畝生態園項目總面積達6.3萬畝,其中僅人工造林面積就達3萬畝,計劃2021年完成目標。萬畝生態園裏僅海棠樹就有七八個品種,樹苗成活率在90%以上。

  市民休閒好去處

  市民許倩正在生態園裏散步,説起這裏的變化,她笑著説:“過去不想來,現在巴不得天天來。這裏就像一個天然氧吧,空氣清新,景色優美,是我們首選的散步、遊玩之地。”

  許倩想不到,當年為了整治這些垃圾,建設者們頭疼不已。如果把這些建築垃圾全部外運至垃圾填埋場,需要上億元資金,更何況這些建築垃圾放在哪都令人頭疼。怎麼辦?巴依卡説:“最終我們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本著經濟節約、廢物利用的原則,我們將建築垃圾全部粉碎,再用幾十輛壓路機層層碾實,就地堆積成山。”

  山體成型,附近的博樂市五一水庫庫底淤泥派上了用場。用它們把山體表面覆蓋得嚴嚴實實,為栽種的花草樹木提供充足的養料,“垃圾山”搖身一變成為生態景觀山體。

  青山成為生態園的核心景觀,圍繞著青山,霧森野趣區、岩石花園區、密林景觀區等多個特色功能區一一建成,觀景、賞石、戲水應有盡有,為遊客帶來多種遊玩體驗。

  “2017年春天,海棠樹第一次開花,雖説只是零星幾朵,但我們心裏那個美呀,像吃了蜜一樣甜。2018年這裏就變成花海了,那種景色讓我們感到自豪與驕傲。秋天果實豐收,一顆海棠果七八十克,那個甜呀,甜到了心裏。今年4月21日,我眼看著海棠花要開,馬上報告了市裏,希望更多的市民能來這裏賞花遊園。”巴依卡自豪地説。

  4月28日,2020年博樂市第二屆海棠文化旅遊節暨自治州“遊博州·愛新疆”係列文化旅遊活動在這裏啟動。在艷陽藍天的映襯下,香妃海棠、紅葉海棠、高酸海棠等各類海棠花爭相鬥艷,遊客們紛紛走入海棠花叢中,拿起手機與海棠花合影留念。

  64歲的市民靳花敏已在博樂市生活了20多年,是這個城市發展變化的親歷者。她説:“我眼看著這裏從一片荒蕪變成了如今的城中花園,看著垃圾場變成了萬畝生態園,這些年來的發展變化讓我們的城市和生活越來越美好。”

  脫貧的強力助手

  巴依卡工作時,身旁總有一群年輕人。他們或澆水或拔草,幹著各種活。托合提·吐爾遜來自新疆喀什地區莎車縣伊什庫力鄉比格力村,他是2017年來到生態園工作的,因為工作認真努力,他每月有近4000元的收入。

  托合提·吐爾遜説,家裏只有9畝土地,四口人,在2013年成為建檔立卡貧困戶。“過去我沒有什麼技術,只有外出打零工,收入很不穩定。有一天,村幹部來到家裏説,這裏在招工,還給上‘五金’。我一想,這是個好事,就報名來這裏工作了。除了每個月的收入,這裏吃住全免費。現在我每個月可以給家裏寄回1500元到1800元,可以給妹妹買學習生活用品,還存了3萬多元的存款,準備成家用。”説到這,托合提·吐爾遜笑了。

  生態園不僅招收了南疆的貧困家庭人員,博樂市的一些貧困戶也受益于生態園的建設。

  來自博樂市五鎮青得裏卓村的村民牛應芳,因病致貧。2018年來生態園做起了季節工,每月可以掙到2800元的工資。説起現在的生活,他笑著説:“現在有了固定的收入,工作也不是很累,雖然我們每年4月到11月只幹8個月的活,但收入已經很不錯了,我家已經在2018年脫貧了。”

  在一旁的木龍巴特是博樂市小營盤鎮查幹洪夏爾村村民,2014年因土地少,收入來源少,成為建檔立卡貧困戶。他説:“要感謝政府給我們提供了這樣穩定的工作。現在孩子已經當了大學生村幹部,我的收入也很好,去年全家收入達到3萬多元,再也不用為沒有錢發愁了。”

  巴依卡説:“萬畝生態園需要工人日常管護,現在生態園就業人員達到47人。我們的用工以貧困人員為主,就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幫助更多的貧困人員脫貧致富,讓生態園成為脫貧攻堅的強力助手。”

  曾經的建築廢棄物垃圾場,如今的城市“綠肺”,脫貧攻堅的強力助手,博樂市也由此享受到越來越多的“生態福利”。(記者 王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95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