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疫情下我國應急物流短板待補
2020-04-15 07:44:55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疫情下我國應急物流短板待補

  亟待建立分級響應和保障體係

  新冠肺炎疫情成為2020年一場無硝煙的戰爭,不僅是對我國醫療係統的一次“大考”,更為我國應急係統敲響警鐘。業內人士表示,疫情下,作為應急係統重要一環的應急物流短板凸顯,我國亟待建立分級響應和保障體係。

  應急物流是“生命線”

  “物資緊缺帶來的恐慌似乎要大過對于病毒的恐慌。”一位業內人士坦言,物流可以視為經濟生活的動脈,它承載著整個經濟生活的血液迴圈。實體經濟離不開物流,虛擬經濟也需要物流做基礎。“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突發,又卡在年關,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疫情發生後,醫療物資需求呈現出爆發式增長,又恰逢春節期間,大多數企業停工停産,工人回鄉。同時,因疫情而採取的封路、封村等措施又再度給物資運輸增加了難度,而這時就需要應急物流的大力保障。

  所謂應急物流,是指為應對嚴重自然災害、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公共安全事件及軍事衝突等突發事件,而對物資、人員、資金的需求進行緊急保障的一種特殊物流活動。事件突發,大量防控急需物資、生活必需物資、重點生産物資等應急物資需要全國統一調配並及時快速送達。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應急物流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徐東表示,應急物資保障是應對突發事件的重要支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 醫用口罩、防護服、護目鏡、醫用酒精和消毒劑等重點物資的生産、採購、調配和供應至關重要。同時,維持疫區生産生活的日常物資供應也刻不容緩,應急物流發揮了疫情防控總體戰“生命線”和保持生産生活平穩有序運作“先行官”的重要作用。

  據交通運輸部統計,僅2月17日當天,全國通過鐵路、公路、水運、民航、郵政等運輸方式向湖北地區運送防疫物資和生活物資1.68萬噸,運送電煤、燃油等生産物資3.9萬噸。在武漢關閉離漢通道後的15天裏,全國通過鐵路、公路、水運、民航、郵政等運輸方式向湖北地區運送防疫物資和生活物資13.77萬噸,運送電煤、燃油等生産物資59.8萬噸。公路運輸車輛向湖北運送醫療酒精、消毒液、醫療器械、口罩、測溫儀、應急帳篷、防護服等疫情防控物資及相關生活物資9.5萬噸。

  除了傳統物流,智慧物流優勢也逐漸凸顯。此前,國家發展改革委副秘書長高杲在國新辦就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支援交通運輸業和物流、快遞領域發展情況發布會上就表示,在這次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當中,一些骨幹物流企業和創新型企業積極運用大數據、人工智慧、5G等新技術,以無人機、自動分揀等為代表的智慧物流設備,在提高物流效率、減少人員交叉感染方面凸顯優勢。

  “這不僅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重大自然災害等這樣場景下提高應急保障能力具有重要意義,對促進物流業整體提質增效也具有深遠影響。”高杲説。

  疫情應對暴露短板

  “此次疫情防控中,尤其是在前期,應急物流暴露出諸多問題。”徐東表示,資訊不對稱、管理不規范、過程透明度低、可追責性差、捐贈物資去向真實性難以保證等問題在疫情初期頻頻暴露。

  交通運輸部規劃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鄧小兵也表示,在此次疫情中,雖然交通運輸行業加強組織領導,創新工作機制,完善政策舉措,有力保障了應急物資物流需求,但也存在一些薄弱環節。例如,部分地區為防控疫情實施交通管控“畫地為牢”,導致應急物資物流網絡運作不暢;應急運力調配尤其是應急物資轉机場站分撥轉運處理能力及末端分發配送能力不足,導致防控急需物資不能及時送達和分發配送。此外,應急物資需求及生産、儲備、採購、供應、捐贈等物流服務需求資訊不能及時與應急物流供給資訊有效共用、對接和匹配,導致疫情開始初期應急物資物流指揮調度及運作忙亂、低效。

  1月下旬,武漢醫療物資極度缺乏,醫院連連發出求救信。僅1月23、24日兩天,武漢地區發布求助信號的醫院就達到23家,多家醫院物資儲備不足2到3天。1月30日,人民日報官微更是為武漢協和醫院發聲求助,並表示“物資即將全部用盡,武漢協和醫院請求物資支援。”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大量社會捐助以及各類儲備物資的調配,大量防疫物資當時已經抵達武漢。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月30日,武漢紅十字會共接收疫情防控工作急需的各類口罩9316箱、防護服74522套、護目鏡80456個,還有其他藥品、醫療器械。

  “在春節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遭遇疫情這個特殊事件,讓物資各個環節暢通難度大增。”有業內人士坦言,疫情初期存在物資管控不到位、錯配問題突出、缺少供應鏈平臺中心、物資處理不準確等問題。

  運聯智庫研究員朱敏傑表示,應急物流的一個突出特點就是短時間內爆發出巨大業務量。此次疫情中,巨大的物資需求導致供應鏈發生變化,不管是前端調度、採購,還是後續管理,各個環節還需要有專業人士完成。

  “短時間內,數萬噸不同類別的物資從四面八方匯集到湖北,這些應急物資的儲存和管理都是一個復雜的係統工程,給各個物流環節上的運營力量帶來了不小的挑戰和壓力。”郵政科學研究規劃院高級研究員石立群表示,湖北地方紅十字會隨後因對應急物資管理不力陷入輿論風波,最終以引入醫藥流通領域專業企業九州通進行“接管”才告一段落,並形成“醫療物資由市衛健委統一調配,非醫用物資由市發改委統一調配,兩單位根據九州通上報的統計數據給九州通下達分配指令,最後,由郵政完成配送”的管理格局,逐漸緩解了應急物資難以送達抗疫前線的“腸梗阻”問題。

  盡快建立健全應急物流體係

  “從這次疫情防控過程看,很多地方都表現出應急物資供應方面的被動局面。”湖南省物流與採購聯合會會長尹國傑表示,此次疫情暴露出,我國在應急機制的建立、應急物資保障、緊急狀態法律法規的制定等方面還存在著一些不足。

  高杲指出,應汲取疫情防控當中的教訓,抓緊研究制定加強我國應急物流體係建設的政策。特別是針對自然災害、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重大安全事故等緊急情況,建立應急物流的分級響應和保障體係,統籌利用國家儲備資源和網絡,發揮好行業協會、骨幹企業的組織協調能力和專業化優勢,提高包括快速運轉、冷鏈物流在內的應急物流快速響應和保障能力。

  “從更加中長期的角度,研究提升現代供應鏈水準。支援專業化的供應鏈管理企業發展,促進制造業與物流業,包括商貿業、金融業深度融合,提高産業鏈、供應鏈運作一體化協同水準,提升風險應對和應急保障能力。”高杲説。

  對此,朱敏傑也認為,物流只是應急係統中的一個環節。“物流僅僅只是應急體係的‘+1項’,應急物流問題已經超越物流本身的問題,分散處理無法根本提升整個供應鏈效率。”

  賽迪智庫安全産業研究所研究員李泯泯表示,我國各類應急物資的採購、儲存、調配、運輸、回收等職能分散在不同部門,由于應急物流協調組織大多是在災害發生時臨時抽調組成臨時機構,不利于有效協調、溝通和整合。例如,醫療器械、糧食、帳篷、車輛等救災物資分別由醫藥衛生、糧食、民政和交通部門負責,這種模式不利于救災時快速傳遞資訊,同時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救災保障成本。

  李泯泯認為,應在國家公共危機控制指揮係統中常設應急物流調度部門,統籌負責全國的應急物資儲存和運輸,對突發事件及時處理。並完善應急物流法律標準體係,將現有法律和規范作為基礎,明確各參與主體權責、主要物資的存儲及配送標準、基礎設施使用標準、救援人員執行工作標準等,以法律的約束性和強制性確保應急物流體係運作。

  同時,以政府為主導建立多元化的補償機制,提高資本市場的參與水準,政府出臺政策引導“基金”與“保險”作為應急物流補償的主要模式。充分發揮市場機制調配社會資源。採取行政機制與市場相結合的形式,實現政府儲備與社會儲備、集中儲備與分散儲備、生産技術儲備與實物儲備相結合。同時提高市場儲備企業的準入門檻,對相關企業尤其是藥品生産廠家等重點領域企業進行定期審查,保證物資品質。

  朱敏傑建議,應建立應急物流數字化中臺,將上下遊數據資訊整合起來,形成産業導向和産業鏈的高度整合;對産業集群進行數據分級,深挖産業裏細分領域,引導供應鏈不同角色、不同環節、不同場景的不同應用;引導供應鏈基于不同資源和需求做快速響應和抵抗風險,增強供應鏈的可視度、反應速度、敏捷性、抗風險能力和應急管理能力。(記者 梁倩)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疫情下我國應急物流短板待補-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9191125856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