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鏖戰一周,木裏森林火情怎麼樣了?
2020-04-04 21:25:4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成都4月4日電  題:鏖戰一周,木裏森林火情怎麼樣了?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楊迪、尹恒

  四川省涼山州木裏縣森林火災已持續一周。根據當地4日最新通報,火場過火面積目測約262公頃,不連續火線約50.5公裏。

  此次森林火災撲救面臨哪些難點?如何保證4800余名一線撲救人員的安全?新華社記者近日在木裏縣採訪了相關情況。

  多重因素加大救火難度

  此次木裏森林火災最早于3月28日晚19時30分發生在縣城所在地喬瓦鎮的鋤頭灣村與項腳鄉項腳村交界處的山頭,後蔓延成三條火線,其中以位于白碉鄉的北線—東北線撲滅難度最大。

  “風大且方向多變,使得北線—東北線的火勢很難控制。”木裏縣森林草原防滅火指揮部指揮長、縣委副書記呷絨翁丁告訴記者,燃燒物本來就會往天上飄,大風一來被吹出去幾十米甚至幾百米,很容易就引燃另一片林子。

  記者了解到,此前的幾個月時間裏,木裏縣幾乎沒有降雨,林區異常幹燥;自3月27日以來,木裏縣一直處于大風藍色預警狀態,林區的風力時常達到8級以上。總體來説,氣象條件非常不利于撲救工作。

  四川省應急管理廳工作組一位工作人員在跟記者交流時説到他的觀察:即便在風力相對較小的早上,縣城西面的山上煙飄起的方向也會時不時改變,可想而知森林火災現場的情況會有多復雜。

  此外,火情嚴重的林子大多位于無人居住的高山上,沒有道路、沒有取水點;撲救人員從集結地點需步行幾個小時翻山越嶺才能到達火場一線;白碉鄉距離縣城較遠且交通不便。這些因素也都進一步影響了北線—東北線的撲救進展。

  記者2日在從喬瓦鎮前往白碉鄉途中看到,一些路段還沒有硬化,部分路段狹窄。一邊是陡坡,一邊是懸崖,一旦兩車相會,只能讓一臺車倒退至開闊路段讓行,或者由靠內的車輛左輪騎上邊坡斜著通過,以盡可能確保靠外的車輛不墜下懸崖。

  保障人員安全探索制度化

  在一年前的“3·30”木裏森林火災中,有31名參與救火人員不幸犧牲。如何做到科學撲救、確保人員安全很受關注。

  據統計,截至4日木裏縣森林火災已投入撲救人員4876人,包括森林消防、地方專業撲火隊伍、應急民兵以及群眾等。

  3日上午,記者在海拔3000余米的項腳鄉埡口遇見了正在指揮清理余火和煙點的項腳鄉黨委書記遊昊。自3月28日以來,他一直在撲救一線忙碌,經過不懈努力,這一帶的撲救工作已進入收尾階段。

  3月28日晚,項腳鄉接到村民報告項腳村山頭冒煙後,立即一邊上報一邊組織撲火隊員和群眾上山撲救。因火點位置較遠,兩批撲火人員花了近三個小時才步行趕到火點前一公裏處,此時火已借風勢向兩邊蔓延開。

  氣候條件使得木裏縣每年都面臨著很大的森林火災風險。呷絨翁丁告訴記者,去年“3·30”森林火災的慘痛教訓也讓縣裏一直在優化和完善防滅火工作機制。

  擇機開展人工增雨

  截至4日,木裏縣森林火災的三條火線中,靠近縣城的南線—東線、南線—西線—北線的火情已得到控制,目前正全力清理余火和煙點。

  記者3日上午在前往地處西線的項腳鄉友友坪村途中看到,在沿路高半山山坡上有大片黢黑,是野草被火燒過的痕跡。所幸目之所及范圍內樹木受損情況並不嚴重。

  友友坪村村民沈順發一直經營家庭農場搞養殖業,他在火災之後立即將羊趕回圈,避免了大的損失,但看著祖祖輩輩依靠的大山被燒成這樣,他還是忍不住心疼。“真的很感謝參與撲救的人,如果沒有他們,這火再燒幾天我們的損失就大了。”沈順發説。

  而在北線—東北線,因風向多變,目前還有明火,正集中力量“攻堅”。據統計,3日當天有2600多名撲救力量參與北線—東北線的撲救,他們通過直接撲打、砍伐隔離帶、水攻土埋等方式全力撲救。根據火情發展態勢,原本設在項腳鄉埡口的木裏縣森林火災前線指揮部也遷至白碉鄉。部分消防隊伍在前線指揮部附近的安全地帶安營扎寨,以便提高救災效率。

  四川省氣象部門已調來一架增雨飛機在西昌待命,同時四臺地面增雨作業裝備、一臺應急雷達車和省、州技術人員已抵達木裏。氣象部門正加強監測,以適時開展人工增雨作業。

  據中央氣象臺預報,木裏縣將在6日至8日迎來陣雨、小雨天氣。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鏖戰一周,木裏森林火情怎麼樣了?-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15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