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疫情下8個武漢家庭的勇敢與堅韌 為了愛的人,好好活著
2020-04-03 09:47:11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經歷過生死,才更知道活著的意義。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們在武漢尋訪到8個普通家庭,講述他們的親情和成長故事。

  疫情帶給他們恐懼與傷痛,也激發了他們的勇敢與堅韌。好好活著,是每個家庭共同的感悟。一個個小家庭的故事,將匯聚成武漢這一段時期特殊的記憶。

  1 父親彌留之際,父子終于和解

  春節期間,人到中年的武漢市民張涵經歷了人生的至暗時刻。1月中旬,在疫情蔓延之時,他的父親感染了,醫院下達了3次病危通知書,隨後,他的母親和姐姐也相繼感染。

  一個人奔波于3家醫院,他心裏只有一個念頭,“保住這個家”。發病20天後,他父親去世了,所幸,母親和姐姐逐漸好轉康復。

  在父親最後的日子裏,張涵寸步不離地守護了七天七夜。父親對他一直很嚴格,張涵説從未得到肯定,但在父親彌留之際,對他伸出了大拇指。

  父母同時重症入院

  1月9日起,張涵74歲的父親出現了流感樣症狀,在武漢市第六醫院治療了八九天後,病情加重,高燒到40℃。1月17日,張涵的父親轉院至武漢協和醫院,1月22日,被確診為新冠肺炎。

  住進協和醫院後,張涵父親的情況急劇惡化,又發生了中風,半身不遂,無法説話,醫院下達了三次病危通知書。張涵在病房裏24小時貼身陪護,寸步不離。

  然而,就在除夕夜,張涵的母親也出現了感染症狀,住進了武漢市漢口醫院。父母親同時重症入院,張涵面臨著人生最艱難的抉擇。他忍痛決定減少陪護父親的次數,專心陪護母親。

  雪上加霜的是,多年未見的姐姐回武漢探親,也被確診了。3個親人分別住在不同的醫院,張涵每天奔波在3個醫院之間。“這是我此生中最難受的時刻。”張涵説,快崩潰時,只能獨自躲在樓下的車裏哭。

  1月29日,父親去世。

  父親曾立有遺囑,希望捐贈遺體,不邀請親朋好友,不辦儀式。一開始,張涵無法接受捐贈遺體,但父親堅持,他只能妥協。

  遺憾的是,父親以這樣的方式離開,遺體迅速被火化,父親的遺願也沒能實現。

  “有我在,你放心”

  張涵的父親是武漢市稅務局的退休幹部。在張涵的印象裏,父親是一個對待工作和生活都極其嚴肅認真、不茍言笑的人。父子之間並不親密,甚至可以説是關係緊張。父親強勢,張涵只能選擇忍讓。

  父親這次住院,讓父子之間的裂痕有了機會彌補。在陪護父親最後的七天七夜,張涵做到了“能做到的一切”。

  7天裏,父子倆有了前所未有的交流。張涵不停地陪著父親説話,後期父親中風了,他就獨自説,不停地説,“沒回應,也必須得説”。他期望通過不停講話,讓父親不停思索,別放棄生的希望。

  1月26日,父親要轉到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治療,這裏不允許家屬陪護。告別時,張涵對父親保證:“你放心,我會把我媽治好;這個家,我會把它管好。只要有我在,你放心。”

  彌留之際,父親只能一只手做出動作,對張涵伸出了大拇指。張涵的心裏五味雜陳。“我得到了我想得到的,但卻是以最痛苦的方式。”

  以前,張涵總説父親是個老頑固,在病床前,他也終于對父親坦開了心扉:“我佩服你,能把一個事情、一個信念堅持一輩子。”

  聽到兒子這樣説,已經不能言語的父親微微點了一下頭,眼睛裏流露出欣慰。

  “父親也是渴望得到兒子認可的,慶幸的是在最後的時刻,他還給了我證明的機會,不至于讓我在心裏放一輩子。”張涵沉默了一會兒,輕輕地説,“謝謝父親。”

  2“老伴用命換我命,我要活著”

  64歲的金鳳是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的保潔員,1月29日,她開始發燒,醫生看了她的CT結果後,説她得了“那個病”。

  早期沒能住院,她每天要去7公裏外的後湖院區打針治療,騎共享單車得兩個小時,67歲的老伴夏邦喜陪著她一起騎。

  老伴每天4時起床為她煮粥,6時兩人出門,打完針回到家已到晚上七八時。金鳳想過放棄,老伴斥聲説“我用我的命換你的命”。

  一語成讖。2月7日,夏邦喜確診新冠肺炎,6天後去世。金鳳慢慢康復,決心好好活下去,“老伴用他的命換我的命,我要對得起他。”

  3 做志願者被感染,但不後悔

  從大年初一開始,肖康盛便做起了志願者,接送醫護人員並為他們送餐,每天早上6時出門,一忙便是一天。9歲時父親因故去世,他與母親相依為命。雖然非常擔心,但母親依然支持他做志願者,“他是在做有擔當、正能量的事情”。

  可能因為疲勞,他感染了新冠肺炎。生病後,他最擔心的是如果自己有什麼狀況,媽媽沒人照顧。所幸,最終他順利治愈。

  肖康盛説,自己從不後悔做志願者,下次他依舊會做出同樣的決定:“我是武漢人,我愛武漢。如果不做點什麼,內心會過不去。”等武漢疫情完全過去後,他想帶母親去看櫻花。

  4 東莞一家被困武漢兩個多月

  被困武漢兩個多月,蔣艷輝一家四口已經習慣了戴著口罩睡覺。“家裏還有一個孩子沒有感染,為了保險起見。”他説。

  蔣艷輝和妻子解靜分別來自湖南永州和湖北武漢,已經在東莞工作、生活了15年,是名副其實的“新莞人”。

  春節前,明明知道有疫情,一家人還是回到了武漢,看望解靜身患癌症的母親。沒想到,僅一周之後,蔣艷輝就開始發燒,解靜和女兒也相繼出現症狀。從社區隔離點到方艙醫院再到兒童醫院,兩個多月來,這家人經歷了空前的危機。

  一家四口三個感染

  為了見到親人,他們明知有疫情,依然以身涉險。

  解靜的母親患有癌症,多年來靠吃靶向藥維持。兩個孩子很少見到外婆,因此,盡管知道武漢出現疫情,蔣艷輝和解靜還是決定春節前回去。

  1月21日,蔣艷輝和解靜帶著12歲的兒子和6歲的女兒回到武漢。原本計劃年初三便返程,不料遇上了“封城”,一家人便滯留在武漢。

  1月28日,蔣艷輝開始出現發燒、乏力等症狀。幾天後,解靜、女兒也相繼出現症狀。當時的武漢,醫院人滿為患,他們擔心交叉感染,便在家採取自救措施,買了些藥回來吃。

  早上8時,蔣艷輝和解靜來到武漢市協和醫院排隊看病,一直到21時才把所有的檢查做完。CT顯示肺部有磨玻璃狀陰影,他們知道自己被感染了。

  當務之急就是把孩子與自己分開。在武漢,一家人擠在一間不足20平方米的出租屋裏,完全不具備居家隔離條件,心急如焚。他們連續3天撥打市長熱線,希望把孩子送去隔離點。

  2月6日淩晨,蔣艷輝、解靜作為新冠肺炎的輕症患者住進位于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的江漢方艙醫院。不久後,女兒在社區隔離點做了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由外婆陪伴住進了武漢市兒童醫院,兒子則獨自留在社區隔離點。

  再苦也要把孩子帶在身邊

  從發病到入院前的那段時間,是夫婦倆最絕望的時候,常常整夜不能入睡。“當時我感覺自己在武漢出不去了。”解靜説。

  是親情支撐著他們渡過難關。很多親人擔心他們,紛紛打來電話為他們加油鼓勁。蔣艷輝的母親在電話中一聽到兒子的聲音就忍不住哭泣,他的弟弟最初以為治療新冠肺炎需要自費,還轉來一大筆錢。

  在方艙醫院裏,夫妻倆互相鼓勵,2月21日、27日,蔣艷輝和解靜先後出艙,3月1日,女兒也順利出院。一家人回到了社區隔離點繼續隔離觀察。

  經此一劫,他們也更加感受到了親情的力量,對家庭的意義有了新的理解。“住什麼樣的房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房子裏有哪些人。”夫妻倆決定,即便工作再累再苦,也要把孩子帶在身邊,不能讓他們成為留守兒童。

  如今,一家人正期待著武漢“解封”後盡快回到東莞。

  5 為女兒做一個榜樣

  曾騎行西藏、愛琢磨廚藝的老公,發病13天後就猝然去世了。劉茜一閉眼,就會浮現出他臨死時因缺氧而烏青的臉。

  年前,正是各家公司年會聚餐的時候,從事旅遊業的劉茜老公趙良(化名),可能就是在參加各家旅遊公司的年會時感染了新冠肺炎。

  劉茜沒有想到,丈夫的生命很快就消逝。從1月11日開始咳嗽,到4天後發高燒,平日裏身體素質很好的趙良,病情進展迅速,很快就呼吸衰竭。

  “所有能想的辦法我們都用上了,還是不行。”絕望一陣陣襲來:趙良的病危通知書下了4次,他的媽媽和哥哥也感染了;在照顧趙良的時候,劉茜也開始咳嗽。

  最後的日子劉茜寸步不離地陪護著老公。呼吸困難的趙良躺在病床上,用最後的力氣表達著愧疚,説自己感染了家裏人,對老婆有虧欠。發病13天後,趙良去世了。

  趙良走了,劉茜也開始發病。很困,但睡不了覺,睡下去感覺胸口被大石頭壓著,心跳快得像被錘子不停地捶著。好不容易睡著,一兩分鐘就驚醒,全身都是汗。這時,她才體會到了趙良發病時候的痛苦。

  劉茜心灰意冷,感覺自己可能也會隨趙良而去。除夕之夜,劉茜把家裏的財務整理成清單,跟遠在荊州的爸媽視頻通話:“如果我能熬過去,我們就好好地過下半輩子。如果熬不過去,孩子就麻煩兩老照顧了,女兒就對不起你們了。”

  媽媽哭著勸她:“孩子沒爸爸了,你還想讓她沒媽媽嗎?我們也管不了她一輩子,我們都是快要走的人了。”媽媽的話點醒了劉茜。

  劉茜熬過來了。住進方艙醫院後,她是最積極的志願者,康復後還去捐獻了血漿,希望能幫助到更多的人。“女兒沒有爸爸了,肯定就是媽媽來做榜樣,做她的英雄。”她説。

  劉茜期盼著武漢“解封”後,一家人劫後余生抱在一起,該説的説,該哭的哭,該笑的笑,“我相信這也是很多武漢人想等到的那一天”。

  6“想看到兒孫滿堂”

  57歲的楊又祥是武漢市的一名環衛工人,工作的地點在華南海鮮市場和漢口火車站一帶。1月28日,他被確診為新冠肺炎,一下子就是重症,被收治在武漢市漢口醫院。

  在病重時,楊又祥幹咳、乏力、呼吸困難、吃不下東西。他常常想念去世的老伴。老伴在2015年被查出是肺癌晚期,治療了1年多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她生病那會兒,也是常常喘不過氣來。

  楊又祥説,當時自己身體健康,感覺不到老伴有多疼痛孤單,如今總算體會到了她那時的痛苦。“人一生病,除了生命都不重要。雖然自己到了這個年紀,但要有這個耐力,要活下來。”

  他有時候會在心裏默默和老伴説話,希望她保佑自己平安渡過這場劫難。

  他的兩個女兒都已經嫁出去了,目前和27歲的兒子一起居住。他説,每個人就像一葉孤舟,自己的孩子還小,不想這個時候離開,想把他們先帶上岸。

  “我的老婆不在,如果我也不在的話,我的孩子以後有什麼事要找誰商量呢?如果他有娃的話,都沒有得爺爺奶奶喊。”

  楊又祥的願望是能看到兒孫滿堂。目前兒子沒有結婚,二姑娘也還沒生育。自己年紀不算大,“如果這樣走了,還沒看夠美好的世界,那真的太遺憾、太不甘心了”。

  2月14日,經過17天的治療,楊又祥治愈出院了。戰勝疾病後的楊又祥心情輕松了很多,他把家庭看得更加重要:“活下來,和和睦睦的最重要。”

  7 在方艙醫院“一夜長大”

  去菜市場買過一次菜後,18歲的高三學生喻王諾感染了新冠肺炎,高燒了七天七夜。燒退後,社區聯係了方艙醫院,連夜把他接走。

  孩子之前從未離開家,如今生著病,一個人去陌生的方艙,又馬上面臨高考,父親喻楚文非常揪心。

  性格內向的喻王諾打定主意,每天不説話,在方艙熬過十幾天,卻很快被醫生護士融化了冰雪。見他憂心高考,廣東省二醫的醫生劉曉春鼓勵他,“經歷過生死,往後就沒什麼可害怕的了”。

  出院回家後,喻楚文感覺,一場疫情,讓兒子長大了。

  8 經歷疫情,全家人更和睦了

  “如果我因為這個病去世,那也無所謂,我已經76歲,最擔心的是孩子們被我傳染。”武漢老人劉德基説。

  1月11日,劉德基開始出現低燒等症狀。1月24日除夕,他住進漢口醫院。“他在醫院住了半個月,我就哭了半個月。”老伴劉紅説,廣東的醫療隊來了,她知道老伴有救了。

  2月8日元宵節,劉德基病愈出院。“經歷疫情後,全家人更和睦了,只有這樣才能共同面對今後的人生。”劉紅説。(記者 李秀婷 吳帆 卞德龍)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疫情下8個武漢家庭的勇敢與堅韌 為了愛的人,好好活著-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08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