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超八成大學生期待“空中招聘”成常態
2020-03-30 08:36:0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前段時間,在甘肅一所高校讀音樂表演專業的杜振宇有點兒慌。大四上學期,他參加過學校組織的線下雙選會,但未能找到心儀的工作。原想著“多掌握一些有用的信息和求職技巧,春招季發力也不遲”,沒想到年後返校找工作的計劃被疫情打亂。

  “因為上學期準備考研等原因錯過了秋招,疫情影響帶來的變化讓人措手不及,又不知道春季就業市場到底怎麼樣,我們還能遇到好的機會嗎?我們能順利畢業、順利簽約嗎?”同濟大學學生就業指導中心主任方雅靜介紹,這是自線上職業咨詢開通以來,同濟大學職業咨詢團隊的咨詢師們梳理出的畢業生面對的問題。

  大學畢業生就業問題牽動的,不止是高校學生和老師的心。疫情發生後,學生暫時不能返校,但春招季悄然到來,為了保障今年874萬畢業生順利就業,社會各界開始全力推動線上招聘,無論是畢業生、企業、教育部門、高校還是求職平臺,都在嘗試和適應新興的“空中招聘”。

  隨著各方組織的線上招聘活動持續推進,許多畢業生加入了“線上求職大軍”。中青校媒面向全國40余所高校的畢業生發起調查,結果顯示63.16%被訪者認為線上應聘比線下更便利,82.11%希望“空中招聘”能在日後成為常態。

  各方“空中招聘”火力全開

  “這不是你一個人遇到的情況,是大家都遇到的共性問題。”面對求職焦慮的學生,方雅靜會先給予安慰,政府部門和學校已經想在學生之前,對畢業和就業都有政策保障。“不必有太多焦慮,用好已經有的各種信息和資源,積極地投入求職。”

  為了應對疫情帶來的變化,人社部、教育部等部門引導高校和社會組織開展線上招聘活動,倡導招聘全程線上化。2月28日起,教育部大學生就業網聯合前程無憂、智聯招聘、BOSS直聘、中華英才網、獵聘網5家社會招聘網站,舉辦“2020屆高校畢業生全國聯合網絡招聘——24365校園招聘服務”。這一活動啟動一周後,各網站就已累計發布200多萬個校園招聘崗位信息。

  各地高校也很快啟動了應對措施。方雅靜告訴記者,為了給學生吃一顆定心丸,同濟大學早早把就業服務搬到了線上,讓學生不返校也能獲得就業指導和就業資源。

  早在2月中旬,同濟大學就業指導中心就發布了即將舉辦空中雙選會、空中宣講會的通知。目前同濟大學學生就業指導中心已經舉辦了兩場規模較大的空中雙選會,第一場參會企業270余家,發布需求崗位25000多個。正在進行中的第二場雙選會開幕當日,學校還做了一場部分單位在線直播活動,當天參與學生超過3000人。

  除了校內的空中招聘,學生就業指導中心還積極宣傳校外就業資源,例如教育部組織的24356招聘行動、央視國聘行動、上海市教育部門組織的招聘會,都會通過畢業班聯絡人微信群、學校微信公眾號和網站、各學院負責就業指導的老師等多個渠道傳達給學生。

  杜振宇所在的學校也舉辦了空中雙選會,但是相比其他熱門專業,市場對藝術類專業相關人才需求量較為有限,“線下招聘的時候,藝術類相關專業的用人單位就比較少,轉到線上後這種情況更明顯了。”

  雖然杜振宇就讀的不是藝術院校,但學校藝術生也不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學校在3月24日開設了一場藝術類專場空中招聘會。杜振宇在招聘會上投了簡歷,正在邊等待結果,邊繼續尋找工作機會。

  電子科技大學學生就業指導中心主任張澤寶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學校召開線上雙選會的公告一發出,就收到了2000多家企業報名。

  從郵箱裏的一條條報名信息,到現身空中雙選會、和學生雲溝通的企業,中間要經歷重重篩選。“報名單位有沒有資質?企業信息是否真實?哪些企業提供的崗位更貼合本校學生的專業和就業意向?”目前,報名企業中已有467家陸續登上電子科大的3場線上雙選會,提供崗位10000多個。

  張澤寶介紹,電子科技大學為畢業生開啟了“綠色通道”,今年2月向畢業生印發《2020年春季學生就業指南》,畢業生要辦理協議書審核、就業推薦表審批蓋章、畢業生改派等手續,可以採用線上申請、郵寄的方式,確保不影響畢業生簽約。

  對于線上招聘,各大高校都火力全開。北京理工大學在3月26日至27日召開了校內史上最大規模的招聘會,600多家單位、超過3萬個崗位,覆蓋了當下最熱門、最前沿的行業。復旦大學開發建設了“線上招聘智慧係統”,打造“行業直通車”係列專場線上雙選會,還依托就業信息網和公眾號矩陣篩選和發布招聘信息,及時推出“疫周速遞”“一周招聘大禮包”係列推送,內容涵蓋線上招聘會、空中宣講會以及企事業單位招聘、選調生招錄、國際組織實習等信息。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學校召開的空中雙選會和學校就業網站等平臺發布的信息,是學生線上應聘時使用最多的渠道(68.42%),其次是招聘網站、媒體等其他社會平臺發起的雙選會(50.53%)、學院老師、輔導員發布的招聘信息(40%)、求職網站和其他傳統方式發布的招聘信息(37.89%)。

  線上求職有便利也有不便

  初次接觸“雲招聘”的陳俊琦雖然還不能完全適應語音、視頻面試的形式,但線上求職的便捷性使他不用奔波在各大城市之間。

  “線上招聘幫我省了一大筆錢。”陳俊琦回憶起以前參加線下招聘的一段經歷,“那天晚上9點,我突然收到了HR發來的短信,通知我的簡歷已通過篩選,需要在第二天下午14點參加面試,但地點是另一個省份的省會。”收到短信的他來不及做任何準備,急匆匆打包好行李,連忙定了第二天一早的飛機,才勉強趕上面試。

  “之後為了等面試結果,又在那座城市住了幾天,不然如果要筆試,還要再跑一趟。”在陳俊琦看來,線上應聘雖然現在尚未普及,但這種節省時間、金錢成本的新興方式,也許會在未來成為趨勢。現在,學校就業辦網站和一些招聘App成為他每日必“刷”的平臺。

  為了方便企業和學生流暢使用線上招聘平臺,各個高校都做了充分的準備。方雅靜介紹,考慮到企業有宣講和雙選會兩種需求,同濟大學針對這兩方面分別選定了不同平臺。“空中宣講用的是學校常用的視頻會議係統,能滿足企業和學生線上溝通的需要,企業也可以播放宣傳片,甚至可以做到給觀看宣講會的學生抽獎,實現線下宣講會的各種功能。”線上雙選會的係統則是在多方評估後,統一購買了第三方平臺服務,保證企業和學生可以免費使用,雙選會“現場”,企業可以通過視頻在線面試學生,學生也可以直接咨詢公司情況。

  對于企業而言,轉戰線上的招聘也多有便利。常亮是武漢一家電子半導體生産企業的人力資源專員,他所在的公司是通訊服務保障企業,復工復産時間較早。2月上旬,常亮和同事就開始制定招聘計劃。

  這次招聘全部轉為線上,以往面試者需要乘坐的交通工具、企業需要準備的會議室,都濃縮在一支手機上。“效率比平時相對高一些。”目前,包含常亮在內的5、6位人事部員工平均每天線上面試80人左右。

  就讀于北京一所高校的張宇軒參加了百度公司的線上筆試。“大體上感覺和線下考試差不多,只是剛開始不太習慣,每個答題區塊有固定的時間,有的題目沒來得及做完就沒時間了。”

  山西一所高校的趙熠也參加過互聯網公司的線上筆試。“全程要打開攝像頭,考試時不能退出答題界面,都是為了防止作弊。”在她看來這樣基本可以保證公平,唯一讓她有些擔心的,是萬一視頻泄露,被用在其他地方。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90.53%被調查者認為線上應聘可以大大節約時間和金錢成本,面試效率高、可以多嘗試不同崗位(62.11%)、線上考試降低緊張程度(54.74%)也是線上應聘的優勢。線上雙選會也有自己獨特的優勢,例如不受地域限制、可以觀看很多企業的宣講(80.00%),時間不受限制、可以留足準備時間(64.21%)、可選擇的崗位更多(47.37%)。

  不過,不管是企業人力資源專員,還是應聘學生,無論是從心理上還是技術上,都還未能完全適應線上招聘“一條龍”。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可能出現網絡卡頓等意外(64.21%),觀察不到考官的反應、心裏沒底(52.63%)、擔心線上考試存在不公平(47.37%)、擔心視頻中自己的肖像被泄露(30.53%)等,都讓畢業生感到不適應。

  在常亮看來,剛剛起步的線上面試必然“有優勢也有劣勢”。採用線上考核,對面試官來説更加便利,能接觸的應聘者基數變大。不過,平時求職者到公司面試時,可以直觀感受公司的環境和氛圍,對企業的了解遠比線上面試豐富。線下面試中,面試官對應聘者的了解也比線上更立體、評估更全面。

  在有限的線上溝通中,面試官會擔心對應聘者的了解不到位。部分藝術類專業在應聘時涉及樂器演奏、現場演唱、“身臺形表”等專業展示,杜振宇應聘了一家藝術類教育機構,面試官對他的簡歷和面試表現都比較滿意,但還是希望之後能有線下面試的機會,再決定是否錄用。

  對于準備考公務員、已經通過初試的于洋來説,雖然還沒真正迎來面試,但線上準備的過程就讓她有些擔憂。原定大年初五開始的線下面試培訓班改為線上,模擬考試場景的線下練習沒有了。第一堂面試課她“整個人都懵了”,最開始的幾天説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可以聽得到嗎”。

  已經參加了6場雙選會的陳俊琦回想起這段時間的求職經歷,難免有些悵然。學校組織的雙選會上提供的崗位雖多,但大多是傳統行業,他想去的遊戲行業很少,所以他也在招聘網站上尋找信息。剛剛結束一家企業的二輪面試的他表示:“今年情況很特殊,但大家都很努力,學校做了很多工作,我也會繼續嘗試。面試的機會越多,拿到心儀Offer的幾率也越大。”

  特殊時期的“空中招聘”或可常態化

  盡管剛剛掀起熱潮的“空中招聘”無法滿足企業和求職者的全部需要,但仍有超過八成大學生期待線上求職能夠常態化。

  智聯招聘集團執行副總裁李強介紹,一場線上招聘的企業覆蓋量遠遠高于線下招聘會,截至3月24日,智聯招聘已經上線了547場空中雙選會,目前已舉辦231場,10萬余家企業參與,發布約36萬個職位,超過82萬人報名,投遞簡歷279萬人次,平均一場空中雙選會能覆蓋300家企業。據智聯招聘平臺統計,隨著復工復産的推進,視頻面試的使用量逐周增幅約為123%。

  李強認為,隨著互聯網逐漸成為生活生産基礎設施,加之5G技術的加持,視頻面試等新興招聘環節都將改變傳統意義上的人力資源服務環節,求職者可以通過一個平臺完成從投遞到入職的全流程。

  畢業生也在積極適應當下主流的線上應聘,中青校媒調查顯示,畢業生當下希望得到的就業指導包含線上筆試、面試技巧(73.68%),線上了解用人單位的方式(55.79%),篩選線上崗位的技巧(49.47%),投簡歷技巧等(47.37)。

  方雅靜介紹,同濟大學學生就業指導中心組織了線上求職訓練營,邀請知名企業高管做分享。學校還整理了畢業的選調生在戰“疫”一線的工作,在學校公眾號上發布,接下來還準備發布一些2020屆畢業生的求職故事,“發揮朋輩教育的力量”。

  面試官也是初次嘗試線上面試,遇到的“意外狀況”匪夷所思。“最不可思議的是,視頻一連通,就見對面的人穿著睡衣來面試了。這哪裏能行?”這段時間,常亮見過一看就是剛起床的面試者,“胡子沒刮,頭發也壓變形了”。

  他還遇到過預約好了面試時間,到了時間打電話、視頻過去,對方卻不接的情況。還有很多次,當他提出關于專業基礎知識的問題,對方卻答不上來。常亮建議畢業生:“面試時不一定要穿正裝,也不必須化粧,但面試時的精神狀態要好,要注意起碼的個人形象;即便是線上面試,也要保持和線下一樣的重視程度和時間觀念,否則印象分會大打折扣;另外,求職者、特別是畢業生,可以趁宅在家裏的時間多做一些準備,包括復習專業理論知識、提前了解要面試的單位和崗位等等。“

  各種線上招聘平臺上琳瑯滿目的就業信息,有時反而讓人“挑花了眼”,張澤寶認為盡管線上投簡歷、面試的時間成本降低了,但不意味著盲目“海投”“海面”。選擇崗位時還是要注意,匹配自己的專業和興趣,制作簡歷也要突出自己和崗位的匹配度。

  “面試前要對公司和崗位充分熟悉。描述自己的經歷和優勢時,杜絕流水賬,要站在面試官的角度,描述公司感興趣的點。”張澤寶針對線上面試給畢業生提出建議。“線下面試時,面試官能夠較多地看到學生的臨時反應、肢體語言,而線上面試會更多聚焦學生的表情、聲音。因此大方、溫和的眼神和令人舒適的語速、音調非常重要。”

  據智聯招聘調研,尚未獲得Offer的學生中,20.80%“不知道應該選擇什麼樣的工作”,佔比遠高于其他原因。對此,李強建議畢業生多參加空中宣講會,了解不同企業的文化、薪酬體係、成長空間、對具體職位的能力要求、春季招聘的時間安排等。

  “對著鏡子練習自己的面部表情,或邀請同學視頻通話進行演練等。面試時選擇自己熟悉的、不容易受打擾的空間。參與筆試、面試時,要提前測試電腦、手機、網絡的穩定性、可靠性,提前在選定的空間就位。”

  方雅靜建議正在求職的畢業生,要主動去接收和就業相關的信息。“事實上,社會各界都非常關心2020屆畢業生的就業,也為畢業生提供了很多資源。”在方雅靜看來,盡管今年許多學生畢業和就業的流程、面臨的問題和以往有所不同,不過也正是這樣的外部環境,更能歷練青年學子,在應變中做好對未來的規劃。

  (應受被訪者要求,文中于洋、張宇軒、常亮為化名。見習記者 畢若旭 實習生 任博德 見習記者 羅希 程思)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786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