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聞分析:德國抗疫由“衝刺跑”變成“馬拉松”
2020-03-18 14:36: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柏林3月17日電  新聞分析:德國抗疫由“衝刺跑”變成“馬拉松”

  新華社記者田穎

  近幾日,德國新冠肺炎疫情發展迅速,病例數大幅增長。德國權威病毒學家、柏林沙裏泰大學醫院教授克裏斯蒂安·德羅斯滕近日談及德國疫情防控形勢時説:“這不是一次衝刺跑,而是一場馬拉松。”德國疾控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主席洛塔爾·威勒近日也在記者會上説,德國抗疫之路將是一場“持久戰”。

  羅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數據顯示,截至當地時間16日15時,德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較前一日增加1174例,累計確診病例達到6012例,死亡13例。17日,該所上調了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風險評估,從“中等風險”調至“高風險”。

  此前,德國新冠肺炎疫情發展可分為兩個階段:從1月27日報告首個病例到2月24日,德國只有十多例確診病例,這一階段特點是傳染鏈非常清晰,疫情看似已經得到控制。2月25日後形勢急轉直下,社區傳播加劇,當日報告的兩個病例與“玫瑰星期一”大遊行活動有關,在這一階段,對病例溯源和切斷傳染鏈變得困難起來。

  疫情防控進入“馬拉松”階段有多方面原因。一方面,專業人士此前對疫情發展的看法有分歧。2月14日,在疫情相對平緩時期,德羅斯滕曾公開表示,不能排除德國疫情蔓延突然加劇的可能。但慕尼黑施瓦賓醫院主治醫師文特納2月21日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曾表示,他預計新冠肺炎在歐洲大規模流行的風險極低。

  另一方面,德國作為聯邦制國家,衛生防疫屬于州政府職責,這增加了統一協調的時間成本。聯邦衛生部長延斯·施潘本月8日曾建議取消所有1000人以上的大型活動,但是否執行由各州自行決定。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措施執行力度。

  直到本月12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與各州州長開會協調後,各州才真正出臺比較嚴格的措施,16個聯邦州先後宣布將逐漸暫時關閉學校和幼托機構。德國聯邦政府還與地方政府達成協議,統一對公共生活做出進一步限制,包括關閉公共文化、娛樂和體育設施,暫停包括宗教活動在內的聚集性活動,限制醫院探視等。默克爾16日表示,這些措施在德國前所未有,但在目前是必要的。

  德國的醫療策略也體現出向“馬拉松”的轉變。德國在1月27日至2月24日期間還試圖通過追蹤和檢測接觸者切斷傳播鏈,並要求包括輕症在內的所有患者住院治療。但從2月25日社區傳播加劇以來,應對措施改為盡量延緩疫情傳播速度,為醫療係統和科研人員爭取時間。

  羅伯特·科赫研究所2月底曾表示,一旦德國出現越來越多難以溯源的病例,就表明疫情持續擴散的趨勢難以避免。這種情況下防控策略就會改變,將重點關注感染後最可能發展為重症的人群。

  衛生部長施潘3月4日在聯邦議院作報告時説,下一步將集中資源救治重症患者,大量無症狀或輕症感染者將居家隔離和恢復。以柏林為例,截至當地時間16日中午,已有283人確診感染,其中只有16人住院治療。

  應該説明的是,進入“馬拉松”階段後主要採取防禦措施,並不意味著放棄遏制疫情,正如默克爾所説,“不管我們做什麼,都不是徒勞”。這關係到為醫療係統爭取時間,避免因短期突然涌入大量患者而崩潰。

  德國的一些醫療保障措施已經産生積極效果。德國的新冠肺炎患者病亡率較低,就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首先德國還是較早地做了一些準備,疫情出現後,德國科研機構第一時間開發出病毒檢測試劑。羅伯特·科赫研究所1月公布相關指導意見,包括新冠肺炎病例定義、疑似病例管理等內容。德國政府也在1月時就讓全國醫院上報可用于隔離的單間病房數量。這些措施使得重症病人能得到較好的護理。

  其次是隨著疫情加劇,德國的防控措施也在逐步加碼。德國政府2月27日宣布,聯邦衛生部和內政部共同成立應對新冠病毒危機指揮部。3月13日,聯邦政府向一家醫療器械集團訂購1萬臺呼吸機。近日,多個州的衛生部門還要求州內醫院減少或暫停預定手術,為接收新冠肺炎患者騰出床位。

  這場“馬拉松”在德國要持續多久目前還是未知數。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分析:德國抗疫由“衝刺跑”變成“馬拉松”-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73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