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武漢新冠肺炎定點醫院護士王昭軍自述——“我和患者們成了親人”
2020-03-13 08:53:11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我和患者們成了親人” 王昭軍暈倒後,返回崗位,向她負責的病人報平安。(資料圖片)

  王昭軍在進行病房消殺工作。 (資料圖片)

  25床患者痊愈出院,留下一封感謝信。 (資料圖片)

  圖為王昭軍負責的病人出院後通過微信或信箋給她發來的感謝信。

  對王昭軍的採訪,源于一位曾經採訪過的志願者丁作飛。他對記者説:有一個特別好的護士,上班上到虛脫昏倒,恢復以後繼續堅守在第一線,你們報道報道吧!等到我們見到王昭軍的時候,卻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樣。工作中的困難對她而言只是個插曲,她一路歡聲笑語地談著她和病人們的故事,讓我們幾乎忘記了因為什麼來採訪。

  謝謝你王昭軍,謝謝你的努力、你的分享!謝謝你用事實告訴我們,在面臨共同的災難時,愛與愛的相遇能激發出什麼樣的光彩。她説自己在這一個多月裏收獲太多的關愛感動,想要把溫暖和信心傳遞出去——你收到了嗎?

  我叫王昭軍,是武漢市第九醫院泌尿外科的一名護士。其實我本來叫王昭君,可在上戶口的時候寫錯了,後來也就沒有改。偷偷跟你們説,我真的很愛美,偶像包袱也蠻重的,但是現在情況不允許,只能素面朝天了,臉上也被口罩勒得很難看。真是不好意思,都不想出來見人,太醜了!

  你是不是覺得我性格很開朗?上班以外的時候,我不是很愛講話,還有人説我高冷呢!不信嗎?那是因為今天在聊我的病人啊,一説到病人,我就特別“話癆”。

  29床宋曉波民警:

  病好了還想獻血漿

  29床的宋曉波是個民警。出院以後,有一天他突然問我哪裏可以捐獻血漿?病好了以後還想著來捐獻血漿,我覺得他很偉大。當時就問了我們醫院的領導,想報道一下,讓廣大康復患者也能像他一樣來捐獻血漿。

  剛開始,宋曉波不願意接受採訪。我就勸他,在這個非常時期,報道他可以正面地引導大家,為國家、為社會作點貢獻,非常有意義。後來,他終于接受了採訪。前兩天報道發出來了,我很感動!

  我的工作也很平凡,不想被很多人知道。但後來想到,如果有人看了關于我的報道,能夠感受到溫暖和信心,那就太好了!因為我的病人們太可愛了,我覺得特別暖心!

  25床周和平阿姨:

  像媽媽一樣寵我

  那天我暈倒的時候,正好打針打到25床的周和平阿姨那裏。當時,我可能有點虛脫,覺得有點懵,打了一針不知道打沒打進去,我還以為是護目鏡糊住了。我就跟阿姨説:“不好意思阿姨,我沒打好。”阿姨説:“沒事沒事,你怎麼了孩子,是不是不舒服啊?”我説還好,就是有點喘不上氣。然後聽到旁邊的爹爹叫人來救我,再後來就沒有意識了。聽同事們説,當時給我脫掉防護服,身上全都濕透了,冰涼冰涼的,指脈氧測不出來,血壓也測不出來,她們嚇壞了,趕快將我用被子包起來,給我吸氧、輸液……到11點多才慢慢緩了過來。

  第二天我休息了一天,雖然同事説已經向病人們報了平安,可我心裏總想著親自去跟他們説一聲,怕他們恐慌:怎麼上著班就倒下去了?沒想到我到了病房,阿姨看見我就哭起來了。病人因為擔心我哭成這個樣子,上班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當時我們兩個都哭了,我也覺得感觸特別深。那時候我管這個病房的時間還不是很長,沒想到在她自己都生病的時候,居然還會這麼想著我。

  周和平阿姨住院的時候身體和心情其實不太好,老是想著家裏的人。後來,跟她差不多同一天進來的24床的婆婆核酸檢測轉陰了,她就有點著急,問我:“我怎麼還不轉陰啊?”我就安慰她,經常跟她聊天,説説她的孫子啊,跟她講只要沒有惡化就是好消息,等等。後來她出院了,到現在每天早上還給我發微信,一天都不落。經常對我説:寶貝早上好啊!工作怎麼樣啊?身體怎麼樣啊?她很喜歡叫我寶貝,就像對著自己的孩子。我也很長時間沒見到媽媽了,只能和媽媽視頻通話,看著她就像看到了媽媽。

  很多時候感覺我的病人們都特別寵我。我跟他們説我31歲了,結婚有孩子了,他們還是把我當小孩。

  28床梅建楚爹爹:

  沒事就為我拍照片

  28床的梅建楚爹爹,只要沒事就跟在我後面拍照片、拍視頻。有一次我給一個婆婆喂飯,他搬個小凳子坐在邊上拍。他們説自己是我的專屬攝影師,還經常一塊討論:這樣拍不好,那樣拍好看!有一回,有個病人出院想給我拍照片。防護服上不是寫著名字嗎,因為衣服皺著名字看不太清楚,這個爹爹就站在邊上幫忙拉著防護服好讓別人把名字拍清楚。我每天上完班,都會收到好多照片,好幸福啊!

  有時候感覺上班不像上班,就像和朋友在一起。他們經常會説“昭軍啊,你休息一下!”“昭軍謝謝你啊!”“昭軍,你有沒有吃東西啊?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我給大家發飯的時候,一次提得比較多,他們會跑來幫我分發。打針的時候,因為戴著手套有時候不太靈活,他們會幫著把敷料撕開。有時候忙不過來,他們還幫我看著別的病人。如果有機會的話,好想帶你們去看一下我那些可愛的病人們。感覺病人像親人一樣,互相給予溫暖。我對他們説,也是對自己説,一定要親手一個一個地把他們健健康康地送出院。

  我們醫院是新冠肺炎定點醫院,收治的都是病情比較重的病人。現在還能想起剛開始回來上班的時候,曾經也覺得恐慌。我記得是農歷臘月三十,剛回到老家黃梅就聽説武漢封城了。我就很著急,過兩天我排了班,封城了我怎麼上班?這時候肯定是要人的呀。我就趕快打電話,問了一圈也沒人説得清楚。心裏想著時間越拖肯定越難回去,就想馬上出發。家裏人不想讓我走,我婆婆當時就哭了。但是想著我這個職業,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後來,我老公開車送我回的武漢。當時沒想到這麼嚴重,一回來就穿上防護服,開始是一層樓,後來整棟樓都收治了發熱病人。

  開始那段時間挺難受的,不是沒經歷過生死,但是眼看一個一個病人明明挺好的,可以吃飯、可以睡覺,突然一天不行了。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很難受。

  我一直很想跟我的病人説,雖然我是給你們做護理的,但其實我的心理也是脆弱的。我覺得你們不應該謝我,我要謝謝你們。你們關心我,不斷地給我力量;你們出院了,給了我戰勝病毒的信心!我們是一樣的,我們一起努力來打贏這場戰鬥!

  24床管七香婆婆:

  看到她就有信心

  24床的管七香婆婆,來的時候血氧只有80多,還有乳腺癌、高血壓。她住了31天院,我就看著她一點一點慢慢地好起來。真的就是看到希望!我用她的例子鼓勵了很多人。每當有人消極的時候,我就會説:你看一下這位婆婆!她那麼大年紀了,還有那麼多基礎疾病,她都挺過來了。所以只要有信心,肯定都能行!我跟他們説:我管的那麼多病人,沒有一個死亡的,大家最後一定都會出院的。

  管七香婆婆不會寫字,她讓25床的婆婆給我寫感謝信,我説真的不用寫啊。看見你們出院了,我就特別高興,覺得更有信心做好這份工作,覺得一切都值得!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工作這麼有意義!

  與11位病人:

  約好出院後一起合影

  現在我最早管的11位病人已經全都出院了,我特別高興。出院率高了,也沒有剛開始那麼危重的重症病人了,大家都覺得看到曙光了。我跟他們説:看到空床了沒有?不像原來那樣一床難求了!我們約定好了,等疫情結束了,一定要穿著自己的衣服,拍一張合影。因為他們總是説,都沒有看到我長什麼樣子。27床的爹爹給我寫的感謝信裏還有一首詩:病魔欲奪命,聖醫保我存。醫患共奮鬥,如今返家園。

  我的病人是不是很可愛?是不是特別棒!?

  我一直都喜歡自己的工作,我老公説我上班的時候狀態和平常不一樣。我們科室老病人很多,他們都認識我。以前的時候很多病人就願意讓我管,他們説我打針不疼、態度還好。那是因為上班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啊!病人們來的時候身體都是不舒服的,心情肯定也不好,你要把他們當病人,更耐心一些。而且我們多關心他們一點,氣氛更好一點,他們也會更配合工作,病也能好得快一點。

  有時候別人會問我,為什麼你的病人滿意度這麼高?我説因為我碰到的都是好人,病人都很喜歡我呀!只要你保持一顆善良的心,每個人都可以很善良。上班哪能沒有不開心的時候,我屬于淚點比較低的人。過一段時間,可能會大哭一場,緩上一兩天,感覺自己又可以輕松地、積極地去生活。活著肯定要努力,活著肯定很辛苦,但是不努力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

  人嘛,保持一顆單純的心,積極地去工作,也不用想那麼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做面前的事情,去感受幸福、感受溫暖。當你覺得溫暖、覺得幸福的時候,你會更有信心去做事,也會越做越好。就像病人對我的肯定、關心,也會讓我覺得工作很美好,大家都會越來越好。

  我跟我老公説,再過幾年,你出去的時候就可以驕傲地説,你老婆是英雄、是戰士。以後我們家女兒長大了,遇到困難的時候,也可以激勵自己:我媽媽是個英雄,我媽媽可以這麼堅強!我想著,盡自己微薄的能力做好本職工作,也能給她做個好榜樣!(記者 喬申穎 高興貴整理)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武漢新冠肺炎定點醫院護士王昭軍自述——“我和患者們成了親人”-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05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