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火神山有個“紅孩兒”——記火神山醫院“紅區”護士陳燕紅
2020-03-02 19:02:4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武漢3月2日電 題:火神山有個“紅孩兒”——記火神山醫院“紅區”護士陳燕紅

  黎雲、賈啟龍、劉遠橋

  陳燕紅是個川妹子,愛吃牛油火鍋,説話爽朗,笑聲更爽朗。個頭不到一米六,長著一張娃娃臉,到哪都風風火火。

  閨名有“紅”,性格似火,陳燕紅給自己取了個微信昵稱叫“紅孩兒”。

  2月6日,“紅孩兒”進駐火神山醫院。陳燕紅是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一名護士,在原單位的時候是護士長,來武漢後把“長”字去掉了,成為一名“紅區”護士。

  陳燕紅性格開朗,再忙都能聽見她的笑聲。穿上防護服後,沒地方放對講機、體溫計,她用布做了一個簡易小挎包,上面寫著“火神山”“紅孩兒”,還畫有名牌商標,蹦跶在病房裏,感覺自己是“最靚的妞”。

(一線抗疫群英譜·圖文互動)(1)火神山有個“紅孩兒”——記火神山醫院“紅區”護士陳燕紅 

  3月2日,火神山醫院“紅區”護士陳燕紅(左)為患者加油。新華社發(鐘玲 攝)

  在火神山醫院,陳燕紅有位“一對一”的患者,她叫他甘叔叔。甘叔叔66歲,剛入院時做了幾次CT檢查,雙肺多呈毛玻璃樣改變——這是新冠肺炎病情危重的典型症狀。甘叔叔心裏覺得康復無望,整天不吃飯,精神更是不好。

  陳燕紅就在那時接手甘叔叔所在病房。每天上班,陳燕紅都要做一件事:跟甘叔叔手拉手聊天。她會在甘叔叔的病床前彎下腰,雙手握住甘叔叔的手:“相信我!”她反覆説、每天説,同樣的姿勢、同樣的話。

  陳燕紅還會給甘叔叔講笑話。她其實不擅長講笑話,老是別人沒笑,自己先笑個不停。

  這樣聊了10多天,甘叔叔的飯量越來越好,話也越來越多。得知甘叔叔最喜歡喝銀耳湯,陳燕紅想方設法給他弄來。有一次,她換完防護服來到病房,見到甘叔叔的瞬間才發現銀耳湯不見了,下一秒,整個病區的對講機都響了起來:“啊呀,我的銀耳湯落在外面了!”很快,戰友幫她把銀耳湯拿了進來。

  這樣一個風風火火、真真實實的“紅孩兒”,不僅甘叔叔瞧見高興,大家都喜歡,一聽到她脆脆甜甜的聲音就知道“紅孩兒”上班了。

  但36床李阿姨卻跟“紅孩兒”急了眼。

  那天中午,陳燕紅剛給幾十名患者發完午飯,氣還沒喘勻一口,又進入病房挨個給大家測體溫。李阿姨不高興了:“‘紅孩兒’你出去,等大家吃完飯把口罩戴好,你再進來。”

  陳燕紅嘴上答應著,腳步卻沒停,又朝著下一個患者走去。

  “你給我站住!”李阿姨聲音拔高好幾度,直接追上陳燕紅,把她推出了病房,關上了門。

  站在病房門口,陳燕紅聽見李阿姨對病友們説:“咱們沒戴口罩的時候,很容易傳播病毒,別讓‘紅孩兒’她們進來,她們還年輕,感染了咋辦。”病友們表示同意。

  總是笑嘻嘻的陳燕紅,鼻子一酸。“我眼淚馬上就流出來了,但突然想起穿著防護服不能哭,哭了面罩要起霧,生生又憋回去了。”陳燕紅説。

(一線抗疫群英譜·圖文互動)(2)火神山有個“紅孩兒”——記火神山醫院“紅區”護士陳燕紅

  3月2日,火神山醫院“紅區”護士陳燕紅為患者檢測手指血氧飽和度。新華社發(鐘玲 攝)

  其實,來火神山醫院之前,陳燕紅並不是感染科的護士。2002年大學畢業後,陳燕紅一直在婦産科工作,從護士到助産士,她親手將幾千個嬰兒接生到人間。

  來武漢,陳燕紅沒告訴自己的父母女兒。可7歲的女兒古靈精怪,時不時地會提醒她:“媽媽,如果你去武漢了,一定告訴我,我得去保護你呀。”

  “我這個‘紅孩兒’肚子裏全是火,正好與病毒決一死戰。”陳燕紅説。這一次,陳燕紅的工作從迎接新生命轉變成護理老年患者。科室裏大多數患者年齡超過60歲,80歲以上的好幾個。

  這也不是陳燕紅第一次參加緊急醫療救援行動。2008年汶川地震後,陳燕紅隨醫療隊進駐災情嚴重的北川,在帳篷醫院裏工作了兩個多月。

  此時此刻,比起剛到武漢時陳燕紅瘦了10多斤。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林經緯
火神山有個“紅孩兒”——記火神山醫院“紅區”護士陳燕紅-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52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