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建立黑名單制度清理違法洼地
2020-02-27 09:03:04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原標題:建立涉疫跨平臺聯防聯控機制政企協同多元共治模式見成效專家建議

  建立黑名單制度清理違法洼地

  ● 如果遭遇違法洼地,當一個平臺嚴格執法,對制售假貨的商家封號了,這個商家又快速轉移到其他平臺,繼續從事違法違規活動,那麼對于涉疫假冒偽劣産品的治理就會非常不利

  ● 數字時代,治理疫情需要充分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發揮平臺在信息和機制上的治理優勢,與政府監管形成合力。在制假活動隱匿程度高、打擊成本大、危害性明顯的情況下,尤其需要通過平臺協作、數據共享來實現有效識別,增強打擊力度

  ● 政企協同、多元共治的治理新模式不僅適用于涉疫産品的治理,同樣適用于未來的假貨及其他違法違規産品銷售的治理。專家建議推動各大平臺信息共享,建立市場監管整體黑名單制度,提升中國電商平臺的合法經營能力

  由政府部門牽頭開展的跨平臺聯防聯控工作機制,于2月20日在北京宣告成立。

  根據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外公布的“涉疫跨平臺聯防聯控”工作機制,因銷售假口罩等嚴重違法行為被一家電商平臺清退的商戶,也將被其他電商平臺清退。

  這意味著政企協同、多元共治的治理新模式再次在實戰中發揮重要作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的網絡平臺各自為戰,也將轉變為全網聯手共治,疫情期間因哄抬價格、虛假宣傳、銷售假冒偽劣防疫用品等嚴重違法行為,將在多方力量的圍剿之下無處容身。

  更重要的意義或在于其對未來的社會治理影響深遠。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政企共治是中國探索社會治理創新的成果,這一模式不僅適用于涉疫産品的治理,同樣適用于未來的假貨及其他違法違規産品銷售。

  一“罩”難求催生市場亂象 雷霆出擊加強市場監管

  新冠肺炎疫情突發,又趕上春節期間工廠停工這一特殊時期,讓本就緊缺的重要防疫資源——口罩,更加一“罩”難求。

  2月19日,《法制日報》記者在北京市海淀區某藥店看見,有人在買藥時詢問是否有醫用口罩賣,藥店的人一邊將藥品放在一張橫在門口的長木桌上,推給買家;一邊説沒有。

  早在春節前後,大多數藥店就挂出了“口罩售罄”之類的牌子,于是線上搶購戰場被開辟。無論線上線下,搶不到的人自然無比焦慮,搶到的人也未必幸運。有人收到了“三無”産品,有人收到的口罩貨不對板,還有人收到的口罩質量太差。

  與此同時,警方在多地破獲假口罩及其他涉疫産品案件的消息也出來了。1月30日,公安部通報,浙江、上海、江蘇、江西等地公安機關偵破制售假冒偽劣口罩案件7起。截至2月18日,全國公安機關共偵辦涉疫情制售偽劣産品、假劣藥品、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案件459起,抓獲嫌疑人1084名,搗毀犯罪窩點473個,查扣涉案口罩2500多萬只,涉案價值1.35億元。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也從嚴從重從快查處一批案件,並公開曝光各地查處的非法制售口罩等防護産品典型案例。而僅在這10起非法制售口罩案件中,就已涉及口罩産品總量3616680只,保守估計高達155萬余只口罩流入市場。

  這些假冒偽劣口罩的生産地包括山東高密、浙江義烏、浙江金華等。嫌疑人通過網店、微信、實體店等渠道,將違法口罩銷往北京、天津、河北、安徽、浙江等地,涉嫌假冒注冊商標包括“3M”“飄安”“YOSHIDA”“民樂”“清輕”等。

  協助執法同時加強自治 電商平臺清退違規店鋪

  戰“疫”之下,電商平臺也紛紛出手了。

  主動協助各地執法機關嚴查源頭,嚴厲打擊制售假冒偽劣口罩的不法分子。截至2月5日,阿裏已協助全國14個省份30個地市公安機關,偵辦制售假冒偽劣口罩等違法案件128起,抓獲犯罪嫌疑人65名。迄今,拼多多則已累計協助全國16個地市公安機關,從源頭打擊口罩類商品的假冒偽劣問題。

  加強平臺自身治理。從1月中旬起,阿裏對口罩等類目商品加強資質審查,利用算法技術和長期積累的打假經驗,對不實宣傳、濫發商品、疑似假冒偽劣等行為均從重從嚴從快處理,從限流、屏蔽、下架相關商品,到直接永久關閉問題店鋪,淘寶也在階段性同步公示違規處罰名單。截至2月5日,阿裏已攔截、刪除57萬條可疑口罩鏈接,15家店鋪因嚴重違規被永久清退,其中5家被移送執法機關、追究法律責任。

  此外,阿裏還針對銷售假冒偽劣口罩的違規商家發出“追擊令”,對銷售假冒偽劣口罩的違規商家發起民事訴訟,10家因銷售假冒偽劣口罩而被永久關店的商戶是其追擊對象。

  根據拼多多披露的數據,截至2月20日20時,拼多多已前置攔截異常漲價口罩類商品75977次、下架5276件商品;前置攔截疑似假劣口罩類商品30566次、下架495439件商品;處罰涉及虛假宣傳和蹭關鍵詞店鋪超過6000家,關閉、清退40家店鋪,並將相關線索同步給政府執法部門。

  此外,自1月23日至2月20日20時,因涉嫌臨時調價、虛假發貨和商品質量等問題,拼多多已在商品的上架前後累計攔截及下架了500715件商品。

  京東發布了口罩不漲價的公告,並且成立了專項小組,通過係統和人工的方式對京東的第三方售賣商進行監控。一旦發現價格異常,京東官方小組就會進行相應的操作。京東按照平臺規則,于1月28日、1月30日和2月2日,對處罰的違規商家進行公示,並清退了嚴重違規的7家商家,且永不與其合作。

  哄抬價格、虛假宣傳、銷售假冒偽劣防疫用品的不法分子,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借助平臺技術信息優勢 政府聯合企業形成共治

  雖然通過公權力機關的嚴厲打擊,加之來自于電商平臺的監控治理,疫情期間因哄抬價格、虛假宣傳、銷售假冒偽劣防疫用品等嚴重違法行為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遏制,但隨著復工復産季的到來,口罩類涉疫物資需求量進一步加大。因此,打擊相關違法行為依舊不能松懈。

  政府與平臺之間、平臺與平臺之間形成合力,讓不法行為無處遁形,這樣一種新的治理思路與模式浮出水面。

  為進一步加強跨平臺合作,促進社會共治,疫情防控期間,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聯合阿裏、拼多多、京東、微店、蘇寧易購5家全國知名電商平臺企業,共同發起建立涉疫跨平臺聯防聯控工作機制,共享、共用疫情期間因哄抬價格、虛假宣傳、銷售假冒偽劣防疫用品等嚴重違法行為被平臺清退的商戶信息,聯合防范不法商戶跨平臺從事違法經營活動,做到“一處清退、處處關店”。

  政府部門為何要聯合電商平臺?電商平臺又為何要在政府部門的牽頭之下聯合起來?從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發聲中可以讀出一個關鍵詞——信息。

  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透露,涉疫跨平臺聯防聯控工作開展以來,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加大協調力度,建立平臺之間的“信息中轉站”,支持平臺共享交換被清退商戶主體信息。各平臺企業積極響應市場監管部門動議,累計提供有關信息70條,匯總形成可動態更新的涉疫被清退商戶“黑名單”。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提到,數字時代治理疫情,需要充分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發揮平臺在信息和機制上的治理優勢,與政府監管形成合力,在制假活動隱匿程度高、打擊成本大、危害性明顯的情況下,尤其需要通過平臺協作、數據共享來實現有效的識別,增強打擊力度。

  “一方面,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與大數據時代的到來,政企共治、聯防聯治是社會治理的一個大的趨勢,無論是在疫情上、交通上,還是在物流上,互聯網企業都擁有比政府機關更多的數據量(如疫情防控所需要的行動軌跡信息等),且對信息數據的處理有更前沿的技術。”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艷東説,傳統計劃經濟時代以政府監管的管理模式,會慢慢過渡到政府和企業聯合進行社會治理,尤其在信息數據平臺治理上,應該以政企合作為主,甚至在個別領域以企業自治為主。

  建立“涉疫跨平臺聯防聯控”工作機制,在高艷東看來,會讓疫情防控的效率更高,彌補政府因缺乏技術和信息資源等造成的物資或信息調度中的短板。

  高艷東補充道,政企共治是我國探索社會治理創新的成果,也是中國在社會治理方面對全球的一個重要貢獻。

  終結各自為戰木桶效應 仍然適用未來假貨治理

  平臺之間的聯合也非常有必要。

  根據上述機制,各大電商平臺通過“黑名單”中的信息比對,可以及時掌握自家平臺內已被其他電商平臺清退的不法商戶情況,並按各自的平臺規則採取接續清退措施。

  在此次跨平臺聯防聯控過程中,5家平臺企業共發現並清退跨平臺不法商戶26戶,其中阿裏、京東各從其他平臺公布的違規商家中比對清退1家,蘇寧清退2家,平臺聯手遏制違法商戶的效果初顯。對于暫時不存在跨平臺經營的被清退商戶,平臺也會主動將其納入限制入駐平臺的主體名單,不再接納不法商戶的入駐申請。

  “它有效彌補了平臺各自為戰的缺陷,防止了‘木桶效應’。”高艷東解釋説,平臺上的假冒偽劣産品治理狀況,不是取決于治理水平最高的平臺,而是最低平臺的治理標準。

  “假貨治理如果遭遇違法洼地,即當一個平臺嚴格執法,對制售假貨的商家封號了,這個商家又快速轉移到其他平臺,繼續從事違法違規活動,那麼對于疫情防控中涉疫假冒偽劣産品的治理就會非常不利。”高艷東説。

  高艷東提醒,平臺治理各自為戰,沒有形成信息共享機制,或者違法犯罪的聯防聯控機制,正是導致違法商家“打遊擊戰”的原因。

  高艷東説,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新舉措,實行數據共享機制、違法信息分享機制,打破了數據孤島,防止違法違規“洼地”形成,可以有效威懾違法違規店家,形成全國“一盤棋”的效果。

  “涉疫跨平臺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的建立,讓率先提出共建問題商家“黑名單”倡議的阿裏深受鼓舞。

  “希望各方繼續積極協查,持續擠壓作惡者的生存空間,嚴防疫情期間假貨‘治理洼地’出現。”阿裏平臺治理部負責人説,早在2月4日,阿裏就呼吁所有電商平臺攜手將問題商家拉入“黑名單”,斷絕他們在其他平臺繼續作惡的機會,讓違規者付出沉重代價。

  劉曉春也曾經在研究假貨治理的過程中呼吁要建立以“黑名單”為代表的跨平臺協作以及政企協作機制。“很高興這一共治機制在眾志成城抗擊疫情期間得到了有效運作,也希望這一實踐能夠為形成長效共治機制打好基礎,在平衡好各方利益、確立明確而合理的‘黑名單’準入條件的基礎上,為促進市場監管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良好的典范。”

  高艷東認為,這種治理模式不僅適用于當下的疫情防控,也適用于未來的假貨治理,從而形成“好人一路綠燈,壞人寸步難行”的良好營商環境。

  高艷東建議,建立信息共享平臺,推動各大平臺信息共享,建立整體黑名單制度,提升電商平臺合法經營的能力,促進中國互聯網經濟的健康發展。(記者 張維)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建立黑名單制度清理違法洼地-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631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