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口述|戰疫護士談一線醫患關係:護目鏡起霧打針難,患者體諒
2020-02-26 15:31:30 來源: 澎湃新聞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32歲的陳鳳是湖北省孝感市中心醫院兒科的一名護士。2月5日,她與家中1歲的兒子道別,在該院隔離四病區開始了為期14天的“戰疫”工作。

  “如若是在平時,目前隔離病房的工作根本算不上累,可是當穿上防護服、戴上護目鏡和防護口罩後,哪怕是很簡單的生命體徵的測量都變得困難起來。由于護目鏡起霧打針難,我還遇到了給患者打了好幾次針都打不進去的情況。”

  陳鳳告訴澎湃新聞,面對這些情況,患者不但沒有埋怨,還鼓勵她説,“你們技術還是不錯的,也挺不容易的。”

  陳鳳坦言,那一刻她特別感動,“患者沒有因為我們一針沒有打好就埋怨、否定我們,而是給了我們理解、包容和鼓勵,其實我們比誰都更希望能‘一針見血’。”

  “抗疫期間,融洽的醫患關係讓我們深感欣慰。”在陳鳳的描述中,醫患之間高度協調、互相配合、井然有序。大敵當前,醫患雙方攜手共進退:醫者全力救治,患者全心信任。

  在這個特殊時期,醫患之間的尊重與關愛是這場可怕的疫情中令人感到溫暖的“閃光點”。

陳鳳身穿寫著“鳳鳳最美,加油”字樣的防護服。

  【陳鳳的口述】

  超市員工破例為我開門

  2月4日下午,我正在陪1歲的兒子時,接到醫院通知説第二天要到隔離病房工作,我立刻輕手輕腳起床,出門去超市買生活用品。我步行來到離家最近的超市,可是超市卻剛關了門,幾個工作人員正準備離開,讓我明天再來。

  “怎麼辦,我明天就要去隔離病房工作了!”我很著急地對他們説。工作人員得知我要買成人紙尿褲等生活用品,對我説:“那我幫你開門,你進去買吧,不知道東西在什麼地方就問我。”當時我特別感動,在還沒有進隔離病房前就感受到了大家的支持。

  2月5日,我來到孝感市中心醫院隔離四病區,護士長給我們講了工作中的要求及注意事項後,我們就分頭工作了。一部分由提前來到病區熟悉工作環境的同事帶到病房工作,另一部分負責整理生活區的環境。

  我們主要的工作是給患者實施治療護理,因為沒有衛生員,我們還要兼顧病區及生活區的衛生及消毒工作。

  來隔離病房之前,護士長曾跟我們説,“我們去隔離病房第一天就要有人來上夜班,誰願意去就和我説。”我便主動報名了,被安排和我科的艾老師一起上夜班。我們都是第一次來到隔離區,對隔離病房的工作環境一無所知,心中難免有些擔憂,但幸好一切工作都比較順利。

  衣服口罩濕透,因害怕感染情緒差點崩潰

  隔離病房的工作如若是在平時,根本算不上累,可是當穿上防護服、戴上護目鏡和防護口罩後,哪怕是很簡單的生命體徵的測量都變得困難起來。

  2月7日,是我最難受的一天,上午的治療比較多,工作不到一個小時,我就感覺到呼吸困難,呼吸完全依賴張口去呼吸,護目鏡也一片霧水,根本看不清楚,都在憑借經驗做事。

  發靜脈用藥時,我們都是讓患者自己看是不是他的床號和姓名來確認,由于看不清楚,我把6床的藥拿錯了3次,最後6床患者説,“你的眼鏡都糊了,我來幫你找藥吧。”我這才把藥準確的給她挂好。

陳鳳佩戴的護目鏡一片霧水。

  當天,6個小時的工作舉步維艱,工作時間大概過了一半,我感覺頭痛、喘息明顯,就和高原反應一樣,開始煩躁、不舒服。我盡可能地調整呼吸、保持平靜,幸好有同事的協作和患者的理解才順利完成工作。

  下班脫防護服時,裏面的衣服已經濕透了,讓我害怕的是,我裏層的口罩也濕透了,而濕口罩是沒有防護作用的,我帶著擔憂趕緊去洗澡。

  回到休息室,頭痛明顯,雖然很餓,但完全沒有胃口吃飯,直接就躺上床休息了。我躺在床上,想到自己裏層口罩濕透,想到自己會不會被感染,想到自己的家人,想到可愛的兒子,情緒一下崩潰了,沒忍住哭了起來……

  同事們趕緊來安慰我,鼓勵我説,大家的防護措施已經很嚴格了,不要太擔心,一定會戰勝疫情的,我的情緒才平靜了許多。

  護目鏡起霧打針困難,患者仍理解體諒我們

  我們這一組護理人員大部分是從兒科來的,平日裏進行靜脈穿刺如果一針沒穿刺好,壓力會很大。

  一些患兒家屬心疼患兒,就會用言語給我們更大的壓力。可是在這裏,這些患者都能體諒我們戴著滿是霧水的護目鏡難以看清,哪怕是兩次、三次沒穿刺成功,都不會指責我們,還説,“我血管細,你們眼鏡都糊了,是不好打”。

  2月7號上午,給37床患者打針,我打了一針沒打好,同事打了三針也沒打好,明顯感覺他有點疼,可是他一聲都沒有責備我們。我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説讓他休息一下,等會再打。

  等我們把病房所有針都打上了,我再次來到37床,給他打上了針,他對我説:“你們技術還是不錯的,也挺不容易的。”

  那一刻我特別感動,患者沒有因為我們一針沒有打好就埋怨我們、否定我們,而是給了我們理解、包容和鼓勵,其實我們比誰都更希望能“一針見血”。

康復患者出院感謝醫護人員。(00:09)

  隔離病區裏的患者都能理解我們,還總説我們護士不容易,我們也盡可能地給患者最大的關懷。

  記得8床的老爺爺是病區裏面病情最重的患者,家裏的子女都被感染了在住院。老爺爺身體難受吃不下飯,想喝粥,我們給護士長反應了情況,護士長就和食堂溝通,之後的幾天食堂送飯就會另外送一份粥來。

  後來有一天,老爺爺拿了幾十塊錢出來給我們説:“護士,我也知道你們辛苦,不想麻煩你們,可是我想吃牛肉味的泡面,能不能幫我買下,我給錢給你們。”當班同事讓老爺爺拿著錢回病房休息,立即和外面的同事聯係説,8床老爺爺想吃牛肉味的泡面,並讓下一班護士帶到病房。

  從2月5日初進隔離病房到19日撤出休整,這期間陸續有病人康復出院,他們臨走時會和我們道謝,還有人寫感謝信給我們,我們也替為他們的康復感到高興。

病人寫給護士們的感謝信。

  感恩同事與家人的支持

  在隔離病房工作的這14天,我們有害怕,有焦慮,有歡笑,也有感動。同事之間無論是在生活上還是工作上都相互幫助,我們休息時,會為即將下班的同事準備吃的,也會一起在有限的空間裏進行鍛煉。

  從2月5日進隔離病房到現在在酒店隔離,這期間我都不能回家。家裏老人不在身邊,全靠我老公在家帶孩子。他不怎麼會做飯,所以我在家裏提前準備了一些零食水果和很多簡單的食材給他,也備好了孩子吃的食物。

  其實我最擔心的還是孩子,他不到一歲半,是最調皮的時候。果不其然,我走後不到一個星期,兒子額頭摔青了,看到他摔傷的照片,我很心疼,但更多的是害怕。

  我再三囑咐老公,一定要注意家裏的一切危險因素。最後還是不放心,把處理意外和自救方法的相關知識都發給了他去學習。

  很慶幸在這段一線抗疫的日子裏,有同事們能一起互相幫助、互相鼓勵,分享每一天的感動和害怕,也特別感謝老公照顧家庭,支持我的工作,做我堅強的後盾。

護士們為即將下班的同事準備水果。

  在酒店休整7到14天後,我們就又將重新穿上防護服、戴上護目鏡回到醫院的隔離病房抗擊疫情,雖然有害怕,但是一想到患者的體諒、同事的陪伴還有家人的支持,我就又覺得信心滿滿。(記者 鄧雅菲 實習生 陳紫嘉)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口述|戰疫護士談一線醫患關係:護目鏡起霧打針難,患者體諒-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28742